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40章 人俑
    听到刘健男的叫喊,金超和栾金良缓缓地转过了头来,向刘健男笑了一笑。

    但是,此时此刻,两人脸上的笑容是如此的诡绝,那微微抽搐的脸皮,那翘成一个怪异角度的嘴角,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两人的眼神更是恐怖,竟然眼珠里布满了血丝,眼神冷得让人心神发颤。

    “啊,金超,金良!”

    刘健男自认不是胆小的人,但是,此刻看到两人的表情,却仍是有种汗毛十万十万直竖的恐怖。

    咔嚓,咔嚓!

    就在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,金超和栾金良两人,陡地举起了手中的猎枪,黑洞洞的枪口,就指向了场中众人。脸上的神情,也猛然现出了一抹残忍。

    “啊,你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这回刘健男是真的吓坏了:“你们疯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呔!”

    正是时,一声厉喝响起,恍如是晴空霹雳,震得众人耳膜生痛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声厉喝,却如同是当头棒喝,把金超和栾金良两人陡地惊醒。两人浑身一颤,脸上那诡异的表情,也刹那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茫然。

    “你们刚才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刘健男仍是心有余悸,目光凛然地望向了两人。

    “呃,我们怎么了?”

    金超和栾金良互望一眼,却是满头的雾水。两人对于他们刚才所做的事,似乎毫无所觉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中邪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声音传来,脸色无比的难看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声厉喝,正是张横所发,此刻,他目光扫视着大路两边广场上的石头兵俑,神情凛冽之极:“这些兵俑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众人尽皆一惊,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手中的武器,一个个脸上却是现出了迷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在大家眼里,这些石头兵俑和车马,虽然感觉让人阴森森的。但是,若要说它们有什么问题,众人却还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九九摄魂阵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一沉吟,向广场中走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注到了他的身上,不知道他这是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解释,径直走向了其中一个兵俑。

    那个兵俑是这一队中比较完整的,从它头上所戴的帽盔中,可以看出,它应该是这一队的队长。

    张横站到了这个兵俑前,目光变得凌厉无比。手腕一抖,伏以神尺已然化形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伏以神尺的尖端刀片,划过了兵俑的额头。

    顿时,一阵西西索索的异响响起,兵俑额头上石屑乱飞,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!里面是活人,竟然是用活人塑的兵俑。”

    后面响起了刘健男等人的惊呼声。

    不错,随着张横的动作,兵俑额头上的石屑飘落,竟然露出了一个骷髅白骨的脑袋。

    这看起来外表象石俑的东西,里面竟然隐藏着一架骷髅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所有人心中骇然?

    然而,让大家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声异响传来,随着兵俑内骷髅的出现,它那黑洞洞的眼眶里,突然渗出了粘稠的黑色液体,如同是两串黑血一样,缓缓地从它的眼角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乔伟娜娇躯剧震,吓得尖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眼前的情形实在是太恐怖,也太诡异,她已吓得不敢再看了。

    刘健男,金超以及栾金良等人的神情也是无比的难看,不由自主地把手中的猎枪和钢弩,都对准了那个兵俑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变得无比的凝重,目光灼灼地瞪着兵俑眼眶里流出来的黑色液体,口中喃喃。

    就在进入这座元兴王城的时候,张横就感觉到这些兵俑有些诡异。但是,当时一时并没有看出其中的究竟。

    直到金超和栾金良两人突然中了邪,这才让张横猛然觉察到了其中的蹊跷。

    因为,就在那一刻,四周的兵俑中,陡地产生了一股奇异的波动,让走在最前面的金超和栾金良首当其冲地受了影响。

    而这,也让张横立刻洞察到了隐藏在兵俑中不同寻常的地方。眼前的这个被封在兵俑中的骷髅,就是张横从这上千具兵俑中找出来的。

    正如刘健男他们所猜想的那样,这具骷髅,确实就是一个活人被封在了兵俑里,然后在外面刷上特殊的石灰,制成的塑像。

    只是,用活人塑成雕像,这手段却也实在是太残忍了点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玄门秘闻中,张横曾看到,有一位阴阳派的高人,记载了一些偏远地区邪派玄门之士所使用的邪法。

