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7章 乱石岗
    “这到底是什么玩意?速度如此的变态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骤然暴缩,心中无比的震动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那边出现动静的树丛,根本没有任何东西,除了被枪弹打折的残枝落叶外,就是还有一枚钉入了树杆的钢弩,还在树上震颤。

    再看四周,仍是一片寂静,仿佛刚才只是错觉,什么也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的脸色却是变得非常的难看。就在刚才乔伟娜发现有什么动物在附近之后,张横一直暗中警惕着四周。

    可是,自己明明看到了有一团黑影,一闪而过,当想凝目洞察是什么时,那东西却如同是鬼魅般已眨眼消失。

    以张横如今的眼力,能在自己的眼皮底下,仍是让自己无法捕捉到对方的真面目。那东西的速度之快,可以说绝对到了恐怖的程度。

    那么,这世上到底有什么样的生物,能有如此变态的速度呢?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充满了疑问,神情也更见凝重:看来,这次遮天岭之行,并不怎么太平啊!

    一边的刘健男和两名保安互望一眼,脸色也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两名保安一个叫金超,一个叫栾金良,都是退伍的军人,是江西鼎峰集团保安队伍中,最出色的两名队长,这次是特意被刘健男挑选出来,做为张横此行的保镖。

    两人虽然不是出自特种部队,但是,两人当年在军中却也是神射手,曾获得过军区大比武的前三。

    只是,让金超和栾金良怎么都没想到的是:以他们的反应速度和射击水平,竟然连对方的影子都没看清,更不要说击中那玩意了。

    那么,这榕树林中,到底隐藏着什么诡异的生物?

    几人的心中突然都有种冷嗖嗖的感觉。这世上,最可怕的就是未知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走吧!”

    观察了半晌,却并无什么发现,张横再次挥了挥手,又补充了一句:“大家小心点!”

    说着,扶住了身边的乔伟娜,举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乔伟娜此刻俏脸煞白,两次受惊,让她惊魂未定。不过,被张横那双有力的大手握住,她的娇躯却是微微一颤。感觉上,身边的男子,就象是一座可以依靠的大山,有他在旁边,乔伟娜心中的那抹惊恐,竟然神奇地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莫名的踏实。

    众人继续向前,这回更加的警惕,金超和栾金良两人,各自端着手中的猎枪,一左一右,护卫着众人。

    刘健男亦步亦趋,走在最后,手里的钢弩已然上弦,负责断后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直向前行进了四五十米,前面隐约地透出了阳光,这片榕树林终于到了尽头。而这一路,也再没有遇到那诡异的东西出现。

    众人不禁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张横,前面就是遮天岭的乱石岗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指了指前面,神情中现出了一抹莫名的惊恐。重回旧地,让她再次想起了当年与哥哥在这里遇到的怪事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点头,目光早已在打量这一片区域。

    榕树林外是一片草地,相距十几米,这才是乔伟娜所说的乱石岗。

    只不过,在中间的这片草地上,却是长满了金银花,一眼望去,就如同是铺了一层鲜艳的地毯,让人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这里的金银花数量极其的恐怖,因为长年没有人来这里采摘,长势更是特别的茂密,花株也比其他地方的粗壮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却是微微一凝:从这里金银花的长势,更是证实了他先前的判断。外面的那片榕树林,就是个虬龙纳阴阵。

    金银花是一种中药,具有清凉解毒的功效,一般用于止咳清肺,在当年**的治疗中,许多中药的药方,就有金银花的成份。

    不过,金银花的习性也很特别,它喜欢长在阴湿之地,吸取地脉中的阴气。因此,阴气越重之地,它的生长越茂盛。

    此处的金银花满地如同是厚毯,足见这里阴气之浓郁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的目光凝注到了对面的乱石岗。神情却是陡地一凛:“果然有古怪,这里竟然是一个复杂的风水阵。”

    乱石岗范围有里许方圆,从张横所在的方向望去,入眼尽皆是怪石嶙峋。这些石头有的只有一人多高,有的却有十数米左右,看似毫无规律地胡乱散布在那儿。

    但是,以张横做为一名风水大师的眼光,却是立刻看出了这个乱石岗的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里,一团氲氲的雾气,在乱石岗中蒸腾,把整片区域,笼罩在了其中。仔细看去,竟然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顿时让张横心头一震,已意识到这片乱石岗,绝对不是天然形成,是有高人经过了精心的布置。

    “娜娜,当年你和伟君大哥进入过乱石岗吗?”

