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3章 幽灵磁场
    “啊,我也想起来了!”

    一经乔伟娜提破,乔正阳夫妻也是猛然想到了什么,不禁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“嗯,娜娜,那你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。

    “当年,我大哥他考上了大学,因为我们家里条件不怎么好,大哥又一向是个要强的人,所以,他决定趁着暑假,把上学的学费和生活费自己赚出来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脸上露出了回忆的神色:“我们四周的山特多,因此,也产一些中草药,尤其是这里的气候特别适宜金银花生长。因此,大哥就带我一起,去山里采金银花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。

    刘健男等人也一个个认真地倾听着,他们确实也是很好奇,当时的乔伟君到底去了什么特殊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因为每年彩金银花的村民很多,所以,靠近村子周边的山上,金银花几乎就被人都采摘完了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继续道:“哥哥他为了能多采到金银花,就想深入山里,到平时没有人去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天,他对我说,我们环龙山的遮天岭那边,很少有人去,我们今天就去那儿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轻叹了一声:“我当时很吃惊,还劝过他。因为,环龙山的遮天岭,村里人说一直闹鬼,因此,平时没什么人敢靠近那儿。我怎么也没想到,大哥竟然敢去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张横眉毛微微一挑。

    “后来,我还是拗不过大哥,他说什么狐仙鬼怪,都只不过是人们自己骗自己,他根本不信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很是无奈:“最后,我们还是去了遮天岭。”

    “遮天林的树林很茂密,是一片原始森林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继续道:“我和大哥来到那里的时候,根本没遇上任何人。因此,我感觉很害怕,尤其是四周总是让人感觉阴森森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乔伟娜的神情中现出了一抹惊恐,显然,当时的记忆在她的脑海中非常的深刻:“不过,大哥却丝毫不害怕,他还鼓励我,一路给我唱歌讲故事听,我们就这么边说边走,终于进入了遮天岭的树林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的金银花果然特别的多,而且,因为长年没有人采摘,品质也特别的好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接着道:“那一天,我们采了很多的金银花,数量比平时多出了好几倍,这让大哥非常的兴奋,说是以后就来这里采摘了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就在我们下午准备回来的时候,却是发生了一件怪事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脸上再次现出了惊恐之色:“遮天岭的树林中,有一片乱石岗,那里怪石嶙峋,就象是个迷阵一样。当时,我们正要离开,突然乱石岗中猛地响起了一阵马嘶人喊的怪响,紧接着,无数的人影,就出现在了怪石间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已被引起了兴趣:“你们看到的是些什么人,怎么山上会有马?”

    不仅是他,旁边的刘健男等人,也是个个惊诧莫名。

    他们来到这里时,一路上曾看到过四周的山峰,貌似每一座都是无比的险峻。以那些山峰的陡峭,一般的马匹根本上不去。

    那么,乔伟娜兄妹,当时怎么会在山上听到马叫?而且,还是在她所说的密林深处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然而,乔伟娜接下来所说的话,却是让张横大感意外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全是古人,都是穿着铠甲,拿着刀枪剑戟的士兵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喝了口水,稍稍平静了一下情绪,这才道:“而且,看起来好象是在打仗的样子,场面很混乱,我当时就看到有许多人被刀剑砍倒在地,身上鲜血直流。我那个时候真的吓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古人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,神情变得无比的怪异。

    “就在我吓得不知所措的时候,大哥却一把把我护住了,并告诉我,不要怕,这些只不过是海市蜃楼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道:“他还告诉我,海市蜃楼形成的条件有很多种,象在沙漠中或海上,因为空气中凝聚水蒸汽,从而在一定的区域内,让空中凝成了镜面效应,把远方的景物折射过来,映出在这面奇异的空气镜面上,这就形成了海市蜃楼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种更奇特,那就是因为地磁的影响,会把曾经发生过的某些事情,如同是录音机或录像机的磁带一样,把这些影像和声音纪录下来。然后,在特定的时间,因为地磁的某种变化,让这些曾经被纪录的影像和声音,再次重现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道:“这也是另一种海市蜃楼,也被称为幽灵磁场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。

