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0章 两把菜刀后的隐秘
    对于许老的平生,两把菜刀闹革命,早已成为人所皆知的传奇。但是,张横还真没想到,这两把菜刀闹革命的背后,竟然还隐藏着这样的故事。

    显然,许老之所以起义,就是因为妻子梅儿被村中的恶霸强行抢去,这才奋然反抗。

    果然,接下来的情形,印证了张横的猜测。年青的许老,趁着夜色,带着两把菜刀,偷偷潜入了苍家,正好看到赖头疮想要欺辱他的妻子梅儿。

    许老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拿着菜刀冲了出去,情急之下,也顾不得三七二十一,就砍死了赖头疮,连夜带着妻子和父母一家人,逃离了村中。

    感受着意识中传来的那惨烈一幕,张横的心却是无比的焦急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这幕自己看到的情形,是此刻许老神魂中恰巧正在回忆的场面,还是阴冥石和九幽乌木诡异的时空,特意营造出来让自己看到的。

    但是,这幕情形,却是影响到了许老的心神,如果此刻要把他强行带离,只怕绝对会遭到许老潜意识的强烈反抗。

    这却是张横最不想遇到的情况。要知道,神魂是最脆弱的,一旦遭到反抗,强行行事,必然会让许老的魂魄受创。

    那么,该如何才能改变这一状况呢?

    心中焦急万分,陡地,张横猛然似是想到了什么,不由眼眸一凝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一阵轻鸣,镇海印轰然怒旋,已悬浮到了许老头顶,万道金光,刹那笼罩住了他。

    陡地,许老浑身一震,而在那奇异时空中,时间象是突然变成了电影中的快境头,所有的影像,急速地流转起来。

    镇海印具有镇摄神魂的作用,在它的力量影响下,许老记忆的幻境,时间在快速地向前行进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青年的许老,已变成了中年,眨眼间,又已到了老年。他那辉煌而坎坷的一生,在这短短的时间里,如同浮光掠影般闪过。

    猛地,画面一震,定格在了另一幅奇异的影像中。

    一个简陋的书房里,许老正手捧着一个镜框,神情黯然地瞪着镜框里的照片。照片上,赫然正是他妻子梅儿。

    不过,此刻的影像中,许老的办公桌对面,却坐着一个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少女,样子竟然与许老的妻子长相非常的类似。尤其是她的那对眼眸,几乎与梅儿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是梅儿的那个姐姐的外孙女小燕!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咯噔一下,立刻明白了出现在意识里的这幕情形:“想来,应该是前几年,许老在梅儿祭日时候的某一个场景。”

    果然,接下来的情形,印证了张横的想法。在小燕的陪伴和劝导下,许老那低落的情绪,终于渐渐的有所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一喜,他现在是终于明白了,为什么阴冥石和九幽乌木制做成的镜框和照片,已在许老手中存在了五年,却直到今年,许老才会出事。这其中的原因,确实就是因为,以前每年的这个时刻,都有小燕陪伴。

    小燕的容貌与当年的梅儿十分的相似,甚至说话的语调和语气,也与梅儿几乎相同。在潜意识中,许老总会把她当成是梅儿。

    因此,就算是在梅儿的祭日,有小燕的陪伴,许老的思绪,也不会完全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里。所以,他的神魂,这才没有被阴冥石和九幽乌木的奇异力量所影响,从而进入那个诡异的时空。

    然而,今年因为小燕本身出了事,却没有能来陪伴许老。让许老那份对梅儿的思念无法寄托,最终是发生了如今的状况。

    此刻,见许老的记忆幻觉定格在了此处,已摆脱了刚才因梅儿被赖头疮强行掠夺,从而产生的极度悲愤。

    张横那里还敢迟疑,陡然手指一指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摄魂珠光芒大耀,彩色的旋涡轰然怒旋,一股无比强悍的力量,硬生生地穿入了那黑色的旋涡里。

    黑色旋涡剧震狂颤,似是想反抗。但是,辛献锋的力量,却死死地压制住了它。

    终于,彩光暴闪,一团光氲刹那包裹住了时空中的许老,把他陡地卷入了彩色旋涡里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正痴痴地望着手中照片的许老,浑身剧震,那僵化的脸上,猛地有了迷茫的表情: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许老!”

    张横和辛献锋尽皆大喜,两人连忙收了各自的法器,目光灼灼地望向了许老。

    “小张同志,是你?”

    许老仍处于一种茫然的状态中,看到眼前的张横和辛献锋,很是诧异:“献锋同志,你们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辛献锋以前也曾为许老诊治过,所以,许老对他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“许老,您出了点状况,不过,现在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和辛献锋互望了一眼,张横这才道。

    “我出了点状况?”

