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8章 兴王败寇
    “阁下应该听说过我们先祖元兴王的故事吧!”

    微微沉吟,操连云起了个话头。

    “是的,操老,当年元兴王揭杆起议,成为隋炀帝时期十八反王之一,最后建立了太平大楚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。

    自那天在车上的时候,听刘健男说起操师乞的传说,张横曾上网查过一些资料。因此,对于当时操师乞起义的事,也有了大致的了解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们操家先祖元兴王,是位盖世英雄,天赋更是百年难得一遇。”

    操连云的脸上现出了崇敬之色:“他从小得到异人传授,二十多岁的时候,修为就已突破三品,可以说是天之娇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陡地一凝,脸上也露出了惊异之色。

    二十岁就突破三品,操师乞当年的天赋确实是堪称天材。这些内容,自然是任何史书以及野谈中所没有记载的,也是在元兴王城的各种线索中,无法寻找到丝毫端倪。

    “元兴王为人仗义,对下属更是赤诚相待。因此,他揭杆之后,得到了四周百姓的拥护。”

    操连云继续道:“太平大楚的军队,所到之处,城内百姓开城相迎,当时的隋炀帝的军士,根本阻止不了。因此,太平大楚的势力不断扩大,在短短的时间内,已是占据了几乎整个江西省,并有不断扩展的趋势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元兴王他老人家,吃亏就吃亏在太仗义,太信任手下的兵将。”

    操连云微微叹息,脸上现出了一丝悲色:“就在太平楚国不断扩展的时候,内部却是出现了奸贼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眼眸陡地一凝,目光也变得凛冽起来:“如今史书记载,当年的元兴王乃是在率兵攻打隋炀帝一座城市时,遭到敌军乱箭,这才当场战死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事实并非如此。”

    操连云的语气陡地变得悲愤起来:“据我们操家先祖遗留的一些记载,当年的元兴王乃是被人暗算,而且,还是他当时情如兄弟,最信任的一名大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也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操师乞乃是被手下暗算,张横在元兴王城的壁画,以及后来五黄塔中得到的信息,已是了然。

    只是,对于是谁暗害了操师乞,却一直没有答案。本来以为,这事已过了千年,也许会是个永远解不开的谜团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操家老祖宗,竟然跟自己提起了这事,这顿时让张横心中也是充满了期待。他也有些迫切想知道,当年是什么人,暗算了操师乞。

    要知道,按操连云的说法,当年的操师乞已是一位达到三品的玄门高手。那么,能暗算他之人,岂不是说,也绝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从一些史书记载,当年元兴王战死之后,太平大楚军中大乱。”

    操连云深深地吸了口气,这才又接着道:“就在群雄无首之际,军中一员大将林士宏振臂而起,收罗了军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:“史书中确实是这样说的,林士宏本就是元兴王手下的一员猛将,军中的威望很高。而且,每次作战身先士卒,奋勇无比,在军中很得军心。所以,元兴王战死之后,他就成了整个太平大楚的主心骨。之后,更是成为了太平大楚的王。”

    张横把他从网上搜索到的有关林士宏的记载,说了出来。目光却是凝注到了操连云脸上。他已感觉到,操连云突然说起林士宏,这必然是有特别的原因。

    果然,操连云一听,脸上顿时露出了愤然之色。他的手掌怦地一下击在了面前的矮几上,震得矮几上的茶杯顿时咣当一下摔落在了地上:“林士宏这个贼子,假仁假义,欺骗了无数世人,他是个真正的小人,伪君子。”

    操连云厉声嘶吼道,神情现出了一抹狰狞。

    “操老,您的意思是说,当年暗害元兴王的,就是林士宏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陡地一挑,脸上也露出了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虽然林士宏是一千多年前的古人,但是,在如今流传的许多关于隋唐时期的传记或故事书中,林士宏的形象还是非常不错的。

    正如张横先前所说,林士宏为人仗议,颇得手下军士拥护。在他取代操师乞成为太平大楚之王后,太平大楚有了更大的扩展。最鼎盛时期,太平大楚的领地,包括了江西全境,以及广洲的大部,是隋末十八反王之一,与当时的窦建德,王世充等人,逐鹿天下,可以说也是一位留下无数传奇的英雄人物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还真没想到,在操连云这里,竟然听到了林士宏是暗害操师乞的凶手的这一千古秘闻。

    “不错,暗算元兴王的正是林士宏这贼子。”

