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4章 龙庭华盖
    徐涛因为身份特殊,他昨天中午就与省委一众大佬一起,去了钱塘市。如今就住在钱塘的国际大酒店。

    当张横和李盈来到三十三楼的房间时,翟鹏早已等在了那里。见张横到来,神情肃然地朝他点了点头:“张少,徐秘书就在里面等你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又是一震,从翟鹏的语气中,他更是感觉出了这次徐涛来找自己,事情有些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进入房里,徐涛正站在落地玻璃窗前,手里夹着烟,似是在看窗外的景色。

    听到开门的声音,这才转过了身来,看到是张横进来,他朝着张横点了点头:“小张同志,不好意思,这么早就把你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徐秘书,您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自然不敢托大,连忙道。

    “小张同志,这次过来找你,确实是许老那边出了点事。”

    请张横坐下,徐涛亲自泡了杯茶,这才神情一肃,开门见山地说出了自己的来意:“因为小张同志,你当日在奥岛时曾救治过许老,所以,这次就想到了你,想请小张同志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啊!许老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惊,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张同志,许老的情况有些特别,现在一时半会也说不清。你到了那边,就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徐涛却是微微摇头,显然并不想在这里说许老的病情。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怔,但立刻也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毕竟,许老的身份摆在那里,他的病情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知道。甚至自己这次能被邀请去上京,也应该是许老身边的人经过了慎重的考虑,并得到了上级部门的批准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张横的心又是一沉。感觉许老这次的问题绝不会那么简单。否则,许老的人,不会千里迢迢地来请自己这个外人。

    “小张同志,不知你需要一些什么准备,什么时候可以走?”

    徐涛显然一刻也不愿再呆在这里,目光陡地凝注到了张横脸上。

    “徐秘书,我随时可以走,我需要的东西,都带在身上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一肃,指了指身边带的一个药箱道。

    得到了那卷江山社稷图,张横所有的物品,其实都放在了那里面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也不愿弄得太张扬,所以,这次来见徐涛的时候,想到有可能是会请自己看病什么的。所以,他特意把父亲的那只药箱带了过来,以掩人耳目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马上就走!”

    徐涛望望张横身边的那只药箱,欣慰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直升机就停在国际大酒店的顶楼上,这次是由翟鹏亲自当的驾驶员。等徐涛和张横上去,直升机立刻腾空而起,向着上京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左右,直升机已进入了上京的空域,望着下面繁华的城市,张横的心情突然变得有些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说实话,上京张横早就想来了,只是一直没有机会。然而,这一次却是乘坐着专机来到了这个华夏的经济和政治中心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心中感慨。

    顿时,脑海中许多身影浮了上来,韩冰蕾,那个带着几分冰冷的女子。自从半年前跟着父亲韩秦阳回上京后,就再也没有遇到过。

    还有,任思豪这位华北科学院的院士,以及他的两个学生萧潇月和李子琎,当日曾与自己一起在巫王寨的毒龙谷中探险,却也是好久都没有再联系。

    张横记得,他们都是住在上京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张横也想起了自己怀里的两卷神文羊皮卷,记得那时任思豪教授说过,他认识一位考古学的专家,好象对神文很有研究。

    这次若是有机会,一定要去拜访一下,把怀里的羊皮卷上的神文破译出来。

    对于张横来说,他实在是迫切想获得那两卷羊皮卷上的内容,自己有御灵笛和龙骨哨这两件上古奇物,却因为没有配合的使用之法,却让它们成了摆设。

    如果这次能破译神文,那么,自己今后可就拥有了驱使毒虫毒物以及各种凶兽的奇异本领了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神情变得炽烈起来。

    直升机降落在了上京郊区的一个军事基地。上京做为京都重地,纵然是徐涛也不敢把直升机直接飞入上京的城区。

    早有车辆等在了那里,把徐涛和张横接上了车,向着上京城里而去。

    西山是上京一处环境清雅的地方,这里住着许多退居二线的老干部,因此,在京都,人们称西山为隐龙山。

    车子一路无阻,进入了西山的范围,张横立刻觉察到了这里戒备森严的警卫。

    不说路口的值勤岗哨,四周的树林中,竟然隐藏着不少的暗哨。而且,从张横的感觉来判断,那些人气息沉稳,显然都是高手。

    不过,引起张横注意的,并不是这些,而是西山散发出的一股氲氲之气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被称为隐龙山的所在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心中有些震动:“看来,这里绝对是经过高人布置过,这才能凝聚如此强大的祥瑞气运。”

