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2章 星晨之力
    “北斗七星!”

    张横厉喝,手腕一抖,伏以神尺化形,七点星芒刹那撒落在众人面前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刘健男等人一时有些发蒙,但是,看到地面上的星芒,猛地回过了神来。尤其是张横在星芒撒落的刹那,已一步踏出,站在了一颗星光的投影下。

    众人虽然一时搞不清张横的意图,却也有样学样,连忙都跟着踏步走到了七颗星光的七个投影中。

    “好,你们都坐下!”

    张横大喝,手中伏以神尺轰然怒舞,遥指上方:“天巫借法,星斗贯宇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星芒骤炽,地面上的七点星光投影,猛然光芒大耀,七柱光柱,轰然旋舞,直冲天际。

    以伏以神尺为引,动用巫神法杖的力量,借助镇海印中王一鸣神魂的强大,张横使出了一项贯通星晨之力的秘法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真的拼命了。要知道,北斗七星的这个奇异风水阵,需要七人联手,才能引动天上星晨之力。而且,还是必须七人中,掌控整个阵势阵眼的中枢位之人,修为达到四品。

    玄门修士的每一个境界,都具有不同的能力。达到三品,就可以动用大地之力,所以,三品的风水师被称为地师。一旦修为突破四品,就可引动天上的星晨力量,所以,到了四品,又会被称为天师。

    此刻,张横正是借助王一鸣的四品神魂之力,要强行以三品中阶的修为,来引动天上北斗七星的力量,与那石棺中的玩意拼一拼。并且,与他联手的其他六人,还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他是以一人之力,要与石棺中现世的那个鬼物玩命。之所以让刘健男和乔伟娜六人,与自己一起组成七星北斗阵,完全是拿他们凑数,一则是让每个人占据北斗七星的星位,正好满足启动这奇异风水星阵的要求。另一方面,让他们参与阵势,就完全在阵势的保护之中,可以不受那石棺中鬼物的影响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七道光柱冲天而起,刹那冲破五黄塔,直冲天际,眨眼间便冲破了地下层,向着上方怒射而去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毕竟只是三品中阶,又没有其他人可以帮他,这七道北斗七星星阵凝成的光柱,在穿破元兴王城上空那浓浓的雾气时,已然是后继无力,光芒变得黯淡下来,根本无法射入天穹。

    “拼了!”

    张横的脸上露出了绝决之色,猛地一咬牙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喷在了手中的伏以神尺上。

    刹那,伏以神尺光芒急耀,神尺内的器魂,那条头长独角的怪蟒,已轰然化形,陡地缭绕在张横身周,轰然旋舞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天空中,那七柱光芒黯淡的光柱,如同是猛地打了鸡血,光亮骤炽,刹那突破云层,向着天穹直冲而去。

    “还不够!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的心神,已完全与光柱溶合,可以清晰地感应到天穹中光柱的情形,感受到冲入天际的光芒,在半空中再次伸缩不定,他猛地又连喷了三口鲜血。

    这已是他的极至,他喷出的每一口鲜血,都是他修为和力量的精华,是他的心血。

    为了能最大程度地驱动镇海印内的王一鸣神魂之力,他这回是真的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然而,张横的境界毕竟还太弱,以三品中阶的修为,想让王一鸣的神魂这个达到四品顶峰的强者,完全发挥,还是力有不及。

    天空中,那七道光柱已射入了苍穹,遥遥地指向了北斗七星。但是,就差那么一步,却无法引动北斗七星之力,不能把天上星晨之力引下来。

    “难道真是天要亡我吗?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已是脸色惨白,毫无人色,身形都摇晃着难以站稳。

    感应到天际的情形,就差那么一步,他的心中充满了不甘。

    连喷三口心血,是他的极至。现在,他就算是不要命,再喷一口心血,也已是不可能。否则,那就是当场昏觉的下场。

    然而,纵然是拼尽了全力,因为修为的关系,他却仍是无法引动天上星晨之力。这也就是说,这是棋差一招,所有的努力,即将付之东流,他原本的想法,已是功败垂成。

    当然,等待他和乔伟娜以及刘健男他们的命运,那就是一个字:死!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坐在星光投影中的乔伟娜,俏脸上陡地露出了一抹哀色。

    此刻,乔伟娜同在七星北斗的星阵中,因此,她与刘健男等人的心神,其实已与张横溶合在一起。因此,她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张横现在的情绪。

