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0章 片甲不留
    歌声袅袅,老道的身影渐渐地远去,脑海中的影像也慢慢地变得模糊,一切似乎都陷入了一片死一样的沉寂。

    “郎郎乾坤,天道无情,兴也此地,亡也此地!”

    张横却是喃喃着,咀嚼着道人那几句话的意思,一时间却是感慨莫名,似乎是明白了什么,似乎却又一点也无法窥透其中的奥秘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正是时,塔内空中的那具石棺,又是一阵嗡然震鸣,石棺上的奇异花纹,暗芒暴逸,整个空间都剧烈震荡起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张横脑海剧震,一股极度冰寒,极度阴森的气息,如同是凝成了实质,刹那再次侵入,却如同是炸弹般,在他的心神中陡地爆开。

    “啊!不好!”

    张横大骇,猛然惊醒,这才意识到,自己这是着了道。

    刚才沉迷于那些灌入脑海的信息,不知不觉中,已是被邪物侵入了意识。

    果然,还没等他回过神,脑海轰然作响,所有的影像刹那消失,而一个伟岸的身影,如同是山岳般缓缓地升起,一个身穿龙袍,披着铠甲,脸上却是鲜血横流,神情狰狞的男子,出现在了张横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“操师乞!”

    张横大凛,心头暗呼。

    不错,这突然现出的影像,除了操师乞之外,还会是谁?而且,操师乞仍是临死前那副悲惨而狰狞的形象,那枝贯穿他脑袋的弩箭,赫然还插在他的太阳穴上。

    此刻,这朦胧的身影,如同是魔神般出现在张横的意识里,一股扑天盖地的森冷威压,向张横直迫而来。

    “本王恨啊,本王恨啊!”

    突然,一阵凄厉而充满了怨毒的嘶吼在张横心神中响起,操师乞瞪着血红色的眼睛,仰天嘶喊:“还本王江山,还本王社稷,本王恨啊,本王恨啊!”

    声声的凄吼如同是万鬼厉呼,又象是雷霆轰鸣,震得张横心神狂颤,原本正凝聚的体内真元,如同是受到了冰封一样,刹那变得冻结。

    张横浑身剧震,心头的骇然已是无以复加:“夺窍,这是这个死了千年的老怪物要夺取自己的神窍吗?”

    眼前的情形,无比的诡异,但是,曾经历过唐手流王一鸣老祖夺窍,张横却是一下子就明白了此刻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可是,不对啊!操师乞被那黑衣老者的冥蛇炼魂索束缚,他的神魂早在千多年前就化为了灰灰。他如今怎么还能留下神魂来夺窍?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张横却是猛地醒悟了过来,想到了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要知道,冥蛇炼魂索,乃是极其阴毒的风水道具,任何神魂被索住,在冥蛇索链的炼化下,绝无幸免。最终只有化为灰灰的份。

    操师乞纵然是位玄门中人,得到他那位道人师父的真传,也是逃不出这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这正是他的道人师父,在走遍了这陵宫的所有地方后,最后无奈离去的原因。张横已从道人离开时的那首歌中,隐约地猜出了他的心情。他最后所说的千秋霸业,转眼成空,生也此地,死也此地。话中死也此地的意思,就是操师乞已是魂飞魄散,连他的道人师父,也只有无奈叹息的份。

    在玄门中人看来,生死本是天道,所以,大多能看得很开。但他这里的死,是真正的化为灰灰,神魂俱灭,这个世界上,再也不会有操师乞的任何印记留下了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出现在意识中的操师乞的形象,却仍是如同有神魂一样,竟然意欲侵蚀张横的心神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张横惊骇莫名?貌似这又违背了玄门中的常识。

    心中震憾,张横却那里能容忍一个鬼魅之物夺取自己的神窍,他猛然怒吼:“去死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张横全身轰然爆起了一道耀眼的极光,量天八斗,镇海印已轰然争鸣,悬浮到了头顶,意欲与侵蚀意识的操师乞奋力一搏。

    然而,两件圣器刚一现形,空间陡然一沉,滚滚的黑气,从影像中的操师乞身后,汹涌淹来。

    意识刹那陷入了一片黑暗,仿佛是整个世界,已被这片澎湃的黑气,瞬间淹没。

    “不好!这鬼东西竟然借用了此地的地脉地气力量。”

    张横大骇,心头狂颤。

    不错,此时此刻,五黄塔轰然震动,四周的九星方位上,另八座塔也是光芒暴耀,发射出了极度耀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大地震动,山岳摇晃,整个地下层,甚至是连上面的宫殿,以及龙头峰都在此时震颤不以。滚滚的地脉地气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吸引,如同是汹涌的浪潮,汇向五黄塔内,轰轰轰地冲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狂震,脑海嗡鸣骤起,意识在那如海啸般狂潮的冲击下,刹那出现了迷糊,整个人都要昏觉过去了。

    纵然是身上有元古圣器护身,在对方引动整个龙头峰地气地脉的力量攻击下,张横却也是无力抵抗,眼见就要陷入昏迷。

    “啊,这是怎么回事?是不是张横出事了?”

