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2章 诡异的失踪案
    “啊呀,是张少啊!”

    接到张横的电话,任思豪教授无比的兴奋:“你什么时候来上京的,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,也好让老头儿来接你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任教授您客气了,我这就想来拜访您。”

    张横那敢托大,连忙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那老头儿我是倒履相迎啊!”

    话筒里传来任思豪爽朗的笑声,当下,他把自己所在的地方告诉了张横。

    这次张横搬出来住,许老知道他在上京还要呆几天,所以,特意派了一辆跃野车为他代步,并派了一名司机。

    樊元江今年二十八岁,是许老警卫队中的副队长,如今却成了张横在上京的零时驾驶员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张横来到了上京科学院,任思豪就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车子刚到门口,任思豪就已站在那儿,迎接张横了。

    当日与张横在巫王寨中相遇,因为毒龙谷的探险,两人共同经历了生死之险。因此,任思豪教授,是把张横当救命恩人看待,更是把小他一大半年纪的张横,当成了忘年之交。

    任思豪有一儿一女,不过,两人现在都在国外读博士。所以,如今家中只有他和妻子住在一起,还有一个小保姆照顾老夫妻的平时生活。

    他的家就在科学院后面的宿舍楼,是一处单独的二层楼小院落。院中种了不少的花草。不过,尽皆是草药类的植物,不知道任思豪是药理植物学家的人,还以为这是进入了药园。进入家里,任思豪亲自为张横泡了茶,殷情地招待他。

    “任教授,这次过来,是有件事想要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寒暄几句,张横转入了正题:“上次在巫王寨的时候,听任教授说,您认识一位研究神文的朋友。所以,这次在下就想拜访他,还请任教授您引见。”

    “张少要见我那位朋友?”

    任思豪的神情陡地一僵,脸色变得很是古怪。

    “是的,任教授有什么为难的地方?”

    张横不禁眉毛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“唉,张少,我那位朋友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长叹一声,神情变得有些黯然:“就在半年前,我们从巫王寨回来的时候,我想到跟你所说的那些话,就想先去见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知,等我联系他,这才知道,他竟然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继续道:“直到现在,他仍是毫无音讯,没有任何的消息,好象就这么从这个世上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失踪了?半年前?”

    张横陡地一怔,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:“那他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张横猛地意识到了什么:“怎么会无缘无故失踪?”

    “唉,说来话长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又轻叹了一声:“我那位朋友,也是我们科学院的院士,只不过,他是研究古文字方面的专家,说起来相信你也应该听过他的名头。他就是当年发现三星堆古迹的邱明良邱教授。”

    “是邱教授!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一震。

    邱明良邱教授,张横确实是听到过。对于风水界的人来说,考古界的一些专家,尤其是其中的佼佼者,一向都很留意。

    这半年来,张横接触的风水界朋友也不算少,因此,大家在闲聊的时候,也会说起邱明良邱教授。因为,这位邱教授,当年发现的三星堆古迹,对于整个华夏文明来说,也是具有无比重大的意义。

    因此,风水界的人谈起他,总会以他的这项发现做为话题,对他在古文字上的见解和研究,更是个个赞叹。貌似人家邱教授,一生研究古文字,曾破译了无数古代遗留的谜。这也给风水界带来了不少的好处。

    要知道,阴阳风水这一家,许多古藉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。即使是有些古藉留传在世,但因为时代的变迁,那些文字已成为了谁也不认识的天文。

    而邱教授破译的许多古文字,却恰恰为这些古藉的破解做出了贡献,让许多原本已失传的阴阳风水秘法,得到了再次传承。

    所以,邱教授在风水界中名声还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邱教授就是认识神文的那个人。更是没想到,他竟然在半年前失踪了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目光变得炽烈起来。以邱教授的身份,他的失踪,绝不会是一个普通事件,他隐约地感觉到了这其中必然有什么隐秘。

    “这事当时在学术界引起了很大的轰动。”

    果然,任思豪道:“不过,邱教授的身份比较特殊,所以,上面下了封口令。因此,对于他失踪的事,外界知道的人并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查出点什么线索了吗?”

