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6章 虬龙纳阴
    上午九点多钟,众人终于爬到了龙头峰的山顶上,眼前出现了一片茂密的树林,层峦叠翠,一眼望不到边。

    “张横,这里就是遮天岭!”

    乔伟娜的神情明显有些畏惧,不由自主地拉住了张横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嗯,娜娜!”

    张横轻轻地揽住了她的肩,目光一凝,细细地打量起了这片密林。

    树林显然是生长了很多年,这里的树木大多都是高大的榕树,各种奇形怪状的老藤,虬根错节,让整片树林显得特别的阴森。

    再看地面,铺了厚厚一层的枯枝落叶,也不知有多深,应该是很久没有人在这里经过。原本上山的小路,在这里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虬龙纳阴阵,这里果然有蹊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,心中不禁低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在普通人眼里,这片树林除了茂密之外,并无其他的异样。但是,在张横天巫之眼超凡视野的洞察中,却是清晰地感应到,这片树林的异样。一股阴寒的气息,盈绕在整个树林间,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这里的树种榕树,也绝不是简单之物。

    榕树是一种非常奇特的树种,它不仅生长快,而且,它的根系比上面的树冠生长的更迅速,更发达。

    据一些资料记载,榕树的树根,往往是树冠的数十倍范围。甚至有时候,一片榕树林,完全就是一棵大榕树经长年累月的生根发芽所形成。

    因此,在阴阳风水界,对榕树也有着特殊的作用。它虽然不象柳树杨树那样,属于五阴之木的一种。

    然而,因为它根系的特殊性,却能吸取地脉中的阴气,所以,榕树一点不比五阴之木的效果差,尤其是在吸取阴煞的力量上,甚至更有过之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片榕树林,虬根错节,树与树的根系,完全纠结在了一起,从上方看,看不出什么特别。如果沿着各树木间的根系去观察,却会发现,它们的根就象是一张无比纠结的网一样,全部盘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在风水中却形成了一个无比奇特的局,那就是虬龙纳阴阵。

    天巫传承有言:虬龙穿地八百里,布下地网有三尺。任是阴阳两隔去,吸尽此地极阴气。

    意思是说,虬龙阵可以吸纳八百里的地阴之气,这才是它被称为纳阴阵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当然,虬龙纳阴阵,并不是用来困人,主要作用乃是纳阴。是把四周地气中的阴气,围困在这里,不让它散逸出去。

    因此,有人进入这个树林,并不会受到它的影响,最多也就是感觉无比的阴森和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那么,是什么人,在此布下了这个半天然的虬龙纳阴阵。目的又是什么?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浮起了一个老大的问号,再次想到了刚才怀疑的那个问题。那就是当年操师乞火烧此处的贼窝,又毁掉上山之路的原因。

    难道,操师乞真的想掩盖什么吗?

    心中又惊又疑,张横他们却也不迟疑,在乔伟娜的引领下,向树林中走去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过了四五年,当时乔伟娜兄妹走的路线,已完全被不断生长的藤蔓以及树枝树根所淹没,根本找不到痕迹。

    不过,当时乔伟娜记得,自己和哥哥两人,是顺着山顶那个尖锋的方向,一直向前走。因此,事隔多年,她却也不怕走错了路。

    两名保安在前开路,他们身上带了军用的匕首,清除路上的藤蔓乱枝,自然是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渐渐的,七人向榕树林的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们进入树林深处,身影逐渐消失在阴影里的时候,一个年青人从山下鬼鬼祟祟地走到了这里。他正是刚才操贤明吩咐跟踪乔伟娜他们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望望树林中隐约可见的人影,听到那边传来的砍断藤蔓树枝的声响,年青人喃喃地低咕了起来:“这些人竟然去了遮天岭,我得马上向明少汇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年青人拿出了手机,拨打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他们进了遮天岭!”

    操家院落里,操贤明正在臭骂一个练武的人。

    今天一大早起来,看到乔伟娜和那个外地佬一起上山,而且,看他们很亲蜜的样子,这顿时让操贤明心中无名火就嗖嗖嗖地窜了上来。所以,他心情现在是非常的不好,就拿在门口练武的弟子出气了。

    正骂得痛快,这个时候,手机响了起来。接起电话,听到里面的内容,他猛地象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,差点就跳起来:“妈的,你说什么,他们去了遮天岭?”“好,妈的,本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好一会儿,操贤明狠狠地挂掉了电话,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,嘴里嘟囊着:“竟然去了遮天岭,妈的……”

    想了一下,他就想往院里走去。

    但是,刚没走几步,电话又响了起来,一看来电显示,他的神情不禁一肃。

    “哦!原来那两辆越野是鼎锋公司的。那个叫张横的家伙,是刚从外地过来的风水师!”

