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8章 异相
    “怎么,曹大少,输不起吗?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一凛,脸上满是讥讽和嘲笑。

    “什么输不起?”

    曹宇又气又急,眼睛一瞪,恨恨地道:“姓张的,你就光凭这几柱香,就敢断定本少的道德经是假的,本少不服。更何况,你的这种方法,从没有任何的记载,仅仅只是你的偏面之词,所以,这个方法根本不能证明什么。”

    刘如策和苏道瑞以及万君等人的最终结论,虽然没有否定道德经是假货,但已提出了置疑。这让曹宇又惊又急。

    这不仅关系到这本道德经的真假,更是关系到那一亿元的赌注,曹宇怎么肯就此认耸。所以,就算是强词夺理,他也要反驳张横,把张横的判断认定是错误地。

    “哈哈,曹大少,那你要怎么样才肯信服?”

    张横不怒反笑,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拿出证据,让本少看看,本少的道德经到底假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曹宇那会服软,嘿嘿冷笑道:“否则,你就是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曹大少一定要本少证明给你看,那本少就给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横丝毫不在意,目光扫视了四周众人一眼:“诸位,那我们就再等等吧!相信,到时大家一定能看出什么是真,什么是假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刘如策,苏道瑞以及万君等人,又是互望一眼,脸上再次露出了惊疑之色。

    看张横这信心满满的样子,似乎他真的还有后手,能证明道德经是雁品。

    大家期待的眼神,再次望向了张横,想看看他接下去会做什么。

    然而,张横却什么也没做,反尔很悠闲地在一把红木沙发上坐了下来,仿佛是个局外人似的,就这么安然地望着面前的那柱长春香。

    香炉里的香已燃了一半,袅袅的烟雾人是被木盒里的那本大丹直指的古书所吸取,情形丝毫没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这让场中的所有人更加的狐疑了,一时间谁也猜不透张横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不说,众人也不好问,只好一个个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最后把目光也都凝注到了香炉上,等待着张横所谓的证明出现。

    时间似乎变得无比的漫长,短短的半个小时,让屋里的人象是等待了十年。就在每个人都有种压抑而气闷的时候,张横缓缓地站起了身来:“嗯,差不多了!”

    此时,香炉中的长春香终于燃烬,只有冉冉的余烟仍在飘逸,屋里的烟雾已淡到几乎不存在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到底玩什么把戏?弄什么玄虚?”

    等了半晌,仍是没有任何异常发生,曹宇终于忍不住了,目光一凛,恶狠狠地向张横喝道。

    但是,他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,突然,一边的进幽真子陡地发出了一阵惊呼:“啊,这,这,这……”

    不仅是她,刘如策,苏道瑞以及万君和辛献锋等人,也在这一刻脸色骤变,不约而同地尽皆浑身一震:“啊,这是怎么回事,这,这,这……”

    不错,众人终于看到了此时场中出现的异相。

    只见,那本装在木盒中的大丹直指,此刻竟然闪起了淡淡的光芒。

    那光芒最初的时候若有若无,仿佛是错觉。但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整本古书散发的光芒越来越炽烈,竟然已有些刺目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一团氲氲的金光,从古书上浮突了出来,大家隐约地看到了金光中似乎有四个暗金色的篆字在曲扭摆舞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大丹直指,奇迹,果然这才是真正的长春真人的真迹!”

    四周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声。刘如策,苏道瑞以及万君和辛献锋等人,个个震憾,人人惊骇。

    大道直指这本古书,经此刻呈现在大家眼前的异相,确实是惊世骇俗。一本手抄的古书,竟然闪烁起了耀眼的金光,金光中还有字体在浮沉。

    这样的现象,别说众人从来没有看到过,就算是做梦也不会想到。这如何不让所有人心头震骇?

    “字字道韵,句句真理!”

    刹那的震惊,刘如策陡地反应了过来,脸上露出了极度惊喜的神色:“古藉曾有记载,得道高人,能言出法随,所书经典,更是字字道韵。敝人还以为这只是古人的吹嘘或幻想。想不到这竟然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刘如策激动莫名。做为一名玄门修者,眼前的异相,让他的眼界豁然开朗,仿佛看到了另一种层次的光辉前景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真正的人间至宝,不愧是当年被称为活神仙的长春真人的真迹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苏道瑞和万君等人,也是一个个喃喃着,神情激动得难以自己。

    “曹大少,这回你相信了吧?”

