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2章 挖空心思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被两名保安拦住,张横的神情不由一凝。

    “张少,奇珍坊的三楼,是贵宾区,据说只有这里的vip会员才能进入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辛献锋皱了皱眉,小声地向张横道:“或者是有贵重物品想出售的客人,才可以上去,真正珍贵的东西,全在这三楼上。”

    做为特殊部门的人员,辛献锋以前虽然没来过这奇珍坊。但是,他在刚才陪同张横进入这里后,看到张横那古怪的神情,已是对这里产生了好奇。

    所以,他立刻暗中对奇珍坊的情况进行了调查。很快,他所要的消息,就传到了他的手机上,现在,他对奇珍坊的情况,也已是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眉毛挑了挑。

    象奇珍坊这样,许多古玩店确实是有普通人不能进入的禁区。毕竟,一些贵重的古玩,动辙就是上千万,那绝对不是普通人有能力购买。所以,那种贵重物品的展览区,只能允许有购买能力的贵宾进去。

    不过,发现了奇珍坊一楼的那个离火爻,张横现在已是对这里充满了好奇,他今天是必须上三楼,而且还想见见这奇珍坊的主人。所以,他心念一动,已是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他再次回到了那个圆形橱柜边。

    立刻,有一位年青漂亮的营业员走了过来,笑盈盈地道:“先生,有什么能为您服务?”

    虽然刚才张横已来过这里,但营业员丝毫没有不耐烦,仍是表现出了应有的礼貌。足见这里的营业员,是经过了特别的训练,有着良好的素质。

    “请问小姐,不知道奇珍坊收不收古玩?”

    张横道。

    “一般普通的古玩,我们是不收的。”

    营业员仍保持着职业的微笑:“不过,要是有特别的古玩,我们奇珍坊会酌情收购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那么,请这位小姐看看,我这东西是不是能被奇珍坊收购?”

    张横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盒子,放到了橱柜上。

    营业员小姐小心翼翼地打了开来,立刻,盒子里的东西,呈现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那是一块不规则的碧蓝色晶体,有小孩子拳头大小,在木盒中那块明黄色锦缎的掩映下,折射出如同大海般碧蓝的光氲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晶体内仿佛是有水波在荡漾,让人不觉有种如梦如幻的错觉,实在是迷离之极,璀灿之极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随着木盒的打开,空中仿佛是突然盈满了水气,一种湿润的感觉,刹那弥漫了四周。

    营业员小姐的神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,这木盒里的晶体,就算是一个外行,也能感觉出它绝不是普通之物。

    她那里还敢迟疑,连忙从旁边拿过了一副手套套上,又拿起了一面放大镜,细细地端详起了木盒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渐渐的,营业员的神情变得慎重无比,她也是经过专业培训,已看出了这木盒里的这块晶体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“张少,你这是?”

    一边的辛献锋神情一肃,对于张横此刻的举动,他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想到,张横竟然会拿出东西要出售给奇珍坊。

    而且,以他的眼力,也立刻认出了眼前这块晶体的特别,心中更是震动不以:“这竟然是传说中的深海蓝晶,天啊!张少竟然为了要上奇珍坊的三楼,把这样的天材地宝拿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辛献锋望向张横的眼神又有些不同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就算是他做为茅山派的传人,也只是从古藉中看到过有关深海蓝晶的介绍。

    那知,眼前这个年青人,这种天材地宝,他却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来,甚至愿意出售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辛献锋心中暗惊?

    “没事,辛师兄!”

    张横自然能明白他的意思,淡淡一笑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先生,不知您这东西准备卖什么价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营业员小姐目光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家传之物,据家中老人说,是当年从宫中流传出来的老物件。一直是我们家中的传家之宝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叹息:“若不是这次家中出了点事,急需用钱,我绝不会把它卖掉。”

    张横并没有说想要什么价格,但却已在说明自己手中的这样东西的珍贵。

    “好的,先生,这东西我做不了主。您请稍等,我请我们店里的专家品鉴一下。”

    女营业员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那就麻烦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心中暗喜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让您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从二楼旁边的一个房间里,走出了一个中年男子,戴着一副金丝眼镜,很是斯文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来到张横面前,朝张横点点头:“在下柏坚,是这里的鉴定师。先生贵姓,要不到办公室详谈?”

    “柏先生好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:“在下姓张名横。”

    目光打量着眼前的鉴定师柏坚,张横心里已是有了底。眼前的这人,只是个普通人。不过,他头顶有一缕隐约的文气缭绕,显然,也不是个招摇之辈,应该在古玩的鉴赏方面,有着一定的功底。

    当下,两人随着柏坚进入了旁边的一间办公室,里面布置很清雅,柏坚把张横和辛献锋让到了待客沙发上,亲自为两人泡了杯茶,这才戴上了手套,拿出了放大镜,仔细地鉴赏起了那枚深海蓝晶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这深海蓝晶确实是难得之物,尤其是体积如此之大,确实是罕见的精品。”

    柏坚轻轻地放下了那枚晶体,神情变得凝重无比:“不瞒张先生,这是我看到过的最大的一块深海蓝晶,不知张先生准备卖什么价?”

