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7章 诡异的照片
    “许老的房间内并无什么异常。”

    辛献锋目光陡地一凛:“不过,一定要说有,只有他时常看的那张妻子的老照片。”

    “老照片?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“是的,许老一直看的那张老照片,我感觉很怪异,似乎有一种奇异的波动。但是,许老不允许任何人触碰它,所以,我只是感觉古怪,却并没能探察出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沉思了起来。

    屋里的气氛陡地变得有些凝重,所有人的目光望望辛献锋,又看看张横,大家一时却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“许司令,我可以进去看看许老吗?”

    好一会儿,张横这才抬起头来,目光望向了许有波。

    “嗯,小张同志,你现在对伯父的情况也都了解了,那就请小张同志进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许有波与辛献锋交换了一下眼色,终于点点头。

    说话间,许有波站了起来,与辛献锋一起,带着张横向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许老的书房就在后面的一间侧房中,许司令走到门口,轻轻地敲了下门。

    立刻,房门打了开来,一个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年青女孩子,俏生生地站在了门后,看到许有波,连忙恭敬地道:“许司令,许老刚刚接受了辛先生的治疗,现在精神似乎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冬梅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许司令向女孩子点头。

    这女孩子正是许老保健组中的特护人员,名叫田冬梅,是许老的远房亲戚,在许老身边也有好几年了,对许老的照顾无微不至,许家人都把她当自家人看待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许老生病后,田冬梅几乎天天守在许老身边,衣不解带,每天只在床边打个盹,确实是无比的辛苦。

    这不,她的俏脸有些憔悴,眼圈都有些发黑。许有波早就劝她好好休息一下。只是田冬梅一直不放心,却仍是坚持守候在许老身边。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扫过房间,神情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书房有四五十个平方,但里面的摆设非常的简单,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简陋。除了两边摆放着一溜高大的书柜外,就只有一张宽大的书桌和两把椅子,在东边靠窗的角落,还有一张摇椅,显然那是许老看书累时,休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书房中的这些家具,都非常的陈旧了,书柜以及书桌,还都是七八十年代的那种款式,甚至连上面的油漆都已分不清是什么颜色。

    这足见许老平时生活的简朴。

    整个书房,最吸引人的却是那一溜书柜中满满的藏书,一眼看去,密密麻麻,让人眼花缭乱。而且,书桌和摇椅边的小几上,都放着书本,显然,许老平时就爱看书。

    而让张横心中震动的是:在书桌后的墙壁上,挂着一幅字,上面写着苍劲有力的四个大字—――虎威天下!

    落款更是有些骇人,因为,那竟然是太祖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幅字是当年太祖亲笔所书,其中的虎威天下,正是对许老的评价。

    “原来许老当年的虎威将军之名,是出自这里。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里闪起了一抹异彩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,许老曾有虎威将军之名,本还以为这只是曾经军中对他老人家的戏称。现在看到了这幅字,张横总算明白了,这虎威将军之名,竟与当年太祖有关。

    心中震动,目光落在了书桌后坐着的许老身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许老正坐在书桌后,双手捧着一个尺许方圆的镜框,目光呆滞地凝望着镜框,神情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他时尔脸现悲色,时尔又会突然现出笑容,悲喜交加。

    但是,他对于张横和许有波以及辛献锋的到来,恍如未见,根本连眼角都没瞄一下,仿佛眼前的这些人全是空气。

    “伯父,您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许有波轻声地问道。

    许老却丝毫没有反应,依然手捧照片,嘴里喃喃着什么。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微微一皱,他已听清了许老在含糊地说些什么:“梅儿,梅儿!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暗叹了一声,梅儿正是许老妻子的小名。看来,许老果然如同是吴多奇和吉士超他们所说的那样,他一直在怀念他早年故去的妻子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天巫之眼早已开启,暗暗地洞察起了许老的状况。

    “三魂七魄果然皆在,身上也没有凶煞恶气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喃喃着,神情变得越来越凝重。

    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中,张横可以清晰地洞察到,许老头上三花聚顶的光氲,并无晦气沾染,这就印证了刚才辛献锋的诊断。许老并不是失魂或被**导至的异常。

    目光微微一凝,张横的眼神落在了许老手中捧着的那个镜框上。

    镜框里,是一张放大了的老照片,还是黑白照,照片中是一位年青女子的全身照。

    女子穿着一身花衣,式样是解放前的那种对襟衫,样子很是清雅可人,尤其是那甜甜的笑,仿佛有一种奇异的亲合力,让她变得很是灵动,好象她就在凝视你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就是许老当年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张横仔细地打量起了照片,目光却是陡地一凛:“不对,这照片果然有问题!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猛地一震,他也已觉察到了这照片上的异样。

    确切地说,问题并不是照片,而是制做这照片的材料,以及这个镜框。

    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,整张照片以及镜框,竟然散发着一层黝黝的黑芒,目光凝注在上面,似乎有一种恍乎的感觉,被那层黑芒吸住了眼神。

    以张横天巫之眼的变态,竟然也有要被吸入其中的错觉。这让他立刻意识到,许老手中的镜框和照片,绝不是件普通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许司令,许老的这个镜框和照片,是谁为他制作的?”