    在五黄塔外,站在小圈子里的乔伟娜娇躯剧震,俏脸刹那变得惨无人色。

    四周突然的震动,如同是发生了地震一样,让所有人都是胆战心寒。而且,大家也立刻醒悟了过来,这绝不是什么地震,而是进入塔内的张横似乎遇到了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不是吗?最初的震动就是眼前的这座黄色石塔所发出,这才迅速漫延到了四面八方。那么,这岂不是说,进入塔内的张横,已遇到了什么危险吗?

    一念及此,如何不让乔伟娜心头大骇,担心莫名。

    不仅是她,刘健男以及金超等人,也是个个脸色大变,焦急地望向了那座黄色石塔。

    “不行,得过去看看,我们不能光等在这里等张少出来。”

    刘健男与金超等人互望一眼,立刻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此刻,他们那里还会记得张横刚才的交待,那里还管得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说话间,刘健男和金超等人,手中紧握猎枪和钢弩,已冲出了地上的那个圈子,向五黄塔冲去。

    乔伟娜迟疑了一下,想要提醒众人,但是,看大家已冲了过去,她稍一犹豫,终于咬了咬樱唇,也跟着跑出了圈外。

    然而,一阵阴风骤然刮起,众人的眼前,一道黑影如同是鬼魅般从杨树林中飞闪而出,急扑而来。

    “啊呀,那鬼东西又出来了!”

    乔伟娜尖叫,惊骇之极。

    怦怦怦!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四周枪声骤起,夹杂着钢弩的机关发动声,金超和栾金良以及刘健男他们,也发现了这一异常,立刻向它发动了攻击。

    但是,枪声响过,所有的枪弹和钢弩完全落空。那东西的速度实在是太恐怖了,大家只看到一连串的残影,根本看不清它的实体在哪儿?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金超刚准备换弹,发动第二次攻击。眼前陡然黑影一闪,他的胸口猛地一痛,整个人却是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身体就象是一段木桩,已是飞撞向了五黄塔。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金超大骇,还以为这次是要被撞个头破血流了。那知,视野里一阵恍乎,他竟然穿过了那急旋狂转的五黄塔第一层,一下子就被摔入了塔里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金超被摔了个七荤八素,整个人都要被摔昏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,他毕竟是退伍军人,身体体质非常的强壮,强忍着那种昏觉的迷糊,挣扎着想爬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身边又是一阵怦怦怦的震动,几声惨号响彻,却是栾金良以及刘健男和吴昊,康文伟等人,也一个个被丢了进来,摔在了地面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摔进来的自然就是乔伟娜了,这一回,所有人都被丢到了五黄塔里。

    “那东西把我们丢到了塔中?”

    一众人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尽皆愕然,谁也没有想到,那个诡异的黑影,竟然会把他们丢到塔里来。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大家也猛地反应了过来,貌似这塔里,应该还有张横在。一念及此,众人连忙举目向四周望去。

    然而,一望之下,所有人的脸色大变,他们终于看清了塔内的情形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整座五黄塔内,气流狂暴一片,空中悬挂的那具石棺,正发射出汹汹的黑芒,石棺内,咔嚓咔嚓的异响大作,仿佛是有什么人正在拼命地用指甲抠着石棺,想从里面爬出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确实是无比的诡异,也是无比的恐怖,让所有人的汗毛顿时十万十万地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让大家更加骇然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“张横,张横在这里,天啊,他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陡地,乔伟娜的尖叫响起,声音中充满了惊恐。

    “张少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刘健男和金超等人,也是个个骇然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时候的张横,确实是让人感觉无比的惊恐。他的全身,笼罩在一层浓浓的黑气中,仿佛是被什么鬼祟邪物给包裹了。

    再看他的脸色,透过那曲扭摆舞的黑气,可以看到,他的整张脸已扭曲,一块块肌肉正埂埂地抽搐,形象狰狞之极,诡绝之极。

    众人大骇,立刻意识到张横这是出了问题。尤其是大家可以看到,张横的眼眸,竟然变成了血红色,眼瞳里,闪烁着幽幽的血芒,透着一股凛冽的凶煞。

    此刻的张横,那里还是那个一脸阳光的张少,完全已是变了个模样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一切并没有结束,下一刻,一幕让大家更加震骇的情形发生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