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9章 赖头疮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两枚木针刺入许老额头,张横脸上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口中喃喃着,心中却是震动无比。

    他这次使用的木针,其中一枚正是当日从华老手中所得的雷劫柳木针,也是极阴之物,除了可治病外,还有一个特殊的作用,那就是……通灵!

    此刻,在他符篆的加持下,张横的心神已与许老的神窍连成了一体。顿时,他的思感中,传来了一幕奇异的影像。

    嗡,心神一振,脑海中轰然剧震,一个奇异的旋涡陡地出现,把张横的这缕思感,猛地吸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刹那,张横的意识中出现了一片黑暗,仿佛是在穿越一个时空,头脑中也传来了阵阵的炫晕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感觉只是瞬息,仿佛是错觉。当意识再次恢复的时候,眼前已看到了一幅不可思义的画面。

    只见,在一个乡村中,正有一户农家在娶亲,门口张灯结彩,锣鼓宣天,无数人嘻嘻哈哈地站在那儿,正在看着一对新人拜堂。

    新郎官穿着马褂,头上插着花铃。新娘子身穿大红喜袍,头上盖着红盖头,堂中一对龙凤喜烛熊熊燃烧,两个老人分坐左右,满脸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一拜天地!”

    一名司仪在旁边高呼:“二拜高堂!”

    “夫妻对拜!”

    两个新人有些机械地随着司仪的声音,拜过了天地,又拜过了堂上所做的两位老人,最后相互跪拜了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,当两人抬起头来,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,心中暗呼:“是许老,原来是许老年青时与他妻子拜堂成亲时的情形。”

    不错,那新郎官抬起头来的刹那,张横立刻认了出来,他正是许老。只不过,此刻的许老,年纪只有二十岁上下,一副英气逼人的模样。但从他脸部那依稀的轮廓,尤其是那对炯炯的眼神中,却仍然可以看出许老的影子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立刻明白了过来,这是许老如今意识中正在回忆的场景。

    婚礼仍在进行中,夫妻对拜过后,就是送入洞房。年青时的许老,扯着一根红带,把新娘带入了洞房。

    一切都如同是电视电影中所演的那样,揭红盖头,喝交杯酒,这是一桩充满了传统色彩的中式婚礼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许老会处于一种自我封闭的状态中。甚至连脑电波也陷入了沉寂,原来,他的神魂果真被吸入了阴冥石和九幽乌木形成的奇异时空里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一凛。感受到了意识中传来的这幕奇异影像,他已完全确定,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先前自己的思感探入许老的神窍,立刻出现了被一个奇异旋涡吸入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自然不是什么错觉,而是许老手中的镜框和照片,产生的诡异力量,吸纳了许老的神魂。

    至于张横看到的结婚情形,正是许老深埋在心底的记忆。而在阴冥石与九幽乌木所形成的时空中,许老完全沉浸在了过去的回忆里,与新婚妻子,正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。

    对于许老来说,他这一生最愧对的就是妻子。而让他最怀念的,也正是与妻子在一起的那一段甜蜜岁月。

    所以,一旦陷入了这样回忆幻觉,确实是很难醒来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要做的,就是把许老的神魂,从这奇异的回忆幻觉中唤醒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那里还会犹豫,心念一动。

    顿时,摄魂珠滴溜溜地悬浮到了许老的头顶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波纹振荡,摄魂珠陡然光芒大作,一圈圈彩氲刹那笼罩住了许老。

    而在张横的意识里,却是出现了一幕诡异的现象。

    只见,空间以摄魂珠为中心,猛地形成了一个彩色的旋涡,陡然贯穿了许老的神窍。

    下一刻,吸住许老神窍的那个黑色旋涡,骤然振荡,剧烈地震动起来。似乎对这个新出现的彩色旋涡,无比的抗拒。

    两个旋涡如同是两团星云,怒旋狂转着,一个要把对方吸入其中,一个却是竭力地排斥对方,一时间,形成了一种僵持。

    “辛师兄,助我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张横猛地一声低喝,手指轰然指向了空中的摄魂珠。

    摄魂珠具有吸取神魂和念力的作用,许老的神魂被吸入阴冥石和九幽乌木形成的奇异时空里,张横要想把许老唤醒,必须让他的神魂归位。因此,只得利用摄魂珠的力量,在那个诡异时空间,打开一道通道。

    此刻,摄魂珠的力量,遭到了阴冥石和九幽乌木的强烈反击,双方处于了相持不下的境地。要想打破这种僵局,必须有外力介入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耳边传来了辛献锋的低喝,他陡然手中桃木剑一指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桃木剑暗芒暴逸,无数奇异的符篆凌空化形,如同是潮水般汹涌着,向镜框和照片投影而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镜框和照片剧烈震动起来,照片中的女子影像,也似乎有了反应,眼眸里闪起了怨恨的光芒,死死地瞪向了张横和辛献锋。

    “梅儿!我们终于能在一起了……”

    在那奇异时空里,许老与他妻子正喝完了交杯酒,许老揭开了她的红盖头,目光灼灼地望着妻子,眼眸里浓浓的都是难得的柔情。

    “阿牛哥哥!”

