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2章 不受欢迎的客人
    提前到来的人还真不少,明珠那边,叶绝,古巅以及玉坛圣手栾海良和夏清莲姐弟,甚至连隐世的血家也派出了血梦泪这位少主和一众子弟,昨天就已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可以说是张横的朋友,知道张家人手不够,这回是特意提前过来帮忙的。

    让张横意外的人也有不少,新缰那边的孝天王陈孝达,九黎族的巫王彩云飞和如今已提拔为大长老的扎哈,带着一众族人也提前到来,确实是让张横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只可惜,圣女据说是正在闭关,这次并没有一起来,这让张横不禁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江西的操家,显然也是一直有人在暗中观注张横,所以,这次操家的当代家主,也带了一众子弟前来祝贺,随同一起来的,还有乔伟娜和乔伟君兄妹。

    钱塘当地来帮忙的朋友自然也不少,五洲大酒店的吴行舟和王艳龙,两位老总早早就来了,带着五洲大酒店的一众服务员和大橱,他们将为这次庆典的宴会做坚实的后盾。

    金泰集团的杜明以及丁浩庆,也带了一众金泰的员工,听候张横的差遣。

    光是这些人,济济一堂就有上百人,张家的小院根本容不下他们,因此,除了一些重要人物外,所有带来的随从,只好站到外面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人的到来,大大地增加了张横这边的人手,原本还愁今天来客太多,会照顾不过来。现在有了这些人,却是不用愁这些了。

    白马山上的基地里,研究大楼门前拉起了横幅,一卷红地毯一直从门口铺到山路上。这里是今天远山集团开业典礼的主会场。

    到时,来宾将会在这里集中,然后进行剪彩活动。

    张继,吴宗仁以及董信等一众张横的保安队,今天负责这里的秩序和保安工作,二十名退伍军人,一个个身穿保安制服,精神抖擞,站立两边,给这会场增添了几分威武。

    当然,因为今天会有省市县领导前来,所以,白马山的安全工作,也得到了县公安局的特别重视。

    如今已担任古越县公安局局长的高建华,亲自到场指挥。上百号民警从村口一直排到山道的尽头。

    高建华如今正是意气风发,自来到古越县担任了公安局的局长后,终于有了大展身手的机会,在这短短的大半年时间里,雷厉风行地整顿警风警貌,又亲手抓了几个陈年大案,一时让古越县的公安系统,面貌为之一新。

    现在的高建华,在背地里已被人称为铁腕局长,声名一时无两,他这局长的位置,算是坐稳了。

    早上八点,通向白马山的道路上,已是陆续有客人的车辆驶入。

    精磊集团的刘高磊,吴昱阳,胡庆堂的胡博渊,龙翔酒业的汪经伦,明珠美舒尔服装公司的施舒铧,辽原和强生集团的张辽张强兄弟等人,都早早地到来。送上了祝贺的花篮。

    来到白马山上,研究大楼的门口,张横和张远山以及马贤青和马萍儿,陆晓萱,华雪莹等人,迎候在那儿。

    研究大楼的一楼大厅,今天被临时改为了宴会厅,按照当日龙翔酒业的待客方式,整个大厅分成了三个区域,左边是风水界朋友的席位,中间是商界高朋的座位,左边自然是留给省市县各级领导的。

    刘高磊等人被邀请到了中间的席位上。只是,让他们很惊讶的是:这回接待他们的几位,却是个个不凡。

    何大牛且不说,新时代农业公司的倪有水,也算是半个主人。但是,新疆来的苗振江和陈孝达这两位,竟然也成了今天这边的陪客。

    苗振江这位水暖业的巨头,如今在钱塘商界也是打出了名声,至于陈孝达这位号称孝天王的玉业巨头,只要是有些背景的,谁人不知谁人不晓。貌似陈孝达所在的陈家,还是姻亲所在的王家,那可都是上京顶级的世家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物,平时能见上一次,已是非常的荣幸。但是,今天他却屈尊当了接待商界贵宾的陪客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刘高磊吴昱阳等人心中暗自震惊?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他们才算是真正的明白了,他们认识的张横张少,确实是背景无比的强大。几人的心里都是乐滋滋地,看来,这回前来祝贺,这是真的来对了。

    第二批到来的就是风水界的朋友,明珠的玄学会会长芦志亮,理事张波。江南省风水学会会长缪凌霄,副会长耿瑞同,风水世家李增双以及江苏风水世家的袁世泰等一众人,浩浩荡荡地开着十几辆车,进入了白马山村。

    当然,接待他们的也是风水界的同行。

    只是,让芦志亮等人大吃一惊的是:做为陪客的人物,尽皆是大名鼎鼎的高人。

    古巅和叶绝他们就不说了,刚从港岛回来的王天益也只能说是名不见经传。但是,江西操家的家主,明珠隐世世家血家的少主血梦泪,来自新缰遁世的九黎族巫王和大长老,竟然是接待他们的陪客。这确实是出乎了芦志亮等人的想象。

    开玩笑,操家虽然隐居环龙山,但千多年的传承,在玄学界只要是稍有些见识的人,谁不知道操家的强大。

    血家也是如此,曾经主掌苗疆,乃是传承了无数代的苗王,如今虽然隐世明珠,但说起血家,那个敢轻视?