    心中疑虑重重,张横目光望向了许有波。

    “这个得问冬梅。”

    许有波连忙转向了田冬梅:“这照片是最近几年伯父才换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许老当年的那张老照片,因为经常被他拿出来看,所以,照片已磨损的不象样子,甚至上面的颜色也都已褪色。”

    田冬梅连忙道:“五年前,我刚来许老这里,看到那张照片,就建议他最好是能重新拓印一张,否则要是损坏了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许老听了我的话后,听取了我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田冬梅脸上现出了回忆之色:“不过,他对这张老照片无比的重视,不愿别人插手,所以,之后,他亲自跑了很多地方,选择了拓印这照片的材料,又亲自做了这个镜框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亲自选的材料?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真的有些诧异了:“那田小姐,你知道许老是从那里得到的这些材料吗?”

    “这些材料,是许老从琉璃厂的古玩市场上选来的。”

    田冬梅想了想,这才道:“我还记得,这是许老在一个地摊上选中的,老板是个五六十岁左右的老头儿。许老为了制作这个镜框和照片的材料,几乎化了他好多年的积蓄。这还是那地摊老板给了优惠后的价格。”

    “地摊老头?”

    张横眉头皱得更紧。许老妻子的照片和镜框所用的材料,竟然有古怪,这绝对值得怀疑。

    只是,他还真没想到,这些材料,竟然是从地摊上买来的。

    那么,买给这些东西给许老的那个老头儿,到底是有意呢,还是无意?

    “小张同志,这照片和镜框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许有波此时也觉察到张横问这些问题,肯定有原因,不由目光一凛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旁边的辛献锋也是眼眸一凝,目光变得炽烈起来。

    他也早就发现镜框和照片有些异样,只是一直无法判断出是否与许老的病情有关。此刻,见张横问到了这些,似是看出了点端倪,心中自然是又惊又疑又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是的,许司令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变得凝重无比:“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,这镜框和照片所用的材料,非常的特殊。许老的病情,就是由此而引起。”

    张横手指指向了那镜框和照片:“这照片并不是纸质,而是一种奇异的石片打磨而成,而且,它正是一种非常罕见的阴冥石。至于这镜框,却是九幽乌木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横把阴冥石和九幽乌木是什么,详细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事实上,阴冥石和九幽乌木

    都是列入天巫传承百品灵媒中的天材地宝。

    阴冥石传说是出自九幽冥河,经冥河中阴气千万年的侵蚀,才能成形。因此,它具有一股极强的阴气。在天巫传承百品灵媒中,位列第八。

    九幽乌木也是如此,是九幽才能生长之物,千年才能成材,吸取九幽的阴气,具有与阴冥石同样的效果。在百品灵媒中,位列第九。

    这两种东西,因为是出自九幽之物,所以,对神魂有奇异的作用。甚至可以把神魂吸入其中禁固。

    只是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这样的东西,竟然被许老买到了,做成了像框和照片。如果买给这些东西给许老的人,乃是有意,那么,那人的用意就值得怀疑了。

    当然,因为这些东西是许老从地摊上买来,却也不能排除,这只是一个巧合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一时也无法追纠这些,张横只能把所有的疑问,暂时埋在心里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的鬼东西!”

    许有波浑身一震,脸色刹那变得难看无比:“那个买这东西给伯父的人,该死!”

    许有波大怒,浑身陡地散发出了一股凛凛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阴冥石?九幽乌木?”

    一边的辛献锋身形一震,望向张横的眼神也有些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这两种特殊的材料,他在茅山派的古藉中,也是看到过名字。只是,古藉中对它们的介绍并不详细,所以,他根本没认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眼前的年青人,却一眼就认了出来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心中震动?

    “不对!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辛献锋似是想到了什么,神情一凛:“张少,阴冥石和九幽乌木确实如你所说,具有吸附神魂的作用。但是,这镜框和照片在许老手中已有五年。按许老身边人的说法,许老每年都会在他妻子祭日,一个人关起来看着这照片。那么,如果要发生事情,五年前就应该发生了。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出现状况?”

    辛献锋想到了问题的结症,立刻提出了置疑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