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4章 古卷
    张横确实是被震惊了,就在龙血碧玉现形后,藏在魑魅铠甲中的镇海印,陡地一阵嗡鸣,自动悬浮到了头顶,发出了耀眼的金光。

    而且,金光直射龙血碧玉印,刹那把它笼罩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龙血碧玉印血芒大作,印中的那条龙纹,也陡地似是活了过来,在玉印里旋舞游走,形象奇异之极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就在张横被眼前这幕不可思议的情形震惊的时候,镇海印与龙血碧玉印轰然铮鸣,两枚印竟然似是产生了某种共鸣,一起振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?难道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震,一个让他无比振奋的念头陡地浮上心头:“难道这枚龙血碧玉印与翻天印有关?”

    张横可没忘了,当日获得镇海印时,曾得到其中的信息,那就是镇海印与翻天印结合,就能解开玄学界的千古之谜。

    那么,此刻这枚龙血碧玉印,突然与镇海印产生共鸣,这岂不是说,龙血碧玉印与镇海印之间,有着某种关系吗?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正是时,龙血碧玉印的振动更烈,猛地脱离了张横的手掌,飞向了空中,与镇海印缭绕旋舞,一起凌空飞到了他的头顶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一道血色的光柱从龙血碧玉印中直射而下,在地面上投影出了一幕奇异的图画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陡地一凝,细细地观察起了映在地面上的那幅影像。

    图案全部是奇异的曲线,上面还有星星点点的某种标志。在别人看来,这肯定是莫名其妙。但是,张横却是眼眸骤亮,因为,这样的图案,在曾经的镇海印中,他也看到过。

    那些曲线,代表的是山川河流,星星点点的标志,自然就是山岳地脉了。

    “这果然是一幅地图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咕噜了一下,却立刻把意识中镇海印里记载的那幅地图找了出来,仔细地比较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让张横失望的是:镇海印中记载的地图,与这幅龙血碧玉印里投影的地图,根本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,也无法从任何一个角度连接或拼凑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?”

    张横紧紧地皱起了眉头:“可是,为什么能引起镇海印的共鸣呢?”

    陡地,张横的心头又是一震,他猛然似是想到了什么:“莫非这枚龙血碧玉印中留下的地图,与翻天印有关?”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的眼眸顿时变得炽烈起来。

    张横自然知道,隋唐时期,可以说也是玄门另一个鼎盛的年代,无论是当时的隋炀帝手下,还是操师乞或林士宏窦建德,王世充等十八反王,军中都是人材辈出,有不少的奇人异士辅佐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得了天下的李世民,手下的玄门异士更是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不是吗?推演出推杯图的袁天罡,李纯风师徒,就是李世民手下的两位天师。他的承相魏征,更是西游记里梦中斩靖河龙王的那位。

    隋炀帝荒淫无道,以至天下大乱,但是,大乱之兆,却也预示着大兴将起。所以,当时十八反王逐鹿天下,各大隐世的玄门异士,也纷纷出世,寻找明主辅佐。

    因此,隋唐时期,是自百家争鸣之后,玄学界在俗世最活跃的又一个节点。当时玄门高人层出不穷,各种天材地宝也频频现世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操师乞所用的一枚私人印章中,竟然隐藏着龙血碧玉这样的宝贝。而且,这枚龙血碧玉印中,还隐藏着可能与翻天印有关的秘密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收起了这枚龙血碧玉印。

    虽然从中得到了一幅奇异的地图,但是,光凭张横现在所获得的信息,对这幅地图根本无法解读。因此,这也只能待日后有机会慢慢研究了。

    收好了龙血碧玉印,手一翻,张横把那只宫殿中所得到的玉盒拿了出来,神情变得很是炽烈。

    按操连云的说法,这玉盒里的东西,乃是操师乞的恩师,准备在他争得天下登基后,当贺礼送给他的重礼。

    只可惜,操师乞命运不济,最后却被人暗算。那么,这只玉盒里,到底存放了什么东西?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确实是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拿出了操连云所送的那只小玉盒,里面放的是天机锁的秘解。

    打开玉盒,一块玉石呈现在眼前。意识微一探察,顿时,脑海中一震,无数的信息灌输而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亮了起来:“果然是巧夺天工,不愧是上古遗留下来的奇物。”

