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9章 骗局
    江湖骗子的手段,层出不穷,许多是现代科学是可以解释的,利用的是某些物质的化学或物理反应。但是,有些东西却是科学无法解释的,利用的正是某种风水道具的特性。

    张横在明珠的时候,与古巅在一起很长时间,从古巅那儿,就知道了许多有关这方面的事。

    江浙湖洲长兴那边,有一个村落,比较偏僻。一天,一个老头单独一人在家,门口经过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汉子,说是天热想讨口水喝。

    老头见中年男子相貌堂堂,不象是坏人,就很好心地把他让进了屋里,并砌了杯茶,请那人在家里休息。

    那知,那人在进屋喝了茶后,脸色却是大变,说是这屋里好重的阴煞之气。

    老头自然不信,以为是遇到了骗子,就要赶他走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连忙道:“老大爷,不瞒您说,我是位风水大师,本来是不愿管您这里的闲事,但是,今天得您赐茶之恩,所以才告诉您,此屋里阴煞浓烈,显然是有鬼祟之物。”

    说着又道:“不信,我可以给您演示出来。”

    老头半信半疑。不过,他本就是住在偏僻的乡村,原本就是对神鬼之物,心中存在着敬畏。虽然怕遇到骗子,被人给骗了,但眼见男子说得信誓旦旦,他心中其实早已有些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爷,您去拿一碗清水来。”

    男子见老头儿已是有些动心,连忙道:“这样,我就可以演示给您看了。”

    老头儿满心的忐忑,但最终还是端来了一碗清水。

    而接下来发生的事,却是让老头大惊失色。因为,男子只是用手指在清水里沾了沾,似是画了个什么符,然后一声大喝,整只装满清水的碗中,竟然腾起了火焰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那火焰中,似乎有一个鬼影在摇拽舞动,看起来很是恐怖。

    老头大惊,这回是真的吓着了,连忙向男子求恳,是不是可以帮家里化解这鬼祟之物。

    男子一开始装模作样,似乎脸有难色。但是,看到老头再三求恳,这才终于免强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于是,他让老头准备香烛,并让老头把家中的钱财拿出来,用于做纸钱。

    江浙一带湖洲长兴那边的风俗很奇特,别的地方,给阴魂烧的纸钱,是需要请吃素的老太念经,这才能有用。但是,他们那里,烧给阴魂的纸钱,只要用现在的软妹币在黄纸上印一下,就算是有用了。

    男子让老头拿出家里的钱来,就是用于在黄纸上印一下。当然,他并不是只要老头拿出一张百元大钞就行,而是让老头把他家里所有的现金全部拿出来。因为,这表示虔诚,钱越多,印在黄纸上的纸钱的数量也越多。

    到时,他请来的神,也就更卖力,可以把他家中鬼祟之物全部清除。

    老头现在已是完全被刚才的现象所震摄,把这个男子当成了活神仙,那里还会迟疑,就按着他的说法,拿出了家里所有的现金。甚至因为家中现金不多,还特意去银行里取出了他这些年所有的存款,共计是五万多块。

    男子当着老人的面,把这笔钱在黄纸上笔划了一下,算是在黄纸上印了这些钱。然后他把钱用报纸包好,让老头拿回里间卧室的床头放好。并告诉他,因为这钱已在黄纸上印过,所以,暂时不要再动它,至少得要两天不能移动,否则,印在黄纸上的钱就会失效。

    老头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于是,一场骗子导演的好戏就上演了。那男子一翻作法,把印了钱的黄纸烧掉,说是已请来了神,把这里的鬼祟之物捉拿去了,此处已是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当下,男子告别,老头千恩万谢地送他出门,还送上了一个数百块的红包,以感谢男子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傍晚,老头的家里人回来,听老头说起此事,家里人都认为,他这是遇上骗子,上当了。

    老头最初还不信,但当他进卧室,看床头放的钱时,这才大吃一惊。原来,包在报纸里的五万多块钱,早已被人掉包换成了一大叠废纸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老头才大呼上当,但却已是悔之晚矣。

    事实上,那位男子确实就是个骗子,专门骗那些单独在家的老人。他使用的那些手段,说破了其实非常的简单,因为,他只是在清水的碗中,放入了一些白磷。

    因为白磷的燃点很低,在常温下就会自燃,他在用手在清水碗中划符的时候,已暗中捏碎了白磷,这才让水中燃起了火。

    至于水中的鬼影,那更是一种心理暗示,因为火在水中燃烧,会让空气曲扭变形,在他有意的误导下,老头年老眼花,就很容易以为碗中真的出现了鬼影。

    这些,都只不过是江湖骗子的计俩。所以,一般老人单独在家,千万不要轻信陌生人。尤其是那些人开口就说家中有鬼或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,那绝对更是不能信。任他说得天花乱坠,也只当他们是放屁。

