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6章 踩你没商量
    对于楚京云来说,张横诈他八千万,确实是把张横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的势力一直在上京,要想伸到钱塘,还真是有些力不从心。尤其是得到了戴高德汇报的信息,知道张横在钱塘那边,黑白两道都吃得开。

    真要想去钱塘报复张横,确实是有些难度。

    只是,他还真没想到,张横这次会来上京,这顿时让他心中一团邪火腾地就窜了上来,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串字来:“姓张的,看你这回能不能离开上京?嘿嘿,敢在你家楚四少手中抠钱,妈的,真当本少是块软豆腐好吃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刚从车里走出来的张横,心头一凛,他陡地感受到了一股阴冷的气息,仿佛是一条毒蛇瞄上了自己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很是讶异,连忙顺着感应的方向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立刻,张横看到了楚京云等人,也看到了一脸怨毒地瞪着自己的戴高德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家伙!”

    张横眉毛微微一挑。在这里遇到戴高德,他也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,当转头看到楚京云的时候,张横的眼眸却是猛地一凝:“这象娘们的家伙应该是戴高德的后台老板楚四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虽然是第一次看到楚京云,但是,自从抠了奥斯达八千万,他早已暗地里调查过这个公司,也知道它背后是上京楚家四公子楚京云在支持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曾拿到过楚京云的影像资料,对于这个浑身充满娘娘气的楚家四少,印象深刻。所以,此刻一眼就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横那会在意这家伙,自然也不会给什么好脸色,目光便冷冷地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擦,这小子还这么嚣张!”

    楚京云气得鼻子都要歪了。

    他楚四公子,在上京可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,谁见了他不给几分面子,叫他一声四公子。

    那知,从钱塘来的一个神棍,竟然就敢正面挑衅他,这如何不让楚京云又怒又恨又是恼火。

    不过,他毕竟顾及身份,冷哼一声,带着手下七八人,转身就走。要收拾张横,有的是机会,他可不想在这停车场里,与张横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否则,与街上的混混有什么区别?他堂堂的楚四公子,就算是要踩人,那也要踩得光明正大,踩得风声水起。

    “张少,那些人好象与你有仇?”

    一边的邱纯玉也感应到了前面那伙人的不善,不禁有些担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她虽然是上京人,但这几年一直在国外留学,因此,对楚京云等人,并不熟悉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一群小混混而以。”

    张横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正在锁车门的樊元江,脸色却是有些凝重。他自然是认识楚家这位四公子,也看出了对方对张横的敌意。这让他很是诧异,不知道张横怎么会与楚家四公子有仇隙。

    不过,他奉许老的命令,虽然是为张横开车,但实际也是保护张横。所以,他心中已是暗暗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三人走出停车场,不远处就是云龙会所,门口站着两名迎宾小姐和几个穿保安制服的壮汉。

    此刻,楚京云等人已走到了那里,一个身形肥胖的中年男子从里面迎了出来,隔着老远,就乐呵呵地伸长了双手,满脸的馋媚:“楚四少,大驾光临,蓬荜生辉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茹经理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楚京云随意地与中年男子搭了搭手,算是与他握过了手。

    “嘿嘿,楚四少,你有好一段时间没来了,春姑娘很惦记你啊!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凑近了楚京云,低声笑道,一脸你懂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中年男子名叫茹关强,正是云龙会所的经理,而他所说的春姑娘,是会所中春风阁的大堂经理。

    只要是这里的老会员,都知道春姑娘是楚四少的老相好,两人的关系相当的密切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可不是什么丑闻,在大少的圈子里,能得到会所里姑娘的亲睐,那可是长脸的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,云龙会所与一般的会所不同,这里的服务员都是最顶尖的女孩子,大多是名牌大学的在校学生,个个清秀绝丽,绝非一般风月场所的庸脂俗粉可比。

    再加上云龙会所强大的背景,来这里的客人,可不会随便乱来。要想泡妞,那就得看自己的本事。只有你有魅力,让那些女孩子心甘情愿地跟上你。可从来没听说过还有人敢在这里用强地。

    以前,楚京云来这里,第一件事就是向春风阁跑。不过,他今天显然心思不在这里,一听茹关强的话,不禁皱了皱眉:“嗯,不急,本少还有点事要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啊呀,楚四少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茹关强的腰哈得更低了。

    “嗯,你看那几个人!”

