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48章 石棺
    “果然是凶煞之位,好重的凶煞之气!”

    靠近五黄塔,张横的心头剧震,脸色也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在天巫之眼超凡视野里,整座五黄塔笼罩在一层血光中,隐隐约约的,血光里似有什么东西在蒸腾旋舞。这绝对是无比恐怖的事,因为,那隐约的影像,正是凶煞化形的先兆。

    要知道,无论是这天下的任何物质,都是存在着三种形态,气体,液体和固体。三种状态,虽然是物理变化,但是,量的变化也会影响到质的改变。

    就以眼前五黄塔上的那股血光凶煞而言,它隐约现出的影像,就是它已从最初的气态,渐渐进入了固态化形的情形,一旦那隐约的影像凝成了实质,那么,这五黄塔中的东西,就会成为妖孽之物。

    所以,感受到五黄塔散发的凶煞,张横的心如何不震惊?

    “你们就在塔外等我,我等会先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转过了头来,向刘健男以及乔伟娜等人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张少!”

    众人互望一眼,刘健男点头。他们虽然无法象张横那样,感受到五黄塔散发的凶煞之气,但是,靠近这里,所有人都有种心胸窒堵,几难呼吸的感觉。这让大家心中都有种莫名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站在这里!”

    张横手一挥,在地面上虚划了一个圈,一道淡淡的黄色光氲闪过,把众人包裹在了其中:“不管四周发生了什么,都不必理会。也不要走出这个圈子。”

    张横自然不放心他们在此,所以,立刻为几人布置了一个乾坤小天地的风水局,以便能起到保护作用。

    望望四周出现的一道隐约的圆圈痕迹,刘健男和乔伟娜等人的神情,变得无比的怪异。张横的这一举动,貌似让大家想到了西游记三打白骨精中的桥段。当时的孙猴子,就是为唐僧画了个圈。

    难道眼前的这位张少,他也有象孙大圣那样的本领?随手画个圈,就能起到保护作用?

    一念及此,众人望向张横的眼神都变得很是异样。

    张横此刻却那里有心思去猜他们的想法,神情凛然地望向了中央的五黄塔,目光变得锐利无比。

    这座五黄塔的式样很奇怪,塔高九层,但呈五面的棱形,从第一层到第九层,每一层上,朝五个方向都有石门,似乎这座塔从头到脚,就全是门,看起来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它塔顶的那个如同五根手指直竖的塔尖,更如同是一只手掌,或是一个鸡冠,立在那儿,让这座塔更显得妖异无比。

    塔身也不知是何种石料筑成,每一块石块都呈现褐黄色,虽然经历了上千年的岁月,但颜色仍是十分的鲜艳,如同是刚刚建筑的一样,透着几分妖艳。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从塔底延伸到塔顶,仔细地洞察着它的每一个结构,神情变得更加的凝重。

    这塔做为有可能是操师乞埋骨的所在,要想进入,自然不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事实上,九星塔的布置,就是一个无比复杂的风水局,它的每一座塔,都会因为时间的变化,导至九星方位的变动,从而让它的布局在不知不觉中不断地变幻。这才是九星塔的强大之处。

    不过,修为跨入了三品,张横在预测占卜上的能力,也已是非同小可。所以,要推演出眼前九星塔阵的具体变数,打开五黄塔的塔门,还是有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手中掐算了起来,脚下更是没有停留,绕着五黄塔,以一种奇异的步伐,急速地走动着。

    场中的气氛变得无比的凝重,站在小圈子里的刘健男和乔伟娜等人,一个个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,满脸的期待。

    他们都想看看,张横到底会怎么样打开这座奇异的石塔。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陡地,张横一声厉喝,手指轰然指向了五黄塔的一个侧面石门上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五黄塔轰然嗡鸣,整座高塔也急剧震动起来,它最下面的一层,竟然缓缓地旋转起来。而且,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,眨眼间只能看到一个黄色的旋涡,却已看不到它第一层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叱!”

