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9章 逼债
    “姓张的,这回算是本少打眼,本少认栽!”

    沉默了良久,曹宇终于咬牙切齿地说出了这句话来。

    虽然,就此这么认输,曹宇很是不甘。但是,面对眼前的事实,身边又有刘如策苏道瑞和万君等一众古玩界的权威在此,纵然是曹宇心中万般的怨恨,却也不能不要脸面。否则,他今后就不用在上京混了。

    说着,曹宇陡地从红木茶几上,一把抓起了那本道德经,就要把它撕成粉碎。

    “哈哈,曹大少,你是不是真的钱多的没处花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微微一挑,在一边讥笑道:“这本道德经虽然是雁品,但是,仿造它的人也是位高人,就以它的价值来说,虽然比不上真迹,但也绝对能值个千儿八百万的。难道曹大少就这么要把千儿八百万给撕了?”

    “呃,你……”

    曹宇身形一滞,脸色更是剧烈地扭曲起来,目光恶狠狠地瞪着张横。

    但是,他最终还是没有把这本道德经撕毁,猛地转过了身,狠狠地把古书摔向了一边的进幽真子:“哼,你这臭婆娘,害得本少今天出丑,滚!”

    “啊,曹公子,我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进幽真子,浑身颤抖,一张脸更是煞白一片,几无人色。她我我我的却是我不出个所以然来,神情悲切惊恐之极。

    好半天,她总算是我出了个结果:“这书是我们家传之物,一直以为是真的,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!”

    说着,她无助地望望四周,却颓然地低下了头去。

    这本道德经,正是进幽真子为了巴结曹宇,想让他帮忙拯救她父亲和叔叔所送的礼物。

    曹宇也怕是雁品,所以才会邀请苏道瑞和万君等一众上京收藏界的权威,来到刘如策的奇珍坊一起鉴定。

    原本,刚才经大家的品鉴,一至认为这就是长春真人当年的真迹。因此,进幽真子心中无比的兴奋,她与曹宇在那一刻,关系已是相当亲近,完全算是结成了同盟。

    那知,张横的出现,却让事情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逆转,竟然证明这本道德经是雁品。

    如今,曹宇因此事而大大地丢了脸,更是遣怒到了进幽真子。

    这让进幽真子心中又惊又怒又是惊恐。她知道,此事已是把她与曹宇之间的同盟,砸得粉碎,这回她来上京的目的,算是被张横给硬生生的破坏了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进幽真子的眼眸里刹那蒸腾起了熊熊的火焰,望向张横的眼神里,已满是怨毒和仇恨。

    “滚!本少以后最也不想看到你!”

    曹宇那肯听进幽真子的解释,此刻他也是对这倭岛女人,充满了恨意。

    不是吗?本以为这是一次羞辱张横的机会,那知,因为这倭岛女人给的道德经是一本高仿的赝品,却是让他曹大少在一众上京名流面前大大地出了丑。更是反过来让张横给羞辱了一翻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最让曹宇心中难以释怀的是那一个亿的赌注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曹宇上回在奥岛的时候,与赵正东作庄,输掉了一个亿。这本已是让他有些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曹宇虽然是做生意的,但是,他全是靠家族的背景和人脉,给人拉关系,走门路,打条子,这才能赚点钱。

    那一亿元,也是他多年的积累。

    这次,本以为与张横再赌一回,能填充当日的亏损。那知,这回却是输得更彻底,又是一亿元就这么凭白无故地要送给张横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以他曹宇如今的财力,如何还支付得出这一亿元。就算是他把名下的一些不动产全部卖了,估计也完全凑不出这个数。

    这对于曹宇来说,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打击。貌似从今后,他曹宇可得勒紧裤带生活了,至少在今后好长的一段时间里,最也不能象以前那样潇洒地泡妞玩明星了。

    那可都是大把大把的钱砸出来地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如何不让他把进幽真子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屋里一片寂静,所有看到曹宇痛叱进幽真子的人,一个个神情古怪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不过,这毕竟是人家的私事,所以,大家也不便插话,气氛却变得无比的怪异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曹公子,对不起!”

