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8章 寄托
    辛献锋的话,顿时让屋里的人陡地都是一震,刷地一下,大家的目光全凝聚到了张横身上,等待着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确实是有些疑问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一凝:“辛师兄的话,却也正是我心中所疑惑的。不过,我想这应该有其他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横的目光望向了许有波和田冬梅:“许司令,田小姐,我想知道,今年许老他妻子的祭日,与以前有什么不同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同?”

    许有波和田冬梅互望一眼,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思索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啊,我记起来了,今年确实是有些不同。”

    好一会儿,田冬梅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,不由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田小姐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她,张横的脸上也现出了迫切的神色:“也许,这就是许老之所以今年才会出现状况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许老每年他妻子的祭日,情绪都会非常的低落,每到这一天,我们都会非常的紧张。因此,都会特别的注意,也会想方设法地让许老开心,希望他能从过去的记忆里摆脱出来。”

    田冬梅微微叹息:“许老的妻子有个外孙女叫小燕,是她姐姐的女儿,长得很象当年的她。许老最是疼爱这个外孙女,这些年每年许老都会让她来这里住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每次她过来,许老都会特别高兴,心情也会特别的好。”

    田冬梅继续道:“因此,吴教授和吉教授两人,在每年许老妻子祭日的时候,就会让她过来,让她陪许老度过那一段情绪最低落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今年她没过来吗?”

    张横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张少,她今年上半年的时候,突然生了白血病,直到现在,仍在国外治疗。”

    田冬梅无奈地摇头:“前几天许老妻子祭日的时候,她还打电话过来,想回来陪许老。但是,因为她现在的样子瘦得几乎成骨架了,又因为做化疗,没了头发和眉毛,样子实在是太可怜。所以,吴教授和吉教授,就没有让她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她得病的事,其实我们一直瞒着许老,生怕他担心。要是让许老看到她的样子,一定会怀疑。”

    田冬梅又解释了一句:“因此,今年她就没有来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田冬梅的目光望向了张横:“张少,这就是今年与往年最大的不同处。以前有小燕小姐的陪伴,许老他虽然也会有一段情绪低落期,但在小燕小姐的劝解下,总能很快恢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一肃,脸色变得凝重无比。

    “小张同志,难道真的就是因为小燕没来的原故?”

    许有波又惊又疑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道:“以往几年,有小燕小姐陪伴,让许老心中有所寄托,所以,他虽然会受阴冥石和九幽乌木的影响,却还能从中挣脱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小燕今年没来,他的全部心思都沉浸在对亡妻的思念中,从而受到的影响更甚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望向了许老手捧的那个镜框上:“阴冥石和九幽乌木,都具有吸收神魂的作用。两者叠加,效果会更可怕。许老之所以会出现如今的状况,处于自我封闭中,就是因为他的神魂被阴冥石和九幽乌木影响,意识已被禁固在了里面。这正是他的脑电波出现沉寂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张横尾尾而谈,说出了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因为阴冥石和九幽乌木,是出自九幽之物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它们其实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。当神魂被吸入其中的时候,许老的意识,早已不在这里了,之所以他的身体机能依然还有活力,这完全是这阴冥石和九幽乌木,还在他的手中。若是把这些东西强行拿走,只怕……

    张横没有再说下去,但众人都已理解了他的意思。不禁脸色都变得非常的难看。

    事实上,许老自出现异常后,这一周来,他不吃不喝也不睡,就一直坐在书房里,手中捧着那镜框,形如僵化。

    吴多奇和吉士超以及辛献锋他们,曾都想拿下他手中的镜框。但是,许老虽然对外物视若未见,但对手中的镜框却视如性命,他死死地抓着,他们竟然一时怎么也掰不开他的手指。

    几人也不敢用强,所以也只好任由他这样。

    而且,许有波也曾想把许老送医院,但是,一离开书桌的位置,许老的情况就会突然恶化。却是把许有波给吓着了,便不敢再动他。

    因此,这一周来,许老全靠给他挂营养液和辛献锋灌注灵力,才能维持到现在。

    而张横所说的情况,正好印证了许老的状况。因此,许有波和辛献锋,心中已是确定,张横所说的话,应该就是许老的真实病情。

    “小张同志,那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许有波微一沉吟,目光变得无比的炽烈。

    “如今的办法,那就是必须把许老唤醒,把他的神魂从阴冥石和九幽乌木中唤回来。”

    张横慎重地道。

    “小张同志可有把握?”

