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8章 神秘的高人
    吴植龙的要求加盟,让陆晓萱很是兴奋。在了解了吴植龙的背景后,她当场就拍板,决定与吴植龙合作。

    如今的远山集团,刚在起步阶段,就以陆晓萱负责的销售这一块来说,眼下仅仅只有国际商贸城的那一家还没开业的店面,其他完全还是纸面上的规划。因此,她最缺的就是渠道。

    只是,她还真没想到,磕睡了就有人送枕头,吴植龙经营的是世界各大奢侈品牌,玉龙国际下面有很完善的销售网络。

    一旦远山集团与玉龙国际联手,那么,远山集团就解决了缺少销售渠道的短板,完全可以借助玉龙国际成熟的销售网点,迅速把产品推向全国乃至全世界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陆晓萱心中暗喜?

    当下,她与吴植龙谈定了意向。至于具体合作的细节问题,自然会有其他人跟进。

    双方的恰谈很是融恰,宾主尽欢。

    谈妥了合作的意向,吴植龙也不急着说他这次来寻找张横的目的了,他要先看看与陆晓萱合作的结果,以便对张横的为人有更多的了解。

    只要有了这合作,双方的关系进一步密切,他那件重要的事情,随时可以请张横去解决。

    知道父亲带着陆晓萱她们,准备要大干一场,张横自然也不能袖手旁观。下午,他便和马萍儿与陆晓萱一起,去了国际商贸城的那个店面。

    董信亲自给他们开车,当了驾驶员。

    自从在港岛经受了张横那炼体药的锤炼,如今的董信,精气神更加的内敛,精神焕发。加上他全身的疤痕,被老爷子用天香去疤膏治愈。现在的董信,看起来更是年青了,浑身散发着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。

    说实话,董信对张横是感恩戴德。不仅是当日张横救了他们全家,更是之后给了他们全家人出路。如今小囡囡已在钱塘的一所名校上小学。妻子藤雅娟也在为筹办中的远山集团做事,加上他这个张横保镖团的团长,全家生活很是安定,收入也非常的可观。

    这比他当年自己做石灰生意,可是有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段时间又有十几名以前的战友加入了我们的队伍。”

    董信向张横汇报起了最近的发展情况:“我们现在一共有二十二个人,准备注册一家保安公司,这样以后行事也就更加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非常的好。”

    张横赞许地点头。

    关于家人安全这一方面,他是全权交给了董信负责。有那八千万的先期启动资金,董信也能最大程度地展开手脚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确实是希望董信能招来更多的退伍军人。尤其是在知道了父亲和陆晓萱以及马萍儿他们要大干一场,这保安方面的人手,确实是需要增加。

    “老大,现在别墅这边我亲自负责保安工作。”

    董信继续道:“店面那儿,正在装簧,吴宗仁就帮陆小姐打打下手。等以后我们加盟的分店越开越多,分店的保安工作,就交由吴宗仁去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张继为人心细,所以,我把他派到了白马山村那边的基地建筑工地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董信道:“以后,那边的基地建起来,研究大楼以及生产厂区的保安,就交由张继去管理。以他的能力,应该可以胜任。”

    “董大哥,谢谢你!”

    听着董信的汇报,张横心中很是欣慰:“有你帮我,省了我不少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国际商贸城的那间店面,基本上已装簧完毕。风格完全是陆晓萱设计的,朴素典雅却不张扬,很是有一种清新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晓晓,这店面就象你的为人,很让人赏心悦目。”

    张横不失时机地拍了一记马屁。

    “你呀!”

    陆晓萱娇羞难忍,心中却是窃喜无比。娇嗔地瞟了张横一眼,俏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意。

    休息了一天,张横决定回白马山村看看。

    离开家乡不知不觉又是半年了,自白马山村建好了路,张横带父亲来钱塘治病,这半年来还真没回去过。

    “阿爹,你说你在白马山村那边,已先建起了研究大楼,基地的建设也已开始。”

    这回是张横亲自开车,车上还有张远山,李凤仙以及马萍儿和陆晓萱。他们也是好一段时间没回去了,所以趁着这个机会,一起回白马山村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阿爹您有没有请人规划一下?”

