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1章 道韵
    在张横天巫之眼超凡视野中,当今的头顶,三花聚顶中紫气缭绕,直冲灵顶。这正是真龙天子的龙气。

    而且,这氲氲的紫气,与天地间某种气运相辅相成,在他的身周,形成了一种奇异的气场。纵然是张横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无比的变态,也无法穿透这层气场,窥探当今更细微的情况。

    张横心中很是感慨,他自然清楚,真龙气运护身,那可是真正的大气运。

    民间传说,当年太祖转辗征战,一生经历的大小战争无数,有几次也是身历险境。甚至危及到了生命。

    有一回,一枚炸弹就在太祖的身边爆炸,但是,爆炸过后,太祖却是毫发无伤。甚至到太祖建国,经历了这么多年战争的他,身上竟无一处伤口。

    这些虽然是民间流传的故事,无可考证。但是,张横在净禅大师所送的玄门秘闻中。就曾看到过有当时的高人,对太祖的气运做过论断。

    太祖身具真龙之气,有大气运护身,所以,才能逢凶化吉,遇险呈祥。

    当今的情况虽与太祖的时代有所差别。但是,同样是真龙之气贯体,当今的成就,却是不会比太祖差,也是一代真正的伟人。

    一餐饭宾客尽欢,许老和当今等人都是节简之人,一桌七菜一汤,大家吃了个精光。至于饭碗中的饭粒,众人的碗中也没有剩下一粒。

    饭后,当今等人告辞离去,许老也有些疲惫了,进房休息。

    每天中午午睡,这是许老的习惯。望着许老离开的背影,张横的心中满满的都是感动。他知道,这次许老之所以特意叫自己和辛献锋回来,陪当今他们一起吃饭,这是许老有意让自己和辛献锋在当今面前露露脸。

    这无疑是对张横的一种呵护和抬爱。这个世上,能有多少人,可以在当今面前露脸,要是让他把你的名字记在心上了,这更是一种无比的荣耀和机遇。

    沉默良久,激动的心情总算稍稍平息了下来。张横回到了一边的客房,他现在心中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,那就是刚得到的那两卷长春真人的真迹。

    对于别的玄门中人来说,各家所修练的功法,有着很大的差别。因此,别家的法门,基本上并无多大用处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所修练的天巫传承却不同,它能溶合各家所长,能吸取诸子百家的精华。

    当日得到文天祥的那卷正气歌,张横就是从中领悟了儒家浩然正气的精髓。虽然不能象真正的儒家修练者那样,让浩然正气日益增长。但是,他却能把正气歌中的浩然正气引为己用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后来在凶楼中观摩秘室的那幅韦陀像,也让他受益非浅。

    因此,在奇珍坊看到道家真人丘处机当年所留的真迹,张横的心就震动了,当时就想着要把它弄到手。

    此刻,静坐在客房中,张横已是有些迫不急待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大丹直指和道德经两卷古书出现在了面前,张横的心念已探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顿时,脑海一震,两本书的内容,缓缓地浮突在了意识里。

    张横细细地察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丹直指这一卷古书,介绍的是当年长春真人对道的感悟。古书中的每一个字,在张横的意识里,闪烁着淡淡的金光,却如同是烙印一样,一个字,一个字地刻入了他的神魂里。

    陡地,一种奇异的感觉,猛地充塞了张横的意识,他的神情陡地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。

    “大道万千,殊路同归,果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着,心中的激动已是难以言语。

    虽然天巫传承与道家的修练属于不同的法门,但是,对于天道的理解和感悟,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    张横这也是第一次得到另一个修练派系的典藉。虽然其中所写的内容,张横一时半会并不能全部理解,但是,光是这大丹直指中所蕴含的道韵,已是让他心神豁然开朗,仿佛又打开了一扇窥探天道的窗户。

    好半天,大丹直指的内容终于全部印入了张横的意识,那一个个闪烁的金字,也渐渐地沉寂在了脑海的深处。

    张横深深地吸了口气,意识沉入了另一本道德经中。

    道德经是当年道家老祖老子所做,这其实只是一本道家的纲要总论。在市面上也是可以买到。

    但是,蕴含了长春真人道韵的道德经,自然不是普通道德经可比,张横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这本道德经的字里行间,有着长春真人对道的心得,每一笔,每一划,都仿佛暗合天道运行的规则。

    渐渐的,张横整个人都沉浸在了这种奇妙的感觉里。

    说实话,道德经比大丹直指的内容更深奥,这是当年长春真人达到四品顶峰后,才书写的经典,它完全脱离了俗世一门一派的狭隘思想,已是隐隐地有了道之真蒂的感悟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张横整个人却如同是石雕一样,默然地盘膝而坐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陡地,张横的身形一阵恍乎,整个人象是突然变得虚幻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此刻有人在这房内,一定会大惊失色。此时此刻的张横,似幻似真,竟然让人感觉有种难以捉摸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当年长春真人的真迹!”

