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46章 五阴绝杀
    轰!

    自制的燃烧罐丢入地洞,陡地爆了开来,火光蒸腾,焰芒四射。

    但是,下一刻,一幕让所有人无比震憾的情形却发生了。只见,那喷射的火焰,猛然蒸腾着飞舞怒旋,颜色也从刚丢入时的桔黄色,变成了一种诡异的幽蓝。

    火苗窜动,曲扭摆舞,仿佛是一朵朵鬼火,在下面的地洞中飘浮,情形无比的诡绝。

    “啊!鬼火,怎么都变成鬼火了?”

    所有看到这副场面的人,尽皆脸色大变,神情变得惊骇莫名。

    丢下去的燃烧罐,竟然全部变成了鬼火一样的东西,这样的事实,纵然是场中众人,胆量够大,也是让他们心中震惊无比。

    “没事,这只不过是下面的阴煞之气太重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声音响起,他的眼眸已眯成了一条线,神情也是很难看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洞察了这其中的原因。

    火焰的颜色,会随着它燃烧的炽烈程度,以及与四周空气中某种物质的含量的变化而不同。之所以酒精燃烧的火焰,会变成了如此诡异的幽蓝,又飘浮在下面的空中,这完全是受了地洞中那恐怖的阴煞之气影响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也没想到,地洞中的阴煞之气,已是浓厚到了这样的程度,几乎是凝成了实质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手一翻,手中又多出了六块玉佩:“你们把这玉符都戴上吧!”

    洞察到下面的阴煞比想象中更恐怖,张横可不敢大意,把专门用于克制阴煞的玉符拿了出来,送给了众人。

    阴煞是无形无质的存在,普通人碰触它,虽然一时半会不会有什么不良后果。但是,长其与它接触,会丝丝侵入体内,到时就会让身体出现异常。张横可不能让刘健男他们,因为这次探险,留下后患。

    地洞中的幽蓝鬼火终于熄灭,大家也做好了准备。张横一马当先,手中拿着一只狼眼手电,举步踏入了下面的石阶。

    乔伟娜和刘健男等人鱼贯而入,亦步亦趋地向下走去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众人进入地洞不久,突然,宫殿上方的瓦棱上,一团墨绿的阴影,从上方的琉璃瓦中探了出来。那东西隐藏在一团朦胧的黑气中,看不清它的本来模样,但是,透过隐隐的黑气,它的一对血红色的眼眸里,却折射出冰冷而阴森的光芒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墨绿的身形陡地一闪,从瓦棱上消失了,下一刻,一道如同是幽灵的身形,划过宫殿,已窜入了地洞里。

    昨天就让灵犀对下面进行过大略的探察,张横知道这台阶并不长,也就百多阶,上面也没什么特别的布置。因此,一路走得虽然缓慢,却也并没有发生任何的状况。

    当转过一个弯,众人的眼前豁然开朗,眼前又出现了一片巨大的空间。

    整个空间一眼望不到边,首先映入眼帘的,却是茂密的树林,黑压压的一大片,一直延伸向远方。在树林中,一条宽有十数米的大河,静静地流淌,没入前面的黑暗里。

    只是,让大家感觉奇怪的是:这片茂密的树林,竟然种的全是阔叶杨树。而且,每一株杨树的树杆,小的也有数人合抱,大的竟然都需要十几人才能围得过来,确实是无比的壮观。

    然而举起手中的手电,透过那雪亮的光线,向这片杨树林望去,却让每个人都有一种阴森森,毛骨悚然的感觉。尤其是杨树那斑驳的树皮,如同是一张张狰狞的鬼脸,正在黑暗中狞笑。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了,这片杨树林是聚阴林,你们身上佩戴了驱阴符,所以,不会受影响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扫视了众人一眼:“不过,这条河的河水,千万不要接触,有阴毒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大家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转向了树林中的那条大河,一个个神情变得很是异样。

    大河的河水很幽暗,仿佛是一条墨汁凝成的河水,虽然无风无浪,也嗅不到任何的气息。但是,望着那条河,确实是让每个人都感觉到了一种森寒透骨的异样。

    “杨树在风水中被称为五阴之木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凝注到了面前的杨树林,神情变得很是凝重:“本来,一般情况下,坟地是绝不会种杨树这样的阴木,象皇帝的陵宫,更是不可能种上这些树。因为,一旦杨树成林,就会让阴煞汇聚,从而改变坟地的风水。”

    张横娓娓而谈,心中却也是疑虑重重:“但是,这里的杨树,每一株都是这样的粗壮,显然,绝对是种了无数年。这也就是说,应该是当年这陵宫建造好之后,不久就种下去的。因此,这可以说是这处陵宫最让人不可思议之处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摇头,他现在心中的一个疑问是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此处龙头峰本是块风水宝地,这才会当年被操师乞选 为了他死后的葬身之处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做了一方霸主,建立了太平大楚,操师乞肯定也是想让自己的王国能传承,能让子孙繁荣,兴旺发达。

