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6章 老当益壮
    回到钱塘,张横的心再次被融融的亲情所包裹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次去港岛,竟然留了这么长时间,中间还有好几天失联,父母他们不免又要瞒怨几句,唠叨几句。

    不过,这在张横看来,却是倍感温暖,这是父母他们对自己的关心。

    然而,望着父母,张横的心中却是咯噔一下,一个老大的疑问浮上了心头。貌似这么一段时间不见,父母好象突然是年青了十几岁,尤其是两人的颜容,竟然有了很大的改变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张家以前生活困苦,因此,无论是张远山还是李凤仙,两人都是饱经风霜,虽然实际年纪都只有五十岁不到,但看起来却已象是六十多岁的老头老太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段时间生活改善,但是,苍老的容颜要想一时半会的改变过来,张横也是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可是,自己这一次去了趟港岛,父母的容颜竟然一下子年青了十几岁,尤其是母亲李凤仙,脸上原本的皱纹神奇地消失了,皮肤也变得鲜嫩而有光泽,就象是年青女孩的肌肤一样,充满了弹性。这让她看起来仿佛是只有三十岁上下的少妇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张横暗自惊讶?

    “难道父母这段时间吃了什么灵丹妙药?”

    张横满腹的狐疑:“或是用了什么特效的护肤品,否则,怎么会有这样大的变化?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忍不住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阿横,这说起来还是你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张远山大笑,脸上露出了一抹神秘。

    “我的功劳?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真的有些糊涂了,他虽然也给父母食用了不少的灵药,以滋补他们这些年亏损的身体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还真没想出来,自己给他们服用的灵药中,有那一种药是可以让人年青的。

    “阿横,跟我来!”

    张远山却是卖起了关子,把儿子领到了别墅的一个地下室。

    这里原本是停车场,但是,现在已被老爷子改成了一个地下药物研究室,里面堆满了各种瓶瓶罐罐,还有许多的仪器。

    只是,让张横想不到的是,在一间玻璃房里,穿着白大褂的华雪莹和几名年青人,正在仪器前忙碌着。

    “雪儿怎么也在这里?”

    张横很是诧异。他可知道,华雪莹是省中医院的主任医师,那是真正的医疗骨干。照说,她应该很忙的,怎么会在父亲的地下室里呢?

    “哈哈,你小子太忙了,雪儿来我这里都好一段时间了,你却还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张远山有些责怪地道:“我最近的研究,全靠了雪儿和她带来的小伙伴。不然,那里能这么快研制出这些东西啊!”

    张远山有些感慨。他虽然是家传的中医,这一生也几乎全是浸淫在了中医学上。但毕竟所学有些偏面,纵然是有张横给的秘方,若是以他一人之力,要研制出新的药品来,确实是感觉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然而,有华雪莹带的这个团队参与,却完全不一样了,解决了他许多实际困难,尤其是在药理分析以及临床应用等方面。有那些现代化的仪器辅助,更是加快了研制的速度。这才能让这些新的药物这么快面世。

    “啊,师父你回来了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玻璃房里的华雪莹,也看到了张横,不由娇躯微微一震。不过,她猛地似是想起了什么,俏脸上顿时爬起了一抹娇羞的红晕。

    说实话,自那天突然发病,张横帮他沐浴治疗,当时依稀的情形,却如同是烙印一样,烙在了华雪莹的心里。

    每每想起那在大木桶中沐浴的旖旎场憬,想到被张横那只灼热的手抚在小腹上的感觉,华雪莹总是一颗芳心突突突地跳得厉害。

    此刻,突然看到张横,心中那抹难以抑制的喜悦顿时荡漾开来,脑海中却是陡地又浮现出了当日羞死人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雪儿,你不在中医院了吗?”

    张横还是感觉很诧异:“你爷爷知道这事吗?”

    “嘻嘻,就是爷爷让我过来帮师爷的。”

    华雪莹总算回过了神,连忙又给张横介绍身边的一众年青人:“这些都是我以前在国内或国外的同学,这次是特意邀请他们加入了我们的研究小组。”

    地下室里隔成了很多间玻璃房,每个玻璃房里都有三四名身穿白大褂的年青人,数量竟然有近二十人。让张横很讶异的是:这些人中,还有四五名金发碧眼的老外。

    看来,正如华雪莹所说的那样,这些人中,有的果然是她当年在外国留学时的洋同学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更加的狐疑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日他把可以清除疤痕的秘方交给父亲,也只不过是想让父亲在钱塘有事可干,不至于太无聊。

    那知,父亲现在竟然让华雪莹加入,还组建了近二十人的一个研究团队。这样的事实,确实是让张横非常的意外。

    那么,父亲和华雪莹研制的到底是什么,他们这是想大干一场吗?

    “阿横,你过来,看看我们研制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张远山看出了张横心中的疑惑,拉着他往旁边的一间玻璃房里走去。

    那里陈列着许多玉瓶,一个个都标了标签,数量不下数十个。

    “嘻嘻,师父,这些可是我们这段时间来的研究成果。”

    华雪莹笑盈盈地从陈列架上,拿过了几个玉瓶,打开了上面的瓶盖。

    顿时,一缕悠悠的清香散逸了出来,让人心神为之一震。而瓶里如同羊脂白玉般的膏状物,也映入了张横的眼帘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满脸的狐疑:“感觉象是女孩子用的化妆品?”

