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7章 诡异
    香烟袅袅,屋里顿时飘逸出一股淡淡的檀香味,让所有人不禁精神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白云观的长春香,确实是檀香中的精品,那股脱尘的檀香味,能清心提神,据说还有益脑的作用。要是在沉思时,点上一柱长春香,对人的思维更是有屏弃杂念的效果。

    在许多玄门之士修练的时候,都会点上长春香,以助自己更快地进入冥想的状态。

    只不过,此刻众人的精神已高度的集中,虽然嗅到了淡淡的檀香味道,但却没有人在意这香味的好坏,大家的目光全部凝注到了香炉中正在缓缓燃烧的香火上。

    时间象是突然凝滞了一样,一分钟,五分钟,十分钟!

    屋里静得可以听到大家的呼息,每个人的神情凝重而肃然,目光一眨不眨地望着香火和两个木盒中的两本古书。

    但是,香已是燃了一半,两本古书丝毫没有什么变化,香炉中的香火,也依旧不紧不慢地燃烧着,似乎什么也没有变化和出现异常。

    “呃,张少,你到底玩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辛献锋额头上汗都渗出来了,到了此时,他实在是忍不住了,不由凑近张横,低声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辛师兄,你难道没看出来吗?”

    张横却淡淡一笑,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。

    “看出来?”

    辛献锋一怔,满脸的惊讶:“看出来什么了?”

    这回,辛献锋更加的满头雾水了。貌似他一直目不转睛地瞪着香火和两个木盒里的古书,可丝毫没有觉察到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。

    可是,张横却在问他有没有看出来。这岂不是说,他遗漏了什么吗?

    一时间,辛献锋又惊又疑又是满心的疑惑,一时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“苏兄看出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辛献锋与张横的话,虽然说的很低,但旁边众人却也是听到了。万君与苏道瑞等人互望一眼,也是满头的雾水。

    他们确实是没有看出任何的异样。

    “啊,这香,这香,你们看!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以为张横又是在故弄玄虚的时候,一边的刘如策却是陡地浑身一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无比的怪异,手指更是猛然指向了香炉中的香。

    “啊,刘老板,这香怎么了?”

    苏道瑞和万君等人,还是有些后知后觉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不明白刘如策所指的那香,到底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大家的目光都望向了刘如策,一个个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这香全往我的那本大丹直指的古书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刘如策咽了一下口水,这才总算缓过了气来,指着香炉里的香急切地道,语气中充满了惊讶。

    “啊,真是这样,这香竟然全被大丹直指那本古书给吸引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经刘如策指点,众人猛然都醒悟了过来。屋中顿时惊呼一片,苏道瑞以及万君和辛献锋等人,更是不由自主地猛地站了起来,探头向那两个木盒看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屋里的众人,终于发现了长春香的异常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屋里点燃了香后,香会随着燃烧,烟雾会渐渐弥漫全场,让屋里出现一片烟雾缭绕的景象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屋里,并没有出现这样的状况,香炉里燃烧的长春香,似乎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所吸引,缓缓地全部飘向了盛放大丹直指那卷古书的木盒方向。

    香烟旋舞,木盒中的大丹直指,就象是一块海绵一样,把这些飘过来的烟雾,全部缓缓地吸收了去。

    再看放在旁边的那卷道德经古书,它的上方干干净净,竟然没有任何一丝烟雾飘过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确实是有些诡异,仿佛大丹直指的古书,里面隐藏了一个老烟鬼,把这长春香燃烧的烟雾,全部给吸了过去。

    本来,大家应该早就发现这样的异常。只是因为大丹直指古书,吸收的烟雾并不快。所以,让大家忽略了这一现象。再加上众人的注意力,全在两本古书的变化上,他们还以为,要分辩出两本古书的真伪,如果有变化,应该会在古书上。

    那知,真正的变化,却是在这燃烧的长春香烟雾上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确实是出乎了大家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刹那的震惊,辛献锋陡地目光转向了张横:“是不是大丹直指能吸收长春香,就是真迹。而道德经无法吸收长春香,就是赝品?”

