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4章 果然有隐情
    “暂时不要报警!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变得肃然无比:“如果警方先前不知道这些,极有可能这消息会被透露出去。如果知道了,报警也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还是张少你想得周到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马上反应了过来。邱教授的失踪如此的诡异,其中的内幕确实是越少人知道越好。

    发现了骨磷粉,张横更加的仔细起来,接下来,他几乎是把整个房间的每一寸地方,都细细地搜索了一遍。

    不过,终究是时间已过了半年,他再也没有什么发现。

    “张少,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任思豪目光望向了张横,这位老教授,在学问上是学富五车。但是,要说到破案什么的,那是真的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“嗯!我找个人先了解一下警方那边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,拿出了手机,拨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韩伯伯,您好,有点事想请您帮忙。”

    电话拨通,张横的神情变得恭敬起来。

    他所打的电话,正是当日在钱塘担任公安厅厅长的韩秦阳。不过,如今韩秦阳已调任到上京,当了公安部的副部长。

    以韩部现在的身份,向他打听邱教授的案件,应该可以得到一些普通人得不到的内幕消息。张横现在也不得不厚着脸皮去讨这个人情了。

    幸好,当日张横曾对韩秦阳有救命之恩,因此,这点小忙,对于韩秦阳来说,自然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当明白了张横的要求后,韩秦阳立刻做出了答复:“小张,你稍等一下,我让人去问问,有了结果马上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韩秦阳那边立刻有了消息:“小张,你说的邱教授的那个案件,比较复杂。要不,你过来一趟,我们当面谈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韩伯伯!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一凝,立刻意识到这事果然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当下,张横向邱纯玉和任思豪告辞,准备去韩秦阳那儿。

    “张少,我能不能一起去?”

    邱纯玉一直在旁边听张横打电话,此刻突然提出了要求。

    “也好,纯玉小姐一起去吧!”

    想到邱纯玉是邱明良的女儿,让她知道案件的一些内幕,也许能获得更多的信息。所以,张横立刻决定带她一起去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樊元江开车把张横和邱纯玉带到了公安部的大楼。

    一位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年青人,已等候在了门口。看到张横从车子里下来,连忙急走几步,一脸笑容地走了过来:“是张少吗?我是韩部的秘书刘剑,韩部让我在这里等您。”

    刘剑目光灼灼地打量着张横,神情中有一抹难以掩饰的惊讶。

    做为韩秦阳的秘书,他当然也了解过自己的大老板在钱塘时的一些经历。因此,他也是知道张横这个人的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如此的年青,竟然当时就曾救过韩部,让韩秦阳多年的旧疾不再复发,他还是感觉很是震动。

    “谢谢刘秘。”

    张横与刘剑握了握手,把邱纯玉介绍给了他,这才与刘剑一起,向公安部大楼走去。韩秦阳的办公室外的待客室里,坐了不少的人,一个个都是身穿警服的警方人员,显然是有许多下属正在等待着他的接见,向他汇报工作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和刘剑以及邱纯玉三人,却是直接进入了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这让等在外面的一众人,不禁一个个神情一凝,望向张横的眼神都有些不同了。貌似能直接进入韩部办公室的,自然是大有身份。更何况,这两人还是韩部的秘书亲自去迎接的。

    只是,在场的这些警方的高级警员,却没有一个人认识张横和邱纯玉,这让众人不禁又惊又疑,心中都在暗暗猜测这一男一女两个年青人,到底是什么来历。

    韩秦阳此刻正伏案在批阅着什么文件,听到办公室门打开,也不抬头,直到手中的文件批阅完后,这才目光望向了张横他们:“小张,这次怎么来上京了,也不通知我一下?”

    “韩伯伯,您日理万机,我那里敢随便打扰您。”

    张横客气了一句。他却也不敢把自己是因为给许老治病,这才来上京的事说出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许老的病情,那是高度的机秘,除了他身边的人外,也就是中枢的那几位大佬才知道。以韩秦阳现在的地位,还没有资格了解这些。

    许老这位共和国的开国元勋,他的生死和健康,那是影响到高层的变动。所以,这已是属于最高层次的机密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韩秦阳点了点头,他也不跟张横多罗嗦,目光转向了一边的刘剑:“小刘,你把刚才调过来的那份资料给小张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老板!”

