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3章 意想不到的冤家
    “确实是人生何处不相逢!”

    微微一怔,张横眉毛陡地一挑:“想不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曹大少!”

    从屏风后出来的,正是曹宇,那个曾经与赵园园要联姻,最后却在要进入赵家祖坟前,当了逃兵的那位曹家公子。

    他刚才正在这三楼上与刘如策恰谈一笔生意,突然听到外面的声音很熟悉。不由心中一震,这才走出屏风来看看。那知,来的竟然真的就是张横。

    “曹公子,张先生,你们认识?”

    刘如策望望曹宇,再看看张横,看两人的神情都有些异样,不由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少本少当然认识,而且我们可是老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曹宇脸上已露出了皮笑肉不笑的神情:“想不到张少竟然来到了上京,这可真是难得啊!有机会还得让曹某尽地主之宜。”

    曹宇在地主之宜上,特别咬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“那敢劳驾曹大少!”

    张横那里能听不出曹宇话中的含意,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应该的,那就等张少方便了,让曹某好好招待你!”

    曹宇冷笑着,似乎又想起了什么,脸上露出了挑衅的神色:“张少,听说你在古玩上见识不凡,何不进来看看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一凝,望向了一边的刘如策。

    他还真巴不得想见识一下,奇珍坊的三楼上,到底有什么稀罕的宝物。此刻,曹宇激自己,不管这家伙抱着什么目的,却正中下怀。

    “张少,里面请!”

    刘如策微一沉吟,向张横和辛献锋做了个请的手势:“敝店最近确实是弄到了几件好东西,就请张少和这位朋友品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    张横和辛献锋点头,跟着刘如策向屏风后走去。

    见张横进来,曹宇也转身又进入了屏风里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曹宇转身的刹那,他脸上的笑意却已是渐渐的冷了下来,眼眸里也浮起了一抹怨毒的神情:“小子,你敢来上京,这回看本少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对于曹宇来说,他对张横确实是充满了恨意。

    自从那次在奥岛赵家,灰溜溜地当众玩了失踪,曹宇与赵园园的那个联姻,就此告终。曹家与赵家的关系也变得恶劣起来。

    为此,曹宇受到了家族长辈的责备,甚至前段时间,被禁足了一个多月,让他好好反思。

    曹宇自然把这一切都推到了张横身上,在他以为,赵家的事,如果没有张横的参与,他曹宇岂会与赵家反目?

    甚至要是赵家因为祖坟坟风的冲刑,出了大事。到时,赵家会对曹家更加的依赖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这一切都因为张横的出现而改变。这如何不让曹宇把张横恨之入骨?

    进入屏风,眼前不由一亮,这里布置得很是典雅,四周摆了一圈玻璃橱柜,中间是两排红木沙发,此刻沙发上坐了四五个人,正一边品着香茗,一边在交谈着什么。

    张横目光扫了屋里几人一眼,却是一个也不认识。但从这些人的穿着打扮来看,显然都是气度不凡,应该都是有身份之人。

    正想看看旁边那一圈橱柜中摆放的古玩,这个时候,张横心头却是陡地一凛,一种冰寒的感觉,猛然心头升起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这妞难道与哥们有仇?”

    张横眉头微微一皱,心中很是讶异。

    不错,此时此刻,那四五个客人,目光都凝注到了新进来的张横和辛献锋身上。

    只是,让张横有些想不通的是:其中坐在一边的一个女子,望向自己的眼神中,竟然满是怨毒和仇恨。

    那女子穿着一身紫貂的大衣,身形修长,面容清秀,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年纪。

    看她的衣着,应该也是个富贵人家的出身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她一对冰冷的眸子,望着张横,眼神里却有毫不掩饰的愤恨。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真的有些满头雾水了。他自认那个女子,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,这是第一次相见。

    那么,她怎么会对自己有如此的敌意,仿佛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?

    “张少,那妞儿好象对你不怀好意啊!”

    辛献锋也看出了对面那个女子的眼神有异,不禁凑到了张横耳边,神情古怪地道:“张少不会与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辛师兄,你想到那儿去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那能猜不出辛献锋那点八卦心思,不由哭笑不得:“我根本不认识她。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她?”

    这回却是轮到辛献锋满头雾水了:“可是她明明象是与你有深仇大恨一样啊!”

    “是张横张少吧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那女子款款地站起了身来,目光仍是冰冷地凝注着张横:“在下进幽真子!”

