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1章 绝路无门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大地震动更烈,黑气翻滚更甚,笼罩张横身周的黑雾里,陡地现出了一点血光,迅速地扩展开来,如同是一点红墨汁,滴在了水面,刹那便漫延到了四周很大的一块范围。

    “啊,这是什么?难道真的有鬼?”

    乔伟娜,刘健男以及其他人一个个浑身剧震,脸色骇然之极。

    不错,随着那点血色的漫延,它渐渐地凝成了一个人影的轮廓,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,身上似乎穿着龙袍,神情诡异而狰狞。

    最让人感觉恐怖的是:朦胧的人影,它的脑袋上,似乎插着一根箭,从它左太阳穴横贯到右太阳穴,形象实在是太吓人了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剧震,世界象是突然产生了扭曲,在场所有人的脑海,轰然嗡鸣,那个血色人影,竟然也出现在了每个人的意识中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一声声凄厉而充满怨毒的声音也刹那响彻:“还我江山,还我命来,还我江山,还我命来!本王好恨啊!本王好恨啊!”

    声音仿佛来自九幽,却让每个人的心神陡地如陷冰窖,浑身都阴森森地要被冻僵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有鬼,真的是那个元兴王操师乞!”

    此刻,大家的心里,只有这一个念头,心神已完全被震摄了,一个个呆呆地瘫软在地上,那里还能再行动。

    “孽障,尔敢!”

    正是时,被黑气包裹的张横,陡然怒喝,眼眸中也猛地暴起了一抹精芒:“哥们就与你好好斗斗。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悬浮在张横头顶的镇海印轰然怒旋,漫天的金光暴射如沸。

    镇海印的那个浑沌空间里,王一鸣的神魂陡地睁开了眼来,一股无比强悍的气息,也轰然暴涨。

    张横自知以自己的力量,无法抗衡整个龙头峰的地脉地气的冲击,所以,不得以只能借用王一鸣的神魂之力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一道极光亮起,一颗小孩子拳头大小的珠子,滴溜溜地旋转着,猛然悬浮到了镇海印上。

    刹那,镇海印光芒大作,金光与珠子散发的极光陡地溶成了一个奇异的旋涡,向着张横头顶的那个血色人影轰然压来!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血色人影浑身剧颤,包裹它全身的血色雾气,一触及那个旋涡,顿时如同是沸汤泼雪,嗤嗤嗤地溶化开来。血色人影的脸上,也露出了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镇海印具有镇魂的作用,而那枚明珠,正是张横从宫殿龙椅上收取的摄魂珠,更是具有摄取神魂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两件法器,都是针对神魂的宝物,任何邪祟鬼物,遇到它们,那完全就是碰到了克星。

    张横此刻已是把压箱底的玩意全部使了出来,要与这血色人影拼死一搏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终于,血色人影感觉到了恐惧,陡地化为了一道血光,离开了包裹张横的黑气,刹那间飞向了空中的那具悬棺。

    “总算把这东西给逼走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松了口气,心中却也是惊骇莫名。

    现在,他已有些明白了,这五黄塔内到底有什么。甚至隐隐地猜测到了,当年那个道人,后来进入这元兴王城,做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此刻也无遐顾及这些,他的目光陡地望向了刘健男和乔伟娜他们,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横还真没想到,刘健男和乔伟娜他们,竟然也能进入五黄塔。

    要知道,五黄塔的阵势被解开后,要想穿过那怒旋狂转的门户,不是玄门修士三品的力量,根本休想穿越。

    那么,刘健男和乔伟娜他们是普通人,怎么就全部进来了呢?

    “难道他们在外面遇到了什么意外?是被人强行送进来的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陡地一震,猛然想到了乱石岗中所遇到的那诡异之物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他却也不再犹豫,连忙一步踏到了众人旁边,准备施救他们。

    幸好,众人并没什么大碍,除了刚才摔入塔内的时候,被摔得鼻青脸肿外,其他的还真没什么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其实在那血色人影离开的刹那,已清醒过来。此刻,看到张横,个个脸现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心中的那份兴奋还没在脸上荡漾开来,却是猛然又变成了骇然惊魂。

    “张横,上面,上面,那棺材里的东西好象要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手指指着上方,俏脸刹那没了人色。

    “是啊,那东西要出来了,我的天!”

