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9章 元兴王城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怎么会有如此宏伟的建筑?”

    刘健男等人个个目瞪口呆,人人震憾。

    不错,走出了乱石岗的浓雾区,出现在眼前的情形,确实是有些让人难以置信。一座高大的石城,矗立在眼前,从大家所在的位置望去,可以看到,整座石城方圆有里许,高耸的城墙,每一块砌成城墙的巨石,都有数吨。纵然是经历了无数的岁月,依然屹立在此,给人一种极具震憾的视觉冲击力。

    大家昨天都听说过太平村的传说,知道这龙头山上,原本有一个盗匪的山寨。后来被操师乞带兵给剿灭了。

    之后,操师乞为了不让这里再被盗匪所利用,烧毁了山寨,并毁掉了上山的大路。从此,龙头山这里,就因为经常闹鬼,成为了一片禁区。

    那么,从这一传说来推测,这里的这个石城,至少是在一千多年前就已建好在这里。

    要知道,操师乞生活在隋炀帝时期,距今已是一千三百多年。

    而且,从眼前看到的情形,也完全推翻了关于这处山寨的传说。当年的操师乞,并没有烧毁此处的山寨,他甚至还暗暗地把这里的山寨,进行了扩建,建起了这样一座规模宏大的石城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当年的操师乞他为什么要在此建这样一座石城,目的何在?

    大家的心中都充满了疑问,神情个个变得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,外面的那个榕树林,乱石岗,原来是为了掩盖这里的石城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在最初听到操师乞烧山寨,毁大路的时候,张横就有种预感,此事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当看到榕树林的虬龙纳阴阵,乱石岗的那两个风水局,以及在其中遇到的诡异事件,张横心中的这种预感更加的强烈。仿佛暗中有什么人,在竭力阻止自己等人进入这里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这座石城,张横终于恍然了。原来这背后,果然有需要掩盖的东西。

    但是,另一个疑问又浮上了张横的心头:操师乞已死去一千三百多年,就算他在此隐藏了什么秘密,在经历了这么长的时间后,还有需要保守吗?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暗中之人,到底要隐藏的是什么呢?

    心中又惊又疑,张横细细地洞察起了面前的这座石城,眉毛却是陡地一挑:“好浓重的煞气,这里可不是什么风水宝地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再次被震惊了。

    环龙山脉本是一处地气地脉凝聚的风水宝地,龙头峰更是环龙山脉的龙脉聚集点。从当时在山下观察到的情形,此地应该是一处极其难得的风水宝穴。

    然而,从现在天巫之眼超凡视野所洞察的情况,却是截然相反。张横可以清晰地看到,整座石城的上空,笼罩着一层阴晦的煞气,如同是黑压压的乌云,覆盖了其上。一股死气弥漫在四周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座石城,原本的地脉龙气,已转化为了恐怖的煞气。

    这就让张横有些想不通了。

    本来,他还以为,当年操师乞在此建筑这样一座规模宏大的石城,为了是想给他死后占据一块风水宝地。这座石城,极有可能就是它埋骨之处。

    从当日刘健男所说的一些故事中,据说操师乞在战场上被隋军乱箭射死,死后尸首送回到了太平村,并安葬在了环龙山上。

    只是,谁也说不清,这位曾经的元兴王,到底埋在了哪座山峰,哪个地方。操师乞的坟墓,已成为了千古之谜。

    以张横做为一位风水大师的角度,看整个环龙山脉的地脉地气,以他的推测。如果操师乞的尸体真的埋在环龙山脉中。那么,极有可能就是在龙头峰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来到了这座石城,感应到的却不是祥和之气,乃是凶煞冲刑,这那里会是一处宝穴,明明是一片煞地啊!

    因此,当年的操师乞,自然是不会选这样的地方来埋骨。

    问题来了,既然不是想在此埋骨,他建这样一座石城的目的何在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:这里明明是风水极佳的宝地,怎么会变成了凶煞之处,这其中又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?

