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5章 龙头峰
    天渐渐的亮了起来,小山村也如同是从梦里苏醒,变得热闹一片。早起的山民开始了一天的劳作。远处传来了妇人们驱赶鸡鸭的呼喝声,还有小孩子的嬉闹声,整个太平村充满了生活的气息。

    乔家人也早已醒来,做好了早饭,招待张横他们,今天,是去环龙山遮天岭的日子,所以,大家的心情都有些特别。

    “张横,我带你们去那里。”

    饭毕,见众人在收拾装备,乔伟娜美眸灼灼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你去?”

    张横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是的,张横,当年就是我与大哥一起去的遮天岭,对他那天的行踪最了解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坚定地点点头:“所以,我去最合适。而且,阿爸今天要去村里,与书记他们商量小桥的事,他根本走不开。”

    为了去遮天岭的事,昨天晚上,乔伟娜其实与乔正阳争了大半夜。但是,最后还是拗不过她,乔正阳终于还是同意了女儿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张横微一沉吟,也答应了乔伟娜。虽然有所预感,这次遮天岭之行,有些不同寻常。但是,张横以为有自己在,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是做梦也没想到,此次遮天岭之行,其凶险程度,竟然不亚于走鬼门关。

    这时,随同一起去的人,都已收拾好了装备。

    刘健男他们这次与张横来的人一共是五个,除了他和两名客串司机的部门经理外,还有两名保安。两名保安都是退伍的军人,身体强壮。两名客串司机的部门经理,一个负责公司的建筑部门,另一个负责装簧那一块,也正是年青力壮。

    而且,这次出来,两辆车上准备的东西也不少,除了帐蓬外,还有全套野营的设备,甚至还带了两把猎枪和几具钢弩。

    本来,这些装备是为了野外打猎准备的。当时,刘健男以为张横这位大少去偏僻的太平村,有可能会在那儿玩上几天,山野之中,自然玩玩打猎是最好的娱乐。

    那知,这次却不是去打猎,而是有点象探险,正好派上了用处。

    乔伟娜也准备了一翻,带上了一把柴刀,穿上了一身紧身服,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英姿飒爽。当下,一众人告别乔家人,开始向环龙山的遮天岭出发。

    太平村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,从乔家去遮天岭,要横穿整个村落。他们这群人的出现,确实是引起了许多村民的好奇。

    大家虽然都认识乔伟娜,但看她带着这么多人,一副上山打猎的样子,不禁人人惊疑。

    乔伟娜却也不敢把自己这次真正的目的说给村里人听,也只好顺着他们的口气,说是带朋友们上山打猎玩玩。

    在村民们异样的目光中,一行人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刚到村子中心的时候,远远地就看到了一大群人,正在一处平坦的空地上练拳,人数有数十个。有的在摆马步,也有的在练石锁石碴,更有人呼喝着,把一套拳脚打得虎虎生风,看起来挺有气势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,脸色变得有些古怪。这些练武的人,全是年青人,而且,是在一座宽敞的老宅院落门口。

    那老宅占地有上千平米,前后有三进,虽然年代久远,但是,从敞开的院门,看到里面的情形,却仍是可以看出这里曾经是一户大户人家。

    雕花的门窗屋梁,青砖黛瓦,无一不显示着当年的气派。

    “张横,这里就是操家。”

    见张横目光凝注在那座大院里,乔伟娜在一边低声道:“当年的操师乞操元王,就是在这里出生的。后来,他建了太平大楚,虽然在外面的县城建了宫殿,但还是派人把他老家的房子进行了翻修,建成了如今的规模。虽然经过了这么多年,但一直没多大的变化,操家的后辈,也大都住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已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注意到这院落,除了此处的房子风格确实与众不同外,其实最重要的却是昨天晚上的事。

    因为,这处院落,正是他最后思感感触到这里的时候,突然遭到一股强大力量反击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难道操家也是玄门中人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咯噔一下:“而且,还隐藏着一位不亚于自己境界的高手?”

    “娜娜,乔家现在人口多吗?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似是漫不经心地问起了乔伟娜。

    “操家的支脉很多,或者是说,我们太平村的人,大多与操家有血脉关系。象我们乔家,曾祖父这一辈,就曾与操家人结过亲。当然,现在留在操家老宅的人是原先操师乞的本宗,人数应该有好几十个吧!”

