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8章 绿毛
    “啊,没有绕圈子?”

    张横此话一出,所有人再次震惊,大家的目光刷地一下,全部望向了他,人人脸现惊疑。

    明明矿泉水瓶就在眼前,大家确实是绕回到了原先的地方,张横怎么会说没有绕圈子呢?貌似矿泉水瓶它可不会自己走路。

    “啊!张少,您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刘健男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,脸上再次现出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神情凝重之极:“是有人把旷泉水瓶拿来,丢到了我们前面的路上,这才会让我们误以为,又是绕回了原地,这是有东西想误导我们,或是在恐吓我们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里闪过了一抹凛冽,手指指向了四周:“因为这里怪石的关系,每转一个角度,即使是在同一个地方,看到的景色也是完全不同的。因此,我们很难以四周的怪石,做为参照物。这也正是金超大哥和栾金良大哥,刚才要在路上丢下一些物品,以做标志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隐藏在暗中的敌人,正是利用了这一点,把我们丢在路上的东西,捡了起来,并丢到了我们前面的路上。”张横继续道:“从而想误导我们,让我们认为这是在转圈子,又回到了原地。”

    张横说的自然是实话,他早就看出来了,这个乱石岗布置了奇异的阵势。

    而且,当进入乱石岗后,他也立刻明白,此处的外围,就是个鬼撞墙的风水局。一般人进来,就会在外围转圈圈。

    不过,以张横如今的水平,自然不会被区区一个鬼撞墙的风水局所迷惑。所以,金超和栾金良两人在前引路的时候,张横一直在不断地指引他们。因此,这一路行来,大家根本没有走任何的弯路,一直在向前进。

    当突然看到矿泉水瓶的时候,张横也是吓了一跳。但是,他立刻反应了过来,想到了这绝对是有什么东西在暗中搞鬼,把矿泉水瓶移了位置,丢到了他们前行的路上。

    因为,张横可以敏锐地感觉到,此处的地方,自己等人先前绝对没有走过。此地的地脉气息,是与先前完全不同的。

    做为一名地师境界的风水大师,虽然在别人眼里,同样的地形,没有任何的差别。但张横却可以清晰地感应每一块土地气脉上细微的变化。即使是在同一个范围内,每个地方的地脉地气仍是有差别地。

    “啊,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一经张横解释,所有人恍然,但是,大家的脸色已变得更加的难看,目光更是不由自主地四处搜索起来。

    在这片怪石嶙峋的乱石岗中,竟然还隐藏着一个不知是什么的敌人,想到刚才在榕树林中遇到的那诡异东西。大家的心不由一阵抽紧,感觉全身的汗毛再次十万十万地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甚至每个人都有种被人窥视的感觉,仿佛在暗中,有一双眼睛,正死死地瞪着众人。

    “没事,对方越是这样装神弄鬼,越是说明他害怕我们进去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扫视了大家一眼:“所以,我们越要往里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,张少说的不错!”

    刘健男点点头:“我们走!我倒要看看,到底是什么东西在玩把戏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继续向前,这回,果然再没有出现异常,大家很顺利地接近到了中心那块最高的怪石附近。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横却是举手示意,让大家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张少?”

    刘健男等人一个个又惊又疑,却一时不明白张横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!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解释,手指指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乔伟娜第一个反应了过来,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呼:“起雾了,这怎么可能,竟然起雾了。”

    不错,此时此刻,四周竟然飘起了淡淡的雾气,把这片乱石岗的景物,变得朦胧而模糊。

    而且,这雾气来的非常的诡异,速度更是极快,只是眨眼的功夫,原本还是阳光灿烂的天色,现在却已是昏沉沉的一片,甚至刚才大家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心处的那块最高的怪石,现在也变得隐隐约约,仿佛很是虚幻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太诡异了,这么好的天气,怎么可能会起雾呢?”

    刘健男满脸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天然形成的雾气,而是一个风水局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声音响起:“我们已进入了这乱石岗的另一个阵势中了。”

    先前的鬼撞墙所在的区域,只不过是乱石岗的外围。如今才是此处风水局真正的中心。

    张横在踏入这里的刹那,就感应到了四周气场的变化,所以这才会叫大家停步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已细细地洞察起了四周。

    立刻,一股阴森冰寒的感觉,刹那侵蚀了心神,眼前的这片乱石岗,已完全被一种阴煞之气所笼罩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张横冷哼了一声,心中暗道:“区区瞒天过海之阵,何奈我何?”

    他已敏锐地洞察了此处的风水局,嘴角顿时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冷笑弧度:“大家手拉手,不要分散了,不管听到任何声响,都不必理会,跟着我走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,张少!”

