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47章 五黄塔
    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片近千平米的广场,只是,广场中却矗立着九座奇异的塔状建筑,分布在九个方向,看起来很是怪异。

    那些塔全是九层的石头建筑,高有二三十米,颜色各异,形状各异。但是,在这诡异的环境中,却让人有一种很荒凉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九星塔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,他已立刻认出了眼前的这九座塔状建筑是什么了,正是阴阳风水中,非常闻名的九星布局。

    不是吗:正南方位上,是一座上方有一个尖顶的白色石塔,而正北方位,却是有一座顶上竖着九根奇异突起的紫色石塔。这不正是九星方位中的一白和九紫吗?

    依次看去,四周八方分别是二黑,三碧,四绿,五黄,六白,七赤,八白,这完全符合了九星的布局。所以,这九座奇异的石塔,就是九星塔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在这片广场上,因为九星塔的存在,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在流转,却在四周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屏障。要想靠近那里,必须得破开这道屏障才行。

    这正是昨天灵犀进入后,到此却无功而返的原因。以灵犀的力量,它还无法直接破开这道屏障,进入到九星塔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当然,九星塔因为内部布置的不同,有着各种奇妙的作用。现在仅凭从外面看这九座石塔,张横也无法判断出来,这九座塔在这里到底是做什么用。

    不过,细细查看四周的情形,张横的心中有一个猜测,那就是这九座塔中的其中一座,应该就是当年操师乞的埋骨之处。因为,这片地下区域,到了这里,已是尽头。广场的对面,已是山壁。显然,这片地下区域,就是从龙头峰的山腹,直接挖空建造的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也不迟疑,手中伏以神尺一抖,九点星芒闪烁,就准备破开保护这九座石塔的屏障。

    然而,星光一触及屏障,一圈圈涟漪荡起,九座石塔顿时光芒大作,一股强大的反弹力,也轰然撞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张横蹬蹬蹬倒退了数步,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:“这个屏障,竟然与九星塔相连。看来,要进入这里,是有难度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。如果仅仅只是一道屏障,那么,这还真难不住他。可是,屏障与九星塔相连,这无疑就是连接了这里的地脉地气。

    要破解这样的屏障,还真不是蛮力可行。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,心中猛然灵机一动:“难道这里与当日赵家的那处祖坟一样,需要赵家血脉之人,才可以进入吗?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目光望向了乔伟娜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乔伟娜,神情却是变得无比的怪异。因为,自从看到这九座石塔,她的心中突然有了一种难以喻意的感觉,仿佛这九座石塔,有一种声音在呼唤着她,让她很是亲切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自己怎么会对这九座石塔有这样的感觉?”

    乔伟娜又惊又疑,一时完全被心中这种奇异的感觉给震憾了。

    “娜娜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耳边传来了张横的声音,却是把乔伟娜陡然惊醒。

    “呃,张横,我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乔伟娜一时有些不知该怎么说,:“我好象突然感觉,这九座塔在呼唤我!”

    她终于把自己心中的感觉说了出来,一对美眸却是有些忐忑地望向了张横。她还真怕张横笑话她,貌似她的话实在是太无理头了。

    那知,张横一听,神情中陡地现出了一抹惊喜:“嗯,娜娜,看来这次带你来,果然是正确的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暗喜,乔伟娜所说的话,在别人听来,也许会莫名奇妙。但是,他却立刻明白了过来,显然,乔伟娜确实是与操家的血脉有联系。

    事实上,住在太平村中的人,无论是姓什么,多少都与操家有关。毕竟,一千多年过去,操家在此延续了这么多年,与四周村里的人相互联姻通婚,延续的后代也不知有多少了。

    乔家本来是外来户,是数百年前才搬到太平村。只是乔家的曾祖父这一辈,曾与操家一位女儿 结婚。因此,认真算来,乔伟娜他们,身体里确实也是有操家的血脉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乔伟娜那奇异的感觉,张横心中不由暗喜。

    当下,他那里还会犹豫,目光望向了乔伟娜:“娜娜,现在还需要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我?帮忙?”

    这回却是轮到乔伟娜惊奇了,她用手指指了指自己,满脸的愕然。

    “嗯,是的,娜娜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变得肃然无比:“我要你的几滴鲜血。”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乔伟娜一怔,但立刻反应了过来。咬了咬樱唇,坚定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直到现在,她仍是不清楚,张横要自己的鲜血干什么。但是,对张横的信任,却是让她无条件地接受了张横的要求。

    说着,她伸出了手来,伸到了张横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得罪了!”