    乔伟娜想了想道:“不过,真正留在这老宅的,也都是些老人了,其他人都在附近的城市里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操家自当年出过一个操师乞后,操家也一直延袭了他们尚武的家风,这么多年来,一直以开武馆为生。”

    说着,指了指那边平地上在练武的人:“这些都是跟着操家一起练武的村里人,在周边的城里,操家的武馆,很有名气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点头,不由沉吟起来。

    从乔伟娜的话中来看,操家确实是有些不同寻常。不过,张横此时却也无遐深究。自己来太平村,为的是给乔伟君治病,并无其他的意图。

    虽然昨天晚上,意外地探察到此处极有可能存在着一位强大的玄门人物,但是,自己与他河水不犯井水,张横自然也不想去打扰。更何况,处理好了乔家的事,自己就会离开这里,与那位隐世的玄门人物,根本不会有什么交集。

    两人闲聊着,与刘健男等人向前行去,不久,便走到了环龙山的山脚下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几人消失在大院门口的时候,一个年青人从大院里走了出来,望着渐行渐远的张横和乔伟娜,年青人的脸色变得阴厉起来,眼神中也陡地闪过了一抹怨恨之色。

    这年青人,除了操家的那位操蛋的混世魔王操贤明之外,还会是谁?

    “呸,一个外地佬,竟然敢与本少抢女人!”

    操贤明狠狠地朝着张横的背影吐了口痰,口中喃喃着,神情更见凶厉。

    猛地,他似是想到了什么,朝一边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立刻,一个年青人,从旁边跑了过来,满脸堆笑地道:“明少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操贤明低声说了几句,那年青人神情一阵古怪,目光望向了远去的张横他们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他点了点头,身形一闪,跟着张横他们的方向,也向山里跑去。

    环龙山是太平村四周群山的一个总称,因为四周的山峰如同是一条环绕的巨龙,把整个小山村包围在其中,因此,才被这里的人称为环龙山。

    其实,整座环龙山的山脉,在四周矗立的山峰有四座,分别位于太平村的东南西北,而遮天岭,就在村落的北方。

    按照乔伟娜的说法,这北方的山峰最高,比其它三座都高出了一大截,而且,山势也最险峻,因此,它被村民们看做是环龙山的龙头,所以,单独的北方山峰,也叫龙头峰。

    遮天岭就在龙头峰近山顶的地方,上山要一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幸好,这次同行的人,都是年青力壮,乔伟娜虽然是个女子,但她从小生活在这里,也是爬惯了山路,因此,并没有拖大家的后腿。

    沿着一条杂草丛生的山间小道向山上走去,一路植被茂密,隐隐的怪石嶙峋,风景却十分的美丽。

    “张横,这里以前其实有一条上山的大路,据老人们说,可以奔四五匹马。”

    指指面前的小路,乔伟娜道:“听说很久很久的时候,遮天岭那边盘踞了一伙山贼,因此,就修建了一条跑马道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后来山贼被操师乞带兵给剿灭了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继续道:“为了不让那个山贼窝以后被人利用,当年的操师乞王爷,就下令烧了山上的山寨,还把通向上面的路也给毁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条小路,是后来上山的人,日久月长踩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脸上露出了感慨之色:“据老人们说,以前经常能在上山的路上,发现一些古时的兵器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他的目光一直在遥遥地注视这座龙头峰。

    心中也有些微微的震动:“不愧是龙头的所在,这里确实是块风水宝地。”

    龙头峰的气势确实是非常不凡,整座山峰如高昂的龙头,直插天际,峰顶上的尖峰,更如巨龙头上的龙角,锋芒毕露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里,整座龙头峰笼罩在一层氲氲的霞彩中,与四周的其他几座山峰遥相呼应。显然,龙头峰确实与环龙山脉连气同支,地脉相连。

    “此处这么好的风水,难道当年的操师乞就没有发现?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有些疑问。

    要知道,古时与现在不同,就算操师乞是农民起义军,不象正规的朝庭军队那样,有什么讲究。但是,不管是杂牌军还是正规军,在古代,一旦要行事,都会有一些高人在身边辅佐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从操家老宅,隐藏着一位强大的玄门人士来看,操家绝不简单。

    所以,曾经的操师乞能起事成功,成为一方霸主,他身边应该也会有高人存在。

    那么,怎么可能会不发现此地的风水宝地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咯噔一下,他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,神情变得异样起来:“难道当年操师乞烧毁龙头山上的山寨,毁掉上山的大路,其中还隐藏着什么隐秘,他是要掩盖什么秘密吗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