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0章 至尊贵客
    “是的,刘老板!”

    张横点点头,神情肃然。

    “敝坊这卷古书,两年前收购时花了四千万!”

    刘如策沉吟起来。

    他奇珍坊里的这些古玩,自然都是出售的。不过,如果在没有看到今天异相之前,他的这本大丹直指,价格也就在五千万左右。然而,有了刚才的经历,他却是有些舍不得以这样的价格出售了。

    貌似能产生异相的古玩,尤其是字画,绝对是异宝。他自然不能以先前的价格出售了。

    “刘老板,这样吧!”

    不待刘如策后面的话说出来,张横微微一笑:“您为曹公子担保了九千万,本少就以这个价格,买你这本大丹直指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曹公子的九千万?”

    刘如策脸色一滞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张横的这话,让刘如策很是心动。从刚才曹宇的表情来看,显然,剩余的九千万,对于曹大少来说,也是压力山大。他这个做中间人的,确实是感觉有些棘手。

    此刻,眼前的年青人,竟然愿意用那九千万来购买这本古卷,无疑就是给了刘如策一个人情。

    不是吗?这九千万转到了刘如策这边,他刘老板自然不会去逼曹宇。而以曹宇的身份,也是绝不会不还刘如策这九千万。只是,却多了周旋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可是一个大大的人情。更何况,张横直接加价到九千万,也已是完全超越了刘如策的心里价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是一个三赢的结果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刘如策那里还会迟疑,哈哈笑道:“那好,张少既然这么说,这卷大丹直指,就是您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刘老板,合作愉快。”

    张横大喜:“以后如果有类似的东西,还请刘老板及时通知本少。”

    一个赌注,不但折了曹宇的面子,还狠狠地打了这家伙的脸。而且,也得到了两本当年长春真人的手迹,张横今天可以说是收获满满。

    时间已是快中午时分,张横和辛献锋走出了奇珍坊,正想在旁边找家饭店祭祭五脏庙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横的手机响了起来。一看来电显示,张横的心里不由咯噔一下,连忙按下了通话健:“徐秘书,您好。”

    打电话来的正是许老的秘书徐涛,用的电话就是许老住宅的座机,张横还以为许老是不是有了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幸好,话筒里传出了徐涛爽朗的笑声:“小张同志,你现在在哪儿?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把自己在琉璃厂古玩市场告诉了徐涛。

    “好,你和献锋同志马上回来,许老今天中午有客人,他想请你们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徐涛在话筒里简捷地说了目的,最后又加了一句:“你们一定要快点,不要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徐秘书。”

    张横很是诧异,一时有些不明白,为什么许老竟然让徐秘书打电话给自己和辛献锋回去吃饭。

    那么,许老家中到底来了什么客人,竟然要自己和辛献锋一起陪着吃饭呢?

    心中惊疑,张横和辛献锋却也不敢迟疑,连忙驾车赶回了西山。

    不过,车子到了西山脚下,两人立刻感觉到了异样,今天这里的警戒,似乎比平时更加的严格了,下面的岗哨不仅加了双岗。而且,一些陌生的脸孔,守候在山脚下,一个个神情凛然。

    “京都警备司令部的人。”

    辛献锋眉毛陡地一挑,神情很是异样。

    “哦,辛师兄,这京都警备司令部的人有什么特别吗?”

    张横很是好奇,他还真没见到过辛献锋有如此凝重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张少,京都警备司令部的人,有一个别称,那就是御林军。”

    辛献锋把车子靠到了一边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一震,脸色顿时变得怪异无比:“你是说是当今那位来西山了?”

    张横自然知道,许老的身份无比的特殊。虽然他的病情,一直对外保密,但是,那些真正处于中枢的大佬,却一直密切关注着许老的情况。

    就在张横为许老治疗的这段时间里,几乎天天有各位中枢大佬的身边人,前来问候许老,张横都有些习以为常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怎么也没想到,今天竟然当今那位,会亲自来许老的住处,看望许老。

    “难道许老让徐涛秘书叫自己和辛师兄回来吃饭,就是因为当今那位来了,是要自己和辛献锋与当今那位见个面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里陡地一震,脸色变得更加的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辛献锋的车子虽然有进入西山的特别通行证,但是,在这样的日子,这张特别通行证却没什么用处。辛献锋和张横也不敢把车子开进去,就停在了山脚下。