    “张少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刘健男目光望向了张横,询问道。

    这次来此的目的,是为了调查当年乔伟君折回遮天岭后,到底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现在,却意外地发现了一个一千多年前,有关操师乞的秘密。这让刘健男等人心中很是震动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虽然不是风水师,但金超和栾金良等人,做为曾经的军人,也有着与普通人不一样的敏锐感觉。他们已感受到这里,并不是一处古城遗迹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现在都想知道,张横接下来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嗯,既然来了,就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,脸上却现出了毅然之色。

    这次乔家之行,本以为是很简单的事,只要把乔伟君的怪病治好就行。

    那知,等到了这里,乔伟君身上出现的怪异状况,他身后隐藏的诡异事件,已是引起了张横的兴趣。现在,更是隐隐地探察到了千多年前操师乞的一些隐秘,如今的张横已是有些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更何况,心中有许多疑团还没有解开,张横自然是不能就此半途而废。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乔伟娜张了张樱唇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经历了刚才榕树林和乱石岗那些诡异的情形,她心中其实已是有些害怕。而她也不认为,自己的哥哥当年可以穿过乱石岗那恐怖的浓雾。

    因此,听到张横还要进石城,她有些为张横担心了,想要劝阻他。

    不过,看到张横那毅然的神情,她却终究没有把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娜娜,没事。我会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张横那能看不出她的意思,微微一笑,朝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乔伟娜娇躯剧震,张横的这句我会保护你,让她心头狂颤,一股暖流,也刹那流遍全身,让她禁不住的心神颤糜。握住张横的手,也不由自主地握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做出了决定,众人也不再迟疑,举步向古城走去。

    转过一个弯,一座巨大的城门出现在了众人眼前。城门上,刻着几个古朴的大字:元兴王城!

    元兴王正是操师乞当年揭竿而起后,建立太平大楚的年号。此刻,看到这石城城门上的刻字,张横心中更加可以确定,这城就是当年的操师乞所建。

    城门也是两扇巨石,高有两丈,上面镂刻着奇异的花纹。不过,因为千多年的岁月侵蚀,石门上的花纹已变得无比的模糊,完全无法看清它的模样。

    张横只能依稀地辩论出来,上面刻的都是兽类的图案。

    石门并没有封闭,半虚掩着,可以容几人并排进去。透过这虚掩的城门,可以隐约看到里面的情形。一条青石铺就的大道,笔直地通向城里,一眼望不到头。

    金超和栾金良两人,手持着猎枪,首先挤入了城门,两人向四周望了一眼,这才向众人做了个ok的手势。

    大家鱼贯进入,城里的情形顿时呈现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整个石城,并没有任何的民居建筑,入城后,就是一片巨大的广场,被那条青石大路从中间分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举目望去,广场的左边矗立了无数的石头雕像,一个个都有真人大小,雕的都是兵士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不过,因为年代实在是太久,这些石兵俑,身上已出现了风化的现象,许多兵俑的头盔,以及手中的兵器,都掉在了地上。看起来有些残破。

    再看右边的广场,却是陈列着无数的石马石车。显然,这应该是一队车马骑兵,与左边的步兵列成了两个方阵,仿佛在接受检阅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两边的广场上,黑压压的石头兵俑和车马,数量不下千多个,一直延伸向远方。

    远处,是层峦的石阶,大约有数百级。石阶的尽头,矗立着一座宫殿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手笔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心中很是震动:“一个草头王,仅仅做了没多少天的土皇帝,竟然就在自己的家乡,暗暗地建造起了这样规模宏大的石城和宫殿。”

    张横确实是有些感慨,远处的那座宫殿,竟然也全部是巨石砌就。这比起土木的建筑来,工程更是要浩大无数倍。宫殿虽然占地并不大,也就数亩左右。但是,在古时那种生产力极其低下,全靠人力的情况下,要建这样一座石城和宫殿,所消耗的人力物力和财力,其实是不可想象的。

    这也许真的只有帝王家才可以办到。

    整座石城一片死寂,地面上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尘,大家每踏前一步,都会在上面留下深深的脚印。

    众人亦步亦趋,小心戒备,缓缓地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然而,走在两边都是石头兵俑的大道上,感觉却是无比的怪异,好象那些兵俑,正一个个用冰冷的目光望着大家,让所有人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陡地,一种难以喻意的森寒,猛地侵蚀了大家的心神。走在最前面的金超和栾金良两人,突然身形一滞,目光也变得呆滞起来,竟然离开了大道,向旁边广场中的石兵俑走去。

    “啊,金超,金良,你们干什么?”

    刘健男就在两人身后,一看到他们这怪异的举动,不由心头大震,立刻喝道。

    但是,他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,一幕无比诡异的情形,却陡然发生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