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5章 云龙会所
    “好了,小张,你去吧!”

    韩秦阳目光满含深意地望了张横一眼,挥了挥手,已再次伏案批起文件来。

    张横原本还想再问几句,看他这个样子,却也不便多说,当下在刘剑的送别下,走出了韩秦阳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的心里却满是狐疑,尤其是韩秦阳最后的那句话,让他有种很不安的感觉。小蕾到底出了什么事呢?

    自从当日韩冰蕾随他父亲回到上京后,张横虽然也一直保持着与她的联系。只是,因为张横实在太忙,所以,两人至此后还真没有再见过面。

    电话与微信,韩冰蕾也从来没说她这边有什么事,最多的就是对张横的牵挂。

    心中又惊又疑,走出了公安部的大楼,张横那里还忍得住,立刻拿出了手机,给韩冰蕾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张横,你竟然来上京了!”

    听到张横现在在上京,韩冰蕾显得无比的高兴:“你怎么不通知我一声,也好让我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!”

    张横打了个哈哈:“你什么时候方便,我想过来看看你?”

    “嗯,今天是周四,双休日我没事,到时我们一起去长城玩。”

    韩冰蕾现在已转到上京大学读书,一般只有双休日才比较自由。

    “好的,小蕾,那双休日再见。”

    与韩冰蕾的通话,张横并没有感觉出她有什么异常。心中却是不由更加的疑惑了。那么,小蕾到底遇到了什么呢?以至于韩秦阳会那样吩咐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猜测也没用,一切只有等到周六见到小蕾再说了。

    回到车上,张横坐到了副驾驶,神情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从韩秦阳这边看到的资料,显然邱教授的失踪,并没有那么简单。尤其是宗卷中记载的,那些接触过陶瓷人俑的人,全部出现了异常。之后,便是邱教授的失踪。

    这两件事,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呢?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再次拿起了电话,这回却是拨给了辛献锋。

    张横之所以在知道了这一案件内幕重重后,并没有要求韩秦阳再帮忙,就是因为他听刘剑说,特殊部门就是神龙特别小组。

    辛献锋不就是神龙特别小组的人吗?张横自然不必舍近求远,所以,他准备接下来只需要向辛献锋打听这事就行了。

    果然,听到张横的要求,话筒里的辛献锋马上答应了下来:“张少,这事我立刻去调查一下,看是谁在负责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辛献锋打回了电话:“张少,我刚调查过了,邱教授失踪的案件,是由我们小组的柳犁月柳姐在负责。你有什么要求,我可以带你去见她。”

    “柳犁月!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一震,脸色刹那变得有些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会忘了柳犁月是谁。貌似当日在明珠凶楼的时候,自己与她一起,曾探察过凶楼的地下层,还因为与魑魅恶斗,发生了一段旖旎的接触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还真没想到,上京邱教授的事,竟然就是她在负责。

    稍一迟疑,张横立刻做出了决定:“辛师兄,柳姐我认识,我直接与她联系吧!”

    “哦,张少竟然认识柳姐?”

    这回却是轮到辛献锋有些诧异了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一直坐在车后座的邱纯玉,听着张横的电话,神情也在急剧地变化。望向张横的眼神已有些不同了。

    她还真没想到,眼前这个年青人,在上京的人脉竟然如此的宽广。刚才公安部副部长的办公室,直进直出,甚至韩部的秘书亲自在外迎接。

    现在,听他的电话,似乎在与刚才刘秘所说的特殊部门的人在联系。

    这岂不是说,他竟然连特殊部门,也有熟悉的人存在?

    一时间,邱纯玉的心确实是被震动了。

    柳犁月当日在分别时,留下了电话,只是,张横自那天后,再也没有联系过她。此刻,再次找到她的电话,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柳犁月那英姿飒爽的身影,曾经与她在一起历险的经历,也一幕幕地在心底闪过。

    稍稍迟疑了一下,张横还是拨通了她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您好,哪位?”

    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,不禁让张横心头陡地一震,他再次想到了第一次与柳犁月见面时,这个女警强势而冷傲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是我,张横,明珠……”

    张横生怕柳犁月忘了自己是谁,正想提醒一下,当日在明珠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,话筒那边的柳犁月呼吸陡地变得粗重起来,声音也突然有了异样:“是你,张横……”

    话筒中出现了短暂的沉默,气氛似乎变得有些凝滞,两人竟然一时都有些不知该说什么的感觉。

    幸好,还是张横回过了神,他连忙把自己想了解邱教授案件的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,那你过来吧!”

