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3章 意想不到的客人
    大厅里的气氛,陡地变得无比的压抑,空气里也仿佛是灌入了铅粉,让人沉甸甸地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对此事并不了解的一些人,却是有些西里糊涂。尤其是巫王彩云飞,大长老扎哈以及孝天王陈孝达和血梦泪,操家家主等人,根本不清楚其中的内幕。

    见厅中突然冷场,不禁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不过,厅堂里的商界人士不敢表示什么,但旁边充当服务员的白马山村村民,可没那么多顾忌,已是有人小声地在低咕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,这娘们是来捣乱的!”

    彩云飞以及血梦泪和陈孝达等人,一听旁边服务员的议论,猛地都醒悟了过来,一个个脸色变得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几人的目光刹那凝注到了祝雅仙那边,神情立刻现出了一抹凛冽。

    无论是巫王彩云飞,还是血家少主血梦泪,或是操家家主以及孝天王,可没一人会忌惮祝雅仙,所以,他们毫不掩饰地显示出了敌意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祝雅仙正有些得意洋洋,陡地,她浑身一震,肥胖如同是柏油桶的身躯,不禁一阵颤糜,整个人都有种冷冰冰的感觉。

    开玩笑,巫王和血梦泪以及操家家主,那一个是好惹的主。几人凝注的目光中,透着凛凛的杀气,祝雅仙这个普通人,那能承受得了?

    不仅是她,旁边的金大维浑身剧震,一张脸刹那变得死灰一片,乘乘的冷汗,立刻浸透了他的衣衫。

    如今已是十二月,天气已进入冬季,在白马山上,气温更低。金大维今天穿的是一件羊绒大衣,此刻却是感觉浑身冰冷,如浸冰窖。

    金大维暗叫不妙,心中惊恐不以。他也就仅仅只是一品顶峰的境界,在巫王和血梦泪等一众高手的注视下,已是胆战心寒了。

    “啊呀!”

    一边的侯艳更是不堪,身形狂颤,脸色已是比哭还难看了。

    她突然感觉到了要小便失禁的紧张……

    自从上回在丘比亚精品专卖店中,当众失禁,她之后就得了一个怪病,只要一紧张,一害怕,就有种小便要失禁的感觉。

    此刻,她就是又犯了这病。这如何不让侯艳惊恐莫名?

    她也顾不得什么了,连忙拿起包包,夹着双腿,如兔子一样急急地离席,跑向了一边的卫生间。

    “呃,我也上卫生间!”

    金大维猛地回过了神来,连忙站了起来,跟着侯艳的脚步,向一边的卫生间跑去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象侯艳那样有失禁的毛病,但是,在几名高手凛凛的目光注视下,他感觉如芒在背,完全是坐立不安了。

    所以,金大维明智地选择了离席,暂时躲避一下。

    场中许多人的眼神,顿时再次变得无比的怪异,望望急急奔向卫生间的侯艳和金大维,再看看坐在座位上浑身发颤的祝雅仙。众人的心里都已是意识到,这貌似是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操!这回老子真是来错了地方!”

    进入卫生间,用冷水洗了把脸,金大维的情绪这才稍稍稳定了下来,心里却是把祝雅仙十八代都咒了个遍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,这次来小小的白马山,对付一个穷山沟里的年青人,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。只要稍微施点手段,绝对能把这里弄成一片乌烟瘴气。

    然而,刚才感受到了大厅里那几人的强大,他是完全被震摄了。心中那个悔,那个恼,那个怒,他金大维这次来这里,是自己撞铁板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,稍稍平静下来,金大维的脸色却是陡地浮起了一抹狠色,神情也狰狞起来:“操,明的老子不敢来,难道老子还不能玩阴的?”

    被几大高手震摄,金大维心中很是不甘。更重要的是:他这次为祝雅仙办事,早已收了不少的好处,貌似口袋里就揣了一张二百万的支票。

    收人钱财,替人消灾,金大维可不想把到手的钱还回去,更何况,他也丢不起这个脸。所以,他咬了咬牙,决定暗中做手脚。

    不是吗?那些人都在大厅,而他在卫生间里玩些手段,就算有人怀疑,但没有证据,还能奈何他?

    心中想着,金大维脸上那抹阴冷更浓,他手一翻,掌心上出现了一只奇异的小鼎。

    小鼎只有小孩子巴掌大小,非金非铜,上面刻满了诡异的符号。

    “叱!”