    “进幽真子?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一凛,他陡地意识到了什么: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咯咯,不错,进幽大德是我父亲,进幽二德是我叔叔!”

    进幽真子的目光中闪过了一抹怨恨:“我父亲和叔叔拜张少您所赐,现在还在明珠享福,真子这次有幸遇到张少,有机会自然是要好好报答张少。”

    进幽真子冷冷地说着,虽然语气中丝毫不带火气。但是,在场的人那一个不是聪明人,立刻从她的话里,听出了一股浓裂的恨意。

    陡地,场中的众人,都是不禁一愕,望望进幽真子,又看看张横,神情很是古怪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真子小姐!”

    张横的脸色也变得阴沉了下来,毫不示弱地望着进幽真子:“好说,好说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很是意外,他还真没想到,竟然会在这里遇到进幽大德的女儿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会忘记进幽大德是谁。当日在明珠的时候,进幽大德和二德,在那凶楼中残害被他们骗来的少女,最后,凶楼被张横用了点手段白白地拿了过来。而进幽两兄弟,却被明珠警方抓捕。更因为他们做的那些伤天害理之事,牵涉出了一大批人。甚至连钱塘的龙腾武馆,也因此而倒台,武家父子更是锒当入狱。

    据张横所知,如今的进幽大德和进幽二德,正被关押在监牢里,他们的案件也已到了最后的审判阶段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张横也已恍然。为什么进幽大德的女儿,会对自己如此的仇恨。想来,这妞儿是把自己当成是害他父亲和叔叔入狱的仇人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真子小姐,张少这回来了上京,你们确实是要亲近亲近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曹宇在一边阴阳怪气地道。

    说着,他已走到了进幽真子的旁边,在她身边的那张红木沙发上坐了下来,斜睨着张横,满脸的得色。

    进幽真子这次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,说来确实就是曹宇带过来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此次进幽真子来上京,就是为了找曹宇。

    进幽真子一直在倭岛,但是,当她父亲和叔叔被华夏警方拘捕的消息传来,却是把她给震惊了。

    进幽真子那里还敢迟疑,立刻赶往了明珠,想寻找关系和门路,把父亲和叔叔救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,进幽大德和二德,所做的事实在是人神共愤,再加上他们还暗中曾阴谋王红伟这位明珠市公安局局长的公子。因此,他们的案子,在明珠市根本没有任何人敢插手,更不要说放水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进幽真子在明珠周旋了好一段时间,却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通过关系,让她明白了其中的原由。而她在知道了事情的内幕后,立刻想到了一点:这次要想救自己的父亲和叔叔,要想在明珠找关系,那根本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因此,她赶到了上京,想在这里寻找到突破口,从而影响到那一案件。

    经过多方打听,终于让她选定了一个人选,那就是曹宇。

    曹家在上京也是顶级的世家,背景自然是不必多说。而曹宇与她父亲案件中的一个主要人物张横,却有着仇怨。

    因此,要是能得到曹家的支持,她父亲的那个案件,也许还有希望。

    进幽真子这回也是真的豁出去了,为了接近曹宇,化费了不少的心思。终于,在她的不懈努力下,曹宇曹公子与她如今已是打得火热。

    这一次,就是曹宇带着她来奇珍坊看古玩。只是,她也是怎么都想不到,竟然会在此处遇上仇人张横。

    虽然不明白进幽真子与曹宇怎么粘到了一块儿,但是,看到这两人那副一唱一和的作态,张横却那里会理他们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转向了四周的那些橱柜,眼眸却是陡地一亮。

    三楼这里的橱柜并不多,也就十几个,里面存放的物品,也不象下面那样,每个橱柜中只放了一件。

    而在张横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里,这橱柜里的每一件物品,都散逸着氲氲的华光。显然,这些东西,都是真正的珍贵物品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里果真是整个奇珍坊的珍藏所在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一动,细细地察看起了那些橱柜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边的辛献锋也是如此,他这也是第一次进入奇珍坊的三楼,看到此处存放的珍稀古玩,确实也吸引了他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少,最近本少弄来了一件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曹宇又是哈哈一笑,目光望向了张横:“这几位就是今天本少特意邀请到刘老板这里,请他们来品鉴的,张少是不是也有兴趣品鉴一下?”

    曹宇的眼眸里再次露出了挑衅的味道。他刚才故意邀请张横进入这里,自然是有目的地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