    张横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们只在这片草地上采摘金银花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摇头:“那片乱石岗,村里人一直流传着闹鬼,所以,我们没敢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乱石岗给人的感觉很不好,多看几眼,就有一种头晕目炫的感受,让人很难受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继续道:“所以,我和哥哥根本没有靠近它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:“那幽灵磁场是出现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张横,幽灵磁场就在这乱石岗的中心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想了想,手指指向了远处的一块怪石。

    那怪石正好位于乱石岗最中心的部位,也是这么多怪石中最高,样子最怪异的一块,远远望去,就象是一头狰狞的怪兽,昂首在咆哮,给人很惊惧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那时,我是突然听到乒乒乓乓的兵器撞击声,又听到一阵阵喊杀声,这才猛然抬头看过去。那知,却看到了无数穿着古代服饰的兵士,正缠斗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眼神中又露出了一丝惊恐:“幸好,那些人都在最中心的地方,没有一个是在附近,否则,我当时就要被吓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再次点了点头,脸上现出了沉吟之色。

    刘健男,金超和栾金良等人,望望四周,最后把目光都凝注到了张横身上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来,虽然没有遇到什么凶险,但是,几人都已感觉到了此地的诡异。

    现在,总算到了目的地,大家都等待着张横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“我们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横思索了一下:“当年,伟君大哥折回后,他肯定是进入了乱石岗。所以,到里面,也许能看出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张横一决定,自然没有人反对。当下,众人开始收拾随身的装备,准备向乱石岗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每人都佩带上这块玉佩。”

    张横手一翻,已拿出了六块玉石挂件,分给了众人。

    这些玉石挂件,都是他平时刻划的符篆,具有挡煞避邪的作用。感觉到了乱石岗的异样,张横自然要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稍事休息,大家已整装完毕,金超和栾金良两人打头,大家开始向乱石岗出发。

    长年没有人进入,乱石岗的地面上,却并没有杂草丛生,反尔是寸草不生。仿佛这片地方,是没有任何生机的所在。

    地面上也不是泥土和岩石,而是细细的沙粒,仿佛是经过了无数年的风化而形成。大家脚步踏在沙粒上,软绵绵的,感觉很是异样。

    一行脚印,沿着众人行进的方向,缓缓向前延伸,给人一种很孤寂的感觉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仔细地观察着四周,金超和栾金良更是手中猎枪紧握,随时警惕着周围的动静。

    不过,这里仿佛真的是一个没有生命的地方,进入里面,根本听不到鸟叫虫鸣,除了偶尔的风声传来,一切如同是死一般的静寂。

    “啊,不对,张少,刘总,不对啊!”

    突然,最前面的金超和栾金良互望一眼,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刘健男等人一愣,目光都望向了两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!”

    金超和栾金良手中的枪指向了一边的地面:“这是我们刚才走过的地方,我们现在又绕回来了。我们这是在原地绕圈子。”

    “啊,真的?”

    刘健男等人身形也都不禁一颤,他们已看到了金超和栾金良所指的东西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旷泉水瓶,是刚才进入时,金超丢下的。上面还用记号笔划了一个标志。

    做为曾经的军人,对于陌生的地域,有着本能的警惕。因此,金超和栾金良在前引路的时候,不时会把身上一些物品丢在明显的地方,以便做标记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竟然看到了刚才丢下的那个矿泉水瓶,这岂不是说,他们并不是在向前走,而是莫名其妙地又绕回了原路。

    “啊,你们看,我们刚才留下的脚印都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乔伟娜又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原本,大家一路走来,后面都在沙地上留下了深深的脚印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在那矿泉水的旁边,地面光滑一片,别说七人留下的脚印,甚至地面连个任何痕迹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一发现,顿时让大家的脸色再次大变,金超和栾金良手中的猎枪已是咔嚓上了膛,握枪的手上,也青筋一根根地暴突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样诡异的事情,是他们以前从所未曾遇到的,大家都感觉空气都似乎一下子降了几度温度,背脊上有种凉嗖嗖的意味,一股无比诡异阴森的气氛,刹那笼罩了全场。

    “不对,我们没有绕圈子。”

    突然,一直没说话的张横冷不丁地道,眼眸中闪烁着奇异的光彩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