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6章 沉寂的脑电波
    “看到许老那副情形,我们立刻意识到,他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吉士超脸色凝重:“当下,我马上通知了吴教授和保健组的所有同志一起过来,为许老做了全面的检查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让我们无比震惊的是:许老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,只有脑电波出现了异常,一直处于沉寂中。”

    吉士超继续道:“这样的情况是很不可思议的,因为,就算是老年痴呆或是精神异常,也绝不可能出现脑电波沉寂的状况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如果说一定要有什么人的脑电波沉寂,那只有一种情况,那就是没有了生命之人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吴多奇接了话:“可是,许老他活生生地在那儿,而且,从脉相等来看,虽有气血滞碍等症状,但绝对不是大脑已停止了运转的现象。”

    “脑电波沉寂?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也变得无比的异样,心中确实是很惊讶。

    得到了天巫传承中的医卜星相之术,如今的张横,在医术上的造诣也不是世俗的那些所谓专家可比。但是,纵然是在天巫传承中,也没有说一个人活着,大脑却没有任何反应的这种记载。

    要知道,即使是植物人,也是存在着脑电波的活动。否则,医生就会判断是脑死亡,直接可以宣布无救了。

    可是,听吉士超和吴多奇的意思,许老明明是活着,他怎么可能会没有脑电波的反应,处于沉寂中?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地一凝,心中疑虑重重:“难道?”

    “许老的情况很奇怪,我们一时束手无措。”

    吴多奇微微摇头:“最后,还是许司令做出了决断,请来了神龙特别小组的奇人异士,为许老诊断,看许老是不是中邪或是有了其他的状况。”

    身为中央保健局的中医专家,吴多奇自然也知道一些普通人不清楚的内幕,明白这个世上存在着一些身怀异术的奇人异士。

    而中医与玄门本是出自同源,在许多理论上有着类似之处。纵然中医中的中邪与玄门中人所说的中邪仍有不同之处。但是,他却更能接受这些神力鬼怪的论断。

    当日许有波之所以会请来神龙特别小组的成员,为许老看病,也正是听取了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神龙特别小组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却是陡地一挑,神情变得无比的怪异。

    神龙特别小组,张横并不陌生。貌似当日在明珠凶楼的地下室,他就曾遇到过这个小组的一名成员柳犁月,并与她共同恶斗魑魅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吴多奇说起,张横的心中确实是微微一震,柳犁月那英姿飒爽的身影,立刻浮现在脑海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现在的张横,随着所接触的人层次提高,自然也已知道了有关神龙特别小组的一些细底。

    神龙特别小组,就是外面传言中的华夏龙组,这是它的简称。能进入那个小组的人,尽皆是拥有特殊能力之辈。除了一些玄门中人之外,还有许多是具有特殊异能的人士。上回所见的柳犁月,她就是位能操控水元素的异能者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还真没想到,许有波司令,竟然请过神龙特别小组的人,给许老诊断过。

    “吴教授,神龙特别小组的人怎么说?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目光望向了吴多奇。

    “辛先生现在还在为许老治疗。”

    吴多奇道,正想把具体的情况说出来。这个时候,突然里间的房门打开,一个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:“还是我自己来说吧!”

    说话间,那人已进入了大厅,来到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年纪有三十六七岁的男子,身形很是清瘦,穿着一身唐装,整个人有几分脱尘的气质。

    他一走出门,目光就凛然地望向了张横,眼眸里闪过一抹惊异。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也是微微一凝,心中暗道:“是玄门中人,应该就是许司令请来的神龙特别小组的成员了。”

    不错,眼前这个清瘦的男子,身上流转着一团氲氲的华光,而且,光芒呈暗灰色,这正是阴阳一系真元所特有的现象。

    张横立刻判断了出来,眼前的这个男子,应该与自己同属于阴阳风水一派,而且,他的修为也非常不错,已达到了二品的顶峰。

    “在下辛献锋!出自茅山派”

    男子朝张横点了点头:“想来你就是许秘书去请的张横张少吧?”