    刘健男等人纷纷答应。已是很自觉地手拉手,形成了一串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犹豫,拉住了乔伟娜的素手,把她护在了身边。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乔伟娜的俏脸一阵暗红,声音都变得异样起来。张横那厚实有力的手掌,让她芳心一阵突突突的乱跳,小手的手心都突然变得有些潮湿起来。

    “娜娜,别怕,跟着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,脚下陡地一踏步。

    顿时,一圈圈肉眼可见的黄色光氲,以他为中心,猛地振荡了开去。

    四周的雾气一阵荡漾,仿佛是湖心砸入的一块石块,荡起了层层的涟漪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随着张横的踏步,笼罩众人身周的雾气,似乎立刻淡了几分,原本模糊的景色,大家又可以看到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雾气弥漫开来的时候,众人都有种心神迷糊的感觉,好象突然犯了困,有种想要坐下来休息,甚至是躺下睡一会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一刻,心神猛地一震,意识变得别样的清醒,原本的疲惫和睡意也刹那消失了。

    大家的精神为之一振,鱼贯地跟着张横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七个人,手拉手,连成一串。虽然因为周围的雾气越来越浓,此刻已是有伸手不见五指的感觉。但是,有张横在前带路,大家的心神却变得无比的宁静,仿佛[这诡异的雾气,也变得并不可怕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大家亦步亦趋,向前缓缓而行。

    吱!

    突然,前面的浓雾里,陡地响起了一声奇异的尖啸,雾气猛然翻滚,象是有什么东西,正向这边急速靠近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张横的声音响起,脚下的地面也轰然剧震,他已觉察到了浓雾中的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张横那会迟疑,手腕一抖,伏以神尺赫然现形,朝着那滚滚沸腾的雾气,就挥手怒斩了下去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一声凄厉的惨号响彻,在这寂静的乱石岗中,显得如此的刺耳。所有人的心脏尽皆狂颤,仿佛被那声音震摄了心神。

    “孽畜,尔敢!”

    张横怒吼,声如洪钟,听在众人耳中,却如同是提壶灌顶,所有的不适,在这一刻尽皆消失。

    “张横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了乔伟娜有些颤抖的声音:“是不是刚才那东西又出现了?”

    “嗯!就是那玩意。”

    张横灼灼的目光在雾气里显得特别的明亮:“它刚才想偷袭,不过,被我伤了。”

    目光扫过,果然,地面上留下了一连窜的血滴,蜿蜒着,没入了浓雾的深处。

    张横蹲下了身去,从血迹边捡起了几簇毛发来。

    大家凑近一看,脸色都有些难看。因为,张横手中的那簇毛发,无比的诡异,竟然是绿色的,油光闪亮,比上好的貂毛更有质感。

    动物的毛发颜色各异,黑的白的黄的,甚至金色的和银色的也不在少数。但是,在场的所有人,还真没见过有什么样的动物,身上长的毛发是绿色的。

    这让大家的心中都是不禁一凛,感觉上,背脊又有些凉嗖嗖了。

    貌似绿色的毛发,还真只有那些影视作品中的僵尸身上才会有。难道偷袭大家的,真是传说中的绿毛僵尸?

    “张少,您看到了那东西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刘健男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东西太快了,又隐藏在浓雾里,我当时只看到了一道黑影,如同是鬼魅般一闪而过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隐瞒:“不过,我还是隐约地看到了它的身影,很矮小,只有五六岁小孩子的高矮,应该就是先前娜娜在榕树林中看到的那玩意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天巫之眼虽然强悍,但浓雾仍是对他造成了影响。再加上那东西的速度实在是太快,张横只是凭着感觉,向它发出了攻击。至于那玩意的真实面貌,张横还真没看清。

    “猴子吗?”

    刘健男和金超以及栾金良他们互望一眼,脸上的诧异之色更浓:“这世上会有长着绿毛的猴子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猴子,或许是某种我们不知道的生物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:“不过,它受了伤,应该不敢再轻易攻击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横收起了那簇绿色的毛发,再次踏步向前。

    这回,一路顺利,果然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出现,大家提着的那颗心也终于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当张横拉着众人,在浓雾中行进了近半个小时,这个时候,脚下突然传来一阵轰鸣。四周的雾气,再次如煮如沸,翻滚不以。

    “啊,我们出来了,我们走出这诡异的乱石岗了!”

    陡地,眼前一亮,滚滚的雾气,如潮退去,众人的眼前,猛然亮堂了起来。而一片奇异的景象,也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。刘健男等人不禁惊呼:“天啊,这是哪里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