    许有波神情一凛,一股凛冽的气势,陡地从他身上散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做为从小跟随许老在军伍中锤练的许有波,他本身就是位铁血军人。此刻,关系到了许老的生死,他再次现出了做为一位上将的凛凛威严。

    “许司令,在下不敢说有百分百的把握,但在下愿意全力一试,应该会有七成的成功率。”

    张横可不敢随便做保证,许老的身份太特殊了,无论有任何一丝意外,那绝对都是任何人都无法承受的后果。

    “七成?”

    许有波的目光变得更加的凌厉,一眨不眨地瞪着张横,似是要把张横看穿。

    张横却也并不畏惧,迎着他的目光,慎重地点头:“是的,许司令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许有波犹豫了片刻,陡地一甩手:“那就拜托小张同志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一定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一肃,不由自主地挺起了腰杆。

    “小张同志,你需要什么准备,或是需要什么仪器和人手帮忙?”

    做出了决断,许有波也不再迟疑,着手做起了准备。

    “所需的东西,我这次都带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一沉吟,目光望向了旁边的辛献锋:“不过,我还想请辛师兄帮个忙,有他在,把握会更多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就给张少您做个副手。”

    辛献锋也不犹豫,立刻答道:“一切听张少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辛师兄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:“还有,许司令,请您和田小姐暂时回避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许有波自然有大将风范,既然相信了张横和辛献锋,他就不会有丝毫的怀疑。

    当下,他向田冬梅使了个眼色,自己已转身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田冬梅犹豫了一下,但最终还是跟着许有波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门外,吴多奇和吉士超以及徐涛和李法强等人,一个个神情紧张,都守候在门口。

    见到许有波出来,众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他,吴多奇更是连忙问道:“许司令,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嗯,小张同志已确证了伯父的病情,现在由他和辛大师准备进行治疗。”

    说着,许有波神情一凛:“你们马上做好急救准备!”

    “是许司令!”

    众人齐声应诺,立刻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许老的情况实在是太怪异,大家已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

    书房里,张横和辛献锋此刻神情也都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辛师兄,这次您就帮我压制住这镜框和照片散发的阴气,其他的由我来做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望向了辛献锋。

    这次,他之所以要留下辛献锋,其实也是有点私心。不管怎么说,许老的身份太特殊,自己一个人出手,确实是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而且,有辛献锋在旁边帮忙,张横更能一心一意做事,确实是能增加把握。

    “好,张少。”

    辛献锋点头。

    做为茅山派的高徒,他虽然在见识上比不上获得了天巫传承的张横,但是在能力上,却也不差。尤其是茅山派最擅长的是阴阳之术,眼前的情况,以他的能力,要压制阴冥石和九幽乌木散发的气息,还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两人再次仔细地商量了动手的方案,直到认为已是最完美,这才相互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叱!”

    辛献锋陡地一声低喝,手一翻,一柄桃木剑已握在了掌中,猛然一指,点向了许老手中的镜框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阵奇异的波动刹那荡漾开来,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波纹,陡地笼罩住了镜框。

    许老浑身一颤,手中的镜框似是有生命一般,猛然剧烈的振荡,照片中的那个女子,也象是突然活了过来,目光炯炯地望向了辛献锋和张横,眼神中竟然露出了一抹哀怨。

    但是,辛献锋那里会被眼前这诡异的现象所迷惑,手中桃木剑遥遥所指,另一只手更是结出了一个个怪异的符篆。

    “辛师兄,阴冥石和九幽乌木就交给您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再次提醒了一句,双手中已握住了一把柳木针和桃木针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他双手急舞,陡然刺向了许老的眉心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木针刺入,许老浑身又是一震,而张横的脸色却是猛地变得无比的怪异,神情中也现出了一抹难以喻意的惊异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