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43章 龙椅的奥秘
    此时此刻,康文伟和吴昊两人,已扭打在了一起,拳脚相加,狠狠地往对方至命处攻击。看他们的架势,就象对方是生死仇敌,恨不得一拳就把对方打死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两人边打边嚷,叫喊着什么本王,贼子,行为举止已完全与平时不同。

    最让大家难以置信的是:在撕打如此激烈的情况下,他们竟然拼命地在向宫殿最上方的那张龙椅冲去,眼眸里更是放射出了炽烈的光芒,仿佛那张龙椅,比他们的生命更重要,近乎癫狂。

    “呃,他们这是?”

    刘健男和金超以及栾金良互望一眼,脸皮都不禁抽搐起来。他们突然想到了自己刚才的情形,貌似他们也对宫殿中的那把龙椅,产生了一种强烈无比的贪婪**。仿佛那把龙椅,有一种魔力,让他们情难自禁地想去坐一坐。在潜意识中,坐上了那把龙椅,自己就会成为掌控天下的帝王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几人的脸色已然大变,他们猛地都意识到,宫殿里的那把龙椅,绝对有问题。更是暗自庆幸,如果没有张横把他们唤醒,只怕现在的自己,也如吴昊和康文伟一样,变得状若疯狂。

    “镇魂清心符!”

    正是时,张横已再次折回了殿内,身形飞快地接近吴康两人,陡地一声厉喝,手指轰然点在了他们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吴昊和康文伟浑身剧震,整个人刹那僵在了当场,脸上那狰狞的神色,也渐渐地平复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呃,我们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望望眼前头破血流,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康文伟,再看看神情凛然的张横,目光望向了门外一个个脸色惊骇交加的刘健男他们,吴昊愕然地道。

    他刚刚清醒过来,意识还有些迷糊,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切,竟然是有些西里糊涂。

    “吴昊大哥,刚才你和文伟大哥中招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无比的凝重,目光望向了宫殿上方的那把龙椅。

    他也觉察到了,这把龙椅无比的诡异,似乎有一种强烈的诱惑,让看到它的人,产生幻觉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他刚才不让众人进来的原因。本想探明了再做决定。那知,因为两边的壁画,他还来不及对这把龙椅进行检查,吴昊和康文伟却已是出了事。

    “呃,他们,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门口,乔伟娜却是神情急剧地变化着,俏脸上露出了骇然莫名的神情:“他们的状况,怎么与大哥这么相似?”

    看到吴昊和康文伟刚才的情形,乔伟娜真的被震憾了。因为,先前两人的表现,与她大哥乔伟君后来有一段时间的表现,是如此的相似。尤其是他们当时嘴里胡言乱语的那些话,什么本王,什么贼子,那完全与她大哥那时的话语无比的类同。

    貌似最初的时候,乔伟君嘴里所说的,也是本王,所不同的是他时尔象是与妃子在亲热,会呼唤爱妃。时尔又象是会见朝臣,称的是爱卿。

    从本质上来讲,这都是把自己当成了古代的帝王,这才会有本王这样的自称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如何不让乔伟娜心头大震。

    陡地,她猛然似是想到了什么,俏脸刹那煞白一片:“难道,难道,大哥当日也是因为进了这座宫殿,这才会有了之后的怪病?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怎么可能,大哥怎么能通过乱石岗那诡异的地方,又如何能在这恐怖的石城里,走过那条摆放了无数兵俑的通道?”

    乔伟娜满心的疑惑。

    她可是看到过这一路的恐怖,如果没有张横在场,只怕在场的这么多人,没一个能来到这宫殿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唤醒了吴昊和康文伟,张横把两人送出了宫殿,再次折回到了里面,目光却是凝注到了上方的那张龙椅和玉案上,神情不由一凛。

    龙椅空无一物,但是,在玉案上,却放着两个玉石盒子。其中一个玉盒已打开,另一个玉盒却是上了一把锁。

    张横缓缓地走上了台阶,走到了玉案边,细细地查看起了那两个玉盒。

    那个打开的玉盒,只有巴掌大小,里面铺着一层黄色的锦缎。虽然经历了千年的时光,却仍是崭新如故,上面用金丝绣着龙凤的图案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玉盒的中央有一个长宽各五厘米左右的凹陷。显然,这里原本应该放着一件物品。从凹陷的形状来看,可能是印章一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这个玉盒空空如也。里面的东西已是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自己和刘健男等人一路走来的情形,这座宫殿,应该并没有什么人在此之前进入过。那么,这玉盒里的东西,是被谁拿走了呢?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陡地一震,猛然似是想到了什么,不由目光瞟向了门口的乔伟娜。