    刘健男和金超等人,也是惊骇之极。只可惜,他们身上现在所有的武器,在刚才被那东西丢进塔里的时候,全部掉在了外面。否则,他们早就朝着上面的那具石棺开枪射箭了。

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然暴缩,嘴里不禁暴了一句粗口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上方的那具石棺,确实是出现了异样。整具石棺在剧烈地摇晃,棺盖象是装了弹簧一样,怦怦怦地上下跳动,似是有什么东西,正在狠命地在里面砸棺盖。

    捆绑它的那根冥蛇炼魂索,仿佛是不堪重负,正发出刺耳的咯吱咯吱声,两个蛇头咬合的地方,竟然出现了细细密密的裂痕。

    “不好,那东西借助此地的地脉地气力量,竟然要挣脱冥蛇炼魂索的束缚窜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凛,脸色也变得无比的难看。

    说来这石棺里的东西,突然苏醒,与张横他们这次进入地宫有关。

    要知道,五黄塔与这石棺连为一体。张横为了进入五黄塔,探察究竟,不惜破解了五黄塔的封印,进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然而,封印一破,立刻让石棺里的东西苏醒了过来,它在此地被封印这么多年,早已成了一定的气候,与这座陵宫那凶煞恶气,已溶为一体。

    因此,现在这石棺里的东西,正准备借助此地的地脉地气之力,意欲挣脱捆绑石棺的所有束缚,想要出来透透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这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横额头上的汗下来了。

    刚才石棺中的东西,只是一缕气息散逸了出来,自己就得凭借镇海印和摄魂珠,才把它逼退。

    要是石棺里的东西,真的脱困而出。那么,到时纵然是自己使尽浑身的懈数,也未必能是它的对手。

    或者,此刻自己凭借镇海印和摄魂珠护身,马上离开这里,这也许还能抢先一步,在那东西出来之前,逃离此地。

    但是,自己一离开,刘健男和乔伟娜他们,必然会遭毒手。张横可不会不顾他们而自行逃离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刘健男和乔伟娜他们是普通人,以自己一人之力,如何能在那恐怖玩意出来时,保得他们平安。到时,只怕自己等七人,全部都得丧命在那东西之下。

    “张少,怎么办?要不我们快点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张横。眼前这样诡异和恐怖的情形,已让大家乱了方寸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是他们的主心骨,刘健男和金超他们,把所有的希望,都寄托在了张横身上。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,我们走不出去了!”

    张横的声音很是沉重:“而且,外面还有那鬼东西在等着我们,只怕我们想要出去,也是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啊,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一经张横提醒,大家这才想起了自己是怎么进入这塔里的。貌似塔外那鬼东西肯定虎视眈眈地在防备着他们逃出去。

    顿时,塔里的气氛变得无比的压抑起来。内有恐怖的东西要从石棺里出来。外面却有不知是什么的鬼物守候。现在所有人是真正的内忧外患,已是被逼到了绝路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再次凝聚到了张横脸上,每个人的眼神都变得无比的迫切。

    正是时,悬挂在上方的石棺,响起了一连串的咔嚓声。那根束缚在石棺外的冥蛇炼魂索,终于经受不住石棺剧烈的震动,两个蛇头咬合的地方,咔嚓一声脱了开来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一阵刺耳的嘣嘣脆响,暗芒暴逸,空间振荡,那根冥蛇炼魂索上,每一个环叩竟然一寸寸地出现了裂痕。

    下一刻,整条冥蛇炼魂索一阵叮叮当当的乱响,化为了寸寸碎铜,从空中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石棺猛然剧震,一团比鲜血更艳的血雾,从棺盖的缝隙间,喷薄而出。曲扭摆舞着,情形诡异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那东西要出来了,我的天!”

    刘健男,金超,栾金良以及吴昊,康文伟和乔伟娜等人,个个骇然,不由自主地围到了张横身边,人人胆战心寒。

    随着那股血雾的喷薄,整个五黄塔内的气温仿佛一下子降了十数度,让所有人都有种不寒而栗,如坠冰窖的感觉。

    现在,大家的心神再次被震摄,只剩下本能的举动了。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张横的脸色已阴沉的可怕,眼眸中却是陡地闪过了一抹狠色,猛然一咬牙:“拼了!”

    眼见那石棺中的东西要现世,张横此刻也只有拼命的份。他可不能抛下刘健男以及乔伟娜他们不管。因此,此时此刻的张横已是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陡然厉喝:“刘总,你们听我指挥,今天能不能活着出去,就全在这一遭了。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话声未落,张横手腕轰然一抖,一团星芒已刹那弥漫开来,飘落向了众人所在的方位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