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3章 元兴王印的隐秘
    “啊,大哥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阿君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乔伟君突然再次出现异常,挣脱众人,向房外跑去,这顿时把乔家人全部给吓坏了。乔伟娜和乔正阳夫妻,想去拉他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的乔伟君。力气大得惊人,那瘦骨嶙峋的身躯里,仿佛蕴藏了一头牛,三人根本拉他不住,已是被他一窜,就跑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不必拉他,我们跟他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摆手阻止了还要去拉乔伟君的乔家众人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乔伟娜他们一怔。不过,对张横的信任,还是让他们没有再有所动作。

    于是,一众人跟着乔伟君,向外间而来。

    天色已是傍晚,外面太阳已落山了,光线显得很昏暗。

    乔伟君跑出房来,在大院前愣怔了一下。他已有五年多没有出门,因此,对自家四周的环境,感觉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幸好,乔家这些年的变化并不大,所以,乔伟君愣了一下,立刻认定了一个方向,再次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,大家跟着乔伟君来到了门外,望着他左拐,奔向了乔家旁边的一间简陋的平房里。

    “啊,大哥他进柴房了,他竟然去柴房了!”

    跟在后面的乔伟娜娇躯剧震,俏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呃,阿君去柴房干什么?难道,难道?”

    乔正阳夫妻却是骇然变色。两人立刻想到了当年,乔伟君最初出事时,就是发生在柴房。这让他们心头大凛,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没事,他应该是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。”

    张横眉毛陡地一凝,快步地追着乔伟君进入了柴房。

    乔家的柴房多年没有翻修,已是有些破败不堪,屋顶上好多处地方漏了,昏暗的光线透过上方的漏洞透射进来,让这里变得斑驳一片。

    柴房里堆了不少的柴草,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破烂农具,眼前一片杂乱。

    乔伟君进入柴房,目光扫视了四周一眼,似乎是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陡地,他的身形一震,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喜色,人已奔向了柴房的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他也不用什么工具,就这么蹲下身来,用双手开始刨起了地面。

    乒乒乓乓!

    一些杂物被他丢开,露出了下面的泥土,乔伟君毫不犹豫地双手扒土,把泥土弄得四处乱飞。

    乔家人和张横围到了他的身后,乔伟娜想上前去帮他,却被张横伸手阻止了。在张横目光的示意下,大家只能站在背后,就这么望着乔伟君挖土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地面已被挖出了一个洞。而乔伟君兴奋的声音也猛地传来:“找到了,我找到了,就是它,当年我就是把它埋在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啊,玉印!”

    乔伟娜娇躯一震,不由发出了一声惊呼:“这是那宫殿玉盒中的东西!”

    当日乔伟娜也进入了宫殿,也看到了那只玉案上的空玉盒。此刻,看到乔伟君挖出来的东西,立刻判断了出来,这应该就是大哥当日从那座宫殿中带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元兴王印,元兴王印!这是当年的元兴王所用的玉印。”

    乔伟君轻轻地抚摸着手中的玉印,神情变得难以喻意,口中却是喃喃着有些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东西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脸色变得无比的凝重。

    乔伟君手中的玉印,有拳头大小,印背上刻着一条龙形,成为了这印的印柄。

    玉印显然是上好的羊脂白玉所雕刻,温润而有光泽,显得很是名贵。

    但是,让张横心头一凛的是:在这枚玉印上,天巫之眼敏锐地洞察到了一团血色的雾气在蒸腾。

    “怨念孽障,这玉印中竟然蕴含了一缕怨念孽障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陡地变得凛然无比:“哥们这回是明白了,原来乔伟君之所以一直无法清醒,原来是受了这枚玉印中的那缕怨念孽障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走上了前去,轻轻地拍了拍乔伟君的肩:“伟君大哥,可以把这东西让我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乔伟君很顺从地把手中的玉印交给了张横,脸上的神情却是微微一震。

    离开了玉印,他刚有些迷糊的心神顿时又恢复了清醒。

    “伟君大哥,这东西有些怪异,我先替你收藏着。”

    张横语气变得无比的凝重。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,这东西我感觉很妖异,刚才就是好象突然感受到它在招唤我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清醒过来的乔伟君心有余悸,他现在也感觉到这枚玉印似乎很诡异,却是巴不得张横把它拿走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手一挥,已把这枚玉印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伟君大哥,你身体还有些虚弱,得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张横扶住了乔伟君,一众人回头向屋里走去。

    稍稍施了点手段,让乔伟君再次安然睡下。众人从房里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张横,我大哥没事了吧?”

