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3章 封印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地宫的五黄塔内,此刻情形更是无比的奇异。

    七道星辉从塔外直透而入,刹那照射在了张横以及乔伟娜和刘健男等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顿时,七个人的全身,陡地笼罩住了一层朦朦的星光,璀灿之极,炫丽之极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七道星辉闪耀旋舞,刹那汇聚向了张横所在的位置。他是这个北斗七星星阵的阵眼,正是天枢的所在。此刻,被引下来的天空中星晨之力,如同是潮水一样灌汇向了他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张横全身光芒骤耀,手中的伏以神尺猛地暴起了炽烈的光芒,就如同是一轮小太阳一样,刹那照亮了整个空间。

    “叱!”

    张横怒喝,伏以神尺轰然指向了上空中的那具石棺。

    嗤啦,嗤啦!

    一连串如同是沸汤泼雪的异响响彻,空中的那团曲扭摆舞的血雾,陡然嗤嗤嗤地焦灼萎缩,血雾中发出了一阵阵凄厉的尖嘶。仿佛是有亿万鬼魅被炙烤炼焚,空中陡地腾起了漫天的黑烟。

    星晨之力,这是四品天师才可以动用的天地之力,比起阴阳之气,有过之而不及。

    石棺中的东西,虽然已是千年的怪物,但毕竟还没成形,仍是鬼祟阴物。因此,受到星晨之力的炙烤,无疑就象是被烈焰焚烧,那里有丝毫的抵抗之力。

    可以说,星晨之力,这是天下阴邪鬼祟之物的克星。

    嗤啦嗤啦!

    暴响如沸,蒸腾的血雾眨眼间已被炼焚了一小半。

    剩下的血雾顿时如煮如沸,却是迅速地向棺盖已被撞开的缝隙中丝丝地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只是瞬间,原本弥漫空中的血雾,已消失得无形无踪,全部缩回了石棺内。

    但是,石棺的震动却是更烈,轰轰轰的闷响更甚,眨眼的功夫,石棺的盖上,出现了细细密密的裂痕。

    被困在石棺里的东西,本体要冲破石棺了。

    “孽障,还想出来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然一凝,眼瞳里闪烁起了星晨一样璀灿的光芒:“七星封印,给我封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剧震,天穹猛地一沉,一股无穷的威压轰然降临,仿佛是天要垮下来了一样,让人有一种心胸窒堵,难以呼吸的压迫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天穹深处的北斗七星,光亮更炽,七道星辉刹那穿越时空,轰轰轰地冲入了五黄塔内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一阵沉闷的声响响起,那七道星辉直接就射在了石棺上。

    顿时,石棺光芒大耀,仿佛一下子变得透明了。张横他们,也总算隐约地看到了石棺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全身披挂着金盔金甲,脸上覆盖着黄金面具的魁梧身形,此刻,它全身笼罩在一团浓得化不开的血雾里,正在拼命地撞击棺盖,情形实在是诡异而恐怖。

    “七星封印,封封封!”

    张横再次厉喝,手中伏以神尺轰然指向了石棺。

    咔喇喇,咔喇喇!

    如同是雷霆骤鸣,大地震动,照射在石棺上的七柱星辉,怒旋狂舞,猛地腾起了一团炽烈的星焰。

    下一刻,棺盖上,赫然出现了一个北斗七星的图案。每一颗星晨,都有海碗大小,闪烁着金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石棺的震动嘎然而止,又静静地悬浮在了上方,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“啊!那东西被封住了。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下面星光投影中的刘健男,乔伟娜,金超以及栾金良和康文伟,吴昊等人,猛地醒悟过来,一个个脸现惊喜。

    刷,众人的目光陡然望向了张横,每个人的眼神变得无比的炽烈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张横,全身笼罩在星光里,手中的伏以神尺,更如同是连接天地的一柱星柱,他如同是神话中传说的神灵降世一样,神威凛凛,让人不敢逼视。

    众人的心头都是一震,一种莫名的敬畏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说实话,刚才的情形,是他们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奇异的一回。尤其是当天空中七道星辉照耀在他们身上,每一个人都有了一种别样的感觉。仿佛自己与这天地溶为了一体,身体的每一个器官,每一根经脉,每一个细胞,都被这奇异的星光给洗涤了。说不出的舒坦,说不出的惬意。

    乔伟娜和刘健男等人,自然是不知道。他们这次在张横的北斗七星星阵中,经历了北斗七星星晨力量的洗礼,确实是得到了天大的造化。不仅身体得到了一次洗礼,从前所有身上的沉荷隐疾,完全消失。而且,体制也被星晨之力改变。从今以后,乔伟娜和刘健男他们,要想生病都难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们能有今天这样的造化,可以说是千年难得一遇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暂时封住了它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凛然地望了一眼空中悬挂着的石棺,眉头却是微微地蹙了起来:“我们必须马上离开。”