    但是,他死后,这片陵宫,却成为了阴煞凝聚之地,不仅上面有榕树林形成的虬龙聚阴阵,地下更是有这杨树林,可以说,完全就是有意布置的纳阴局。

    张横其实早已看出来了,这片杨树林可并不简单。普通人只能看出这里杨树的茂密。但是,做为一名三品的风水大师,他却已敏锐地洞察到,这座杨树林是个五阴绝杀阵。

    因为,种在这里的杨树,以每五棵为一组,不断循环,一直延伸向五方。以五阴之木的杨树为基,又凑成五阴之数,这五五绝阴,确实是无比的变态,乃至穿过树林的这条河流,已完全变成了阴河。

    张横以为,此地的河流,最初绝不会是这样,应该是龙头峰地脉地气凝聚的一条地下暗河。如果张横猜得不错,此河本应充满灵气。但是,现在却充盈了死气,任何生物要是被河水侵蚀,只怕会刹那化为白骨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的一切,完全就是四周的杨树林所造成。

    那么,问题来了。把一处风水宝地的陵宫,硬生生地改变成这样的阴煞汇聚之地,无论是操师乞做的决定,还是操家的后人做出的决定。他们的目的何在?对操师乞或操家后人,又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张横可想不出来,先人葬在这样凶煞之地,操家后人会有什么得益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是,这里既然布置成这样,这肯定有目的。只是,直到现在为止,张横仍是想不透其中的玄妙。

    心中疑虑重重,张横却也不愿停留,带着众人向树林中走去。

    整片杨树林很广阔,但是,说来奇怪,在这样的树林中,竟然没有任何的鸟虫野兽的痕迹,甚至树林中藤蔓杂草也很少,除了杨树就仍是杨树,很少见到其他的植被。

    其实这却也很好解释,五阴绝杀阵布置的杨树林,林中充满了杀气和煞气,普通的植物和动物,根本无法长期在此生存。因此,这片地域,已是被杨树完全占据,除了这种树种,根本不会有其他的动植物生存。

    当然,凡事都有例外,一路行来,张横就看到在许多杨树的树杆上,长了不少如同是黑木耳一样的菌类植物,而且,长势非常不错,每一朵黑木耳,色泽黑中透着暗金色,看起来无比的华丽。

    “好东西,这可是天材地宝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,心中不禁感慨:“暗金木耳,嘿嘿,想不到这世上还真有这样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在天巫传承中,暗金木耳位列百品灵媒中第五十一位,只比当日张横在杨家祖坟七星棺中的那条铁线蛇低两位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暗金木耳对普通人也有一项特别的效果,那就是它具有滋阴补阳的作用,对男女生理的调养,有着不可思议的神效。

    因此,它是这世上难得一见的灵药。只是,张横还真没想到,这片五阴绝杀阵形成的杨树林中,竟然会生出这天下奇物来。

    当下,张横那里还会客气,立刻让刘健男和乔伟娜他们一路收集。

    开玩笑,每一朵暗金木耳,拿到外面,那可都是万金难求。这一趟,在场的众人算是没有白走了。只要采集了此处的暗金木耳,出去人人都得成百万富翁。

    众人听了张横对这种古怪木耳的解释,也是个个惊喜无比。顿时人人精神大振,他们自然也不会客气,沿途就开始采摘暗金木耳,个个兴奋无比。

    事实上,极端之地,必然有极端之物。在这片聚阴之地的所在,外面难得一见的宝贝还真不少。除了暗金木耳外,在这条阴河中,张横也发现了一种奇异的鱼类。

    那些鱼每一条都只有手指长短,通体银色,美丽之极。而且,这些鱼是成群地出现,每次窜出水面,就如同是数以千百计的银箭,漫天急射,情形很是壮观。

    这鱼能生活在阴河中,自然也不是普通之物,也是一种灵物,在天巫传承的百品灵媒中,位列五十,比暗金木耳还高一位,名为白金箭鱼。功效与暗金木耳差不多,但更加神奇。

    只是,白金箭鱼生活在阴河中,要想捕捉它们,却还真是件困难的事。要是一不小心,沾染上阴河之水,只怕就会皮绽肉烂,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也只能望河兴叹,打消了捉几条的念头。他可不想让身周的这些人出任何的意外,有了暗金木耳,就以足够了。做人是不能太贪地。

    走了将近两个多小时,众人总算从杨树林中穿了出来,大家的背包里,也都是收获满满,每个人都采摘了数百朵暗金木耳,这让众人都是振奋异常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眼前再次变得开阔,视野中出现了一些奇异的建筑。

    “呃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望着前面的建筑,众人的神情一阵怪异,人人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