    张横淡淡一笑,目光陡地望向了曹宇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此刻的曹宇,整个人却象是傻了一样,呆呆地望着红木茶几上的大道直指,嘴上喃喃着,有些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他旁边的进幽真子,也是俏脸一阵青一阵黑,脸色难看到了极点,显然眼前的情形,也深深地震憾了她。

    现在红木茶几上的情形,确实是让人心神震动。那本大丹直指,光芒闪耀,如同是神物。再看那本道德经,依然黯然无光,与普通的古书毫无两样。

    就算是最没有见识的人,此刻看到这两本书的变化,也都能认出来,那本大丹直指绝对是宝物。反尔那本道德经,貌似没有任何出彩之处,无疑就是普通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曹大少,怎么了?难道现在还不能证明你的这本道德经是雁品吗?”

    张横仍是一副淡淡的表情,但是,眼神却已变得凛冽无比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曹宇浑身一颤,总算有些回过神来了。

    望望两本古书,再看看四周一个个神情震憾,表情古怪的众人,脸色刹那死灰一片。

    他现在就算是再强词夺理,也无语以辩。

    尤其是:这次的测试,张横根本没有动过手,甚至都没有沾那两本书。大丹直指是刘如策从防弹玻璃橱柜中亲手拿出来的,木盒也是他亲自打开。

    至于长春香,也是刘如策的员工去买来,之后,在众目睽睽之下点燃。

    因此,要说张横在这个过程中作假,那是杀了众人也是不信地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的曹宇,根本无语以对,想诬赖张横动了手脚都没有理由。

    望着曹宇如丧考妣的模样,再看看四周众人个个惊叹的表情,张横心里却是偷着乐。

    说实话,那两本道德经和大丹直指,确实都是当年长春真人的真迹。之所以这两本书,在长春香的焚燃下,出现了不同的状况,这完全是因为制作这两本古书的材料不同。

    张横刚才仔细地洞察了这两本书,立刻发现这两本古书制作的书页材料,非常的特别。其中大丹直指这卷古书,它的书页竟然是一种罕见的玄冰乌龙木。

    据天巫传承百品灵媒记载,玄冰乌龙木乃是产自被万千年冰封的冰川中,用现代的话来说,玄冰乌龙木其实是一种奇异木材的化石。被冰川冰封万千年后,吸取了冰川中的冰寒力量,具有了极其纯净的特性。

    在百品灵媒中,它位列十二,不但是一种无比稀罕的符篆媒介,更是一种可以滋养神魂的宝物。

    当然,因为玄冰乌龙木在冰川中万千年才形成,所以,它还有一个无比奇异的作用,那就是吸附空气中的浮尘。任何悬浮在空气里的微粒,都能被它净化。

    制作道德经的这卷古书,书页的材料也是非同小可,乃是百品灵媒中位列十三的赤铃凤木。

    只不过,赤铃凤木的特性与玄冰乌龙木刚好相反,赤铃凤木是极阳属性的物质,对任何东西都有一种排斥力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玄冰乌龙木制作的大丹直指这本书,能吸取空气中的浮尘,把它净化。而以赤铃凤木制作的道德经,却恰恰相反,它本身具有排斥任何微尘的效果,所以,不会有任何灰尘沾到它身上。

    张横正是利用了这两卷古书特殊的材料特性,这才营造出了刚才的测试结果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玄冰乌龙木能吸附微尘,所以,长春香点燃后,会被它尽数吸收。

    道德经的赤铃凤木,本身排斥微尘,长春香的烟雾,根本沾染不到它身上。

    所以,大家才看到了大丹直指这本书,源源不断地吸收长春香。而道德经这本古书,却丝毫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至于说大丹直指之后突然光芒大作,这正是玄冰乌龙木的另一个特性,它在吸取了香料后,在净化的同时,也把香料中的能量转化,并会发出光芒。

    心中明白玄冰乌龙木的这种特性,张横巧妙地布了这个局,大大地震摄了在场众人,并让他们完全相信,大丹直指这卷古书,现出了异相,是真正的长春真人的真迹。

    而道德经因为毫无反应,它就是雁品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次试验,无论是长春香还是用的是别的香,玄冰乌龙木制作的大丹直指,都能吸收烟雾。

    之所以张横会选择长春香,只不过是为了增加说服力,也让人增添神秘感。

    毕竟,用长春真人当年秘方制作的长春香,来验证他亲手所书的真迹,在旁人看来,更具有震憾力和信服力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嘴角那抹玩味的笑意弧度更浓,目光却是冷冷地望向了曹宇:“曹大少,现在本少已证明了你的这卷道德经是假的。那么,曹大少,我们的赌注还有效吗?”

    “呃,我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曹宇身形一颤,脸色却是急剧地变化起来,一时不知该如何办。

    四周的众人,包括刘如策以及苏道瑞和万君在内,大家的目光刷地全凝注到了曹宇脸上,一个个神情很是古怪。

    大家心中暗叹,这回曹大少是要出丑了。只是,他接下来又会怎么样应付这尴尬的局面呢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