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6章 作孽
    “是这家伙,原来是这家伙在用御灵香。”

    巫王彩云飞,大长老扎哈以及血梦泪三人,陡然神情一凛,目光都变得冰冷起来。

    金大维从卫生间出来,他的手中,还握着那只小鼎,缕缕的青烟,正从小鼎中冒出来。

    三人立刻敏锐地觉察到,这家伙手中小鼎中的烟雾,正是御灵香。

    只是,让彩云飞和血梦泪心中诧异的是:御灵香可以驾御毒虫毒物。照说,这人手中有御灵香,在招唤来毒蛇毒虫的同时,还可以御使它们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他竟然被他自己招来的毒蛇毒虫给咬了,还弄成了这副悲惨的模样。

    那么,这究竟是怎么了,这样的现象,完全违背了玄门的常识。

    一时间,巫王彩云飞,血梦泪等人,又惊又疑,完全被这一违背常识的现象给震呆了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他自然也看到了金大维被毒蛇毒虫噬咬的惨状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一时还真有些猜不透,金大维怎么会遭到如此的不幸。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陡地一震,猛地想到了刚才御灵笛示警的事,他的眼眸猛地亮了起来:“莫非?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那里还会迟疑,一边招呼张继等人,维持秩序,一边身形一闪,已是向着金大维跑出来的那个卫生间奔去。

    半路上遇到了凄呼惨叫的金大维,张横根本不理会,一闪身就让了过去,直奔那间被撞破的卫生间。

    巫王彩云飞以及扎哈和血梦泪三人,也猛地意识到了什么,紧跟着张横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也完全不理会金大维的呼救,跟着张横来到了那间卫生间。

    然而,当几人目光一扫卫生间里的情形,顿时不由脸色尽皆骤变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那间卫生间,实在是恐怖之极,无数的毒蛇,蜈蚣和蝎子等毒物,正源源不断地从卫生间的窗户爬进来。

    整个卫生间的地面,已是铺了厚厚一层的毒物,蠕动着,嘶叫着,曲扭着,情形恶心之极,也是恐怖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些毒虫毒物,好象是受到了什么限制,竟然没有一只蜈蚣和蝎子以及毒蛇游窜出卫生间,全部就这么象叠罗汉一样,堆在卫生间这狭窄的空间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彩云飞与扎哈和血梦泪互望一眼,人人诧异。

    做为九黎和苗缰驱使毒虫毒物的高手,三人还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。被招唤来的毒虫毒物,竟然如此听话地困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,没有四处乱窜。

    要知道,如果这么多毒虫毒物窜出去,只怕今天的远山集团的开业典礼,根本就不用举行了。估计会把所有宾客和服务人员全部吓个半死。

    那么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彩云飞和扎哈以及血梦泪的心中充满了狐疑。现在的情形,已是第二个违背玄门常识的现象了。

    “小白,是你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却是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,目光在卫生间密密麻麻的毒物间扫视,心里却在呼唤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的情形,他也立刻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想必刚才祝雅仙一起来的那名阴阳师,在卫生间里搞鬼,引来了此处山上的各种毒物。只是,那家伙根本没想到,这些毒物被引来后,却突然失控,并向他发出了攻击。

    所以,那家伙才会发疯似地撞破门逃出来,弄成了那一副悲惨的模样。

    对于别人来说,也许完全无法理解,这么多毒物聚集在一起,竟然象是被什么东西陷制了一样。但是,张横的心中却是猛地一突,他立刻想到了小白蛇。

    以小白蛇如今的力量,又本身就是渡仙灵物,要控制这些毒物,还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果然,随着张横的呼唤,在卫生间的一个角落里,一团朦胧的雾气浮突了出来,隐隐约约的,一条小白蛇一阵曲扭,朝着张横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空间的异样波动,立刻让彩云飞扎哈以及血梦泪三人警觉,三人的神情陡地一凛,目光也凝注到了那里。

    “别,这是我的朋友!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摆手阻止。

    “你的朋友?”