    其中就有活人制作的人俑。

    人俑的制作过程非常的残忍,是用水银灌入活人的嘴中,活活把人撑死。

    灌满了水银的尸体,在外面封上特殊的石灰,就会变成塑像,而且,永远不会腐烂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水银在玄门术法中,有着很特别的作用。那就是能封印神魂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被灌满了水银的活人,在死去时,不仅是尸体被封在了石像中。而且,神魂也被囚禁。

    当然,这样被人活活折磨而死,临死前绝对是充满了怨恨。因此,被制成人俑的每一具雕像,都是充满了怨念。

    而这正是施法者所要达到的目的。他们就是利用人俑中的怨念,来布置阵势。

    就以眼前的这些兵俑来说,张横已细细地洞察过,这样的活人兵俑一共有八十一个,并以每九个按九星方位排列,正好形成了九九之数。

    这正是张横刚才所说的九九摄魂阵。

    八十一个怨魂,又有阵势的辅助,其产生的怨念,足以让普通人心神失守,被其所迷惑操纵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在场的众人,身上都配戴了张横刚才所给的玉佩,只怕早就都中邪了。

    至于金超和栾金良两人,为什么佩了玉佩,仍会被神魂所摄,这其实与他们的经历有关。想来他们当年参军的时候,肯定手上沾过不少的鲜血,心中存着厉气,这才会被这里的怨魂更容易侵蚀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走回了大路,目光望向了远处的那座宫殿,神情却是更见凛然。

    元兴王城中,竟然一进门就布置了这样诡异的邪法阵势,显然,当年的操师乞,也不是什么心地善良之辈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:如果这些布置,是他生前所为,那么,他的目的何在?

    如果是他死后,他的后人所为,那就更让人想不通了。

    心中疑云重重,不但丝毫没有解开,反尔是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上前轻轻地握住了乔伟娜的手,向众人道。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乔伟娜的俏脸仍是一片苍白,看到了刚才诡异的一幕,她现在完全是处于心神不宁的状态。

    张横爱怜地望着她,心中却有些惭愧。

    这次来遮天岭,本不应该答应让乔伟娜带路。

    现在,已是走到了这一步,却是让她受了不少的惊吓。

    幸好,娜娜是个性格坚韧的女子,若是换了另一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女孩子。只怕她早已吓得双腿发软,根本不可能再跟着向前了。

    心中充满了怜惜,张横握住乔伟娜的手更紧了,一缕巫力真元,也缓缓地透过她的掌心,传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张横,谢谢你!”

    感受到掌心传来的温度,乔伟娜娇躯一震,她已明白了张横的心意,美眸灼灼地望向了张横:“我没事,这一趟,是我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,十指相叩,突然间有了一种心意相通的奇异感觉。

    出了刚才的事,众人变得更加的谨慎。不过,有了张横的提醒,接下来却是没有人再中招,一行人终于穿过了两边都是兵俑车马的广场。

    高高的数百级石阶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,台阶笔直向上,一直通往最高处的宫殿。从下往上望去,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。仿佛在这高高的台阶下,自己是如此的缈小和卑微。

    “哼,区区的天罡地煞星阵,何奈我何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心中冷笑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台阶,看似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但是,张横的天巫之眼超凡视野中,可以清晰地看到,每隔三个台阶,上面都隐约闪烁着星芒。

    星光一直延伸到最高处,却整整有一百零八阶。这正是风水局中一项非常着名的风水阵:天罡地煞星阵。那一百零八阶台阶上的星芒,正是七十二天罡和三十六地煞的星位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布置在,才会给人那种无比强大的压迫。

    事实上,古代帝王的皇宫,也都会有高高的台阶,而且,其中也都会布置这天罡地煞星阵,目的就是为了增加帝王的威仪。

    无论是谁,上朝或拜见帝王时,被这天罡地煞星阵一压迫,先就失了气势,存了畏惧之心。

    这也是古时帝王的御下之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跟着我!”

    张横向旁边众人说道,一边已是脚步陡地踏上了台阶,第一个蹬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所踏的第一个台阶,上面镂刻了一幅星图,一粒星晨,在星云中缭绕旋舞。似乎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但是,随着他脚步的踏落,一圈淡淡的黄芒陡然荡漾开来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台阶轰然微颤,一点点的星芒骤然明灭闪烁。下一刻,一幕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情形却出现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