    许多骗子,就是利用了老人心地善良,先与老人套近乎。然后玩些花样,取得老人的信任后,接下来就是挖空心思骗钱了。

    今天发生在乔家的事,就是类似的情况。

    那个叫天元的道长,用渗了历霜的秋荷叶梗,在焚香上做了手脚,从而凌空画出一张鬼脸,不但震摄住了乔家人,也是把所有围观的村民给吓着了。由此顺利地从乔正阳手中骗了大笔的钱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张横及时出现,只怕乔家这回就被这个骗子得手了。

    “啊呀,这位兄弟,你就放过我吧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满脸死灰的天元道长和他的美女助手,已被愤怒的村民押了进来,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一看到张横,他马上意识到了什么,连忙向张横求起恳来:“兄弟,我看您肯定也是我们的同道,今天你就放我一马吧!”

    他见张横年纪青青,竟然可以识破他的计俩,把张横也当成是混这口饭吃的江湖骗子了。

    张横有些哭笑不得,但是,乔家人此刻已是愤怒之极,乔正阳一声厉喝:“妈的,你这骗子,肯定是骗了不少人,今天非打断你这两条狗腿不可。”

    乔正阳现在确实是怒不可歇。今天不是张横识破了这骗子的把戏,只怕自己就要上当。

    骗点钱也就罢了,最重要的是,这骗子这么一搞,会担搁自己儿子的病情。孰可忍,孰不可忍,所以,他现在对这个骗子,是恨之入骨了。

    说话间,就拿了根木棍,要敲断这个骗子的两条腿。

    “啊呀,不要啊!”

    骗子吓得魂儿也没有了,卟通一声跪到了地上,叩头如倒蒜,苦苦哀求起来:“这位大伯,我也是不得以才这样做的。我其实并不是什么道士,家里上有八十岁的老母,下有三岁的娃娃,妻子还因为精神有问题,一直在看病。正是因为家里太穷了,没钱给妻子看病,这才会出来弄点钱化化。”

    骗子痛哭流涕,把这一套无数的影视中都用烂的情节,给搬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这翻话还真起了作用,乔正阳却是怎么也打不下去了,长叹一声,丢掉了手中的木棍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无奈,乔正阳家之所以招来骗子,这正是因为他从菲岛回来后才发生的。

    当日张横安排他们一家三口离开港岛,暗中却是为他们准备好了一切,并把一张一千万的现金支票,塞入了他们的行礼中。

    当他们离开港岛之后,便发现了那张巨款支票,也看到了一张张横留下的短笺,说这笔钱是让他们回家用来给乔伟君看病所用,等他们有钱了再还他。

    其实张横的意思很明白,这是他送乔家的,也免得乔家在菲岛这么多年,回家却是双手空空,连给乔伟君看病的钱都没有。

    乔正阳他们心中无比的感激,虽然有些不好意思接受张横的赠予,但如今家中的情况,也确实是需要钱。所以,他们也只能暂时收下了。

    等回到家乡,人们知道在菲岛打工了五年的乔家三口回来了,顿时引起了整个村庄的轰动。邻里四方,亲戚朋友,全都赶过来看望。

    为了答谢邻里和亲戚朋友,乔正阳只好摆了几桌酒宴,款待他们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村里却是传开了,说是乔家人在菲岛发了财,如今已是百万富翁。于是,以前一向无人问津的乔家,这几天门庭若市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乔家儿子生病这些年,被鬼祟之物缠身的事,以前虽然也是人人知道,但从来没有人在意。可是,现在却有无数的热心人,为乔家到处寻找高人,前来为乔伟君看病。

    这不,这段时间来,几乎天天有所谓的高人前来捉鬼,把个乔家弄得一片热闹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刚才张横进村的时候,那个小孩子会认为,他们也是给乔家来捉鬼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抱着一线希望,尤其是当日见识过张横的手段,现在的乔家人,对鬼神之事也更加的相信,也清楚这世上确实是存在着一些奇人异士。

    所以,当那些找来的高人,前来给乔伟君看病,他们却也不敢得罪。这才会让乔家捉鬼之事,越来越传扬开去,甚至连十里八方的人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这些,乔正阳不禁微微地叹了口气,他这段时间遇到的所谓高人,无一不是骗子,看来,这世上,真正有本领的奇人异士,毕竟还是少数。

    幸好,今天张横来了,这却让他灰色的心情陡地又充满了希望,目光也变得炽烈起来。也许,这次儿子的怪病,应该会有希望了吧!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