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3章 骨磷粉
    说起邱教授当日失踪之事,确实是有些让人感觉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事情还得说到半年前,当时,上京京郊的一个工地上,工人们在挖地基的时候,突然挖出了不少的陶瓷人俑,立刻汇报给了有关部门。

    在文物局工作人员的检查下,发现那是一些古人所遗留之物,而且,陶瓷人俑身上,还有许多奇异的文字。

    最后,这事就交给了邱教授负责,让他看看陶瓷人俑身上的文字是什么。

    因此,那一段时间,邱教授非常的忙碌,在工地上呆了好几天,直到把那些人俑全部挖掘出来。

    邱教授是个工作非常狂热的人,挖出了那些人俑后,虽然得到了几天的休假,但却仍是在家中继续整理各种资料,想把人俑上的文字,尽快地解读出它的含意。

    所以,接下来的几天,邱教授就把自己锁在了书房里。事情就发生在了三天后的晚上。

    那天,邱教授的书房灯亮了一夜,似乎他一夜未睡。这样的状况,在邱家已是常态,他的妻子虽然心疼,但却也知道他的脾气,所以只能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然而,当天快亮的时候,他妻子看到书房里灯还亮着,而邱明良根本没回房,终于忍不住前去敲门,要他去休息。

    可是,门敲了半天,却丝毫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原还以为是邱明良太累,在书房里睡着了。但是,当她用钥匙打开门进去的时候,却发现邱明良根本不在书房里。

    并且,书房里好象进了贼,竟然被翻得乱七八糟,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这下,他妻子顿时感觉不对劲了,连忙打电话向科学院的领导汇报,并报了警。

    当科学院领导和警察到来,立刻看出了现场的异常。邱明良的书房,确实是被人进来过,而且来人把整个书房都翻了个遍,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最让人们惊疑的是:邱明良竟然就此失踪了。而在现场,除了那些被翻乱的东西,却完全没有留下任何别的痕迹,甚至连脚印,指纹也没有一个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寻访了小区的保安,查看了四周的监控摄像头,竟然没有任何的发现,根本没有保安,看到邱明良离开小区,也没有在监控中有任何的发现。

    好象邱教授这么大一个活人,就在那天晚上,凭空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陡地皱了起来。感觉上,邱纯玉所说的邱教授的失踪,很是有些灵异。

    “之后,警方调查了很久,甚至动用了一些特殊部门的人,但是,直到现在,半年过去了,我父亲仍是毫无消息。好象他已从这个世上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邱纯玉的俏脸上现出了一丝悲色,神情也更加的怅然。

    邱纯玉本来是在国外留学,正是因为父亲出了事,她这才赶回来,之后就一直留在了家中,陪伴母亲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年与父亲聚少离多,如今他却是生死不知,邱纯玉的心情很是悲伤。

    “纯玉小姐,那你能不能带我去邱教授的书房看看?”

    稍一沉吟,张横提出了要求。

    邱教授的失踪,很是让人感觉诡异。张横隐隐的感觉,这其中必然有着什么特别的隐情。

    虽然时间过了半年,但是,张横还是想去当时的现场看看,也许,在那里能发现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的,张少!”

    邱纯玉深深地吸了口气,站起了身来,带着张横和任思豪向一边走去。

    书房就在客厅的旁边,是一间有四五十平方的小房间。

    朝南的地方,有两扇玻璃窗。不过,此刻书房里窗帘拉着,光线有些昏暗。

    张横目光扫视了四周一眼,细细地观察起了这里的布置。

    现在的书房,早已经过了收拾,屋里的各种家具和物件,摆得井然有序,完全没有了刚才邱纯玉所说的那种混乱和狼藉。

    书房的靠墙部位,摆放着两排巨大的书柜,里面摆满了各种书藉,也有一些不知是真是假的古玩摆件。

    在靠东的地方,有一张老式的书桌,上面堆放了一些书藉以及台灯电话等物品。四周的角落里,还有几盆铁树,长势葱翠,显然这里还是经常有人来为它浇水。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落在了书桌后面的墙壁上,眼眸不禁一凝。