    好久好久,张横的身形一震,缓缓地睁开了眼来,眼眸里猛地闪过了一抹金光,整个人更是神清气爽,气质也仿佛与先前不同了,多了几分飘逸和脱尘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更是激动莫名。感悟了大丹直指和道德经这两卷古书,让他获益非浅,甚至修为也变得凝实了许多。

    当日为了应付韩岛唐手流带来的威胁,张横强行让自己的修为突破到了三品中阶。但是,镜界一直有些不稳,尤其是后来在元兴王城中,受了不轻的内伤,更是让境界一直无法完全稳固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,观摩当年长春真人的真迹,领悟字里行间的道韵,却是让他的心神仿佛是得到了一次涤净,原本有些虚浮的镜界,也受到了锤练,竟然就这么凝实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还是出乎了张横的意外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目光望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天边旭日东升,一抹朝霞映入了眼帘,竟然已是不知不觉过了一夜。

    走出房来,来到小院,徐涛以及王振雄和田冬梅三人,正站在小院的一边,院落的菜园里,许老正在打太极拳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这套太极拳很是怪异,时尔蹲身吐气,时尔又是凝神出拳,吐纳间很是有一种虎虎生威的姿态。

    许老的这套太极拳,正是张横这段时间教他的养生拳。是张横从五圣戏中推演出来的一套奇异功法。可以舒缓经络,配合特定的呼吸之法,具有延年益寿的功效。

    此刻,看许老已是能运行自如,张横心中也不禁暗暗点头,不得不佩服许老的领悟力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张同志,你起来了啊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许老已把一套养生拳练完,长长地舒了口气,这才收住了架势,看到一边的张横,他笑着打招呼道:“小张同志,你教的这套拳挺不错,老头子我感觉练了这几天,全身的气脉畅通了很多,以前一早起来,总象是全身骨头僵化了一样。但是,这两天,这种感觉已基本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许老,您只要坚持练这拳,对您的身体大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张横欣然点头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李法强已在屋里招呼,他做好了早饭。

    许老也不客气,向张横招了招手,一起进入了屋里。

    早饭是米粥加罗卜干,还有一个鸡蛋,十分的简单。

    许老的胃口非常的不错,西里哗啦地就把一碗米粥吞入了肚里,额头上都渗出了汗珠,吃得很是畅快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客气,一个人喝了三大碗米粥。

    “许老,我看您的情况也已基本好转,今天我准备搬到外面去住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住在许老这里,其实有许多的不便,毕竟这里实在是太特殊了。张横还真有些受不了此处的诸多规矩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,小张同志。”

    许老深深地望了张横一眼,他显然也能理解张横的心意,并没有留他:“我知道你们年青人不习惯这里,这几天,为难你了,老头子还是要谢谢你对我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,要是来上京,那就多过来看看老头儿。”

    许老如今是把张横真的当成了忘年之交,对张横的态度很是亲切。

    从许老所住的西山搬了出来,在徐涛的安排下,张横住进了附近的一家宾馆。这回,总算是比较自由了。

    细细地想了一下,张横已有了接下来几天的安排。当然,他可没有忘了,这次来上京的目的,除了当时为许老治疗外,最主要的就是破译那两卷羊皮书上的神文。

    当下,张横也不犹豫,翻出了电话纪录,找出了任思豪教授的电话。

    当日在巫王寨中,得到那两卷羊皮卷后,曾请巫王寨里的人破译其中的内容。但是,让张横失望的是,竟然没有人识得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从任思豪这位西北科学院的院士口中,得知他有一位老友,是专门研究古文字的。而且,他就曾看到过那位老友有类似的文字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是迫切地想寻找到那位任教授的老友,希望能从那人那里,得到神文的破解。

    然而,张横却没有想到,事情完全没有那么简单,接下来他又陷入了一个诡绝的事件中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