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44章 解不开的难题
    刘健男和乔伟娜等人,确实是被此刻宫殿中发生的情形给震憾了。

    因为,现在的宫殿,正在急剧地风化,无论是地面上铺的白玉石地砖,还是四周矗立的盘龙柱,竟然如同是电影中的快镜头一样,迅速地变得光芒黯淡。只是眨眼的功夫,地砖和石柱上,竟然出现了斑驳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一刻,就象是刹那过了千年的时光,宫殿里的一切,原本光彩奕奕的景象,变成了灰暗一片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如何不让大家心中惊骇之极?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张横也被众人的惊呼吓了一跳,还以为是出了什么意外。当他回头望去,身形也不禁轰然剧震。他也看到了宫殿里那诡异的变化。甚至看到两边墙壁的那些壁画,现在已噼哩叭啦地在掉落,原先鲜艳的颜色,早已斑斑点点地风化了。一会儿功夫,那里还能看得出那些壁画的内容,完全已成了残痕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张横却是猛地醒悟了过来,目光落在了手中的摄魂珠上,神情变得有些难以喻意:“当真是难得一见的宝贝,这摄魂珠,竟然有维持空间气场的奇异力量。”

    张横已是反应了过来,这宫殿中的变化,正是因为自己抠掉了龙椅上的这枚摄魂珠。

    原本,张横还以为,这宫殿能保持着建造时的模样,是暗中隐藏了一件避尘宝物。但是,现在看来,却是自己想错了,而是手中的这枚摄魂珠在起作用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心中顿时惊喜若狂。摄魂珠有如此奇异的效果,这对于自己来说,无疑是真的又捡到宝了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已把摄魂珠收好,这才回头向门外的几人招呼道:“现在,可以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宫殿中隐藏的危机,如今已经全部清除,张横自然不能让他们一直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听到张横的招呼,刘健男等人这才反应了过来,他们也不迟疑,鱼贯进入了宫殿。

    “张少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指指四周如今已变得斑驳一片的宫殿,刘健男他们仍是满腹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嗯,这里的一样宝物被我收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多做解释,目光却是再次在四周搜索起来。

    这里既然是曾经元兴王操师乞的陵宫,那么,他的棺木呢?

    张横心中存着这样一个疑虑。在这座元兴王城,见到了太多不可思义的奇异布置。如今的张横,对于操师乞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这个只当了几年的草头王,他的身上隐藏了许多秘密。更重要的是:一块好好的风水宝地,怎么就变成了一处凶煞之所。这是张横直到现在仍无法想通的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,他想找到操师乞的葬身之所,也许,从那里,可以看出点端倪来。

    刘健男等一众人进入了宫殿,一个个好奇地打量着四周。虽然在宫殿门口的时候,大家都已大略地看到了里面的情形。

    但是,刚才有龙椅上摄魂珠的影响,每个人其实感觉都有些迷糊。所以,现在再看这座变了样的宫殿,仍是让他们很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不对,这里肯定不对。”

    突然,吴昊和康文伟两人冷不丁地嘟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吴经理,康经理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刘健男皱了皱眉头,被两人这大惊小怪的模样给吓了一跳。还以为他们又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旁边的所有人,目光也都凝聚到了两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说这个金銮台不对。”

    吴昊和康文伟两人互望一眼,有些尴尬地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对了?”

    刘健男更加的不悦,他可没看出眼前的这个高台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。

    金銮台就是指放那把龙椅的高台,古时皇帝上朝的地方就叫金銮殿,而皇帝所坐的那个高台,自然就被称为金銮台。

    只是,在刘健男眼里,这里的金銮台,与电影电视中的差不多,甚至更精美。根本没有什么问题。但是,吴康两人,却在这个时候大惊小怪地说不对。这岂不是给人添堵吗?

    “吴昊大哥,文伟大哥,这金銮台怎么不对了?”

