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2章 看不透的迷团
    “啊,阿君他怎么了,他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乔正阳夫妻也刚好走进屋来,听到两位老人的话,不禁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乔伯父,乔伯母,娜娜,没事,伟君大哥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安慰,一边却是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一行人匆匆地进入了里间,终于看到了此刻乔伟君的状况。他不再象刚才那样,静静地坐在床头,一个人喃喃自语。而是象发疯似的,站在床上,大叫大嚷。

    只是,他说话实在是太含糊,大家只听到他嘶哑地吼叫,而他到底在叫喊些什么,却实在是听不清楚。

    一看到乔伟君这副模样,张横的眉头陡地一凝,心中很是讶异。乔伟君的这个状况,实在是出乎了张横的想象。

    刚才化解乔家外面的那座桥冲,屋里的乔伟君会有所变化,这在张横的意料中。这也正是他先前进屋后,只看了乔伟君一眼,并没有为他治疗的原因。

    因为他有些看不透笼罩乔伟君本命气运里的那股阴煞,所以,决定先把宅地气运的冲刑解决,以便能让问题更简单些。

    那知,化解了宅地冲煞,乔伟君却变成了这个癫狂的模样,这与张横预料中的完全两样。

    心中惊疑不定,张横却也不敢迟疑,快步窜到了床边,手指一点,已点在了乔伟君的眉心上。

    “啊?……”

    乔伟君狂吼一声,整个人却是直挺挺地摔倒在了床上,眼睛一翻,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哥,你没事吧?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君,阿君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了乔正阳夫妻和乔伟娜的惊呼,他们此时也到了屋里,看到了乔伟君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先让他睡一会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灼灼地凝视着床上的乔伟君,神情凝重无比。

    此刻,他天巫之眼已然开启,正细细地洞察乔伟君。

    然而,超凡视野内所见到的情形,却是让张横心中暗惊。

    现在的知乔伟君,头顶三花聚顶的宅地气运,那团血色已变得非常的黯淡。本命气运中那阴晦的煞气,因此而变得更加的清晰,张横已可以清楚地洞察这团阴晦中的细微之处。

    只见那团笼罩乔伟君本命气运的阴晦,不断地曲扭着,似是活物一样,正变幻出无数的影像,仿佛要钻入乔伟君的本命气运中,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心中的震动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眼前乔伟君三花聚顶中的现象,这是他自获得天巫传承以来,从所未曾见到过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张横见识过的三花聚顶,也不知凡几,从一般的普通人,到象净禅大师,智能大师这样的玄门高人,他都可以清晰地洞察。

    然而,乔伟君此刻的本命气运,却让他如坠云雾。根本窥不透其中的奥秘。

    “如果从他先前的表现来看,似乎象是丢了魂魄。可是,现在的情形,又完全不象有魂魄丢失的情况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着,心中电念急闪。

    曾经为马萍儿,赵园园等人定过魂,把她们离体的魂魄回归体内。因此,张横对于魂魄的丢失,其实已是非常的了解。

    第一次看到乔伟君时,他如痴如傻,完全就是失魂落魄样,很象丢魂的状态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他的本命气运里,却仍呈现出三魂齐全,只是外面笼罩的那层阴晦,似乎要钻入其中,夺取他的魂魄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确实是违背了一般的常理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阴魂附体,或是渡仙灵物上身?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变得无比的凝重,心中再次猜测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他立刻又否定了这个想法:“不对,这应该不是阴魂附体,也不是渡仙灵物上身。”

    平时老百姓说撞鬼,就是玄门之人眼中的阴魂附体。至于说渡仙灵物上身,那就是只有那些巫婆神棍,受到已成气候的渡仙灵物影响,借他们的身体与人交流。

    这两种情况,也是最常见的,中邪。可是,现在的乔伟君,却仍是与此有些不一样。因为,无论是阴魂附体,还是渡仙灵物上身,都会在其三花聚顶的本命气运中现出形来。

    本命气运是一个人的根本,也体现着他或她的生命本质。象当日黑暗种族的狼人德卡鲁,他的本命气运中,就隐约地呈现一头狼的模样,这就说明了他生命的本质是与人类不同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乔伟君侵蚀本命气运的这团阴晦之气,并没有具体的模样,而是不断变幻的东西,它究竟是什么?”

    这回张横是真的迷惑了,百思不得其解,现在的情况,是他自成为玄门修者以来,最看不透的一回。

    “张横,我大哥没事吧?”