    至于说来自新疆的九黎古族,那更是传说中的存在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些人现在都来到了这里,而且来的都是重量级人物,还做了张横接待来宾的陪客。

    一时间,芦志亮等人的心中震动无比。现在,他们算是真正的见识了张横的实力,望向张横的眼神已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丘比亚精品专卖的祝雅仙那娘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继急走几步,来到了张横面前,凑近了张横道。

    “她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眉毛陡地一凝。

    “啊,那女人也来了!”

    旁边的马萍儿以及陆晓萱两人,也听到了张继的话,不由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她们可不以为,祝雅仙那娘们来此,会安什么好心。这明显不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吗?

    “老大,要不把她拦下来,不让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张继脸色一寒,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!”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摆了摆手:“今天来的都是客。就让她进来。不然,就显得我们太小家子气了。哥们倒要看看,这娘们敢在这里玩出什么花样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老大!”

    张继神情一凛,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果然,不一会儿,一辆宝马七s从山下驶了过来,开到研究大楼旁边的停车场停下,里面下来了四个人。领先那个身形如同柏油桶的女人,除了祝雅仙外,还会是谁?

    与她一起来的还有博郎德以及侯艳和金大师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少,听说您的远山集团开业,这次特别过来祝贺。”

    祝雅仙皮笑肉不笑地向张横道,一边说着,一边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立刻,博郎德从后备箱中,取出了一只大花篮,上面两根彩带飘扬,一幅写着庆祝远山集团开业大吉。

    下面落款是丘比亚精品专卖贺。

    看这副样子,似乎是真的来贺喜地。

    不过,祝雅仙和侯艳那里会有这么好心,她们之所以这次亲自过来,那完全就是存着看好戏的心态。

    不当场看张横出丑,看张横倒霉,如何能让她们感觉解气?

    “欢迎祝总!”

    张横淡淡地一笑,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,目光却是陡地凝注到了一边的金大维身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阴阳师!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里咯噔一下,他已敏锐地从金大维的身上,感受到了一股阴森的气息。尤其是这家伙头上的三花聚顶,更隐隐地透着一股黑气,这正是阴阳师特有的现象。

    “难道祝雅仙这婆娘,想让这个阴阳师在现场搞破坏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被张横的目光注视着,原本一脸傲慢的金大维,不由心头陡地一凛,神情也猛地变了:“这小子竟然是玄门中人!”

    他也立刻觉察到了眼前张横的不简单。尤其是他竟然看不透张横的力量层次,这顿时让他的心不禁一震。

    然而,让金大维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。因为,他一进大厅,立刻感觉到了几股强大的气息。这让金大维心头狂颤。这个小小的大厅里,竟然聚集了不少的玄门高手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心中震憾?

    “丘比亚精品专卖老总,祝雅仙女士到贺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站在研究大楼门口,临时充当司仪的男子,高声地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今天的司仪是白马山村的村会计宋晓平,他一看到祝雅仙,心里也是咯噔一下。貌似当日因为祝雅仙与张横发生的冲突,可是让白马山村捞到了不少的好处,他做为村会计,自然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祝雅仙竟然来祝贺,宋晓平那能心里不犯低咕。

    所以,他特意加重了语气,朝着大厅里扯了一嗓子,意思是在提醒里面的人注意。

    果然,当祝雅仙四人被迎宾的服务员引入了研究大楼的大厅,坐到了右边接待官方人员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祝雅仙和侯艳虽然是钱塘商界的人士,但是,两人有着深厚的官方背景,所以,张横特意让人把他们带到了右边的席位。

    祝雅仙的到来,顿时让原本热闹的大厅,气氛陡地一僵。在场的客人中,尤其是钱塘这边的人,谁不知道祝雅仙曾经与张横发生过的冲突。

    此刻,突然看到她亲自来此,许多人的脸色都不禁微微地变了。

    祝雅仙为人嚣张,而且睚眦必报,在钱塘的商界,那是人所皆知的事。只是,她有着深厚的官方背景,谁也不敢招惹她。

    那么,她上回在张横手中吃了憋,这回却来祝贺远山集团的开业,她岂会这样好心?

    许多人的心里都是陡地一凛,原本热闹的气氛,猛地似是被泼了盆凉水,一下子变得有些冷寂起来。

    “咯咯,汪少,刘总,吴总!”

    祝雅仙却仿佛什么也不知道一样,朝着中间席中认识的几人打着招呼,心里却是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她的到来,让场中突然冷场,这正是她想看到的。貌似这不就是意味着,她的威摄力吗?所以,她对眼前出现的沉寂场面,感觉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然而,被她指名的几人,脸色却是变得无比的尴尬,他们可不想得罪这位官方背景无比深厚的女强人。要是这娘们记恨上了他们,什么时候不开心了,拿他们的企业开开涮,那绝对就是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场中的气氛变得更加的怪异,汪经伦等人,满脸不自然地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,不打招呼更不是,一时都有些手忙脚乱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