    张横问出了心中的疑问。

    貌似老爷子做这些,并没请教张横这位风水大师,所以,张横心中还真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哈哈,阿横,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张远山大笑:“如果换在以前,肯定是不会去管它什么风水不风水的。不过,自从你的事发生后,现在就算不信,也得信了。所以,在建设研究大楼和基地的时候,我请人规划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阿爹请的是谁?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更加的迷惑了。

    父亲不请自己这个儿子规划,竟然另外请别人,他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对自己的儿子还不信任吗?

    “哈哈,阿横,你别多想,我请的可也是高人。”

    张远山脸上露出了一抹神秘的色彩:“本来,我也是想让你规划的。但是,看你这么忙,所以也就不忍心给你添麻烦了。正好,那位高人愿意帮忙,我也就没让你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高人?”

    张横眉毛陡地一凝,他还真想不出来,自己父亲能认识那一个风水方面的高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,阿横,到了地头,你就知道啦!”

    张远山心情非常的不错,与儿子猜起了哑谜,故意卖了个关子。

    张横哭笑不得,但却也没有办法。难得老爷子有这份好心情,他也只好把心中所有的疑问,暂时闷在肚子里了。

    白马山的路开通,进村的路已从以前的那条山石泥路,修建成了水泥马路。而且,旁边的山崖也做了防固措施,再也不会有半路飞石等危险情况发生。所以,现在的交通自然是非常的方便,原先要大半天的路程,现在只要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快到中午的时候,张横的那辆牛皮陆虎,就开入了村里。

    远远地,张横就看到了白马山的山坡上,那里已成为了一片工地,一幢五层的大楼,已然矗立在那儿。

    大楼的四周,更是有一片工业园区在热火朝天的建设中。

    望着那边的情形,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:“看来,父亲请的那位高人,果然是非同凡响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很是震动。从下向上望去,他已隐约地洞察到了那里的布局。

    白马山村以白马山为名,父亲要建的基地,就在白马山的半山腰上。

    当日张横曾夜观白马山的风水格局,知道这里的山脉虽然不高,但也是一条藏风纳水的小龙脉,而且,形成了靠山的格局。

    此刻,父亲开建的基地,正是位于靠山局的中心位置。这相当于是说,正在建设中的基地,正好是白马山风水局中的中枢。

    这样高明的定位布局,就算是张横自己来规划,也绝对只能做到这些。

    那么,父亲到底是请到了什么高人,竟然可以定位如此精确。张横心中的好奇越来越浓了。

    车子向前,马萍儿做起了引路员。

    这里的基地建设自从动工后,一直由她在负责。因此,她对于这里的情况最熟悉。

    为了建设的方便,以及以后基地的交通便利,向着基地方向的山上,已修建了一条上山的盘山公路,车子可以一直开到基地的工地上。

    当张横的车子开入工地,远远地,他立刻看到了站在一块大岩石上的马贤青。

    马书记头上戴着一顶安全帽,身上穿着建筑工人穿的工作服,两手叉腰,正神气活现地在看着一众工人现场施工。

    偶尔,他还会挥挥大手,朝着工地中吼上一嗓子。看他的样子,还真有一种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的气势。

    如今的马贤青马书记,也是意气风发。白马山村自出了个张横,村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他这个穷山沟的支书,如今也挺起了腰杆,不象以前那样窝囊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现在,张远山要在村里建一个集研究和生产为一体的工业基地,这更是让他喜出望外。貌似白马山村自建村以来,从未有工业的历史空白,即将在他马书记的手上打破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次负责建设基地的负责人,就是他女儿马萍儿。

    所以,这段时间来,马书记就象是打了鸡血一样,把这工地当成了自家的建设,几乎每天处理完村里的事,就亲自来工地监工,比工头还工头,那个精神头足的,连在工地上干活的年青人都不得不佩服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你们干什么的,怎么把车子开到工地上来了,给老子退出去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马贤青看到了张横的那辆陆虎。他眼神有些不好,一时没看到车子里开车的张横,却是立刻叫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阿爹,是我们!”

    马萍儿有些嗔怪地从车窗里伸出了脑袋,向马贤青挥挥手。

    “呃,是萍儿啊!”

    马贤青这回是弄了个大红脸,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摸后脑勺:“我还以为是那个不长眼的兔崽子呢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张横已把车子停到了马贤青面前,他可也不敢托大,连忙向马贤青打招呼,这才把目光转向了张远山:“阿爹,我看你这里的规划非常的不错,您到底请的是那位大师?”

    张横终于忍不住了,问出了心中最大的疑问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