    张横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具体怎么样,老头儿我其实也不怎么清楚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微微摇头:“但是,直到现在,却没有什么消息传出来,我也没有再见到过他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任思豪目光望向了张横:“张少,邱教授的家其实也在这里,现在还有他的女儿邱纯玉和妻子在。要不我带张少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自己答应过给张横找破解神文的人,现在邱教授却出了事,这让任思豪感觉有些对不起张横。所以,他想为张横做点力所能及的事。去邱明良家看看,也许能了解到更多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任教授您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一沉吟,站起了身来。

    邱明良是现在张横唯一破解神文的希望,张横确实是想了解他失踪的有关情况。也许,在这件事上,自己说不定还能帮上什么忙。

    邱教授家离任思豪的小院并不远,相隔了一进,两人走了十几分钟,就来到了后面的一处院落里。格局与任思豪家差不多。

    来开门的是一位年青的姑娘,一头乌黑的长发,身材清瘦修长,在一身雪白的衣裙掩映下,整个人有一种飘逸脱尘的韵味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不由微微一凝。眼前的少女,让他有种很特别的感觉,不仅是因为她那清秀的容颜,更是因为她身上有一种奇特的气质,仿佛是一块温润的白玉,让人有一种非常恬静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,张横还是第一次在一个女孩子身上感受到,这让他心中不禁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心中惊异,张横那里还会迟疑,天巫之眼刹那开启,已是暗暗地洞察起了少女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通灵之体,这少女竟然是通灵之体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咯噔一下,眼神更加的异样起来。

    张横遇到过的通灵之体也不算少了,当日夏清莲的弟弟李飞,就是位通灵玉体,对玉石有着特殊的感应。之后在巫王寨的时候,当时大长老的两个儿子,一个是通灵兽体,一个是通灵虫体。只是,那两人因为在毒龙谷中暗算张横,最后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张横手中的御灵笛和龙骨哨,以及那两卷羊皮卷就是从那两人身上所获得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还真没想到,眼前的这个少女,竟然也是通灵之体。而且,她的通灵之体,非常的奇特,因为,在她头顶三花聚顶的本命气运中,竟然浮沉着一个个奇异的符号,象是文字,又象是符篆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还真是让张横有些迷惑,无法判断她所通灵的到底是什么事物。

    “玉儿,我带一个朋友过来。他本来是来拜访老邱的,只是老邱现在出事了,所以,他想过来了解一下情况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任思豪与那少女打起了招呼。

    这少女正是邱明良教授的女儿邱纯玉,任思豪与他父亲说起来也算是同事,双方自然是很熟,因此也不拐弯抹角。

    “任伯伯!”

    邱纯玉微微一笑,目光转向了张横,脸上却是露出了惊疑之色。

    以前,来拜访她父亲的人每天都有,但是,象张横这样年青的,却实在少见。所以,邱纯玉心中很是疑惑,不知道这个年青人,来找自己的父亲,是何目的?

    “纯玉小姐好!”

    张横微笑着伸出了手去,一边自我介绍道:“在下张横,是位风水师,这次冒昧地前来打扰,还请纯玉姑娘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风水师?”

    邱纯玉那对好看的眸子不禁一凝,对于张横这样年青的风水师感觉更加的惊疑了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好奇,邱纯玉却也不能把客人拦在门口,稍一迟疑,把张横和任思豪引入了客厅里。

    “玉儿,张少本来是有事想找老邱帮忙。他在新缰那边,发现了一种古怪的文字,找遍了当地的土着,却没有认识那种文字的人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也不客套,把张横的来意说了一遍:“因此,这次过来,就是想请老邱看看,是否能破译那种文字。只是,听说老邱出了事,他就想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,看是否能帮上点忙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这位张少。”

    说到父亲的失踪,邱纯玉的脸色变得有些黯然:“我父亲半年前突然失踪,到现在都没一点消息,这半年来,母亲一直以泪洗面。要是张少能帮上忙,那就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父亲当时失踪,确实是有些奇怪。”

    有任思豪这个父亲的同事一起来,加上邱纯玉对风水师也是有所了解。知道这些江湖上的人士,有的确实是有真本领。眼前的张横虽然年青,但给她的感觉却非常的奇特,以她通灵之体的敏感,却仍是感觉眼前的张横有种让她看不透的神秘。

    所以,沉吟了一下,她还是决定把父亲失踪当日的事,说出来给张横听。也许,眼前的年青人,真的能帮忙解开父亲失踪之谜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