    “嘻嘻,师父您真棒,这就是我们研制的化妆品。”

    华雪莹笑得很是狡黠:“就是利用师父您给的那个去疤的秘方,进行改良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,真的是化妆品?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真的蒙了。

    他给老爷子的秘方,那可绝对是真正的去疤灵药,怎么现在就变成化妆品了呢?

    “阿横啊!”

    张远山呵呵笑道:“你给我的秘方,好是好,但是,需要的天胶汁用量太大了,以明珠那边的这点产量,根本制不了多少药。所以,我一直在想着,该如何改良这药方,能让它造福更多的人。”

    一直生活在贫脊的山村,张远山自然知道缺医少药的难处。所以,有这样神奇的药物,他是真的想让这世上更多的人能得到益处。

    只可惜,凭他的能力,要想改良药方,研制出新药物,却实在是有难度。潜心研制了好一段时间,也没什么突破。

    就在他陷入僵局的时候,华雪莹为他提供了一个思路,那就是把那神奇的药方,改良成一般普通人用的化妆品。

    虽然不能起到清除疤痕的神奇效果,但是,加入了天胶汁和一些特殊的药材,可以让制作出来的化妆品,具有养颜护肤的特殊作用。

    这样就能让更多的人受益,也算是完成了老爷子的心愿。

    张远山一听,心头也是豁然开朗。他其实是钻了牛角尖,一门心思钻在了药物上,局限了自己的思路。

    现在,经华雪莹提醒,立刻醒悟了过来,能研制出特效的养颜护肤品,这其实就是能让更多的普通人受益。

    于是,两人一拍即合,华雪莹就这么加入了他的研究,并邀请来许多这方面的人材,组成了团队。

    有华雪莹率领的团队帮助,张远山很快就研制出了新产品。而且,经一段时间的临床应用和测试,效果是出人意外的好。那些试用的人,在用过一个月左右后,基本上皮肤都变得嫩白如同婴儿,几乎人人都年青了十几岁。

    李凤仙和张远山容颜的变化,就是试用了这些特效养颜护肤品的结果。张远山传承了中华古医的遗风,如当年的神农偿百草一样,新的药物出品,他是把自己和妻子两人,先当成实验室的小白鼠来试验地。

    幸好,效果是出奇的好,这让他和华雪莹以及研究团队,信心大增。

    所以,最近这段时间,他们又开发了不少的系列产品,这就是眼前这些玉瓶里新研制的各类养颜护肤品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禁有些感慨。自己父亲老当益壮,在残疾了多年之后,雄心未改,现在却是准备大干一场了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也是由衷地为父亲高兴。父亲能摆脱当年残疾的阴影,现在更是有了奋斗的目标,这对于他来说,人生也会变得无比的精彩。而这也正是张横所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只要父母能过得幸福快乐,那就是张横最大的心愿。

    “阿横,这里只是我们临时的研究室。”

    张远山的目光变得炽烈起来:“过不了多久,我们就会搬到新的研究大楼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爹,您在哪儿选好了地址?”

    张横一阵错愕。

    “哈哈,阿横,我这想法早就有了。只不过,你前段时间实在是太忙,看你到处跑来跑去的,所以,我也就不想你因为我这事而费心。”

    张远山满面的红光:“后来,我与萍儿,萱萱以及雪儿她们商量了一下,大家都非常支持我,并为我出谋划策。最终决定在老家白马山村建一个集生产和研究的基地。”

    张远山意气风发,眼眸里都闪烁着异样的光芒。

    本以为,自己残疾多年,这一生也就窝窝囊囊地过了。但是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因为儿子,自己不但多年的残腿重新站了起来,而且,现在更是有大展拳脚的机会。

    所以,如今的张远山,如同是年青了二十岁一样,充满了干劲。

    更让他欣喜的是:儿子认识的几个姑娘,不仅每一个人都对他和李凤仙尊敬有加,如同是亲生女儿一样。而且,每一个人都是聪慧灵利,是不可缺少的帮手。

    这不,为了他的那个想法,这段时间来,马萍儿,陆晓萱以及华雪莹三女,跑前跑后,不遗余力。这让他无比的欣慰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心中一直在想,要是这三个女孩子,都是自己的儿媳该多好啊!

    “阿爹,你想在白马山建一个生产研究基地?”

    这回,却是轮到张横震惊了,他还真没想到,老爷子竟然有这么大的一份雄心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不是想,而是已经在建了。甚至生产线都已有一条在测试了。”

    张远山爽朗地大笑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一僵,脸色变得有些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老爷子的动作,也太快了点。自己这段时间跑来跑去,想不到他竟然一声不响地已做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不过,一个疑问也立刻浮上了张横的心头:听老爷子的意思,他应该是在白马山村那边,有了很大的动作。但是,他那来那么多钱?

    要知道,建个集生产和研究为一体的药物基地,绝不是一笔小数目。虽然张横也给父母留下了不少钱,但与要建基地相比,那点钱无疑就是毛毛雨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充满了狐疑。

    然而,让他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