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3章 最后的希望
    “混帐,去死!”

    祝雅仙本就窝了一肚子火,此刻,见到伊卫民竟然还敢威胁自己,这顿时让她怒不可歇。祝雅仙那里还会犹豫,猛地一声怒喝,就甩了一个大巴掌给伊卫民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,伊卫民措不及防之下,这一耳光挨了个结结实实,顿时惨号一声,滴溜溜地在原地打了个转,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竟然敢打我?”

    伊卫民眼睛都红了,他做梦也想不到,祝雅仙会当着这么多人掴他大耳光。一时间,他又惊又怒又是恼火,眼眸里都射出了怨毒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打的就是你这不长眼的东西,老娘叫你来检查,你为什么不通知老娘一声,现在,事情给你搞成这个样子,老娘不打你,还打谁?”

    祝雅仙仍在怨恨伊卫民做事不牢靠,没有眼色。此刻更是把一肚子怨气怒气全发泄到了他身上,指着他厉声喝叱起来。

    “操你娘的,老子为你办事,想不到你还怨老子。妈的,老子不干了。”

    伊卫民原本还希望祝雅仙能救他,现在看祝雅仙这副态度,一颗心顿时沉到了裤档,也是吧凉吧凉地。他那满腹的怨恨,也顿时如同是火山般爆发了。

    他一声怒吼,陡地象一头发疯的野狼一样,就扑向了祝雅仙:“妈的,老子奏死你这臭婆娘,老子受够了,反正要死一起死。”

    说话声中,伊卫民已猛地把祝雅仙扑倒在了地上,他那里还会容情,一记记老拳就没命地往祝雅仙身上没头没脸地招呼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在祝家人面前,一向低三下四,弄得象是个瘟孙子一样。伊卫民心里早就窝着一肚子气。只是,为了前程,为了那份体面的工作,他也就忍了。

    现在,眼看自己因为在一众省委大佬面前出丑,又被江峰江副省长抓了个现形。他自知他这回是难逃一劫了。

    原本还存着一丝希望,祝雅仙能帮他一把。但是,从如今的情形来看,这一丝希望已完全破灭。刹那,这么多年来积累的怨气,他终于爆发了,那里还管得了祝雅仙是什么人,就这么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“啊!你这畜生,你这白眼狼,你有今天,是靠了谁,你现在竟然恩将仇报……”

    祝雅仙凄厉地叫喊起来,拼命地挣扎反抗。

    但是,她这一身肥肉,看起来很彪悍,但毕竟是个女人,却那里会是发了疯似的伊卫民的对手。只是一会儿功夫,她嘶哑的声音已嘎然而止,只剩下了杀猪般的凄厉嘶叫声。整个人更是鼻青脸肿,鲜血满面,身上那套十几万块的礼服,也早已成了叫化衫,被撕成了一条条的,样子实在是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“啊,救命啊,救命啊!”

    一边的侯艳被眼前的情形给震傻了,不过,刹那的愣怔,她猛地反应了过来,凄厉地呼喊起了救命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一众联合检查组的成员,现在也完全惊呆了。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,伊卫民竟然敢对祝雅仙出手,甚至还如同是不共带天的仇人一样,打得如此的狠辣。

    直到听侯艳凄厉地叫喊起来,众人这才猛然醒悟,连忙上前拉开了伊卫民。

    然而,遭到一顿毒打的祝雅仙,现在已完全没有了人样,一张脸几乎是成了猪头,原本就只剩下两条缝的眼睛,现在根本都看不出在那儿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祝雅仙此时已没有了声息,直挺挺地躺在地上,嘴里直喷白沫。

    “啊,祝姐,你没事吧?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这下,那些人是真的慌了,连忙上前查看起来,有两个懂点急救的人,又是掐人中,又是做人工呼吸,场面顿时混乱之极。

    “啊!祝姨,您怎么了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侯艳一声尖叫,只觉眼前一黑,突然也卟通一声,仰面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俄,我的妈,侯小姐也出事了!”

    这下,所有人都手忙脚乱,个个震惊莫名。

    “快,快打一二零,快叫救护车。”

    还是有人机灵,猛地反应了过来,一边拿出了手机,一边叫喊道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伊卫民这个时候已有些冷静下来,望望躺在地上如死猪一样的祝雅仙,再看看昏觉过去的侯艳,一张脸顿时也是煞白一片。

    冷静下来的伊卫民,已是意识到闯了大祸。

    他这一顿毒打,算是把自己给逼入了绝路,就算江峰副省长不追查他的问题,只怕祝雅仙的家人,也绝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怎么了,怎么会如此的冲动?”

    伊卫民又悔又恼,不禁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耳光,现在,他是懊悔也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怎么也想不通,自己刚才竟然会象发疯了一样,突然失去了理智,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来?