    金大维的神情变得肃然无比,口中念念有词,双手不停地搓弄着小鼎。

    顿时,小鼎蒸腾起了一缕淡淡的青烟,缓缓地向四周漫延开去,金大维的眼眸陡地暴缩,口中也发出了一串扭涩的音节:“百毒之虫,听我号令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一圈圈奇异的波纹,以金大维手中的小鼎为中心,刹那弥漫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陡地,白马山的山林中,无数细小的东西,似乎是猛然感应到了什么,嗖嗖嗖地从草丛中,树林里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一会儿功夫,树林草丛间,出现了无数的毒虫毒物,蜈蚣,蝎子,还有各种毒蛇。这些毒物,似乎是得到了什么东西的招唤,沙沙沙地迅速向研究大楼这边爬来。

    已是冬季,毒虫毒物本就大多哲伏,甚至蛇类几乎都进入了冬眠的状态。但是,这一刻,整座白马山附近的毒虫毒物,却象是赶集一样,全部苏醒了过来,朝着这边汇聚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正站在研究大楼门口,准备着迎接各方来的贵宾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心头陡地一震,脸色也微微变了:“御灵笛怎么突然有了反应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不错,张横心中确实是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当日在巫王寨的时候,曾有一名御灵师想暗算他。但最终被张横反败为胜,并拿走了他手中的御灵笛。

    御灵笛可以御使毒虫毒物,只不过,张横因为无法窥透那人所留的羊皮卷上的神文。所以,一直无法使用御灵笛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这支御灵笛,突然有了反应,产生了微微的震动,笛身也传来了阵阵的火烫,这如何不让张横暗惊?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张横陡地意识到了什么,心头大震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有人使用驱灵香!”

    大厅里,巫王彩云飞和大长老扎哈身形一颤,脸色陡地变得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九黎古族之人,最擅长的就是驱使毒虫毒物。两人此时却是敏锐地感应到了一种奇香的味道。而且,这种奇香正是驱使毒虫的驱灵香。

    这让两人心中一凛,猛地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们,一边的血梦泪也是美眸陡地一凝,俏脸上露出了惊疑的神色。

    血家做为曾经的苗王,对于毒虫毒物自然也是无比的熟悉。她也嗅到了那驱灵香的味道。这顿时让血梦泪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三人互望一眼,就准备起身,向驱灵香传来的方向去看看。他们可不能让今天的场面,出现任何的差错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三人起身,这个时候,门口的司仪宋小平,已是再次扯开了嗓子,高声呼喊道:“韩岛唐手流少宫主李佳楠,率韩岛大世界娱乐影视集团,韩岛天工建筑集团,前来祝贺。”

    “韩岛唐手流少宫主?”

    彩云飞和血梦泪等人身形一震,神情陡地变得古怪之极。

    “啊,韩岛那边也有人来祝贺?”

    芦志亮,耿瑞同,缪凌霄以及一众明珠江南和江苏玄学界的人,一个个猛地都站了起来,目光震惊地望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宋晓平报出的韩岛唐手流前来祝贺,实在是太具有震憾力了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知道韩岛唐手流的存在,那是韩岛两大玄门中持牛耳的强大门派。只是,众人还真没想到,唐手流的人,竟然会来祝贺张横的远山集团开业。更何况,来的还是少宫主。

    “呃,韩岛大世界娱乐影视集团,韩岛天工建筑集团!”

    祝雅仙刚刚平静下来,正暗暗在喘气。刚才她被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那知,突然听到宋晓平的这一声呼喊,她再次浑身剧震,整个人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。

    不仅是她,中间席位上的汪经伦等一众钱塘和明珠商界的人,也是个个心头大震。

    韩岛大世界影视娱乐公司,韩岛天工建筑集团,这两个公司的名头,只要是有国际贸易经历的商界人士,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?

    韩岛大世界娱乐,那可是挤入世界一流娱乐业,与港岛环宇影视,堪称亚洲娱乐两条龙。

    至于韩岛天工建筑,更是世界一流的建筑巨头,如今世界第三高楼,就是韩岛天工建筑的手笔。在整个世界建筑业中,也能排入前三。

    刘高磊,吴昱阳,施舒铧以及张辽张强等人,无不震惊。

    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,韩岛世界巨头级的集团公司,竟然也会派出人来,向张横来祝贺他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开业。

    众人心中震惊,目光都望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上山的公路上,一溜十辆黑色的轿车正缓缓驶来,前面还有一辆警车开道,足见下面人的重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那十辆轿车停到了研究大楼对面的停车场,一众人从车里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而,接下来发生的情形,却是让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