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5章 等你回来
    嗡!

    古画陡地一震,画中一座小山的影像,猛然亮了起来,张横的意识却是如同被那小山吸引,刹那就透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“啊,真的就是一件空间道具!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剧震,脸上的神色顿时惊喜若狂。

    他意识透入的那座小山,就是一个奇异的空间,方圆有里许,充满了勃勃的生机。

    思感延伸,立刻看到了这方圆一里范围内的一切,无数的花草,正斗芳吐艳,景色怡人之极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名列上古十大圣器之一的江山社稷图,果然是无价之宝。”

    细细地感应着意识里传来的影像,张横喜难自胜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接触过空间风水道具。但是,从玄门秘闻中,张横却知道,一般的空间风水道具,也就只有几个立方的空间。而且,在那空间里,完全是没有空气的,这也就是说,普通的空间风水道具,只有具有储物的作用。

    然而,自己手中的这幅江山社稷图,此刻向自己开放的那座小山,空间足足有一里的方圆,比普通的空间风水道具,足足大了数百倍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:这个空间里,生机勃勃,竟然能有花草生长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江山社稷图里的空间,是具有自我规则和生态系统的一个小世界,这岂是那些仅仅可以储物的空间道具可比?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也立刻发现,现在的江山社稷图,除了这座小山外,其他仍是灰蒙蒙的一片,依然是古画中的画面。

    这无疑又让张横心头大震。显然,这幅江山社稷图,果然与传说中一样,可以自成一个小天地。

    只是,因为自己修为还低,如今只能开启其中一里方圆的空间。随着自己力量的增加,甚至真的能在这片小天地中自成一界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如何不激动之极?

    现在,他也终于明白了一件事,为什么当年那位道人,一定要等操师乞争得天下后,才会拿这幅江山社稷图当贺礼。想来,当年的操师乞,修为还没有突破到三品中阶,根本打不开这江山社稷图的空间。所以,那时送给他这上古圣物也是没用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却又有一个疑问浮上了脑海:操师乞的师父,手中握有江山社稷图这样的上古异宝。他必然是位真正的世外高人。那么,他为什么要把这卷江山社稷图留在元兴王城,赠给化解那里诅咒的人?而他又是什么来历,竟然有这样的大手笔,随便就拿上古十大圣器之一的宝物当报酬。

    张横对那位道人的身份和来历更加的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,那道人是千多年前的人物,要想追查他,还真是件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也不再迟疑,手一挥,把镇海印以及龙血碧玉印和量天八斗,全部收入了江山社稷图中,心念一动,灵犀也化为了一道金光,出现在了那座小山上。

    有了这幅江山社稷图,张横现在所有随身的物品,全部可以放入里面,再也不用怕携带不方便了。

    在元兴王城中,虽然借助王一鸣的神魂之力,引来天火,烧毁了整座元兴王城。不过,张横当时吐了三口精血,也是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因此,接下来的几天,张横仍是留在太平村中,一边养伤,一边与操家老祖宗等人,交流和探讨玄学上的一些疑问。

    有操连云这位修练百多年的高手指点,张横获益非浅。

    乔家这几天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乔伟君的苏醒,让整个乔家笼罩在一片喜气洋洋中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村支书胡百成和村长操祈云屁颠屁颠地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呀,正阳啊!”

    隔着老远,看到乔正阳,胡百成已是把手伸得老长,满脸都堆起了馋媚的笑意:“昨天你跟我来说桥的事,晚上,我和老操就举行了村委会议,连夜做出了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那座桥确实是太陈旧了,确实是需要重新修一下。而且,桥在你家旁边,规划上确实也是不好,所以,村委决定,马上重新选址,重建那座桥。”

    胡百成把话一骨脑儿地全部说了出来:“所以,这次我和老操一起过来,想征求一下正阳你的意见。看桥应该放在那个位置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”

    一边的操祈云也是点头哈腰,连连符合:“这桥在正阳你家附近,你是最有发言权的。”

    胡百成和操祈云今天完全是放低了姿态,昨天还摆着架子为难乔正阳,今天却已是转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弯,上门前来向乔正阳献媚了。

    开玩笑,乔家的那位客人,能让操家老祖宗亲自相迎。而那位客人,貌似与乔家女儿娜娜,看起来关系密切。

    现在的乔家,谁还得罪得起?

