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4章 天火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柱星辉照射下来,猛地照到了五黄塔上。顿时,整座五黄塔燃起了熊熊的烈焰,滚滚的热浪,刹那如同潮水般涌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“啊,这塔竟然着火了,自己燃烧起来了!”

    刘健男和乔伟娜等人大惊。

    这天上突然降下的火焰,实在是太恐怖了点,竟然让一座石塔就这么凭空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五黄塔,从塔底到塔尖,全被一团炽烈的白色火焰所包裹,只是刹那的功夫,建筑塔身的那些黄色石块,竟然在熔化。

    这天上降落的火焰,其可怕程度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快走,我们快离开这里,这片地方将会被天火焚成灰烬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脸也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这也是平生第一次引来天火。此刻,看到天火如此变态的焚烧,心中也是被暗暗震动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正是他所想达到的目的。以五黄塔里石棺中的那东西的恐怖,一旦出来,绝对会造成这一带的一次大灾难。这可是张横所不愿看到的。所以,他必须利用那东西被七星封印封在塔内的机会,引天火把它消灭。

    果然,当众人冲出广场,那边的九星塔已全部燃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天火如同是有粘性,无论是沾到了何处,就会立刻燃烧。甚至连广场的地面,也转眼间便成了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“快,快走!”

    张横不断地摧促众人,带着大家急冲冲地向上层的出口跑去。

    当冲出宫殿地洞的出口,后面的那片杨树林,也早已是火光熊熊,滚滚的热浪直冲而来,耳边噼噼叭叭地响彻了树木燃烧时的爆裂声,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滚滚的烈焰如同是狂窜的火舌,不一会儿已从地洞的出口漫延了上来。

    顿时,宫殿也燃烧了,几人合抱的石柱,白玉石的地面,都象是浇了汽油一样,烈焰所至,滚滚的焰芒冲天,刹那间已把宫殿吞没在了火海里。

    “操!这火太变态了!”

    刘健男,金超以及栾金良和吴昊,康文伟等人,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人人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已是跟着张横跑出了元兴王城,只是,那滚滚的烈焰,已跟着他们的屁股后面,烧到了摆放兵俑的广场。

    等他们窜入乱石岗中,后面的元兴王城,已完全成了火的海洋,那里还能看到原本石城的模样。

    幸好,火势到此就不再漫延开来,好象乱石岗就是一道分界线,把那恐怖的天火隔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张横总算是松了口气,望望身边俏脸变色的乔伟娜,张横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脸。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乔伟娜还是心有余悸,素手紧紧地握着张横的手,这才感觉心中安定了些。

    这次的遮天岭之行,完全是出乎了想象,她根本想不到,竟然会发生这么多诡异而恐怖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张横,现在元兴王城已烧毁了,我大哥的病能治好吗?”

    乔伟娜终于问出了心中最关心的问题,目光炽烈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嗯,伟君大哥的病因,我已了解了七八分,回去治他的病,应该没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最后探察了操师乞的埋骨之地,张横基本已明白了发生在一千多年前元兴王城的事。虽然,还有一些疑问还没能解开。比如,元兴王到底是被谁所害,那人为什么要在安葬他后,把这里的风水宝地,硬生生地用风水阵改成了凶煞之地?还有,操师乞的师父,他最终在操师乞的这座陵宫布置了什么?

    最让张横感觉不可思议的是:遮天岭内,隐藏着操师乞的陵宫。对于别人来说,也许这是个秘密。

    但是,对于住在这里的操氏本家来说,应该知道这一切。

    那么,问题来了,他们为什么千多年来,任由操师乞这位先祖,埋葬在如此的凶煞之地,却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操家老宅中,张横可是探察到,里面隐居着玄门的高人,那人的修为绝不在自己之下。

    自己可以带乔伟娜和刘健男等人进入元兴王城,操家老宅中的那位,自然也可以。

    但是,元兴王城,直到自己到来之前,仍保持着它的原样。这只能说明,操家的那位,根本就没进去过。

    这就让人有些想不通了,操家人为什么会对葬身凶煞之地的操师乞置之不理?

    心中还有许多疑问,不过,张横现在也只能把它们闷在肚子里。有些事,还真不是他应该管的。这次元兴王城之行,也只不过是适逢其会。

    否则,以张横的性格,若不是为了报答乔家,在知道了遮天岭里有一座古代草头王的陵宫后,他是绝不会随便插手此事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张横了!”

    乔伟娜的美眸亮了起来,原本还有些萎糜的神情,陡然大振。

    一行人在张横的带领下,穿行在乱石岗中。乔伟娜此刻却是归心如箭。

    进入遮天岭已是有两天,自进入榕树林后,手机等完全没有了信号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自己等人与家中已失联了两天。在这两天里,不知道父母他们该是如何的焦急?