    幸好,徐涛早就等在了那里,见到两人,向他们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于是,两人就随着徐涛的车子,进入了西山。

    一路上,整个西山的气氛果然完全两样了,树林中多了许多平时没有的暗哨。原先山上也总会有一些老干部在散步,今天却是一个也没看到。

    来到许老的小院,门口停着好几辆加长的老红旗,更有一队全副武装的军人,守在门口。

    随着徐涛进入小院,一眼就看到了正堂屋里,几个人围坐在沙发边,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张横和辛献锋的神情陡地一震,他们立刻认了出来,坐在许老身边的那几人,正是当今的几大巨头。

    许有波这位上将军,现在只能站在许老身后,一脸肃然地陪在那儿。

    平时只能在电视报纸上看到的大人物,此刻竟然活生生地出现在面前,这让张横和辛献锋两人心头的震动,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张同志和献锋同志来了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许老看到了门口的张横和辛献锋,不由哈哈大笑道。

    顿时,他的话引起了屋里几人的注意,大家的目光刷地一下,全聚集到了这边。

    “许老,这就是小张同志和献锋同志!”

    座位中,一个神情俨然,面带微笑,一脸和蔼的男子,目光炯炯地望着张横和辛献锋,向许老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次老头儿全靠这两位同志,这才恢复过来。”

    许老今天的精神非常不错,哈哈笑着,与那位亲切地交谈着。

    “嗯,小张同志,献锋同志,辛苦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那位站了起来,微笑着向张横和辛献锋道。

    “不辛苦,不辛苦,这是我们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张横和辛献锋有些受宠若惊,连忙急走几步,紧紧地握住了那位的手,神情激动之极。

    开玩笑,这可是当今的那位,能得到他的亲自问候,那无疑就是祖坟在冒青烟,许多人是修十世都修不来的福份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张同志,献锋同志,总算没迟到。要是再迟来一会,我们可就要吃过饭了。”

    许老也站了起来,大笑着开了句玩笑,这才道:“开饭吧!让你们特意过来看老头儿我,老头儿很惭愧啊!”

    许老自然知道,当今他们日理万机,能在自己这里留下来吃午饭,已是表示出了对他极度的尊敬。他自然不能太浪费他们宝贵的时间。

    立刻,田冬梅和李法强两人,在一边的桌子上,端出了菜来。

    李法强今天显得特别的兴奋,他在许老身边也好多年了。但是,象今天这样,几位中枢的大佬来许老这里吃饭,却也并不多。每年过年的时候,几位大佬会过来拜年,但很少会留下吃饭。

    所以,李法强今天是特意多加了几道菜,拿出了浑身的懈数,也要好好地招待几位大人物。

    虽然说是加了菜,但菜仍是非常的简单,平时许老吃饭从不讲排场,一直是三菜一汤,而且还都是些家常菜。

    这次为了招待当今等几位,李法强按许老的吩咐,多做了三道菜。一贡七菜一汤,把一张小桌摆的满满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些菜都是老头儿我亲手种的,这可是真正的绿色食品,无污染,无公害啊!”

    许老笑着让座,把众人让到了桌边,张横和辛献锋也有幸地坐到了下首。

    桌上并没有准备酒,李法强和田冬梅为每个人盛了一碗饭,恭敬地端到了大家面前。

    许老用筷子点了一下:“大家吃,不用客气!”

    一餐饭,吃得很是融恰,许老与当今他们,边吃边聊,完全与普通老百姓吃饭的情形差不多,并没有任何的特殊。

    张横和辛献锋两人,却是有些紧张,夹菜都是小心翼翼,无比的拘谨。

    开玩笑,与当今等几位中枢大佬一起吃饭,这样的待遇,以前是做梦都不敢想。虽然当今他们一个个笑容可掬,丝毫没有架子,但是,张横和辛献锋两人,仍是感受到当今等人身上有一股凛凛的威严,让两人有些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张横当然知道,这就是大人物的气场,就算他们并没有克意,但身居高位的那种威严,却已是成了他们身上的一种特质。

    当然,张横也趁着吃饭的这个机会,暗暗地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,洞察了桌边的几位。只是,让他心中震动的是:在这几位身上,他果然看到了不同寻常的异相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真龙天子,果真是有至尊之相啊!”

    张横很是感慨,望向当今等人的目光,变得更加的尊敬起来,甚至多了一抹敬畏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