    对于海市蜃楼中的幽灵磁场,他也是听说过的。

    在解放之初,许多曾经经历过战争的城市,一些地方,就曾出现过这样的现象。甚至那时的报纸都报导过。

    据说,当年的重庆的一些小巷街道中,就有人曾看到,一大队穿着老式土布军衣的解放军,裂队从小巷里走过。甚至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每位战士的面容样貌,只是,那队战士,却完全是无声无息,就象是在放无声的电影。

    此事曾在当时引起轰动,而在后来的调查中,发现出现这一诡异现象的小巷,确实是在解放前,曾做为一支解放军小部队的临时驻扎地。

    之后,这事虽然因为有关方面的克意掩盖,不了了之。但是,张横却知道,这事是真实存在的,因为,那就是幽灵磁场造成的特异现象。

    “我听了哥哥的话后,这才稍微有些镇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道:“后来,我忍不住又偷偷看了一下,这才发现,那些兵士虽然看起来面目清晰,但是,一个个身影有些虚幻。果然如同哥哥说的那样,不象是真实存在的,而象是在放电影。”

    “唉,其实这在我们这边,以前是经常见到的现象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边的乔正阳插了口:“当时娜娜和阿君他们看到的,确实就是幽灵磁场,尤其是在遮天岭那边,据说当年那里曾隐藏了一股盗匪。操师乞起义后,对那里进行过围剿,把那里的贼窝给铲除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,自那以后,也不知是怎么回事,去遮天岭的人,常常会看到古代的兵士打仗的场面。”

    乔正阳微微摇头:“因此,这才流传着遮天岭闹鬼的事。按我们这里人的说法,这是操王死后,还念念不忘他的太平大楚国,因此,常常会带着他的一队阴兵在那里操练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眉头微微蹙起,脸上现出了沉吟之色。

    现在,那个遮天岭,让张横感觉越来越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那突然出现的影像,大约持续了十多分钟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接着说了下去:“之后,所有声音和人影都猛地消失了,就象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。再看那片乱石岗,也没有任何的变化,仍是怪石嶙峋,只是感觉更加的阴森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时虽然已知道了这不是闹鬼,但是,心里仍是很害怕,所以,就摧哥哥快点回去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道:“于是,我们就向树林外走了。不过,到了树林外,哥哥说是他有一样东西掉了,要我在外面等他一下,他去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心里毛毛的,劝他如果不是重要的东西,就不要去找了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叹了口气:“可是,哥哥说那东西很重要,他一定要找回来,而且,他知道可能是丢在什么地方了,很快就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,他又折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脸上现出了一丝哀色:“只是,他这一去,我等了他近两个小时,就在我以为他出了什么事,就想进去找他的时候,他却终于出来了,而且,显得很高兴的样子。我当时埋怨他,为什么去了那么长时间,他却笑着对我说,他的那件东西一时找不到,找遍了先前去过的所有地方,最后才在一个树丛里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他们兄妹回家的时候,都已是天黑了。”

    乔正阳在一边接了口:“当时,我还以为他们兄妹出了什么事,已找了好几个人,就准备上山寻找。但就在我们刚要出发的时候,他们却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是不是自这天起,伟君大哥就有了异常?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望向了乔伟娜和乔正阳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这样!”

    乔正阳想了想,脸现悲痛之色:“最初的时候,我们仍没有感觉出他有什么变化,甚至我们也根本没想到他会出事。但是,直到那天晚上,我发现了他在柴房中的异常举动,这才感觉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晚上,天实在是太热,我半夜里睡不着,所以,起来用冷水抹了把身,又到外面撒尿,想出来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乔正阳说起了那晚他看到的详细情形:“那知,我突然听到柴房里传出了一阵怪异的响声。我还以为是小偷,就悄悄走了过去。但是,当我透过窗户,看到柴房里竟然是阿君,我当时就蒙了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接下来,我却看到他做出了一个无比诡异,也无比震骇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乔正阳深深地吸了口气,这才接着道:“当时,阿君坐在草跺上,怀里抱着一个草捆子,嘴里念念有词,我听到他好象说,爱妃免礼,甚至还煞有其事地摸了摸他怀里的草捆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没听错,他说的是爱妃免礼?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微微一震,神情陡地变得凝重无比,目光也猛地凝注到了乔正阳脸上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