    辛献锋目光炽烈地望着张横,满脸的兴奋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屋里的所有人,包括苏道瑞以及万君和刘如策在内,大家的目光也猛然都凝注到了张横身上,等待着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就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变得肃然无比:“长春香是当年长春真人所研制的香。虽然,现在市场上的长春香,可能比不上当年长春真人用秘法研制的那种特殊香。但是,它们却具有同样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望向了红木茶几上的两个木盒,继续委娓而谈:“这两本古书如果都是当年长春真人所书。按一般的习惯,无论是道家还是佛家的弟子,只要是在静心做一件事的时候,都会燃上一柱香,以静气凝神。长春真人手书经典,自然更是不会例外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如果这两本古书,真是长春真人所书,必然会对长春香有所感应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中闪动着智慧的光芒:“因此,要判断这两本书,是不是真的就是当年长春真人所书,只要点燃长春香,看它们是不是有感应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这本大丹直指,对长春香有了感应,能吸收长春香。”

    张横嘴角浮起了一抹玩味的笑意:“所以,本少可以断定,大丹直指,乃是长春真人的真迹。至于这本道德经,嘿嘿!%……”

    张横没有再说下去,目光却满是鄙夷地望向了曹宇:“那就得问曹大少了,不知他是怎么弄出了这样的高仿产品,来欺骗各位专家。”

    “啊!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苏道瑞,万君以及刘如策等人,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一时惊愕当场。

    用香来测试古书的真假,他们还真没有听说过。但是,眼前的事实,却似乎证明了张横的话很有道理,一时间,众人又惊又疑,又是有些难以决断。

    “唉,这事也许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愣了半晌,刘如策终于开口说话了:“虽然用长春香来测试长春真人所书古藉的真伪,这确实没有前人记载过。但是,敝人却是知道,佛家和道家所用的香,有许多奇异之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刘如策说出了当年武则天在少林寺焚香凝字的典故。

    做为一名玄门之人,这个典故他也是知道的。此刻说来,却是有力地佐证了张横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刘如策的目光一凛,再次望向了张横:“虽然长春香确实是让这两本古书产生了不同的反应。但是,不知张少可否说一说,你又是如何认定,道德经是雁品?”

    刘如策问出了问题的关健。貌似在没有经过长春香的测试前,张横已是认定道德经是假货。那么,总得说出点理由吧?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顿时又凝注到了张横脸上,个个脸现迫切。

    “其实,这本道德经的仿造者,确实也是位高人,无论从笔迹还是经文内所蕴含的道韵,都非常的接近长春真人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,这回也不再卖关子:“如果光凭这些来判断,确实是无法判断真伪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今天却是遇到了本少。”

    张横满脸不屑地望向了曹宇:“本少的师门前辈,曾有幸与当年的长春真人生活在同一个时代,而且,与长春真人也是至交好友。因此,对长春真人的许多隐秘有所了解。据他留下的一些笔记,其中就记载了用长春香判别长春真人所书经典的真伪。而且,其中还有辩别的一些秘法。只是,这已关系到本门的一些秘密,容在下不便透露。正是有师门前辈所留的秘法,本少先前才能认定它是雁品。”

    “啊,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这回,场中众人的神情更加的怪异了。他们还真没想到,张横的师门前辈,竟然曾与长春真人有交集。

    而且,听张横的这翻话,貌似说的头头是道,还真无可置疑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大家的目光又望向了刘如策。

    现在,结果已出来了,虽然张横并没有解释他是如何在先前认定道德经是雁品。但是长春香的事实却摆在眼前,似乎能证明这本经书确实是有值得怀疑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,最终如何判断,还得看刘如策这个中间人怎么说。

    而以刘如策在古玩界和收藏界的信誉以及威望,却也不敢在这样的事情上偏坦谁。因此,大家对他还是比较信任地。

    “诸位,你们也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刘如策轻咳了一声,清了清嗓子,这才道:“敝人虽然不知道张少是如何认出这本道德经是赝品,但是,敝人以为,也许我们都疏忽了什么,这本道德经,是不是真的就是当年长春真人的真迹,确实是值得推敲。”

    刘如策做出了最终的结论。他虽然没有全盘否认道德经的真假,但却也已认为,这本道德经已是有值得怀疑的地方。

    旁边的苏道瑞以及万君等人,互望一眼,又低声交谈了几句,也终于点了点头,同意了刘如策的说法,认为这册道德经,有值得推敲之处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道德经怎么会是赝品?”

    曹宇和进幽真子浑身一震,脸色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陡地,曹宇猛地站了起来:“我不同意,光凭这小子的几句话,还有这乱七八糟的长春香,就说本少的道德经乃是雁品,这毫无理由。说不定这小子刚才早已做了手脚。”

    曹宇岂肯就此认输,立刻反驳了起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