    见到张横神情凛然,望着乔伟君久久不语,一边的乔伟娜很是担心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娜娜,伟君大哥的情况确实是有些怪异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皱了皱眉:“不过,你放心,我会把他治好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张横,已是对眼前的乔伟君越来越感兴趣了。如果说,以前还是因为看在乔家人曾对他的救命之恩,他来此还怀着报恩之心。

    那么,现在的张横,就算是乔家人要赶他走,他都不走了。

    对于一位玄门之人来说,遇到自己以前从所未曾见到过的奇异之事,那是一定会寻根问底。否则,要是心里存着这样一个疑团,对今后的修练,无疑就是一道心障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跳到了床上,盘膝坐到了乔伟君的身边,手一探,已按在了他的眉心上。

    屋里刹那变得寂静一片,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到了他的身上,每个人的神情变得无比的凝重。

    体内巫力真元运转,张横手掌中闪起了一抹淡淡的光氲,已缓缓地探入了乔伟君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嗯,三魂七魄果然都在,乔伟君确实是没有丢失魂魄。”

    虽然天巫之眼可以洞察乔伟君的情况,但是,用巫力真元探察,却更加的清晰。张横此刻已是准备彻头彻尾地把乔伟君检查一遍,想要查出他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好浓重的煞气,,而且,这团煞气好象还具有一定的意识!”

    巫力真元缓缓地触及乔伟君的三花聚顶,张横的神情却是急剧地变化起来:“难道,难道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一震,他终于似是想到了什么,心中却是陡地一凛。

    半晌,他缓缓地把手从乔伟君额头移开,脸上也现出了沉思之色:“嗯,要弄清乔伟君的情况,看来必须让他神智清醒,这也许才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张横已是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“张横,我大哥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见张横从床上跳了下来,乔伟娜再也忍不住了,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旁边的乔正阳夫妻,以及乔家的两位老人,也是满脸的迫切。

    “嗯,我们先出去吧!”

    张横挥了挥手:“就让伟君大哥先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一众人走出了屋来。

    厅堂里气氛变得有些凝重,大家围坐在一起,目光都望向了张横,期待着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:“我先开几服药剂,给伟君大哥调养一下,等他的体质稍稍恢复一点,也好为他进一步进行治疗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横神情一肃:“我现在已有几分把握了,相信伟君大哥不会有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乔正阳夫妻和乔伟娜顿时精神大振。他们对张横还是无比信任的,这个神奇的年青人,总能带给他们意外的惊喜。

    当下,张横写了一剂药方,交给了乔伟娜。

    乔伟君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,整个人瘦成了皮包骨头,甚至连元气都已耗尽。因此,张横身上虽然有无数的灵药,但他却一滴都不敢让乔伟君服用。他还真怕乔伟君虚不受补,自己的灵药反尔成了毒药。

    所以,他这次为乔伟君所开的药方,用的都是普通的药物,准备在让他调养一段时间后,再重新为他进行滋补。

    等张横开好药方,胡雅芬也弄出了一桌的饭菜,鸡鸭鱼肉,还有一些山珍野味,无比的丰富。

    这桌菜本来是准备晚上宴请那位假道士的,现在却是祭了张横他们的五脏庙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客气,奔波了半天的路,刚才又为乔伟君疹治,他确实是有些疲惫,肚子也早已饿了。

    一餐饭吃完,已是晚上八点多钟,乔伟娜为张横他们泡上了自家茶园里种的清茶。

    “对了!”

    张横似是想起了什么,目光望向了乔家几人:“我想知道,伟君大哥在出事的那一段时间,他到底去了山上的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呃,张横,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乔家人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却是有些茫然,他们还真有些不明白张横的意图。所以,乔伟娜迟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的意思是,伟君大哥,在出事前,是不是去了什么特殊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:“因为,我从他的身上,感受到了一股浓重的阴煞之气,而且,这股阴煞之气,无比的特别,这显然是他去了某个特殊的地方,这才出现了这样的状况。”

    “特殊的地方?”

    乔家人尽皆一愣,他们一时还真想不出所谓的特殊地方是什么。

    然而,刹那的愣怔,乔伟娜却是脸色猛地一变,似是想到了什么,神情也变得炽烈起来:“张横,我想起来了,我大哥出事前,好象确实是去了一个特殊的地方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