    操连云愤愤然道:“世人都被他假仁假义的虚伪面具所欺骗,但谁会想到,他就是个残害情同手足,全力提携他恩人的贼子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元兴王出征,攻打南昌附近的一座大城。眼看就要把隋军击退。”

    操连云悠悠地道:“然而,就在即将攻破城市的时候,突然,有人朝他发射了暗箭。元兴王措不及防,被暗箭贯穿太阳穴,当场阵亡。”

    “莫非偷放暗箭之人,就是林士宏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。

    操连云所说的内容,与他在五黄塔中所获得的消息,完全符合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就是林士宏这贼子。”

    操连云语气悲愤无比:“元兴王身边不乏高手保护,能靠近他的,只有他几名最亲信之人。当时,只有林士宏在他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林士宏也是位玄门高手,他年纪已有三十多岁,修为也堪堪达到了三品。元兴王一直把他当成大哥看待。”

    操连云继续道:“那知,这贼子早就存了逆反之心,眼看太平大楚蒸蒸日上,他就暗中想着窃取成果。因此,他一直在军中表现的很勇猛,对手下军士更是呵护有加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谁能想到,这一切都是这贼子为了夺取元兴王的大业而克意的表演。”

    操连云越说越来气:“正是因为他平时的表现,因此,在元兴王死后,他才能取代元兴王,成为当时太平大楚的下一个王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叹息,心中却也满满的都是感慨。

    从操连云所说的话,结合自己在五黄塔中获得的消息,再看历史中的记载,张横可以确定,当年操师乞之死,应该就是与林士宏有关。

    否则,接手太平大楚的就不应该是林士宏,而是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不过,从一个旁人的角度来看,林士宏不管是采用了什么手段,暗算操师乞,从而夺取了太平大楚的王位,这都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俗话说,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。从古到今,为了权利,尔虞我诈,勾心斗角,生死相搏,这都是一种常态。因此,林士宏的行为,也说不上是坏或是好。最多只能说他为人老谋深算,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“林士宏暗害了元兴王后,为了收笼人心,这贼子却仍是装出一副假仁假义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操连云稍稍平缓了一下情绪,这才接着道:“他在接手了太平大楚后,就为元兴王举行了隆重的大葬。以帝王的礼仪,把元兴王葬在了我们太平村的龙头峰上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操师乞入葬的那一幕情形,他在五黄塔的信息中已看到过。当时的送葬规模,确实是宏大无比。

    “然而,这一切仅仅都是林士宏这贼子,为了笼络人心的举动。”

    操连云恨恨地道:“他当年表面上厚葬元兴王,但是,暗地里,却是派出了辅佐他的奇人异士,暗中对元兴王的陵宫进行了大破坏。”

    操连云还在娓娓而言,张横的心中却已是恍然了。

    当时,张横心中有一个很大的疑团。既然如此隆重的厚葬元兴王,但是,为什么后来还会有人大肆破坏元兴王城,把那块风水宝地,改造成了一处凶煞恶地。

    现在,明白了暗算元兴王的乃是林士宏,所有的疑问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正如操连云所说,林士宏确实是费尽了心思,表面上厚葬元兴王,这是为了拉笼人心。毕竟,太平大楚的军队,是最初由操师乞一手创建起来。他以帝王之礼,厚葬操师乞,必然是让军心大稳,在军士们心中,也留下了知恩高义的形象。

    至于他暗中破坏元兴王城的风水,那自然是为了稳固他的王位。

    果然,操连云接着道:“龙头峰中的元兴王城,乃是当年元兴王的道人师父亲自所点的龙穴。按当时那位道长的说法,此为真龙之穴,占据此穴,可得真龙之位,能出一位天子。”

    “可恨林士宏这贼子,生怕元兴王葬于真龙穴位,后辈子孙会出真命天子。所以,他暗中请玄门高人出手,破坏了元兴王城的风水。”

    操连云原本已平息下来的情绪,陡地再次变得激愤无比,眼眸中都射出了凛冽的光芒:“把那里上佳的真龙宝穴,改造成了一处凶煞恶地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操连云又是手掌猛地拍在了面前的矮几上:“林士宏这贼子,为了怕我们操家后人发现那里的秘密,还在元兴王城中下了诅咒。”

    “诅咒?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陡地一凛,这是他第二次听操连云说起诅咒了。

    那么,当年的林士宏,到底是下了什么诅咒,让如今的操家老祖宗,事隔千年,仍是如此愤慨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