    原本,她还在为张横那神奇的力量而心中震动无比。但是,此时感受到张横心中的悲哀,乔伟娜却也立刻明白了过来,张横这是功亏一篑,最终没有能完成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一股浓浓的忧伤刹那在乔伟娜的心神中弥漫开来,她望向张横的眼神里,充满了一种化不开的悲哀。

    她也已想到了今天的结局,张横无法完成他的预期目标,相当于是失败了。那么,等待大家的就是被那石棺中的东西刹那毁灭。

    不仅是乔伟娜,刘健男和金超等人,如今也已明白了情形危在旦夕。众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悲愤之色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五黄塔上方悬浮的那具石棺,此刻血雾蒸腾更沸,滚滚的血气从棺盖中喷薄而出,在上方已凝聚了老大的一团,几乎遮掩了整个五黄塔的上方。

    血雾翻滚,似是活了过来,一个朦胧的人影,正曲扭摆舞着,急剧地化形。

    石棺中的那个东西,已要完全挣脱束缚出来了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空间如同是被压缩了一样,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心胸窒堵的威压,难以透过气来。大家的眼瞳里,血红一片,除了上方的那团血雾,已再也没有了别的东西。一团死亡的阴影,如同是恶魔的爪子,深深地扼住了每一个人的心,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种绝望。

    眼看石棺中的那个东西就要化形现世,众人已陷入了必死的绝境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嗖的一声异响,张横的衣袖里,射出了一点金芒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下一刻,这点金芒猛然缭绕着张横飞舞起来,一条长有两只金爪的怪蟒虚影,轰然浮突而出。

    “啊,灵犀!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骤然暴缩,心头轰地一震。灵犀突然化形出来,他已猛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果然,灵犀缭绕着他飞舞怒旋,一点金色的火焰,陡地从它头顶的角上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,灵犀!”

    张横目眦欲裂,不禁大吼。

    灵犀是纯能量的存在,它没有精血,因此,它此刻为了帮助张横,不得不燃烧本身的能量体。它这也是准备拼命了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这如何不让张横心中激动莫名?他的眼眶顿时湿润了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张横猛地反应了过来。此刻,他已感觉到一股汹涌的能量,如同是决堤的潮水,向着他体内滚滚而来。

    灵犀本就溶入他的一缕神魂,相当于是他的分身,因此,双方的力量可以互通。现在,灵犀以燃烧本身能量体,化为滚滚的能量流,注入张横体内,却是如同让他干涸的灵力,得到了甘霖的滋补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张横全身光芒暴耀,地面上的七点星光投影,骤然暴亮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七柱光柱怒旋狂舞,原本已萎糜的光芒冲天而起,朝着苍穹直射天际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天地一震,在苍穹的深处,无数星晨正闪烁迷离。正北方的天域中,北斗七星的七颗星晨,象是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呼应,猛地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刹那,天穹一阵奇异的扭曲,北斗七星的七颗星晨,暴起了耀眼的光芒,七道星辉,从遥远的天穹尽头,向着下面延伸了开来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北斗七星的七道星辉,已与下方直冲而起的七道光柱,连成了一体。

    天穹一沉,仿佛是整片星空都要倒转过来。一股扑天盖地的天威,随着七道光柱,轰隆隆地直迫而下,穿越亿万里的距离,照向了大地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坐在北斗七星六点星芒投影中的乔伟娜,刘健男以及金超等人,猛然身形剧震,一个个惊喜若狂。

    他们此刻也感受到了这种来自神秘苍穹中星晨的力量,一时间却是完全惊呆了。

    做为一个普通人,他们这是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感受到自然的力量,这种力量,让他们如痴如醉,仿佛是触摸到了这天地的脉搏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是什么人引动了天上的星晨之力。”

    此刻,外面已是黑夜,万点繁星正照耀大地。太平村一片祥和,劳累了一天的人们,已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然而,在太平村最中心那处操家老宅的深处,一名老者,正盘膝而坐。他突然感应到了什么,抬头望向了天空。

    顿时,他看到了一幕无比奇异的情形。天穹中北斗七星,在此刻别样的耀眼,七道星辉,穿破黑暗的天穹,直射大地。

    光柱狂旋怒舞,在天空中形成了一幕璀灿炫丽之极的奇景。

    老者浑身剧震,他立刻明白了过来。天空出现如此异相,那是一位达到了四品的玄门强者,引动了天空的北斗七星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太平村怎么会有四品强者到来?”

    老者猛地站了起来:“而且,这星晨之力,还是贯注向了龙头峰。难道,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身形再次剧震,脸色变得无比的怪异,他已然似是想到了什么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