    乔伟娜和乔正阳夫妻,满脸迫切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嗯,应该完全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:“等会我再给他配些药,调养一段时间,就能完全恢复。”

    消除了乔伟君三花聚顶中的怨念孽障,又收了那枚玉印。现在,能影响乔伟君的根源已不存在,乔伟君自然已是完全恢复。

    只是,他经受了五年的邪物侵蚀,无论是神魂还是身体,都受了很大的影响,需要好好调养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难不倒张横。尤其是在元兴王城的地宫中,乔伟娜他们采摘了许多的暗金木耳,要治愈乔伟君,让他完全恢复,张横更是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要知道,暗金木耳,除了滋阴补阳外,对阴邪之物侵蚀造成的损伤,更是有奇效。乔伟君只要服用两株暗金木耳,身体就能得到滋补还原。

    天色已是完全暗了下来,乔伟君的苏醒,让乔家人兴奋不以,乔家沉浸在一片喜悦中。

    在乔家吃过了晚饭,操家那边早就有人过来,请张横以及刘健男他们去那边住宿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客套,晚上就住到了操家。不管怎么说,住帐蓬实在是不怎么方便。

    夜渐渐的深了,陪同张横的操家人也告辞离去,张横却那里有什么睡意,他还有许多事要做。

    盘膝坐到了床上,张横手一弹,衣袖里一道金线就窜了出来,刹那绕在了他的手指上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这回全靠了你,才能从元兴王城出来。”

    望着手指上曲扭摆舞的灵犀,张横的神情变得有些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灵犀现在体形小了一号,身体都变得有些虚幻。为了帮张横引动星晨之力,当时的灵犀不惜燃烧它的能量体,因此,它受了很大的损伤,甚至力量也几乎跌落三品。

    望着灵犀,张横心中感慨莫名。在他的心目中,灵犀一直是自己的伙伴。只是,这次因为自己而受损,张横在感动之余,心中也确实是不好过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手一指,头顶上量天八斗现形,浓厚的天地灵气,刹那把灵犀包裹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能让灵犀白白受损,他要尽可能地恢复灵犀的力量。

    做完了这些,张横把那枚乔伟君手中拿来的玉印翻了出来。

    玉印的正面,刻着几个篆字,正是元兴王印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客气,立刻拿出了摄魂珠,把玉印上的那缕怨魂孽障给吸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顿时,整枚玉印光泽为之一清,表面上也流转起了氲氲的青光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陡地一震:“这元兴王印有古怪!”

    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里,这枚玉印的内部,竟然隐隐地散发出了一团奇异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除了这外面的玉质外,这玉印里,竟然还有隐藏的东西。这让张横心中又惊又疑,他一时还真猜不透,这枚元兴王的私人印章中,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?

    稍一迟疑,张横也不犹豫,手腕一抖,伏以神尺刹那化形,尖端上的刀片,陡地刻入了印面上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阵轻微的爆裂声,印面上的字迹纷纷裂了开来,化为玉屑飘落。顿时,眼前一亮,一团血色的物体,呈现在了张横眼前。

    “龙血碧玉,竟然是龙血碧玉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忍不住惊呼道。

    隐藏在玉印里的,是一枚血色的玉,但是,这血色的玉石,上面隐隐的有碧绿的脉络在游离,仿佛是一条微缩版的小龙,在血玉中浮沉荡漾,看起来无比的奇异。

    张横立刻认了出来,这正是这世上极其罕见的一种天材地宝,名为龙血碧玉。

    据玄门秘闻中记载,龙血碧玉,传说中是上古神龙在生产时,体内的龙血滴在了玉石上。龙血渐渐渗透玉石,经历无数年的岁月,这才会演化成龙血碧玉。

    这世上龙本就是传说中存在的生物,至于说母龙生产,那更是从来就没有人看到过。因此,所谓的龙血碧玉,也真的只有那些传说中才有。

    龙血碧玉具有许多神奇的效果,尤其是对于修为达到三品顶峰,要想突破四品的玄门之人来说,那无疑就是稀世珍宝。因为,龙血碧玉具有帮助玄门之人凝聚神魂的奇效。

    这可是真正的无价之宝。

    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当年元兴王的一枚私人印章中,里面就蕴藏了一块龙血碧玉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心中震憾?

    然而,让他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“天啊,这,这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剧震,望着手中的龙血碧玉,神情变得骇然莫名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