    刘剑恭敬地点了点头,从旁边的文件柜里,拿出了一只文件袋:“张少,您要的东西都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的,谢谢刘秘。”

    张横接了过来,坐到了一边的待客沙发上,仔细地翻阅了起来。

    文件袋上标着绝密这两个字,显然邱明良的这个案件,得到了警方的高度重视。如果不是韩秦阳这位副部的身份特殊,要想调阅这样的文件,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文件袋里的文件很多,有很大的一叠,其中有文字资料,也有不少的图片。张横仔细地翻阅了起来。

    邱纯玉默默地坐到了张横身边,凑过了脑袋,在一边静静地看着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眯起,心中很是震动。

    文件中的资料,果然记载了许多任思豪以及邱纯玉他们所不知道的一些内幕。

    当日邱明良研究的那些工地上发现的陶瓷人俑,并不是普通的古代人俑,而是隐藏了许多诡异的东西。因为,在之后,这些接触过人俑的人,无论是工地上的工人,还是后来派去查看的文物管理处的工作人员,甚至是与邱明良一起参与挖掘的同事,都发生了异常。

    只是,因为文件中对那些人的所谓异常,已单独立案,因此,在这里并没有详细的说明,张横并不清楚那些人到底出了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在邱明良书房发现的骨磷粉,也在现场的探察中,被警方的技术人员所发现。并经过一些特殊部门人员的检测,也认出了这是风水师所用的一种灵媒。

    因此,这个案件,最后转交给了特殊部门处理。警方对这一案件的调查,也就到此结束。

    从文件最后的结论来看,现在这个移交给特殊部门的案件,已列入了今年的重大案件之一,只是,现在仍处于追查阶段,并没有结案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张横轻轻地合上了资料,凝神沉思了起来。一边的邱纯玉俏脸却是急剧地变化着,她显然也是心情激荡,想不到自己父亲的失踪,竟然还隐藏着这么多隐秘。

    “张少,这个案件,现在交由特殊部门处理。”

    看到张横看完了资料,一边的刘剑道:“我们这边只存留了这些,如果要更详细的案卷,只能向特殊部门索取。”

    “嗯,刘秘,你说的特殊部门,是指?”

    张横似是想到了什么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般情况,遇到玄学界相关的案件,都是交由神龙特别小组的人处理。”

    刘剑沉吟了一下,还是说出了特殊部门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神龙特别小组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。

    “韩伯伯,那我就不打扰您了。”

    稍稍迟疑了一下,张横站起了身。正想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不过,刚站起身,他猛地似是意识到了什么,不由神情一肃:“韩伯伯,您是不是最近腰椎的老毛病又犯了?您可得自己多注意身体啊!”

    韩秦阳年青时曾受过伤,腰椎的第三节已有些变形,当日张横也曾为他治疗过。只是,此刻看他的情况,似乎这大半年不见,他的这个老毛病却更见严重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没事,老毛病了。”

    韩秦阳此时又批好了一卷文件,伸了伸腰,靠在椅背上长长的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但是,他在伸腰的刹那,脸上明显地露出了痛苦的神色,这让张横的心里不禁又是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“唉,张少,老板他现在的腰椎情况是越来越严重了。前段时间保健医生还提醒过他,要好好休养,但是他始终不肯听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刘剑目光陡地变得炽烈无比:“听说以前老板在钱塘的时候,就是因为张少您给他做了一段时间的理疗,这才让老板的老毛病一直维持着。不知张少您是不是可以把那套理疗的手法,教给我?”

    “这个当然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了点头:“韩伯伯,您的腰椎确实只能靠理疗。我把按摩的手法教给刘秘,以后他给你每天按摩一下,应该能渐渐恢复过来。”

    张横不可能长住在上京,所以,把治疗韩秦阳腰椎的手法,教给刘剑,这也是如今唯一的办法。

    韩秦阳也不客套,点头同意了张横的建议。当下,张横亲自动手,把那套按摩腰椎的理疗手法,仔细地教给了刘剑。

    刘剑是个心灵手巧的人,用心地记着张横所教的每一个动作,又演示了一遍给张横看。直到张横点头认可,他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师父,以后您可得多教我点东西,也好让我能更好地为老板服务。”

    看到按摩后的韩秦阳,果然神情变得轻松无比,刘剑心中对张横的佩服已是无以复加,称呼也从刚才的张少,变成了师父,与张横套起了近乎。

    张横有些哭笑不得,不过,他也不愿在这种细节上与刘剑争,所以,一笑置之。

    正想再次告别,这个时候,韩秦阳似是想到了什么:“对了,小张,你有空的话记得找小蕾玩玩。小蕾这段时间情绪有些不稳定。”

    “小蕾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一震,脸色变得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他自然明白韩秦阳所说的小蕾是谁,那不就是韩冰蕾吗?

    韩秦阳虽然说得轻描淡写,但是以他的身份,说出这样的话来,韩冰蕾绝对是出了什么问题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