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4章 乡巴佬
    曹宇一再邀请张横品鉴,当然是有目的,那就是想借此羞辱张横。

    自从与张横结怨,曹宇自然是对张横经过了仔细的调查。从他所获得的资料中,在一年前,张横还是个打工者,充其量也就是个从乡村来的神棍。

    只是,不知道为什么,这小神棍突然声名雀起,在风水界闯出了名头,这才有如今的名气。

    不过,不管怎么说,张横的底子就那么浅,以一个山里来的乡巴佬的见识,就算最有学识,也就是那半罐子,如果说在古玩上要有什么水平,曹宇是杀了头都不信。

    所以,他就是要借这次品鉴古玩的机会,在这一众上京的名流面前,狠狠地折一下张横的面子,也算是先为自己出口气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曹宇脸上浮起了一抹嘲弄的微笑,手指指向了众人面前的那张红木桌。那里,放着一只尺许长短的紫檀木盒,做工非常的精细,上面雕镂着许多奇异的花纹,显然应该是件老物件。

    “张少,本少有幸得到了这件古物,今天特意邀请了几位业内的专家,拿到奇珍坊,请刘老板他们一起品鉴一下。”

    曹宇目光望向了张横:“刚才几位专家和刘老板都看过了,要不张少也来品鉴一下?”

    说着,曹宇已伸手打开了那只紫檀木盒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,目光落在了那紫檀木盒里。

    陡地,张横的神情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,眼眸中也闪起了一抹异彩,心中暗道:“好东西,果真是件宝贝。”

    紫檀木盒里,放的是一册线装的古书,腊黄的封面,显然已是经历了无数的岁月。在书页上,赫然用正楷写着道德经三个端正的字,看起来很是有一种古朴的韵味。

    但是,在张横天巫之眼超凡视野里,这本古书,却散发着灿烂的金光,竟然耀人眼目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陡地一震,他已立刻意识到,这本道德经古书,绝对是件罕世的宝物。

    要知道,无论是灵药还是风水道具,因为本身蕴含的灵力强弱,散发出的光芒就会完全不同。从红,澄,黄,绿,蓝青紫以及最珍贵的金色,分成不同的层次。一旦达到青色的光芒,就已是非常罕见。算起来应该是属于上品的宝物。

    此刻,眼前的这本古书,竟然散发出金色的光氲,这还是自张横获得天巫之眼以来,第一次遇到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本古书,绝对是属于极品中的精品,是这世上难得一见之物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思感微微一触,张横更是清晰地感应到,这本古书蕴含着一股庞大的灵力波动,仿佛是如同大海一样深遂,竟然让张横的思感,刹那被弹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件风水道具,而且是属于威力极其强大的风水道具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眯,心中的震动已是无以复加:“难道是某位道家高人遗留之物?”

    张横自然知道,道德经乃是道家老祖老子所着。因此,能书写道德经之人,必然是道家的玄门修士。

    而能让一本手写的道德经,发出金色光氲,又蕴含强大灵力,书写此书之人,绝对是道家的高人。

    “张少,可否看出了什么?”

    见张横目光灼灼地望着那本道德经,曹宇脸上的嘲弄之色更浓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东西应该不错。”

    张横装出一副附弄风雅的样子:“不过,如要品鉴它的好坏,却还得仔细琢磨。不知曹大少可容本少细细端详?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个当然?!”

    见张横一副不懂装懂的模样,曹宇眼眸中露出了鄙夷的神色,他很大度地做了个请字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客气,走到那张红木茶几边,伸手就从那只紫檀木盒中,拿起了道德经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四周坐着的四五个人,包括刘如策在内,不禁都是皱了皱眉,脸上也露出了惊疑的神色。

    至于进幽真子,冷哼一声,冰冷的眼眸里满是不屑和嘲弄,看她的神情,明显地写上了三个字:乡巴佬!

    “俄滴神!”