    这不,昨天操家的混世魔王操贤明,被老祖宗掴了一个大巴掌后,今天听说已被流放到一个偏僻山区当那里的教练去了。估计这位混世魔王,今后要想再出头是难了。

    所以,如今的胡百成和操祈云,对乔家人已是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敬畏。生怕昨天为难乔正阳的事,他会报复。到时,只怕他们两人屁股下面的座位就不稳了,甚至在这一带都无法立足。

    正是心中充满了畏惧,胡百成和操祈云两人,这才会一大早赶到乔家,借着说桥的事,实质却是来向乔正阳道歉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胡书记和操村长了。”

    乔正阳淡淡地说了一句,心中却是莫名的感慨。

    他自然清楚,胡操两人态度的改变,这完全是张横带给他们乔家的。

    于是,乔家屋边的那座桥,当天就被胡百成和操祈云率领一大伙人拆掉。至于新桥的桥址,在乔正阳划定了地点后,立刻开始动工,一座对乔家毫无冲刑影响的新桥,在最短的时间里建成了。

    当然,乔家的喜事还不止这些。

    一切妥当后,刘健男让吴昊和康文伟两人,拿出了一些设计图纸,准备要为乔家重新翻建住宅。

    康文伟是负责鼎锋集团建筑这一块的部门经理,吴昊却擅长装簧,两人这次之所以随刘健男一起过来,就是为了给乔家建房的。

    开玩笑,张横特意从港岛回来,直接就去乔家,名义上是给乔伟君看病。但何尚不是去看乔伟娜呢?

    所以,何锋林在知道了此事后,立刻给江西这边的刘健男下了指示,要为乔家做点事。

    竟然有人要为自家建房,这让乔正阳又惊又喜。不过,他立刻明白了过来,这应该又是张横带给他们家的好处。

    说实话,乔家的老宅这些年年久失修,已是破败不堪。如今,乔伟君恢复了正常,确实是需要好好修理一下,貌似儿子可也已是到了娶妻生子的时候,如果没有那场病,现在应该孙子都会走路了。

    于是,乔家翻建新房的计划,提上了日程。康文伟和吴昊新自出面,精心地为他们设计了图纸。

    而操家这边,听说乔家要建房子,顿时派来了数十名弟子当帮工,源源不断的建筑材料,也从外面运了进来。一时间,太平村乔家所在的地方,热闹一片,把村民们都羡慕得要死。

    一星期后,乔家的新房开始动工,张横的伤势也恢复了七七八八,他自然也不能再呆在这里,告别乔家和操家众人,准备回钱塘。

    “张横,你还会来看我吗?”

    车子即将开动,乔伟娜借着上前为张横关车门的机会,低声道。

    她深深地凝望着张横,眼眸里已闪烁起了一抹温润,虽然强自装出笑颜,但那抹笑意里,全是苦涩和忧伤。

    “娜娜,我会回来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也很不是滋味,他明白乔伟娜对自己的情感。但是,他却也清楚,自己无法给她全部。

    “张横我等你,你一定要保重,为我而保重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轻轻地咬着樱唇,向张横挥了挥手,猛地一掩面,蹬蹬蹬地跑了开去。

    她不愿让张横看到她眼眶里的泪水流下来。

    “娜娜!”

    张横轻轻地呼唤了一声,脸上露出了一抹愧疚之色,他似乎是想开车门,但终于,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,朝着驾驶位的康文伟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车子缓缓的开动,太平村的人们,那一张张或熟悉,或陌生的脸,还有那四周的群山,迅速在窗外退去,张横的车子终于渐渐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里。

    “唉!这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望望远去的车子,再看看已跑入一边树林中的乔伟娜,乔正阳夫妻长叹一声,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神色。

    一边的操家人以及太平村的村民,也是一个个神情怪异,气氛变得很是沉闷。

    车子驶上了山间的小路,张横的心情却也如山路般颠簸,有些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这次太平村之行,本还以为是无比简单的事。那知,来到这里后,发生了那么多诡异的情形。甚至还解开了一段千多年前的谜。更是让张横得到了象摄魂珠,龙血碧玉印以及江山社稷图这样的绝世珍宝。

    然而,张横的心却是沉甸甸的,他自认这一年来,自成为一名玄门修者,行事顶天立地,无愧天地和自己的良心。

    但是,在情感方面,自己却陷入了一个泥潭,自己所遇到的那些女子,每一个都是那样的优秀。可是,张横连自己都有些不明白,自己到底爱的是谁?

    本以为这次回家,自己可以好好地休息一段时间,好好地陪陪父母了。不过,张横却那里知道,家里正有一大堆麻烦等待他去处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