    张横现在也是没有办法,顾不得那么多了,心中暗叫一声惭愧,手中伏以神尺在乔伟娜的手指上轻轻一划,顿时滴出了一抹鲜血来。

    张横立刻手指沾着她的鲜血,在自己的额头上,画了一道符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血符刻划完毕,身周的感觉果然不一样了,先前那股强大的反弹力,突然变消失,眼前的景物也变得无比的清晰。

    下一刻,空间微漾,张横已穿过了那层无形的屏障,进入了广场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并没有急着走向那九座石塔,而是再次返了回来。他可不敢把乔伟娜以及刘健男等人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此地看似没有任何的危险,但是,张横一直有一种隐隐的预感,好象暗中有什么东西在追蹑着自己等人。这让他心中很是警觉。他可没忘了, 在乱石岗中的那团墨绿色毛发的怪物,被自己的伏以神尺伤了以后,一直就没有再现过身。

    张横可不以为,那玩意就此消失。能在这诡异的地方生存,那东西绝对的来历不凡,也不会因为受伤就逃遁。

    说不定它就隐藏在暗处,什么时候就又会出现了。

    所以,让乔伟娜和刘健男等人留在外面,张横实在是不放心,他还是决定把他们一起带进去。

    来到乔伟娜身边,小心地沾着她手指上还在流出的鲜血,张横迅速地为每个人的额头上,都刻划了一道符。这才带着众人向广场走去。

    果然,这一次所有人顺利地通过了那道屏障,没有任何的阻碍。

    “娜娜,你能感觉到哪一座石塔让你有特别的异样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凝注到了乔伟娜的脸上。

    九座石塔,分布九星的九个方位,如果仅从方位和外观来判断,张横还真没那个本领,断定哪一座石塔,会有操师乞的尸骨。

    因此,最快捷的方法,就是让乔伟娜这个拥有操家血脉的人来感应。

    “特别的感觉?”

    乔伟娜有些茫然。但是,她还是细细地观察起了广场中的那九座石塔。

    场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她身上,对于张横所说的话,刘健男等人其实还是有些莫名其妙。不过,这一路见识了张横的手段,大家现在却是无条件地信任他。因此,也没有人敢多问。

    好久,乔伟娜的神情陡地一震,俏脸上也露出了古怪的神情:“张横,那一座塔好象有古怪,我感觉那种呼唤就来自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是五黄之塔!”

    顺着乔伟娜指点的方向望去,张横身形陡地一震,脸色也猛然变了。

    乔伟娜所指的那座塔,正是这九座塔中唯一的一座黄色石塔,塔尖上竖着如同是一只手掌般的塔顶,看起来很是怪异。

    这塔正是九星塔中的五黄之塔,位置也正是九星中的最中央。

    只是,九星方位中,二黑和五黄为大凶之位,在二星和五黄的位置上,一般布置的是杀局。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乔伟娜的感应竟然会是这一座五黄的石塔。

    这岂不是说,如果乔伟娜的感应没错,操师乞的尸骨,极有可能就是在五黄塔内吗?

    那么,问题来了,操师乞怎么会把他的尸骨,埋在大凶之位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神情变得凛然无比。

    虽然这五黄塔是操师乞的埋骨之地,完全违背了常理。但是,从来到遮天岭后,这里所有的布置,都是与世俗的规矩不符。因此,操师乞最后的埋骨之地,不按常理,其实也就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现在,要解开所有的谜底,只有进入这座五黄塔,看看其中的究竟,也许就能明白一切了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举步向那座最中心处的五黄石塔走去。

    众人亦步亦趋,跟在了后面,一个个神情都变得很是古怪。他们都已感觉到了,这次遮天岭之行,所有的秘密,即将揭开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大家走向五黄塔的时候,此时此刻,在外围的那片杨树林中,一棵巨大的杨树的树冠上,一团墨绿色的阴影,如同鬼魅般从树丛中探出了脑袋。

    顿时,那对血红色的凶厉目光,如同是两道利箭,刷地射向了远处,血红色的眼瞳里,竟然映出了张横他们这一众人的身影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