    这块玉石是一块传讯符,里面记载着如何开启天机锁的方法。以张横一个现代人的见识,对于天机锁的构造,仍是感觉无比的震惊。貌似就以天机锁的结构,比现在所用的电脑程序还要复杂。如果没有这个秘解,只怕张横研究个十年八年,也未必能解开天机锁。

    默默地记下了这些信息,张横也不再迟疑,按照秘解中的指示,凌空划起了符篆来。

    渐渐的,一个无比复杂的符篆被他刻划了出来。当最后一笔划落的时候,天机锁陡然有了感应,光芒大作,嗡然铮鸣。

    下一刻,天机锁咔嚓一声,已是自动打了开来,那只玉盒的盒盖,也怦地一声向上翻起,露出了里面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一凝,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。

    玉盒内放的是一卷画轴,长有尺许,卷成了一个圆筒状,看起来很是古朴的样子。

    张横又惊又疑,他还真没想到,那位道人如此慎重其事,要在操师乞成为天下之主时,送他的贺礼,竟然只是一卷古画。

    那么,这卷古画会有什么特殊之处?

    怀着无数的疑问,张横伸手拿起了那卷古画。

    不过,一握住画卷,张横的神情不由一僵。因为这卷古画,入手一沉,竟然不下数百斤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个玉盒会那么的沉重,完全就是这卷古画的原因。

    可是,古画明显就是纸质的画,并不是所谓的铁券或是其他什么材料制作而成,这明显有些违背常理。

    心中的疑云更甚,张横缓缓地打开了古画,神情却是再次剧震。

    “江山社稷图!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陡然暴缩,心中的震动已是无以复加:“难道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那卷江山社稷图吗?”

    在玄门秘闻中,记载着上古十大圣器,张横手中的镇海印就是其中之一。另外最闻名于世的,就是江山社稷图。

    因为,江山社稷图乃是一件空间风水道具,据说里面蕴含了一个小世界,是玄学界中,空间风水道具里最神奇的一件。

    此刻,望着眼前的这幅古卷,张横的心确实是震动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一直梦想着能有一件空间风水道具。当日在遇到净禅大师的时候,看那老和尚挥手间拿出一张茶几,当着张横的面煮水泡茶,真是让张横羡慕得要死。

    后来,张横虽然得到了魑魅铠甲,可以把许多东西放在暗袋中。但是,魑魅铠甲毕竟不是空间风水道具,它暗藏的东西非常有限,而且,体积稍大的物品,根本不能随身携带。

    因此,若是手中的这卷古画,就是传说中的江山社稷图,是一幅空间风水道具,这无疑就是达成了张横一直梦寐以求的梦想。

    深深地吸了口气,强自压抑心头的激动,张横的目光落在了古画上。

    画面画的是山川河流,气势磅礴,画意古拙,仿佛是把九洲大地的这一片美好江山,全部收入了这方寸的画卷里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玄机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心中的震动已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。

    在天巫之眼超凡视野的洞察中,这幅江山社稷图,散发着一团氲氲的华光,仔细看去,画里的山川河流,仿佛全部具有生命一样,张横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每一座山岳,每一条河流,蒸腾着勃勃的生机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正是时,古画的天空中,突然荡起了层层的涟漪,一个如同是墨点一样的东西,突然渐渐地现出形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又惊又疑。但是,还没等他回过神来,那点墨点迅速扩大,一个朦胧的人影缓缓地浮突在了古画中,凌空站在了画卷的天空上。

    “啊,是那个道人,竟然是那个道人!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一震,脸现骇然。

    不错,古画天空中现出形来的那个人影,身穿道袍,负手而立,不是当日在元兴王城中看到的那位道人又会是谁?

    只是,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这位道人的影像,竟然会出现在这幅江山社稷图中。

    “化解诅咒,了我心愿,留此画卷,赠予有缘。”

    道人目光陡地凝注到了张横脸上,眼眸里闪烁起了异样的光彩,而脸上的神情中,却露出了一抹莫名的悲色。

    话音袅袅,他的身影却渐渐的如同烟雾般飘散,只是眨眼的功夫,已然消失在了画面上,整卷江山社稷图,又恢复了原先的模样,仿佛他的身影,就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“呃,化解诅咒,了我心愿,留下古卷,赠予有缘?难道,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着,一时还有些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这个时候,古画陡然一阵暗芒闪烁,一幕让他无比震憾的情形,却是猛地发生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