    张横又是一声低喝,身形猛地冲向了怒旋狂转的塔底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以为他要撞上石塔的时候,突然,光芒一闪,空间出现了奇异的扭曲,张横整个人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张少进去了,张少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刘健男眼眸一凝,脸色变得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是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个个感觉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在那样急速旋转的石塔底层,要找到正确的门冲入,这瞬间的反应,实在是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大家都有种被震憾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却已是进入了五黄塔里,举目四望,他的神情却是陡然一僵。

    塔内的情形实在是有些怪异,完全出乎了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眼前是个近四五平米的空间,呈五边的棱形。但是,这明明在外看来有九层的石塔,在这里面却仅仅只是一层。

    从下面往上望去,塔身就变成了一个深幽的空间,直通上方。因为塔内光线非常的昏暗,站在里面感觉就象是被封在了一个圆筒形的黑暗空间里,很是有种压抑的气闷。

    然而,让张横心头一震的却是:他在空中,竟然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物体,就这么悬挂在上方,如同是一片阴云,让他很是有种被压迫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石棺,竟然是一口石棺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然一凝,脸上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不错,悬挂在塔内上方的那巨大阴影,正是一口石棺。

    从张横所在的方向,抬头望去,石棺就悬浮在塔的中间部位,整具石棺有六七米长,两米多宽,因为是从下方从上望,所以看不出它有多高。

    石棺的表面,镂刻着无数奇异的花纹,密密麻麻,一时也看不清究竟刻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冥蛇炼魂索,这石棺竟然被冥蛇炼魂索束缚着!”

    细细地洞察着上方的石棺,张横的身形陡然剧震,脸色也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在天巫之眼超凡视野中,他可以清晰地看到,石棺是被一根粗如儿臂的铜索所缠绕,这才能悬空挂在上方。

    只是,那根铜索的形状却实在是诡异,它被打造成了一条怪蟒的模样,每一节铜链,都是这条怪蟒的鳞片。一扎一扎地把整具石棺缠得严严实实,就仿佛是一条怪蟒缠着石棺,看起来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但是,让张横心中震惊的是:这铜制的怪蟒索链,它的头尾部竟然各长了一个脑袋。而且,那两个脑袋长的如同是两张鬼脸,獠牙森森,相互咬合在一起,正好锁住了整具石棺。

    看到这铜索链这样诡异的模样,张横立刻认了出来,这正是一件极其恐怖的风水道具,在天巫传承的百煞凶器中,位列三十六,号称冥蛇炼魂索。

    铜索链上的那条怪蟒,正是按照传说中的九幽冥蛇制造,具有对死者神魂粹炼,吞噬的作用。

    当年在杨文竹的祖坟中,张横发现有人在杨家太爷的坟上下镇,用的是七星子母棺。这已是非常了不得的百煞凶器,但也仅仅只是位列六十四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条铜索链,却位列三十六,足见它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是谁把这样恶毒的冥蛇炼魂索缠在石棺上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:“如果这棺里的人就是当年的操师乞,那岂不是说,布置这一切的人,是想让操师乞魂消魄散,永世不得超生吗?”

    “这该是多大的仇恨?到底当年是谁会与操师乞有这样的深仇,在他死后,布置如此恶毒的局?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电念急转,神情变得难以莫名。

    现在,他已明白了一件事,操师乞的这处陵宫,之所以处处有违常理,把一片上好的风水宝地,弄成凶煞恶地,这一切的一切,并不是因为操师乞他所想要的,而是他死后,有人故意进行了改变,这才会造成的结果。

    不是吗?如果不是仇人,谁会把操师乞这位元兴王的陵宫,变成一片凶煞恶地,更是在他的石棺外,缠上冥蛇炼魂索,这完全就是想让他死后也不得安宁,承受冥蛇炼魂的地狱煎熬之苦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已是想通了先前许多不明白的问题。

    但是,又一个疑问陡地浮上了心头:操师乞死后,还有人如此加害他,这个暗中布局之人,会是谁?当年的操师乞,生前到底做了什么,死后才会遭到那人如此的报复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:操家的后人,貌似就在山下,而且,从那天晚上偶尔的接触来看,操家老宅中,也隐藏了一位与自己境界在同一层次之人。

    那么,这么多年了,操家人难道就没有发现这遮天岭内的秘密。或者是说,发现了这里的秘密,却无动于衷,任由他们操氏的先祖,在这样的凶煞之地埋骨。

    这完全不符合道理,更是有背人伦。张横一时间真的给弄迷糊了,无数的疑问如同是煮沸的米粥一样,汩汩地冒着泡,却一时间那里能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张横心神被自己无数疑问困扰的时候,空中悬浮的那座石棺,陡然微微地震动起来,刻划在石棺上的无数花纹,也闪起了幽幽的光芒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一圈奇异的波纹刹那弥漫开来,陡地笼罩住了张横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