    辛献锋目光灼灼地凝视着张横,上下打量着,心中却是有些不快。

    这次被许司令特意请来,为许老诊断。虽然因为遇到了一些棘手的事,不得不请张横前来参与。

    这本就让他心里很不痛快。但是,此刻看到,请来的这个张横,竟然是个嘴上还不长毛的年青小伙,这顿时让他的那丝不快更加的浓烈起来。

    所以,辛献锋不免态度就有些冷淡了。他根本不信,连自己都解决不了的事,眼前的年青人,可以化解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茅山派的辛师兄!”

    张横拱了拱手,眉毛却是微微一挑。

    师兄弟的称呼,是玄门中修练同一流派之人的称谓。面对比自己大上十数岁的辛献锋,张横客气地叫了他一声师兄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,茅山派是什么。在华夏玄门中,有十大阴阳风水门派,而茅山,龙虎正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以前并没有与这些阴阳门派的人有所接触,此刻见辛献锋自报家门,心中确实是有些微微的震动。

    茅山派已是传承了千年的玄门,从那里出来的弟子,自然也不是寻常之辈。更何况,是为国家的神龙特别小组服务,想来也应该是派中的翘楚。

    那么,连这位茅山弟子都无法解决许老的问题,许老他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?

    “三天前,许司令特意传我过来,为许老诊断。”

    辛献锋也不拐弯抹角,坐到了张横的对面,神情变得肃然无比:“只是,许老的情况非常的特别。从他呆滞的神情,似乎是失了魂或者是被什么邪物给迷了心神。但是,经我仔细的探察,却发现许老三魂七魄完好,并无失魂的现象。而他的身上,更是没有任何凶煞邪物附体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一紧,辛献锋的话,让他心中更加的狐疑了。

    从吉士超和吴多奇他们的述说来看,张横也是怀疑,许老可能是失魂或是得了**症。但是,现在辛献锋竟然说并不是这样的症状,这就让张横有些猜不透其中的玄虚了。

    “经过我这三天来的仔细探察,我发现,许老似乎是处于了一种自我封闭的现象。”

    辛献锋微微沉吟,并不隐瞒他的判断:“现在的许老,仿佛是生活在他自己的意识世界里,所以,才会对外界的一切恍若未闻。也因此会出现脑电波的沉寂。他就象是活在了另一个世界中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却无法找到原因,不明白许老好好的,怎么就会进入了这种奇异的状态。”

    辛献锋娓娓而谈,心中却是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许老的情况,是他出师以来,碰到的最棘手的问题。甚至在他曾经看到过的茅山派许多秘藏中,也从来没有记载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发现许老问题的古怪后,他也曾请教了自己派中的几名长者。但是,让他失望的是,那几位长辈对此也是茫然不解。

    虽然提出了些建议,却在一一测试过后,也是毫无结果。此事就此陷入了僵局。

    本来,他还可以请神龙特别小组的几位供奉出手,但是,这段时间,神龙特别小组中的那几位供奉,却是有事出国。留在总部的那位,却是位兵家修者,并不擅长阴阳之术。所以,也无法帮到他。

    辛献锋很是无奈,这几天来,他只能采取最保守的措施,每天为许老灌注灵力,以保持许老的体能,以免许老身体在短时间内衰弱下去。

    至于许老所得的怪异病症,他却也不敢胡来。

    刚才他就是在许老的书房里,帮助许老进行灵力灌注,这才在张横到来时,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事情走入了死胡同,许有波司令,才在吴多奇的建议下,让徐涛去请曾经救治过许老的张横。

    毕竟,许老的病情可担搁不起,若真是许老因为病情延误出事,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。

    “处于一种自我封闭的状态?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微微一震,脸色更见凝重。

    从医生的角度来说,处于自我封闭状态,这并不算是什么疑难杂症。貌似这在医学中,就有一个专门的称呼,被称为抑郁症。

    患抑郁症的人,会比较孤僻,不善与人交流,常常处于一种自我封闭和自我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但是,要象许老这样严重,甚至连脑电波都沉寂,张横确实也是没听说过,也无法猜透到这到底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辛师兄,那么,许老其他还有什么异常?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问道。

    张横问出了问题的另一个关键。如果许老的病症不在本身,那么,就只有他身边的环境出现了某些变化。

    然而,张横的问话,却是让辛献锋眼眸陡地一凝,而他之后说出来的话,却把张横给震惊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