    接了电话,操贤明自言自语了起来:“妈的,竟然是个风水师!”

    操家在这一带,势力也是无比的深厚,这么多年的经营,虽然是住在偏僻的山村,但在外面的人脉,却也是错综复杂。

    当昨天在乔家,遇到张横后,感觉到张横身上的那股让他心悸的气息,他就开始调查张横的来历。

    现在,总算有了回音。从刘健男他们开来的两辆越野的车牌,查到了鼎锋集团,从而了解到了张横的一些细底。

    此刻,操贤明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阴沉,嘴里喃喃地说着风水师这几个字,脚下已加快了脚步,向着院里跑去。不一会儿,已消失在院落的后几进。

    榕树林中,张横他们正缓慢地边砍树边向前行进。这里的榕树树根实在是太发达了,几乎覆盖了地面,在枯叶下形成了一道道绊脚的障碍。再加上树木间的藤蔓,这里确实是有种寸步难行的感觉。

    张横还真有些感慨,当年乔家兄妹两人,真不知需要怎么样的毅力,才能穿过这里,进入里面的乱石岗。

    “啊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突然,一直在张横背后的乔伟娜,陡地尖叫起来,手指指向了不远处的密林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所有人顿时一惊,目光顺着她的指点,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,那里只有摇晃的树影和藤蔓,却那里有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娜娜,你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有些狐疑地望向了乔伟娜。

    “张横,刚才有一团黑影,就蹲在树枝间,我无意间看到了,好象是一团有五六岁小孩子大小的东西,当时,它正瞪着一对血红色的眼睛,望着我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脸色有些苍白,还处于震惊中:“只是,我一看到它,它似乎就立刻觉察到了,猛地就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猴子吧?”

    张横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不过,我们这边没有听说有眼睛是血红的猴子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仍是惊魂未定:“而且,它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,猴子不可能会有这样的敏捷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很肯定地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,握住了她的手:“没事,也许就是只猴子。”

    张横安慰了她一句,心中却已是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照常理,山中树林发现猴子什么的,那是很正常的现象。但是,在这虬龙纳阴阵中,却有类似猴子一样的动物出现,却就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猴子等野生的动物,在许多方面,比人类的感知更敏锐。以此地纳阴阵所产生的那股阴森气息,只要是稍有灵性的动物,绝不可能在这里出现。除非是一些体质特殊,同样喜欢阴煞之气的异种。

    所以,乔伟娜发现有猴子似的东西在这边,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刘健男和另几人也顿时紧张起来,不禁把手中的两杆猎枪和几架钢弩端了起来,目光在四处搜索,想看看是不是有什么猛兽隐藏在树从里。

    只是,观察了半晌,树林里仍是一片寂静,除了偶尔传来的虫鸣蛙叫,却那里有什么别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张横挥了挥手:“大家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,继续向前,但脚步更加的小心。前面开道的人员,也由两名充当司机的部门经理,替换了两名保安。

    越向里走,光线也越昏暗,只有偶尔从高处树隙间洒落的几缕阳光,把地面照得一片斑驳。天色也好象已从白天一下子进入了傍晚,视野变得很是朦胧。

    树林中潮气更浓,许多树枝树叶藤蔓上,都滴着大滴的露珠。四周的温度,也似乎下降了好几度,一种森寒的感觉,让所有人都有种浑身汗毛直竖的冰寒。

    大家的脸色都变得很是凝重。在这样昏暗的环境里,偶尔一阵山风吹过,树林发出沙沙沙的异响,感觉上,就象是密林中有无数鬼魅在叫嚣乱舞,确实是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意味。

    正走的有些心惊胆寒,这个时候,突然咔嚓一声轻响响起,不远处的树枝藤蔓猛地摇晃了起来。

    怦怦!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刹那,枪声响起,夹杂着钢弩的呼啸,刘健男和两名保安已朝着那边开了火。

    “啊,它又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再次发出了惊呼。她一直处于精神紧张中,所以,对四周的异响特别的敏感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一震,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