    北斗七星的封印虽然强大,但是,张横毕竟只是取巧,借用了王一鸣神魂的力量,却也免强只能发挥出四品初阶。因此,他引来的星晨之力,可以说仅仅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因此,张横封在石棺上的七星封印,并不能维持多久。现在,他必须带众人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    果然,刚沉寂下来的石棺,又一次发出了怦怦怦的闷响,石棺里的东西,再次拼命地砸起了棺盖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张横那里还会迟疑,手一挥,全身的星光大耀,刹那包裹住了众人,就向五黄塔外冲去。

    他可不敢把乔伟娜等人一个个抛出去,所以,借用残留的星晨之力,直接就把众人带离了五黄塔。

    “吱!”

    身形刚冲出塔门,陡然眼前一团黑影暴闪,尖啸骤起,一股凛冽的杀气,已迎面怒斩而来。

    “来的好,鬼祟之物,尔敢嚣张!”

    张横厉喝,他在出来之前,就已想到了塔外的那个鬼东西。所以,早已是做好了准备。手中伏以神尺轰然怒舞,迎着当面冲来的那缕杀气,就当头斩落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一声刺耳的尖嘶,伏以神尺的尖端刀片,已狠狠地刺中了那团黑影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伏以神尺上面,此刻仍残留着庞大的星晨之力,这顿时如同是烧红的烙铁,把那黑影的伤口给灼出了一个大洞来。

    吱吱吱!

    黑影怒嘶,身形狂退,想逃脱张横手中的伏以神尺。

    但是,一切都迟了,张横这回那里会放过它,身形如同是鬼魅般狂闪急进,竟然就这么死追着黑影,如附骨之蛆。

    吱!

    终于,一声凄厉的惨嘶,那黑影的动作明显慢了下来,张横也总算看清了它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头全身长满墨绿色毛发的怪物,长着猫一样的脑袋,血红色的眼睛,满口森森的尖牙,有四只锋锐的爪子,看起来象猴又象猫。

    不过,它绝不是猫也不是猴,因为,这东西的头上,竟然长有一根白森森的白骨独角,这让它看起来更加的恐怖,也更加的诡异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这鬼东西正用一对血色的眼瞳,死死地瞪着张横,眼神中满是怨毒。

    “操,竟然是鬼魈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凛,眼眸都不由微微缩紧了:“这天下竟然真的有这样的鬼物。”

    张横很是震惊。

    要知道,鬼魈是玄门秘闻中记载的一种怪物。据说,当年秦始皇手下大将白起,带兵破赵,把数十万投降的赵兵活埋。

    这些惨死的赵国兵将,一个个怨念不散,于是就形成了一股冲天的怨念。

    越聚越浓的怨念,影响到了四周生存的一些动物。其中就有猴子,被那些怨念所侵蚀,发生了异变,成为了一种性情极其残暴的鬼物。

    这就是鬼魈,已不是真正的生物,而是介于鬼类与邪祟之间的奇异变种。

    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自榕树林中出现,一直暗中追蹑着自己一伙人的生物,竟然就是这种传说中的鬼魈。

    “啊,我的妈呀,竟然是这样的鬼东西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乔伟娜和刘健男等人,也看清了那只鬼魈,顿时个个大惊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张横却那里还会迟疑,陡地手中伏以神尺一挑,狠狠地捅入了鬼魈的胸腹。

    吱吱吱!

    怒血狂溅,鬼魈惨嘶。但是,它竟然并没有死,四只利爪一阵乱舞,陡地化为了一道黑影,还想逃窜而去。

    “那里走?”

    张横那肯放过这鬼祟之物,虽然也是没有想到,这东西的生命力是如此的恐怖,但更是坚定了要消灭它的决心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手中伏以神尺一划,一个奇异的符号刹那化形,眨眼间便已笼罩住了鬼魈。

    吱吱吱!

    鬼魈惨嘶,血红的眼眸瞪着张横,怨毒之极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张横那会理它,手一挥,就把鬼魈朝着五黄塔那旋转的塔门甩去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光芒一闪,鬼魈已被张横摔入了五黄塔里。

    “就让你与那石棺里的东西,一起化为灰灰吧!”

    张横低喝,伏以神尺轰然一指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五黄塔剧震摇晃,原本正怒旋狂转的塔门,猛地静止了下来。张横已是封闭了这塔的门户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张横手中伏以神尺再次高举,口中高喝:“星晨借力,天火焚地。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天穹陡地一沉,一道星辉从天而降,下一刻,一幕无比奇异的情形骤然发生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