    稍稍迟疑,柳犁月道:“我在云龙会所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云龙会所?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又是一滞,脸色变得很是古怪。

    虽然张横是第一次来上京,但是,对于云龙会所,他却已是耳熟能详。因为,曾有不少人在他面前提起过这个在上京也算是顶级的会所。

    当日在白马山村举行远山集团的庆典,吴植龙,刘春禹以及王红伟等一众顶级大少,就曾邀请过张横,有空到上京玩玩。吴植龙就曾提起了云龙会所,因为,这个会所,就是吴植龙的产业。是上京一众顶级大少玩乐的地方。

    此刻,柳犁月提到在云龙会所见面,确实是让张横感觉意外。

    云龙会所是一处园林式的建筑,地处上京三环植物园内,这里是上京中心城区闹中取静的地方,能在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段,建起一个会所,足见这个会所主人背景的强大。

    与柳犁月约定的时间是在傍晚。当樊元江驾车把张横和邱纯玉送到云龙会所的时候,已是华灯初上,在苍翠的树荫掩映下,云龙会所显得更加的清雅宁静。

    会所的门面并不张扬,反尔是很低调,门口除了挂着几个仿古的大红灯笼之外,甚至没有象一般的娱乐场所那样,有霓虹灯等灯箱点缀。

    云龙会所的招牌,也只是一块仿古的黑漆金字匾额,从外表来看,普通人还真看不出来,这一处看似普通的建筑,竟然会是上京顶级大少们平时聚集的所在。

    不过,要是有机会进入云龙会所,就会明白它的与众不同之处。整个会所占地很广,里面曲径楼台,一派皇家建筑的风格,能来此的客人,尽皆是这里的会员,非富即贵,绝对没有普通人。

    樊元江虽然对上京的道路非常的熟悉,但是,对于这个云龙会所,他却也是第一次来。到了会所,绕了好几个圈,这才找到了停车场。

    刚要把车开入停车场里,这个时候,两辆凯燕从后面急驰而来,刹那超越了他的跃野,向停车场内冲去。

    那两辆凯燕很是嚣张,一辆是耀眼的金色,另一辆却是刺目的银色,车子更是开得霸道无比,完全没把别的车子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看到一闪而过的这两辆车,樊元江不禁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在许老身边也好多年了,他还真没看到过有这样横行霸道的主。

    不过,樊元江不善言词,是个很沉默的人,所以,他也并没有多说什么。只是找好了车位,把车子停了进去。

    张横和邱纯玉下了车,正想往云龙会所的门口走去。这个时候,那边两辆豪华凯燕的车里,也下来了七八个人。其中一人,突然看到了这边的张横,不禁身形陡地一滞,脸色也骤然而变:“啊,这不是那个姓张的家伙吗?他怎么也来这里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那七八个人立刻被那人的说话给吸引了,大家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中其他人并不认识张横这边的三人,不禁都有些狐疑。

    “老戴,你说的是谁啊?”

    这伙人中,有一个身材修长,披着一头披肩长发,年纪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年青人,显然是他们中的头。

    此人模样很是纤弱,如果不是他喉节突出,还真会把他当成是一个女人看。

    不过,随行的七八个人,如同众星捧月般把他护在中心,却足见他在这伙人中的地位。

    “啊,四少,那人就是钱塘的张横。”

    被称为老戴的是个中年男子,一听那年青人的问话,顿时回过了神来,连忙满脸馋媚地向年青人道,腰也一下子躬成了虾米:“四少,就是这个姓张的家伙,骗了我们八千万。”

    如果此刻张横看到他,一定会很讶异,因为,这个中年男子,正是钱塘奥斯达公司的经理戴高德。

    当日因为陆晓萱父亲,被奥斯达公司骗了十万块。最后,张横为了惩罚这家骗子公司,设计了一个局,最终让戴高德损失了八千万。

    戴高德自知这事他是想逃都逃不了,所以,不得不亲自跑到上京来向他的老板负荆请罪。最后,总算是看在他这些年为公司做事还算卖力,他的老板放过了他。

    此刻,眼前这位一身阴柔气息,模样象个娘们的年青人,就是他的后台老板楚家四少楚京云。

    “什么?那家伙就是张横?”

    楚京云身形陡地一震,那双阴柔如同娘们一样的单凤眼,陡地眯成了一条缝,目光阴厉地望向了那边,神情已是变得恶狠狠起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