    三人尽皆一怔,脸色也刹那变得古怪起来,望向张横的眼神也有些不同了。

    以三人的见识,立刻认出了那异常波动的地方,隐藏了一条渡仙灵物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还真没想到,这条渡仙灵物,竟然会是张横的朋友。

    要知道,渡仙灵物都是具有很高的智慧,而在玄学界,渡仙灵物与玄门修者之间,一向关系非常的紧张。不是为了别的,就是因为大多的玄门修者,都把渡仙灵物当成是一种修练的资源。一旦遇到了,都会大开杀戒,把渡仙灵物的身体,当成是珍贵的材料。

    因此,玄门修者与渡仙灵物之间,要说能成为朋友,不是说没有,只是少之又少。在整个玄学界,也不会超过百十之数。

    现在,三人也总算是明白了,为什么那些毒虫毒物,竟然会违背玄门的常识。原来,背后竟然有一条渡仙灵物在操控。

    沙沙沙!

    这个时候,角落里的小白蛇光芒一闪,已隐没而消失。

    紧接着,卫生间里的所有毒蛇蝎子和蜈蚣,象是受到了什么指示,顿时动作了起来,向着窗口以及地下的管道,迅速退去。

    只是一会儿功夫,满满一地的毒虫毒物,已是退得干干净净,除了地面上还残留着一些粘液的痕迹,那里还看得出这里曾有过数量恐怖的毒物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,救命啊!”

    卫生间外面的过道上,金大维仍是凄厉地嘶吼着,连滚带爬地向大厅奔去。

    不过,他刚冲到走道口,却已被张继带着两名退伍军人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你身上有毒虫毒物,不能进大厅,让我们帮你清除。”

    张继一脸凛然,手中已拿出了一柄军用匕首。

    “啊,快帮我,快帮我!”

    现在的金大维已是如同溺水之人,他已被咬在身上的毒虫毒物给吓破了胆。

    说来金大维确实是够悲摧的。他刚才利用他的那只小鼎,燃起御灵香,想驾御这里的毒虫毒物,把此地搅成一片毒虫毒物的集会场。

    那知,当许多毒虫毒物被他的御灵香引来后,却是突然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,那就是这些毒虫毒物失控了。猛地向他发出了攻击。

    金大维做梦都想不到,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当时,他还想挽回局面,拼命摧动秘法,想驾御那些失控的毒虫毒物。

    但是,一切都是枉然的,他的所有努力,如石沉大海。那些毒虫毒物,不顾一切地向他扑来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他身上就被毒蛇蜈蚣以及蝎子给爬满了。

    幸好,如今是冬天,他身上穿的衣服够厚,否则,他满身都会被蜈蚣蝎子叮满。

    纵是如此,他身体裸露的地方,仍是被许多蝎子和蜈蚣给咬住了。一些毒蛇和蝎子蜈蚣,更是直接钻入了他的衣裤里。

    金大维这回是真的被吓得魂儿都没有了,他自然清楚这些毒虫毒物的毒性,被叮上一口,那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,更何况他是被一大群毒物给咬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这才发疯似地跑出来,想让人帮他清除身上的毒物。

    此刻,见有保安上前帮忙,他是感动得眼泪都要出来了:这真是好人呀!

    只是,让他想不到的情形却出现了。

    张继自然知道,这家伙是祝雅仙一起来的,早就看他不顺眼了,那里会真心帮他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手里拿着把匕首,刷刷几下,把咬在金大维脖子上的几只蝎子和蜈蚣给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你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张继提醒了一句,手中匕首一划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金大维的上身衣服,刹那被全部划开,露出了他一胸膛的黑毛和一个黑黝黝的西瓜肚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金大维措不及防,不由吓得惊叫一声。不过,低头看到自己胸腹,似乎并无受伤,这才总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张继的刀法非常不错,他一刀划破了金大维的全部衣服,却并没有伤到他身体分毫。

    金大维的上身,果然也有几只蝎子和蜈蚣叮在那儿,张继也不迟疑,再次拿匕首把那些毒物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注意了!”

    张继再次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还没等金大维反应过来,手中匕首又是陡地一划,划向了他的裤子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刀光闪过,金大维下面的裤子顿时一下子哗啦就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,我的妈!”

    四周猛地响起了一片惊呼声,所有看到金大维此刻样子的人们,个个惊呼,人人震惊。

    金大维的下面,确实是悲惨之极,从裤管里游进去的蛇,不只两条,一共有三条,其中两条还缠在腿上,另一条,却是咬住了他的屁股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金大维这个时候也看到了自己下面的情形,顿时发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惊叫。

    咬在他屁股上的是竹叶青,这种蛇有毒,刚才他被咬了那里后,根本是麻木了,所以没有觉察到被蛇吻了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看到下面挂着这么长一条蛇,却是把他的魂儿也吓得没有了。

    不过,让他更加受不了的却还在后头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