    墙上挂着一幅中国地图,只是,在地图上,有许多个用红笔或蓝笔描绘出来的点,彼此之间还有虚线相连。似乎这里的主人,曾在这幅地图上,做了某种标志。

    然而,望着这幅地图,张横的心头却是陡地一震,一个模糊的念头,也猛地浮了上来:“莫非?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地图中上京和钱塘这两个地方,也都是有标志的,而且,还是用特别粗的笔划给划了出来。这让张横陡地想到了自己在琉璃厂古玩市场的那个奇珍坊,以及钱塘青春路古玩市场的那个藏珍阁。

    这两处地方布置的那两个奇异的八卦卦爻的风水格局。

    昨天,回到许老家里,张横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,也曾想过,如何把这两处地方给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想了半天,他也没想出该如何把这天南地北,两处看似没有关系的地方,连成一体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看到邱教授书房的这幅地图,却是让他脑中灵光乍闪,猛地似是想到了办法。

    不是吗?如果在一张地图上标出点,是不是就更有具体的方位感呢?

    想到这些,张横的心中不禁一喜,他还真没想到,自己竟然在邱教授的书房这里,得到了启示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与自己现在在做的事没什么关系。当下,张横把这念头暂时压制了下来,全部注意力再次集中到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书房的布局从风水的角度来讲,并无什么破败之处,可以说是中规中矩。而经过了半年的时间,这里又是经常有人在收拾和打扫。要想在此处再寻找到什么曾经遗留的痕迹,还真是很有难度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毕竟不是普通人,他那变态的天巫之眼,在这时发挥出了作用。

    细细地洞察着四周,张横的神情陡地一滞,脸上也露出了惊喜的表情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不错,张横竟然真的在书房里发现了一些异样。

    只见,在书房墙角的一盆铁树花盆中,张横敏锐地洞察到,那里的泥土中,闪烁着几点淡淡的银辉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一股阴寒的气息,也刹那被张横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铁树的泥土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震,连忙走向了那边。

    任思豪和邱纯玉两人,自从进入这书房,脸色都变得黯然起来,心情更是非常的沉重。

    任思豪与邱教授相交多年,平时里也是关系非常不错。想到老友竟然莫名其妙的失踪,此刻物是人非,确实是让他有种难以喻意的伤感。

    邱纯玉也是如此,她回国后,虽然一直在家陪母亲,但每次进这书房,却仍是让她心情悲切,仿佛父亲曾经的音容笑貌,恍然间又出现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正心中莫名,突然看到张横似是发现了什么,向墙角的铁树花盆走去。两人不禁尽皆一怔,互望了一眼,连忙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此时已蹲到了铁树的花盆边,用手细细地搓弄着花盆里的泥土。

    陡地,张横的神情一凛,眼眸中也闪起了一抹异采:“果然有异常!”

    “张少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任思豪凑了过来,满脸的疑惑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已是老花了,不戴老花眼,看东西都是模糊一片。所以,他根本没看出这花盆中的泥土有什么异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邱纯玉的秀眉不禁一蹙,她的视力非常不错,已是看到张横从花盆的泥土中,翻出了一些细小的白色粉末:“张少,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东西可能是我们风水师所用的灵媒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变得凛冽起来,细细地察看着手指间拈着的一点白色粉末,神情凝重无比。

    说着,他甚至还把那些白色粉末送到了鼻尖,嗅了一下。

    顿时,张横的眉头皱得更紧了:“果然是骨磷粉,有人在这里用这骨磷粉施展了秘法。”

    “啊,骨磷粉?秘法?”

    这回,任思豪和邱纯玉更加的震惊了,不约而同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骨磷粉是我们风水师所用的一种灵媒。”

    张横语气变得凝重起来:“它其实是用死人的骨头磨成粉,加入一些特殊的材料制成。在使用的时候,就象是鬼火一样,能散发出磷光。而且,一般用骨磷粉施展的秘术,可以产生幻境,能让人沉迷其中,从而失去自我。”

    张横大略地为两人解释了一下什么是骨磷粉,以及它的作用,最后道:“邱教授应该是被人用骨磷粉施展的幻境秘术给迷惑了,然后这才会听从那人的指使,最终失踪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邱纯玉正想用手去拈泥土中的那白色粉末,一听到这竟然是死人骨头磨成的粉,顿时把她吓了一跳,素手如同是触电般地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任思豪却是浑身一震,脸色刹那变得难看无比。他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,连忙又道:“张少,那我们马上向警察汇报,也许,他们并没有发现这个骨磷粉。”

    然而,张横一听,眉毛却是陡地一凝,摆手阻止了任思豪,说出了一翻让任思豪完全难以置信的话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