    “具体价格,我也不怎么清楚。不过,我想,它至少值个一千万吧?”

    张横眉头微微一挑,心中也不得不为眼前的柏坚赞了个好字。

    张横拿出来的晶体,正是当日从禹王崖海底的搅海旋涡阵中取得的深海蓝晶。

    只是,这种天材地宝级的稀罕材料,眼前的柏坚竟然也能一眼就认出来,这确实是让张横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这足见奇珍坊的实力,在古玩市场能经营多年,也可见它确实是收罗了不少的人材。

    “一千万?”

    柏坚的眼眸微微一凝:“张先生,这个价格我无法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!”

    柏坚沉吟了一下:“您请稍等,我向老板请示一下,看他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柏先生请便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笑,他自然明白,一笔上千万的生意,确实已超出了这位鉴定师的权限。而这也正是张横的目的,他要见的就是这奇珍坊的主人。

    柏坚走到了旁边的一个房间里,拿出了电话,叽哩咕噜地说了些什么。好一会儿,他走回了房里,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神色:“不好意思,张先生,让您久等了。我们老板对您的这块深海蓝晶很感兴趣,他让我带您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那就多谢柏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站了起来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当下,两人从柏坚的办公室走了出来,向着三楼的楼梯走了上去。这回,守在那里的两个保安,果然没有阻拦。张横的心里却是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期待。现在,他对这个奇珍坊的老板,是越来越有兴趣了。

    走上三楼,迎面是一个豪华的大厅,红木的地板,古色古香的家具,四周更是挂满了一些古画以及玉石镶嵌画。看起来很有格调。

    大厅被一座巨大的玉石屏风隔成了两半,此时此刻,一个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,正悠然地坐在屏风前的红木太师椅上,品着香茗。

    看到张横和辛献锋上来,中年男子微笑着站起了身,目光灼灼地打量着张横两人,一边已伸出了手来:“这位就是张横张先生吧!失敬,失敬!”

    说着,中年男子自我介绍道:“敝人刘如策,欢迎张先生光临敝处。”

    “刘老板客气!”

    张横与他握了握手,眼眸却是陡地一凝,心中暗道:“这个刘老板果然不是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不错,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里,眼前的刘如策刘老板,浑身散发着一层淡淡的暗芒,显然,他正是一位玄门中人。而且,从他散发的气息来看,应该是修练了阴阳一道的功法,修为在二品中阶,说起来已算是非常的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张先生手中有一块深海蓝晶要出售?”

    刘如策眼眸又是微微一眯,他也感应到了眼前的两人,貌似不是普通人。所以,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。

    “是的,刘老板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:“在下遇到了一些事,急需用钱。所以,只能把这祖上所传之物出售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一边说着,一边已拿出了那个木盒。

    “张少,这个刘如策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趁着刘如策在细细察看深海蓝晶的空档,辛献锋凑近了张横身边,暗暗地把刘如策的有关情况介绍给了张横:“刘家是古玩世家,据说先祖曾是当年清宫中的一位主管,为清宫中的古玩做保养和修复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清朝灭亡,刘家的先人这才在琉璃厂一带,开了这家奇珍坊,说起来奇珍坊已是一家百年老店。”

    辛献锋的消息确实详细,已是把刘家的情况给了解得清清楚楚:“在如今的古玩和收藏界,奇珍坊很有影响力,这个刘如策,是现在刘家的当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目光感激地望了辛献锋一眼。

    有这位辛师兄一起来,这次倒是省了张横许多麻烦,至少,不用化心思去调查这家奇珍坊的背景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当真要把它出售?”

    刘如策细细地察看了那块深海蓝晶,脸上的诧异之色更浓。

    他自然清楚深海蓝晶的价值,对于一名玄门修者来说,它不仅是一种刻划符篆的灵媒,更是炼器和制作风水道具的极佳材料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是属于天材地宝级的存在。这让刘如策的眼瞳又是微微一凝,目光再次凝注到了张横的脸上。

    他很怀疑,张横竟然会把这样珍贵的东西出售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,正想说那些刚才编好的理由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屏风后响起了一个人的大笑声:“哈哈,本少还以为是谁,原来是张少,哈哈,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,想不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张少!”

    说话声中,一个人影,已从屏风后转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张横转过了头,立刻看到了那人的面貌,脸色却是不由微微地变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