    许老的妻子小名就叫梅儿,她娇羞地低着头,脸红得如同是一张红纸,眉宇间却洋溢着幸福和甜蜜。她根本不敢抬头看自己的爱郎,只是低低地呼唤着许老的小名。

    两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,相互倾慕已久,今日总算能结成连理,彼此都沉浸在了满满的幸福里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撞门声,紧接着,响起了一片愤怒的喊叫:“不好啦,赖头疮来抢人了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新房中的两人浑身剧震,脸色刹那变得震惊无比。

    两人自然知道赖头疮是谁,这是村里大地主苍家的大儿子苍有贵的外号。

    因为这家伙小时候生过赖头疮,在头上留下了一个疮疤。再加上这家伙是个无恶不作的坏胚。所以,村里人都在背地里叫他赖头疮,意思是说他是个坏得流脓的畜生。

    村中苍家是这一带的恶霸,尤其是前几年,他的大儿子苍有贵在县城加入了伪军,成了一名小队长。从此,苍家在这一带更是横行霸道,肆意妄为,村里人无人不怕,无人不恨。

    只是,大家因为畏惧苍家的势力,却是从来都是敢怒而不敢言。

    许家与苍家本来没有任何的瓜葛。但是,前段时间,赖头疮回乡度假,却是意外地遇到了邻村的梅儿,也正是许老青梅竹马的恋人。

    赖头疮当时就惊为天人。如果换了以前还在乡里当恶少的时候,赖头疮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出手调戏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当了县城守军的小队长,自觉也是有身份的人了,因此,他自然不会象以前那样野蛮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当天晚上,赖头疮就叫了村里的一位媒婆,到了梅儿家提亲,说是要娶梅儿成为他第四房小妾,带梅儿去城里享福。

    这让梅儿全家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但是,梅儿家那能答应。十里八乡的,谁不知道赖头疮这家伙的德性。以前在村里就是欺男霸女,被他糟蹋的女子也不知多少。

    更何况,梅儿已与许家订了亲,说起来已是名花有主。岂能再嫁给赖头疮去当小妾。

    媒婆悻悻而回,但是,第二天却传来了赖头疮的口信,说是梅儿如果不给他当小妾,就要让他们家里鸡犬不宁。

    梅儿家当时就慌了,连忙与许家商量。最后,两家决定,马上给两小成亲。

    在他们想来,只要梅儿出嫁了,那么,赖头疮就算有什么想法,也会死了那条心。

    于是,两家就在三天后,匆匆筹办了婚事,让两小结了亲。

    本以为事情也该到此结束。可是,许老和梅儿怎么也没想到,此时赖头疮竟然带着人来许家了。

    许老惊怒交加,却也知道赖头疮这家伙什么都做得出来。所以,他连忙把梅儿从后门送了出去,自己却是跑到了前院,想与赖头疮论论理。

    那知,再次回到前院,那里已是狼藉一片,甚至是惨不忍睹。家里所有的东西都已被砸了个粉碎,前来喝喜酒的客人,许多人都被打得鼻青脸肿,许老的父母更是满身是血地倒在血泊中。

    许老大怒。但是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赖头疮所带的数十个恶奴,已是扑了上来,一顿拳打脚踢,把许老打昏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一个喜庆的好日子,就这么被赖头疮给破坏了。当许老苏醒过来的时候,他更是得到了一个噩耗,妻子梅儿已被赖头苍给强行抢去了。

    当时,许老虽然把妻子送出了后门,想让她到附近山上暂时躲一躲。

    但是,赖头疮早就想到了,所以,在前后门都派了人手守候。梅儿没跑出多远,就被他的人发现,最终被抓了回去。

    许老得知这一消息,目眦欲裂,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势,当下就操起了两把菜刀,趁着夜色,摸向了苍家。

    就算是死,他也要救出妻子,绝不能让梅儿受赖头疮的侮辱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意识中传来这一段许老的记忆幻觉,张横浑身剧震,脸色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许老的记忆正处于这段最让他悲痛的幻觉里,以许老的性格,此刻如果要把他强行从那诡异的时空中拉出来,只怕必然会遭到他潜意识的强烈反抗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现在要唤醒许老,难度增加的不是一倍两倍,而是百十倍。

    那么,这该怎么办?已用摄魂珠强行贯穿了那个时空,如果不把许老的神魂拉回现实,只怕许老就永远会陷在那里。到时,后果简直无法想象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