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4章 疑点密布
    乔正阳说起了当日乔伟君在柴房的情形。事实上,这些当日在说起乔伟君病情的时候,他曾说过,只不过当时并没有说具体的细节。此刻,却是把那时乔伟君的一言一行,全部详细地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横立刻抓住了其中的关键,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当时阿君确实是这样说的。”

    乔正阳点头,脸现悲色:“我当时大惊,立刻推门进去。听到声响,终于把阿君惊醒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当我问他在干什么的时候,他却是满脸的迷惑,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在柴房。”

    乔正阳继续道:“自此之后,我已感觉阿君有些不对劲了。然而,接下来的几天,阿君白天表现的很正常,甚至仍是上山和娜娜去采摘金银花。可是,几乎一旦到了晚上,却会发生这样的事,天天往柴房跑,做出无数怪异的举动来。”

    “仍是说爱妃什么的吗?”

    张横忍不住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的,张横,虽然每次他说的话并不一定,但是,他在柴房里,举动就象是戏剧里的皇帝一样,有时会说什么爱妃,有时又会说什么爱卿平身,好象他就在上朝会见大臣一样。”

    乔正阳越说越悲切,但是,屋里的气氛却变得无比的压抑,所有人都沉默着,只有他的声音在堂屋里响起。

    刘健男等人的脸色有些难看,感觉背脊凉嗖嗖的。从乔正阳所说的话来看,好象乔伟君似乎是撞了邪,被鬼上了身。否则,他不会有这样不可思议的举动。

    一时间,几人感觉四周的温度都似乎下降了好几度,一种阴森森的感觉,让他们有种不寒而栗的冰冷。

    张横却是陷入了沉思,脸上的神情在急剧地变化。乔正阳的话,让他更确证了自己刚才的猜测。

    好半天,乔正阳终于把他儿子的事,重头到尾都仔细说了一遍,目光望向了张横,满脸的迫切。

    “嗯,乔伯父,伟君大哥的情况确实是有些特殊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:“我已查过他的状况,看起来象是鬼缠身,但他的身上,并无鬼祟之物。不过,我已发现了点端倪,只是,还需要验证,才能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啊!这就好,这就好,张横,那阿君的事,就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张横似乎已有了些把握,这让乔家人个个惊喜无比。

    “乔伯父,我想明天去娜娜所说的那个遮天岭看看,也许,能在那里寻找到什么。”

    稍顷,张横又道:“伟君大哥在出事前,去过遮天岭,而且,在那里看到了幽灵地磁显出的奇异影像。之后,他更是折回去了那里,甚至在那儿逗留了两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在那两个小时中,他在那儿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的语气陡地变得凝重起来:“他真的是为了寻找一件重要的东西回去的吗?还是这只不过是个借口,而是他发现了什么,这才又折了回去?”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乔伟娜猛地又似是想到了什么:“张横,我记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出现异常后,阿爸也曾问过我当日我们去遮天岭的事。”乔伟娜沉吟了一下道:“我也把大哥在那里呆了两个小时的事告诉了他。阿爸也怀疑,大哥在那两个小时里,应该是发生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。那时,大哥的情况时好时坏,尤其是白天,仍象正常人一样。因此,我们就问他那天他呆在遮天岭的那两个小时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他有说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,目光望向了乔伟娜。刘健男等人也是满脸的迫切,都想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“大哥最初一直不肯说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微微叹息:“但是,后来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,不仅头痛欲裂,而且总是说胡话,白天黑夜也完全颠倒了。就在那个时候,他好象说过他后来折回遮天岭的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用鼓励的目光凝注着乔伟娜。

    “他说,他在乱石岗发生幽灵磁场的时候,看到了一幕非常奇特的影像,好象有位头戴皇冠的古代帝王,在某个地方放置了一样东西。他心中非常好奇,所以,后来决定折回去找找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道:“他说的那一幕情形,当时我并没看到。因为,那时我被突然出现的幽灵磁场给吓坏了,一直是躲在大哥的怀里,所以,我并不知道他所说的那个古代帝王到底放了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伟君大哥他后来有没有说,他是不是找到了那东西?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找到了那东西,我不知道。因为,大哥说这些的时候,病情已非常的严重,并不是在意识清醒的时候所说,而是他在昏迷时说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脸现悲色。