    只是,此刻的乔伟娜,完全震惊在她刚才自己的想法中,整个人如痴如呆,却是木然地站在那儿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的目光重新落到了玉案上,望向了那只被一具玉锁锁住的玉盒。

    这只玉盒长有尺许,上面却是刻划了无数复杂的图案,如篆如符,很是奇异。

    “锁灵符,竟然是锁灵符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只玉盒的表面上,刻划的这些花纹,正是古符中的锁灵符。这让张横心中顿时一震。

    要知道,锁灵符乃是一项非常奇特的符篆,具有锁住灵物神魂的作用。

    那么,这只玉盒上刻划了这样的古符,它里面会存放着什么?

    心中又惊又疑,张横伸手拿起了这玉盒。

    但是,玉盒一拿到手中,张横的脸色再次微变:“好重,这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这回张横是更加的震惊了,这尺许长的玉盒,入手竟然猛地一沉,几乎让他握不住。以张横如今的力量,能让他感觉沉重的,这玉盒的份量,至少在数百斤。

    一只小小的玉盒,竟然有数百斤重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张横心中震动?

    再次细细地察看了一下玉盒,张横发现了更多的异常之处:“这把玉锁也不对,竟然是天机锁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玉锁只有大拇指大小,但是,上面流转着一层氲氲的华彩,散逸着一股神秘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立刻判断了出来,这具小小的玉锁,正是极其罕见的天机锁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玄门秘闻中,就记载了天机锁的一些秘密。

    传说天机锁是上古一位擅长机关器巧的大师所创,每一具天机锁,都蕴含了天机的奥妙。如果不明白它的架构,就算是力量最大,也休想把它打开。

    只是,天机锁流传到世上的,到目前为止,也就仅仅三具。张横还真没想到,在这元兴王的陵宫里,竟然就有一具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也不敢胡乱偿试,已是把整个玉盒,收入了魑魅铠甲的暗袋中。这玉盒绝对有古怪,张横现在一时半会的,也没有办法把这具天机锁打开。所以,他决定带回去好好研究再说。

    收了玉盒,张横的目光凝注到了那把龙椅上。神情却是陡地一凛,心中暗道:“果然是这样,原来这龙椅上,竟然镶了一枚摄魂珠,怪不得能把人的心神迷惑。”

    龙椅的背上,盘绕着两条金龙,呈双龙戏珠之势,而那粒如同是鸡蛋大小的珠子,就镶嵌在龙椅背部的最正中处。

    一眼望去,那枚珠子光彩奕奕,仿佛是一枚夜明珠。然而,当目光凝聚到珠子时,一股奇异的吸力传来,让张横心神剧震,仿佛整个神魂,都要被它吸入其中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那一刹那,无数的幻像传来,脑海中也响起了一个奇异的声音:“荣登王位,至尊九五,荣登王位,至尊九五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心神轰然剧震,张横的意识中猛然出现了幻像,仿佛自己已坐在了王位上,正接受着群臣的参拜。一种睥睨天下,身是至尊的喜悦和兴奋,油然产生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刚才吴昊和康文伟,就是受到了这摄魂珠的影响,这才会产生那种奇异的幻觉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恍然了,以他的力量,自然不会被这摄魂珠所影响,心神早已摆脱了这珠子的束缚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那里还会客气,手指轻轻一抠,把镶在龙椅背上的这颗珠子,直接抠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东西虽然能迷惑人的心神。但是,对于一位玄门修士来说,它却是难得的宝贝。如果能用它来萃炼神魂,对今后突破三品,达到四品,有着极大的帮助。因为,四品境界,修练的就是神魂,而摄魂珠就能锤练神魂的力量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随着张横抠下摄魂珠,整把龙椅轰然一震,原本金光灿烂的光彩,在这一刻也猛然变得黯淡,仿佛一下子失去了灵魂,变成了一把普通的椅子。

    龙椅上盘绕的两条金龙,也光芒全失,没有了半点神采。

    “啊,你们看,我的妈,这,这,这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门口响起了刘健男他们的惊呼,人人脸色剧变,个个神情骇然。

    不错,就在张横抠下那枚摄魂珠的刹那,整座宫殿里,陡地发生了一幕不可思议的变化,却是把场中所有人全部给震惊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