    终于,进幽真子深深地向曹宇鞠了个躬,嘴上连连说着对不起,然后,又朝四周众人弯了弯腰,这才拿起了身边的包包,蹬蹬蹬地跑出了屋去。

    她已是再也没有脸呆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不过,当她转过屏风的时候,回头望了一眼张横,眼神里却闪烁起了几欲杀人的怨恨。

    听着进幽真子蹬蹬蹬跑下楼去的声音,曹宇的脸色急剧地变化着,好半天这才稍稍舒缓了些。

    “诸位,今天感谢大家,本少现在身体有些不舒服,就此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曹宇站了起来,朝着刘如策和苏道瑞万君等人,拱了拱手,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开玩笑,事情到了这个程度,再呆在这里,无疑就是给人看笑话,曹宇自然也是急着想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哪里,哪里,曹公子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刘如策和苏道瑞以及万君等人,纷纷站了起来,连连客套着。

    “嘿嘿,曹大少,就这么想走吗?”

    张横却是冷笑一声,拦住了他:“我们的赌注呢?难道你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人?”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曹宇身形一滞,刚举步的脚顿时僵在了当场,脸色却是青一阵红一阵地变幻起来。

    曹宇心中那个气,那个火,那个窝囊。他怎么也没想到,张横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当众要向他讨要赌债。

    可是,一亿元的巨款,现在他那里拿得出来?一时间,他还真有些不知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曹大少,你不会刚才只是想空手套白狼吧?”

    张横可丝毫不客气,满脸鄙夷地道:“本少可是真金白银拿出了十枚深海蓝晶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曹宇几乎气结,但他理亏在先,一时还真不知该如何反驳张横。

    终于,他恨恨地咬了咬牙,随手拿起了被他摔到桌上的那本道德经:“姓张的,今天本少没带那么多钱,这本道德经,你说它值千儿八百万的,那就先抵一千万。等我筹到了剩下的钱,到时再给你。”

    进幽真子离开的时候,根本不敢拿那本道德经。现在,却被曹宇拿来当赌债还了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斜睨了那本道德经一眼,漫不经心地接了过来,把它装入了红木桌上的那只紫檀木盒里:“嗯,也好,它就抵一千万。”

    张横看似很勉强收下的样子,心里却是激动无比。

    说实话,看到这本长春真人亲手所书的道德经古书,张横早就垂涎了。

    这正是他刚才一定要说它是赝品的原因。一方面是为了打击曹宇,另一方面,也是想营造出机会,看是否能把这本道德经弄到手。

    此刻,曹宇经不起自己的逼迫,终于把它抵一千万抵给了自己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张横兴奋?

    不过,张横可不想就这么放过曹宇,他冷笑一声:“那么,曹大少,剩下的钱你准备什么时候还本少?不会就这么拖一辈子吧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曹宇是真的气得要吐血了,他堂堂曹大公子,还真没遇到过敢向他逼债的。

    但是,眼前的张横,却当着一众上京的名流,丝毫不给他面子,曹宇几乎气得七窍要冒烟了。

    但赌注是他下的,现在后悔也是来不及。所以,他咬了咬牙,恨恨地道:“姓张的,你放心,剩下的九千万,本少一个星期内凑齐。刘老板可以作中间人。”

    曹宇不得不又把刘如策给拉了出来,他明白,今天没个保证人,张横这家伙肯定没完。说不定还会弄出让他更难堪的情形来。

    “张少,我可以保证。”

    刘如策心中就算最无奈,却也不敢驳了曹宇这位大少的面子,所以,他也只好硬着头皮出面为他担保了。

    “好,有刘老板作保,本少很放心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点头,这才让开了路。

    曹宇狼狈地跑下了楼去,转过屏风的时候,望向张横的眼神里,满满的都是仇恨。

    现在的曹于,是真的把张横恨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望着曹宇的背影,辛献锋目光怪异地望着张横,神情有些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今天的事情,一波三折,辛献锋全部看在了眼里。原本他对张横还有些不服气。

    但是,看到了刚才张横轻轻松松分辩道德经真伪的情形,他却是对张横已然刮目相看了。

    张横辩别道德经的手段,可以说是闻所未闻,这足见此人见识的广博,他辛献锋自叹不如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竟然对曹宇步步紧逼,却也是让辛献锋心中很是惊疑。

    他自然清楚曹宇的背景。然而,张横与曹宇这样的人物结怨,却实在是不智。

    不过,事情已发生了,他却也不愿多说什么,只好为张横叹息了。貌似得罪了曹宇,今后张横在上京,可是不怎么好混啊!

    曹宇与进幽真子走了,屋里顿时冷清了不少,苏道瑞和万君等人互望一眼,也准备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“刘老板,不知你的这本大丹直指是否出售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横却向刘如策道。

    “张少想要购买我的这本大丹直指?”

    刘如策眼眸陡地一凝,一脸古怪地望向了张横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