    伊卫民是做梦都想不到,他以为是自己一时的冲动。其实,他早就被巫王彩云飞暗中使了点手段。他刚才的行为,完全是受了彩云飞在他身上施展的术法影响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现在的祝雅仙和侯艳,看似一个是被伊卫民打昏的,另一个是吓昏的。但是,这仅仅只是一个诱因,两人的突然昏倒,也是因为彩云飞施展在她们身上的手段发作了。

    巫王彩云飞是何等人物?她要让祝雅仙和侯艳两人,后半辈子在床上度过,那就相当于是最高法院的终审判决,两人的命运是绝对无法改变了地。

    山下,伊卫民这伙人闹成了一团,狗咬狗地掐起了架。此刻,山上的远山集团开业庆典,也达到了**。

    庆典一直到中午才结束,接下来就是丰盛的招待宴会。五舟大酒店的服务员和大橱,在吴行舟和王艳龙的亲自带领下,为众位贵宾献上了一餐别具特色的午宴。

    宴会上,田文胜和孙红建带来的港岛几位超级女星,上台为大家表演,更是把气氛推向了一个顶点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开业庆典,可以说是精彩之极,整个白马山村比过年还热闹,人人兴奋,个个惊喜,整个山村陷入了一片狂欢中。

    午宴后,省委的一众大佬离去,来自各方的贵宾却是相聚一堂,张横与这些前来祝贺的客人,都是相熟的,为彼此介绍,也算是为大家扩展了人脉。

    一直忙到晚上,这场庆典才算是真正的结束,客人们心满意足地纷纷告辞离去。这一次,来此的客人,都是收获不少,不仅见识到了张横那强大的背景和人脉,而且,也都因为张横的关系,结交了许多以前绝无可能交集的一些巨头大佬。

    “猫哥!”

    赵园园和赵承山等人,也要走了,张横送他们来到直升机前。赵园园目光有些哀怨地望着张横,似是想说什么,终于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今天,看到了张横那强大的人脉,她是由衷地为张横高兴。

    但是,看到张横身边那一个个绝色女子,赵园园的心中却有一种莫名的酸楚。

    说实话,与夜猫在网上聊了这么多年,在赵园园的心中,对这个猫哥,已是暗生了情愫。尤其是后来张横去奥岛,为赵家化解了祖坟的冲刑,更是与她在山洞中有了一段旖旎的接触,在她的心中,更是烙下了一个永远无法抹灭的烙印。

    因此,现在的赵园园,心中百味陈杂,还真不知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“月儿!”

    张横轻轻地握着她的手,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他能感受到赵园园对自己的那种复杂的情感,但是,张横却也无法对她有任何的承诺。

    说实话,在张横的心中,赵园园是自己的红颜知己,在自己当年最落寞的时候,是她伴自己度过了那一段苦闷和寂寞的时光。

    因此,对这位网上的红颜知己,张横连自己都不知道,到底是怎么样一种情感。有依恋,有牵挂,更有一种说不清的感恩和怜惜。

    直升机终于腾空而去,透过飞机的舷窗,赵园园默默地凝视着下面的张横,两滴眼泪,终于从眼角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另一架直升机上,也有一个女子,神情难以喻意地凝望着下面的张横,她正是韩以嫣。

    如今的韩以嫣,因为上次的事情,已成为了环宇影视全力打造的新星,她的名气,也蒸蒸日上,相信过不了多久,她也将会成为明星中的大腕。

    然而,她心中明白,自己能有这一切,能得到环宇影视的器重和全力推崇,这完全是张横的原故。

    因此,韩以嫣对张横充满了感激。为此,这次来白马山,她与陆晓萱和马萍儿她们,私下进行了接触,并愿意无偿为远山集团即将推出的系列护肤品做形象代言。

    她这是想回报张横对她的恩情。

    但是,真的只是想回报那个神奇的男子对自己的一份恩情吗?韩以嫣这样问着自己,答案却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直升机终于飞入了夜空,灯火辉煌的白马山村也渐渐地消失在了视野里,那个伟岸的身影,却在脑海中依然久久不散。韩以嫣怅然地叹了口气,缓缓地闭上了眼睛。就让那个身影深深地埋藏在心底吧!

    望着消失在夜空的直升机,张横的心情也是有些惆怅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第二天一早,张横刚刚起床,就接到了李盈打来的电话,说是徐涛有事相邀,让他去省城,接他的车子,已在白马山村了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陡地一震,他猛地想了起来,徐涛昨天到来之时,就说是许老有事,这才会特意过来。只是昨天人多不便,又是远山集团的开业典礼,徐涛这才没有与张横详谈。

    那么,许老出了什么事?这才会专程让他的秘书徐涛来请自己?张横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