    楚京云噘了噘嘴,目光斜睨着瞄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横和樊元江以及邱纯玉三人,正向云龙会所走来。

    “楚四少,您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茹关强一时有些猜不透楚京云的意图,连忙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几个家伙与本少有点过节。”

    楚京云阴柔的单凤眼里闪过一抹怨毒:“尤其是中间的那个小子,竟然在钱塘抠了本少八千万。”

    “啊,竟然有这样的事!”

    茹关强这回是真的震惊了。

    他自然清楚楚京云的背景,楚家那可也是能排入上京顶级世家的范畴。虽然楚四少在家属中并不被长辈所器重,如今自己在外单干。但是,人家的家底摆在那儿,在上京,还真没多少人敢与楚四少做对的。

    茹关强怎么也没想到,竟然还有人敢从楚四少那儿抠他的钱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楚四少如此的仇恨了。”

    茹关强心里咕噜了一下,望向门口张横等人的眼神已不同了。

    他并不认识张横和邱纯玉以及樊元江,明白了楚京云的意思,他的脸上顿时闪过了一抹阴冷之色:“楚四少,您放心,这事就交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茹关强已走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先生请留步!”

    此时,张横三人刚跨入云龙会所的大门,一名迎宾小姐已笑意盈盈地拦住了他们:“这里是私人会所,只招待会员,不接待外客。”

    来这里的客人,都是熟面孔,张横他们这是第一次来,迎宾小姐还真不认识。

    “本少受人之约……”

    张横微一蹙眉,正想说自己是受邀请来的。

    按会所的规矩,只有会员的邀请,才可以进去。张横在来此之前,已是得到了柳犁月的提示。

    那知,他还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,这个时候,茹关强已是急走几步,窜了上来:“这位先生,没有会员卡,恕不接待,请吧!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。

    他进门的时候,就看到了这个男子与楚京云在里面低咕。此刻,看他突然跳出来,心中已是立刻意识到了什么,不由神情一冷:“你又是谁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小子,本人云龙会所的经理。”

    对方竟然连他堂堂的茹经理都不认识,这让茹关强更加的鄙视对面的年青人了。

    貌似只要到过云龙会所的人,谁不知道他茹关强啊!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眼前的这几人,是第一次来。那么,第一次到云龙会所的家伙,自然不会是什么有背景的人物。

    如果说,刚才茹关强心中还有些顾忌,在猜测与楚京云这位大少结仇的人会有什么背景。现在,他却是完全无视了眼前人,把张横他们当成是路人甲了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会客气,脸色一沉:“这位先生,云龙会所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来的,请离开吧!”

    茹关强也不管眼前的人到底是受谁人之约,他今天是决心要帮楚京云一回,狠狠地踩眼前这几人,把他们当众轰出去。

    说来茹关强与楚京云的关系确实是非常的密切。

    原本,茹关强做为云龙会所的经理,也不必如此馋媚地克意巴结楚京云。只是,他却是有求楚京云,这才会在楚四公子面前,低三下四。

    要知道,楚京云的父亲,正是外经贸部的一位实权副部,而茹关强私下里自己在做点生意,一直靠着楚京云的这层关系在罩着,这才能顺顺利利,暗暗地发点财。

    因此,楚四公子,对于茹关强来说,那可是真正的财神爷,他自然是要维护这位爷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小子,你竟然也来这里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楚京云带着戴高德等一众手下,也缓步踱到了门口,戴高德恶狠狠地望着张横,神情很是不善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能来本少就不能来?”

    张横耸耸肩,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“哈哈,姓张的,你还以为这里是菜市场啊,谁想来都可以来。”

    戴高德大笑起来:“云龙是会馆,只有会员可以进来。你是会员吗?”

    说着,也不等张横回答,戴高德手一摊,手中的一张精致的卡片伸到了张横面前:“你有这个吗?”

    戴高德手中的正是这云龙的会员卡。

    别看这小小的一张卡,在上京的上流社会中,却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。

    貌似那些有钱的爆发户,就算身价亿万,却也是无法得到云龙的会员卡地。

    只有真正有后台,有权势的那部分人,才会被云龙邀请成为会员。

    此时,戴高德就是拿出了楚京云的会员卡,在张横面前炫耀,借机要打击张横。

    楚四少毕竟身份不同,他不便亲自出面,戴高德这狗腿子,自然要替主子出头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