    然而,一边的张横却是眼眸陡地一凝,满脸凝重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,张少,这金銮台的台阶数量不对,而且,高度也不对。”

    吴昊和康文伟互望一眼,吴昊终于还是说道:“我和康经理以前学的是建筑和装簧。而且,我们都喜欢古建筑的研究,因此,对一些古建筑中的规范有所了解。”

    吴昊说起了他和康文伟的发现。

    这对难兄难弟,刚才互殴了一顿,到现在仍是鼻青脸肿。不过,此刻说到专业上的事,吴昊的眼睛却是渐渐的亮了起来,也一抛先前的萎糜,精神明显象是打了鸡血一样振奋。

    “金銮台做为古时皇帝会见朝臣,坐临的特殊地方,自然有着它的特别规范。”

    吴昊继续道:“我从一本古藉中看到过,它其中最重要的两个要求,那就是筑成金銮台的台阶必须是九阶,台高必须是五尺。因为,这两个数字,暗合了九五之数,正好符合皇帝是九五之尊的身份。所以,在古藉中,金銮台也被称为九五位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吴昊的手指陡地指向了面前的金銮台:“你们看,这个金銮台,它两边都有台阶,但是,它的数量,竟然是十阶,而不是规制中的九阶。这样的低级错误,建造这里的工匠,是绝不会犯的。否则,那就是灭九族的罪过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一边的康文伟附和道:“所以,我和吴经理看了半晌,最终得出的结论是,这处金銮台有问题。那十级的台阶,是故意这样建造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这金銮台的高度也不对。”

    康文伟继续道:“古时的五尺,也相当于是我们现在的两米左右。但是,我的身材才一米八,却与这金銮台差不多高了,因此,它明显是矮了二十公分左右,更是完全违背了规制,这根本不符合建造这座金銮台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点头,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,向吴昊和康文伟两人竖了竖大拇指,满是赞许。

    张横确实也是感觉眼前的这座金銮台有些异样。但是,他对古建筑的规制不懂,所以,完全没看出它的异常来自那里。

    现在经吴昊和康文伟题破,立刻明白了原因。心中却也不得不感慨,知识就是力量。如果没有吴昊和康文伟是研究古建筑的这个专长,一般人那里会懂得这么多,也就根本发现不了这座金銮台的不对之处。

    “吴大哥,文伟大哥,那么,这座金銮台建成这样,会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凝聚到了两人身上,神情变得迫切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得问吴经理。”

    康文伟摊了摊手:“我当年学的是建筑,吴经理学的是装簧,而且,他平时对机关机巧特别的喜欢,总爱玩些西奇古怪的东西。所以,这座金銮台建成这样,必然是其中布置了什么机巧。但是,要看出机巧在哪 儿,吴经理他才内行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。

    “嗯,我确实是看出了点端倪。”

    吴昊的神情变得肃然无比,目光灼灼地凝视着面前的金銮台,脸现思索之色:“只是,我还不敢完全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吴大哥再仔细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眼前的金銮台,绝对是有问题。但是,张横刚才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,已进行了洞察,却并没有感应到这台上有能量的波动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金銮台上并无风水局的布置。如果它有什么问题,那么,也就真的只有象康文伟所说的那样,是机关机巧了。

    对于机关机巧,张横算是个半外行。如果是涉及风水阵势以及星象占卜的机关,他完全可以发现和破解。但是,如果是纯靠机械力量形成的机关机巧,他就无能为力了。

    当日在钻石楼进入地下层的时候,那螺旋楼梯上全部是电子感应仪器,张横和杜洪魁就根本无法觉察,反尔是白继鑫最终破解了那些机关,让他们顺利地进入了地下层。

    场中的气氛陡地变得凝重起来,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到了吴昊身上,期待着他能快点找出所谓的机关来。

    吴昊的神情变得更加的凝重,他也顾不得脏不脏地,就伏下了身,沿着这座金銮台,一寸一寸地检查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感觉压力很大,尤其是张横竟然把寻找此处机关的任务交给了他,这让他兴奋中又有些忐忑。生怕辜负了这位张少的所托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吴昊脸上豆大的汗珠下来了。他已把这金銮台的每一寸地方,都仔细地检查了个遍。但是,却根本没有发现有什么机关机巧的存在。

    那么,难道是自己判断错误了,这座金銮台并不存在什么机关,它本身就是个错误的建筑?

    可是,这怎么可能?象操师乞这样称王的人物,身边岂会没有能人异士辅佐。怎么可能犯这样的低级错误。

    然而,问题到底在那儿呢?吴昊一时间感觉有些头晕脑涨,他已被这个一时解不开的难题给难倒了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他很是懊恼地一拳砸在了台阶上,有些丧气。

    但是,吴昊这无意识的一拳,却是让异变骤生。众人只觉一阵轰隆隆的闷响从地下传来,仿佛是陡地发生了地震,整个宫殿都在剧烈地震颤不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