    许老一怔,目光望到了手中的镜框和照片,脸上的神情急剧地变化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终于隐约地想起了什么,眼眸却是陡地一凝:“我好象记起了什么,这照片……”

    许老没有再说下去,他也意识到了手中的东西有些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“伯父!您总算醒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得到屋里辛献锋的通知,许有波以及吴多奇和吉士超等人,都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许老已在与张横说话,众人的脸上,顿时露出了惊喜若狂的神色,许有波和田冬梅他们,更是早已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“许老!”

    吴多奇和吉士超紧走几步,两人已开始为许老做起了检查。

    两人是许老保健组中的中医和西医专家,许老苏醒的第一件事,自然是先得确定他现在的身体状况。

    许老这回很配合,任由他们给自己检查各项生理指标。目光却是望向了张横和辛献锋:“小张同志,献锋同志,你们是什么时候过来的?老头子我,到底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许老何等人物,虽然不记得自己出事时的情形。但是,看到张横和辛献锋两人出现,立刻意识到,自己肯定是出了大状况。否则,许有波他们,不会把这两人请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“许老,您确实是出了点问题!”

    张横已是细细地用天巫之眼洞察了许老的身体,心中已暗自确定,许老现在已稳定了下来,所以,他也不隐瞒,把事情简略地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许老,您受这个镜框和照片的影响,心神陷入了往事的回忆里,处于了一种自我封闭的状态,已有一周的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许老的神情陡地一凛,脸上现出了沉思的神色:“怪不得我好象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,仿佛是自己又回到了年青的时候,又再一次经历了那些曾经的往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许老的目光猛地落到了张横和辛献锋身上:“这镜框和照片有异常?那么,你们怀疑卖给我这些材料的人,有问题?”

    许老立刻敏锐地抓住了事情的关健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张横和辛献锋都点了点头:“如果那人知道许老您的身份,他还把这东西卖给您,我们怀疑他用心不良。”

    “伯父,当日卖这些东西给你的那个地摊,我刚才已派人去琉璃厂那边调查过了。但是,那个地摊早在几年前就不见了,地摊的摊主,更是不知所踪。”

    许有波神情一肃,向许老汇报道。

    许有波刚才就从张横那里知道了镜框和照片的事。他自然不会光等在外面,所以,趁着张横和辛献锋为许老治病的时候,已是派人对琉璃厂古玩市场进行了调查。

    那次许老买这东西,身边有田冬梅和王振雄以及徐涛等人陪同。大家对那个地摊的摊主都有印象。因此,王振雄当时就亲自去了琉璃厂古玩市场,想找到那人。

    只可惜,那是五年前的事了,地摊又是流动性极大的。所以,纵然是王振雄动用了不少的力量,却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许老微微点头,脸上的沉思之色更浓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他摇了摇头:“那个地摊摊主应该不认识老头儿我。当日我是偶尔路过,看到了他地摊上的东西有些特别。而且,我有一种感觉,好象那些东西让我有一种很亲切的意味。”

    所以,当时我才停了下来,把那些东西买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找人拓印了照片,并亲自做了镜框。

    从这些情况来看,这应该只是一个凑巧。

    许老最后做出了判断。

    屋里的人都点了点头,心中却尽皆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一个偶然事件,问题就不大了。但要是这一事情,乃是克意的安排,那么,这可绝对就是一件惊天的大案。

    开玩笑,许老何等人物,要是真有人敢在暗中针对他做些什么,那无疑就是翻了天。要是追查起来,极有可能会牵涉到无数人。

    此刻,听许老断定,那只是一个巧合,众人心头悬着的石头,也总算落了地。

    受了阴冥石和九幽乌木的影响,许老虽然已清醒过来,但是他的神魂仍是受到了不轻的损伤。

    说了几句话,他的脸上已现出了疲态,众人也不敢打扰他,当下,张横和辛献锋相互商量着,为许老开了一剂药方,交给吴多奇和吉世超,众人都退了出去,把许老送回了他的卧室,只留下田冬梅在屋里照顾。

    这一夜,张横和辛献锋都没有离开许家,就在许家住了下来,密切地观注着许老的情况。

    幸好,一夜无事,第二天一早,许老起来的时候,精神状态也恢复了许多,这让所有人都是无比的惊喜。显然,许老这回又是渡过了一次难关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众人丝毫不敢大意,直到三天后,许老的状况已基本恢复,大家的心这才彻底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横这几天一直守候在许老这边,许老的逐渐恢复,也让他很是欣慰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心里却有一件事难以释怀,眼看许老已不需要时刻守候在他身边,张横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