    乔伟娜猜的确实是不错,此时此刻,乔正阳夫妻急得如同是热锅上的码蚁。

    当日张横他们进入遮天岭,本以为最迟到天黑,肯定会回来。

    因此,他也丝毫没有担心,一大早就去村里找书记村长,商谈自家旁边那座小桥的事。

    只是,事情谈得并不顺利。无论是书记和村长,竟然都是吱吱唔唔的,根本不顾及与乔正阳的亲戚关系,一再地推脱。

    这让乔正阳很是郁闷。

    然而,他却那里知道,因为操贤明的关系,现在村里人对他都是敬而远之,生怕与他扯上关系,从而遭到操贤明的报复。

    所以,书记和村长,也对他保持了距离,那肯为他开绿灯。

    乔正阳很是郁闷地回到了家,准备再想其他办法。不过,他也没忘了女儿和张横上山的事,就与妻子一起,开始准备酒菜,等待张横他们顺利归来。

    那知,天渐渐的黑了,龙头峰上,一点动静都没有,张横他们一众七人,竟然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这下,乔正阳是真的急了,他猛地想起了当日儿子和女儿上山后遇到的那些诡异事情,心中顿时大急。

    乔正阳那敢迟疑,连忙在村里叫了十几个年青力壮的亲戚,连夜赶往了遮天岭,想寻找张横他们的下落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们赶到遮天岭后,看到了榕树林那条新开辟出来的小道,明白张横他们显然是进入了这原始森林中。

    乔正阳更加的焦急了,他也顾不得什么,与几位胆子较大的亲戚一起,打着手电,顺着那条新开辟的小道,也进入了榕树林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穿过榕树林,天都亮了。但是,接下来的行程,却是被乱石岗给阻住了。乔正阳他们根本无法通过乱石岗外围的鬼打墙。

    乔正阳这回是心急如焚。他那里肯就这么罢休,连忙又叫人下山,找来更多的村里人,想靠着人多势众,强行穿过乱石岗。

    但是,乱石岗被布置了诡异的风水阵,他们这些普通人,就算是人再多,也休想从中穿过。因此,叫来了数十名村里人,却仍是被阻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天色又一次暗了下来。乔正阳那里愿意下山,就带着一众村民,在乱石岗外的那片长满金银花的草地上,扎了营。准备第二天天一亮,再想办法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乔正阳焦急万分的时候,另一伙人也摸黑走上了山来。

    来的是操家的混世魔王操贤明,他带着数十名操家的弟子,气势汹汹地来到了山上。

    乔正阳最初还以为,这位操家的混世魔王,是听到了乔伟娜失联的消息,前来帮忙的。心中还感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知,当他上前正想表示谢意,操贤明却是给了他一个意外的答复:“乔叔,你们马上带人离开这里,此地是我们操家的祖产,你们绝不可以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啊,你们不是来帮忙找娜娜的?”

    乔正阳一怔,猛地反应了过来:“难道你就眼看娜娜在这里失踪?”

    “娜娜由我们替乔叔你去找。”

    操贤明冷哼一声:“但是,你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操贤明之所以会突然上山,自然是有原因的。因为,就在刚才,他突然接到了老宅里那位老祖宗的消息,让他带人上山,把那位进入遮天岭的风水大师请来。

    这让操贤明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日他是派人暗中跟踪张横他们,知道张横等人进入了遮天岭。他立刻把这事告诉了家中的长辈。

    操家确实是知道遮天岭的秘密,明白自家的先祖操师乞的陵宫就在遮天岭里。所以,遮天岭一向是外人的禁地。

    因此,有任何外人进入遮天岭,都会被操家所观注。

    操贤明是如今这一代,负责对外的代言人,所有操家与外接触的事务,现在都由他在处理。

    只是,把此事汇报给家族长辈后,上面的回答是静观。这让操贤明很失望。他本想借家族的力量,来狠狠打击那个突然出现的张横。

    只是,家族长辈的这个静观,却让他这一计划落空。操贤明有些不甘,所以,这两天来,一直在密切观注着遮天岭的事。

    当知道乔伟娜他们进入遮天岭后,一直没出来,乔正阳带人上山寻找,却被阻在乱石岗外,他心里不禁偷着乐,还以为张横他们是在遮天岭中出事了。

    然而,他怎么也没想到,今天半夜三更的,老宅里的那位老祖宗,竟然传出了消息,让他上山来请那位风水大师。

    这顿时让他又惊又疑。不过,他却也不敢迟疑,就这么连夜赶上山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仍是会错了意,把老宅中老祖宗所说的那个请字,当成了是一句反话。所以,此刻面对乔正阳,那里会给什么好脸色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