    当年,乔伟君病情严重后,之后的一段时间,都是她每天陪着大哥,细心地照顾他。因此,乔伟君偶尔梦呓的话,也只有她听到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乔伟君已意识混乱,说的话前言不答后语。再加上他每次都象是一位古代帝王那样,不是与爱妃亲亲我我,就是与一众爱卿大臣会面,弄得象是个疯子一样。当时的村里人,全把他的话当成了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只有乔伟娜心中放不下大哥,才会记得他那时胡言乱语所说的一些话。

    “嗯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点头。

    说着,他又望望窗外的天色:“时间也不早了,大家休息吧,明天我们就去遮天岭看看。”

    事情就这样决定了下来,当下,众人各自离开,回房休息。

    乔家的房屋并不宽敞,幸好,刘健男在出发前,早就有了准备,车子里带了好几个野外宿营的帐蓬。所以,张横他们就在乔家的院落里搭起了三个帐蓬过夜。

    夜渐渐的深了,张横却是丝毫没有睡意,一个人盘膝坐在帐蓬中,心中思潮翻滚。

    这次在乔家遇到的事情,是他以前从所未曾遇到的,这让他心境很不平静。

    那么,乔伟君身上,到底发生了什么?真的是自己所猜测的那样吗?

    还有,当年在遮天岭,乔伟君到底看到了什么?为什么他会折回去?之后,他又在那里遇到了什么奇事,以至于回来后,就变成了那副模样?

    无数的疑问在心中象是煮沸了的米粥一样,汩汩地冒着泡,却一时那有答案。

    微微摇头,张横把脑海中的杂念摒弃了出去,手一指,头顶上嗡嗡嗡地八个斗状物刹那悬浮其上,整个帐蓬里顿时华光闪耀,璀灿之极。

    自从那次在田文胜的别墅中,强行让修为突破到三品中阶,张横这段时间更加的勤修不辍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,自己进阶的速度实在是太快,有些基础不稳。因此,现在他每天晚上,必然要吸收量天八斗中那浓郁的灵气,以夯实自己的境界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的衣袖里,灵犀也缓缓地探出了脑袋,沐浴在了量天八斗下。

    这小东西那天被李恩孝所伤,力量几乎跌落到二品。幸好,这段时间有量天八斗能量的补充,这才让它免强稳定下来。所以,如今张横每次修练,都会让它一起吸收量天八斗的灵气,以帮它能尽快地完全恢复。

    意念渐渐沉入了心神,张横盘膝静坐,整个人进入了一种奇异的境界里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头顶的量天八斗,缓缓地旋转,八个斗状玉器,闪烁着氲氲的华彩,一圈圈波纹,却是慢慢地向四周弥漫了开去。

    量天八斗具有吸收地气地脉力量的奇异功能,此刻,它感受到这里浓郁的地脉之气,已开始主动吸收起了四周的地气。

    波纹越扩越大,眨眼间便跨越了乔家的小院,向太平村的四面八方漫延开去。

    顿时,张横的意识里,也出现了一幕神奇的景象。

    只见,一幢幢朴实的房屋,一个个农家小院,如同是放电影一样,在张横的心神中一一展现,以他所在的乔家小院为中心,整个太平村的影像,全部映入了他的意识。

    只是,这幕影像,并不是他用眼睛看到的,而是随着量天八斗对此地地脉地气的吸收,自行呈现在他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也是张横第一次经历,一时间,他完全被这突然出现在心神中的奇异影像给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当思感随着量天八斗向外继续漫延的时候,突然,意识中陡地一震,一股无比强大的反弹力,如同是一只怪兽的触角,猛地探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一震,陡地被惊醒,脸色也微微地变了:“难道这太平村中,还隐藏着什么恐怖的存在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凛,他虽然被那股强大的反弹力一下子从那奇妙的意境中惊醒过来。但是,就在那如怪兽触角般的东西触及自己的时候,他已隐约地看到了一些东西,那似乎是一对眼睛,黑暗中如同星晨般灼灼发光的眼睛。

    但是,那眼睛凝注的目光,却如同是幽灵般阴森,仿佛毫无生机,充满了死亡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?小小的太平村中,怎么会存在着这样的东西?张横心中无数疑问冒了上来,脑海中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看来,太平村不太平,这次来乔家,事情还真不简单了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咯噔一下,已是打了一个结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