    西山并不高,但山上植被葱郁,从山下望去,就如同是一把巨大的绿伞,把整座山遮掩得苍翠欲滴,一片生机盎然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间,丛林树木间,偶尔有青砖黛瓦露出一角,那应该就是建筑在上面的别墅。

    整座西山,给人一种祥和宁静的感觉。

    然而,在张横的天巫之眼超凡视野中,却又是另一副景象。

    只见,西山笼罩在一片氲氲的华彩里,山顶之上,更是有霞光缭绕,不断地变幻,似龙似蟒,曲扭摆舞,让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再看丛林树木间,更是有紫气透出,与山顶的霞光相映成辉,视野之内,一片璀灿。

    “龙庭华盖,紫气成胚!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喃喃着,神情很是异样。

    他所说的龙庭华盖和紫气凝胚,这是两个风水上的术语。其中龙庭华盖,正是这西山的格局,而紫气凝胚,却是那些建筑在从林树木中,一幢幢别墅房屋中透出的气运。

    这足见那些房屋别墅所住之人,绝对的非同小可,否则,绝对不会有紫气透出来。

    天巫传承有言:天地华盖掩龙庭,瑞气可化百兽形。莫道隐龙此处遁,力镇九洲万千倾。

    意思是说,华盖是龙庭格局的外在现象,能让气运凝聚成祥瑞的百兽。而华盖龙庭之地,正是隐龙隐居之所,有此龙庭华盖,就能镇住九洲一方的气运。这无疑就是指明了龙庭华盖局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张横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西山这里的布置,就是龙庭华盖局。是结合了这里特殊的地脉地气,加上人工的巧妙布局,最终所形成。

    显然,当年之所以选择此处,必然也是有高人指点。而且,从一路上所看到的情形,这龙庭华盖局,也不是一朝一夕所筑就,是经过了几代人的精心布置,才能有如今这样的气象。

    张横可以洞察到,沿途的风水布局,有着不同的风格,这就说明了这里的布置,并非出自一人之手。

    而且,每个布局,能量的波动有强有弱,这更证明这些布置并非同一时间,而是相隔了一些年份。

    许老所居的地方就在西山的顶上,是一幢式样有些陈旧的四合院,从布局上来说,只能算是中规中矩。

    然而,走下车来,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亮,心中不禁赞了个好:“好一个返朴归真,看来,许老果然是真正的英雄本色。”

    许老所在的这个四合院,根本没有任何的风水布置,就是一处极其普通的住宅。这足见当年许老入住此处的时候,根本没考虑什么风水不风水的问题。

    但是,这却正是应了俗语中的一句返朴归真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里没有任何的风水布置,却让西山浓郁的地气地脉,更能自然地溶入其中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任何的风水布置,纵然是最有手段的大师,都无法完全做到天然这一种境界。因此,风水的布局,总会与自然形成的气脉会有所冲突。只不过高明的风水大师,会把这种冲突减少到最低程度,从而趋吉避凶,让住宅得到最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然而,有为未必真有所作为,反之,无为也未必是一无所为。西山的气运本就无比的特殊,在龙庭华盖局的笼罩下,每一处地方都凝聚了强大的气运。许老这处四合院不做任何人工的风水局布置,却让此地的地脉地气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天然发挥。

    从这一角度来说,这一处宅院,比那些有风水布置的房屋,得到的气脉滋润更祥和纯正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许老是如今硕果仅剩的几位开国元勋之一,原来是他平淡的心境,却得到了此地气运的庇护,这才能如此的长寿。”

    张横对许老的为人,更加敬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当日在奥岛的时候,张横见识了许老刚正不阿,忌恶如仇的本性,此刻,又从许老的住宅,明白了他的心境。象许老这样,曾经身处高位,现在却能淡薄为人,这样的前辈,确实是让人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门口有警卫守候,不过,看到徐涛的车子,警卫并没有上前阻拦,而是举手敬礼。车子顺利地进入了许老的院子。

    只是,车子进入院子,张横的神情却是陡地一震,脸色也猛地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