    一边的辛献锋却是以手触额,不忍再看了,心中暗叫乖乖。

    张横直接用手去拿紫檀木盒里的道德经,这个行为,在场中一众古玩专家看来,确实是太出格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古玩的鉴赏,那是有着严格的程序。最简单的,就是在鉴赏古玩前,必须戴上白纱手套,如果要求更高的,还会戴上口罩,拿上一柄放大镜。

    古玩之所以被称为古玩,就是因为大多数的物件,都是古代的东西。因为时间的久远,许多物品是经不起任何一丝的损伤。

    人的手上,会渗出汗液等化学物品。为了尽可能地保护古玩,在鉴赏之时,就必须戴上手套,以免汗液等对古玩造成损害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古玩因为每一件都是珍贵之物,价格更是不可估量。所以,为了防止在鉴赏时失手,对古玩造成损坏。懂行的人,鉴赏古玩时,是绝不会把它拿离桌面。以防失手掉落,那后果就不可预测了。

    如今,张横不仅没戴手套,而且直接就把道德经从紫檀木盒里拿了出来,这完全是连鉴赏古玩最基本的知识都不懂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在场众人心中腹诽。大家此刻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。这根本就是个古玩鉴赏的外行啊!

    “嗯,好东西,确实是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张横却那里在乎场中众人异样的目光,他仍是一副附弄风雅的样子,摇头晃脑着,嘴中啧啧称奇:“真是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切!”

    曹宇已是有些看不下去了,嘴里发出了一阵嗤笑:“张少,不知这东西好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本少说它好就是好!”

    张横仿佛丝毫没有看出曹宇的嘲讽和鄙夷,信口蛮横地道。

    “切!”

    这回,四周所有人都忍不住露出了鄙夷的神色,被眼前这个不懂装懂的家伙弄得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但是,众人却那里知道,此时此刻的张横,心中的震动却如潮汹涌。

    “原来竟是长春子丘处机的真迹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喃喃着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丘处机,大多数人是从金大侠的武侠小说中,知道这位全真七子之一的道人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对长春真人丘处机的了解,自然不止于此,当日净禅大师所赠的玄门秘闻中,就对丘处机有着详细的描述。因为,丘处机正是道家的一位大能,他曾经的修为已达到了四品的顶峰,可以说是当时玄门中的一代宗师。

    丘处机的一生精彩绝伦,他留下的精典也有许多,象长春祖师论,大丹直指,都是他对道家精华的领悟。

    这本道德经,却正是他晚年手书之物,张横可以从道德经的字体中,看出当时的长春真人,修为绝对已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。因为,这本道德经中的每一个字,都散发着一股氲氲的华光,如同是天上的星晨一样璀灿,让人不敢逼视。

    张横当日曾得到过文天祥的正气歌,从正气歌中感受过儒家浩然正气的力量。

    此刻,在这本道德经上,他却是深刻地领会到了当年长春真人对道家道的理解,其中的每一个字所蕴含的道家念力,已深深地震憾了他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,好一个你说好就是好!”

    曹宇哈哈大笑起来,朝着张横竖了竖大拇指:“张少,果真是非同凡响啊!哈哈哈!”

    曹宇大笑着,最后捂住了肚子。谁都可以看出来,他虽然是在夸张横,其实已是完全把张横给鄙视了。

    直到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,曹宇这才终于止住了笑声,神情陡然一肃:“张少,想来你肯定不知道这本道德经出自谁人之手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告诉张少也不要紧!”

    不待张横回答,曹宇已是顾自说了下去:“这本道德经乃是当年全真教第五代掌教,曾受元世祖追封为长春演道主教真人的长春子丘处机所手书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张少,丘处机你应该知道吧?”

    曹宇满脸的得意,他是真把张横当一无所知的二愣子看了:“他可是道家的真正大能。据史料记载,当年他老人家在上京的长春宫,也就是现在的白云观化羽时,曾经飘香十日,让整个上京都弥漫在一股淡淡的檀香味中。所以,人们对他奉若神明,以为这是他化羽登仙的征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淡淡地一笑,心中却是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长春真人化羽之日,飘香十日,此事在玄门秘闻中确实有所记载。但是,世人所不知的是:这并不是长春真人去世的异相,而是他突破四品,修为达至化境的现象。

    要知道,修为突破四品,身体早已不是凡胎俗体,而是真正的传说中的真人仙体了。所以,才能散发出异香。

    “这个当然,长春真人当时就被人们称为神仙。”

    曹宇满脸不屑地望着张横,继续道:“所以,他亲手书写的这本道德经,流传到现在,已是无价之宝。”

    “嗯,如果真是长春真人的手迹,确实是无价之宝。”

    张横摇头晃脑着,神情却是渐渐变得疑惑起来:“可是,本少感觉,这东西是假的,并不是长春真人的亲笔所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正得意洋洋的曹宇,浑身一震,脸色刹那变得震怒无比:“姓张的,你竟然敢说这本道德经是假的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