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7章 大闹云龙
    “哈哈,是啊,这家伙是什么人,真当这里是菜市场,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,他算什么玩意,也想进这云龙会所。”

    戴高德身后的一众楚京云的手下,立刻一起上前帮起腔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兄弟们!”

    得到一众狐朋狗友的支援,戴高德更加的兴奋了,他指了指张横,满脸怨毒地道:“其实大家也别小看了这家伙,他可是在钱塘很牛,老戴我就是在他手下吃了个大亏,被他从公司骗走了八千万!”

    戴高德本就对张横充满了恨意,此刻抓住机会,那里会客气,立刻咬牙切齿地揭起了张横的老底:“这小子以前也就是个穷山沟里的一个小神棍,也不知怎么的,竟然被他闯出了名头,在钱塘那边耀武扬威起来。只是,现在到了上京,他还当他是什么大少,竟然敢来云龙会所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妈的,钱塘来的一条赖皮狗,也想充大少,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。”

    一众帮凶立刻附合,在一边叫嚣道:“小子,你以为上京是你这钱塘来的乡巴佬可以耀武扬威的地方吗?就算你在钱塘是只老虎,但是,到了我们上京,你也得象赖皮狗一样给我们夹起尾巴。”

    楚京云的这些手下,知道楚四公子要收拾上眼前这个家伙,自然是不会客气,一个个用最恶毒的话语,羞辱着张横。

    他们明白楚四少的意思,这是要在人前狠狠地踩这外地佬,所以,一众人个个不遗余力,什么话狠,就说什么,如同是一盆盆脏水一样,就这么泼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说话间,一众人一个个凶神恶煞地围了上来,看他们的架势,倒是有想群殴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哼!呱噪!”

    张横冷哼一声,脸色也已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还真没想到,来这云龙与柳犁月见个面,竟然还会受这样的鸟气。

    张横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,因此,他也懒得跟这些家伙争论什么,就准备给眼前这些家伙一点颜色看看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没动作,一边的樊元江已是看不下去了,一声厉喝:“滚!”

    樊元江一个大耳刮子就直接甩了出去,朝着冲在最前面的戴高德就是一记大耳光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可怜的戴高德那里料到,张横身边的这个壮汉如此的强悍,竟然当着这么多人,就甩给他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以戴高德那个被酒色掏空了的身板,那里经受得起樊元江这样的招待,顿时整个人打着转儿,就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卟通!

    戴高德摔了个狗啃屎,半张脸也刹那肿成了猪头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围过来的那些人,也被樊元江这突然的出手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们做梦都没想到,他们还没动手,人家倒是先已是动上粗了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这些人猛地反应了过来,顿时叫嚣着冲了上去:“妈的,打死这家伙,这家伙竟然敢打我们的人,是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跟着楚京云嚣张惯了,平时也就只有他们欺负人的份,那里受到过别人的欺负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见到戴高德被打,确实是个个怒火中烧,那里还会客气,一拥而上,准备群殴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这些家伙却那里会是樊元江的对手,以樊元江许老身边警卫队副队的实力,那可是从特种部队的精英中挑选出来的,可以说是精英中的精英。

    别说眼前七八个没什么实力的家伙,就算是再多一倍的人,那也是如同砍瓜切菜一样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这冲上来的七八人,最前面的四五个,立刻被樊元江给撩倒了,一下子摔在地上,唱起了杀猪调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另外几人顿时被震摄住了,一个个又惊又怒地望着樊元江,却再也没有人敢冲上前去。

    还是其中的一人最先反应了过来,猛地大叫道:“快,快叫保安,这家伙在云龙闹事,竟然敢打我们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快叫保安把这家伙给抓起来,好好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几人顿时醒悟过来,一个个怪叫着呼喊保安。

    “妈的,造反了,竟然敢在我们云龙打客人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茹关强此刻才算是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事情发生的太快,他刚才虽然一直站在一边,但完全来不及阻止,樊元江就把楚京云的人给打成了一堆垃圾。

    茹关强又惊又怒,他那里还会容忍,立刻怒不可蝎地叫喊起来:“保安,把这几个人给我抓起来,妈的,造反了,还真当我们云龙会所是菜市场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茹经理,看来我们这云龙现在的门槛是越来越低了,怎么随便什么阿狗阿猫的都可以进来了。而且,还敢在这里打人!”

    楚京云此刻脸色无比的难看,他也是做梦都没想到,张横身边的这个壮汉,竟然如此的暴力,一言不合,就大打出手,把他的这几个手下,奏成了猪头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茹关强直到这个时候才出面,不禁又气又恼,把满腹的怒气,都冲着茹关强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呀,对不起,楚四少,您消消气,这事就交给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茹关强连连道歉,心中也是怒火中烧。他就这么慢了一步,却是让楚四公子大大地丢了脸,要是楚四公子真的生了气,那他茹关强今后的日子貌似不好过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茹关强的脸都有些扭曲了,恶狠狠地大叫道:“保安,死到那里去了,快把这几个家伙给我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茹关强一喝,旁边的几名保安立刻冲了过来,气势汹汹地要拿张横和樊元江他们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樊元江冷笑,那里还会客气,猛地一挥手,又是老大的一个耳刮子就掴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巴掌声,夹杂着一声凄厉的惨号,还在叫嚣的茹关强,那肥胖的身形,顿时如同驼螺般滴溜溜地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便是卟通一声,摔了个四脚朝天。

    “啊!小子,你是真的不想活了,你竟然敢打我!”

    茹关强摔倒在地,单手捂着脸,满是不可置信地指着樊元江喝道。

    他是做梦都不会想到,竟然会有人敢在云龙向他出手,掴他大巴掌。“哼!”

    樊元江冷笑,他根本不屑理会茹关强。

    做为许老的警卫,平时如果有任何人敢对许老不利,樊元江那是有当场开枪的权力。

    这次受许老命令,保护张横。虽然张横没许老的那种特殊身份,但樊元江岂能让张横受任何人的欺负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的樊元江心中也是怒火中烧,以他的身份,还真没把这里的人放在眼里。他平时接触的,那一个不是响当当的大人物,可不是眼前这些二世祖可比地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樊元江又是冷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茹关强气得浑身颤抖,差点吐血。

    他堂堂的云龙会所经理,竟然在家门口被人掴了大耳光,而且,对方还貌似根本没把他当回事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愤怒之极,憋气之极,也是窝火之极?

    “给我打,打死这家伙!”

    茹关强是真的怒了,猛地吐了口吐沫,恶狠狠地朝着冲过来的保安怒喝道。

    “打,打死这家伙!”

    几名保安一声怒吼,冲向了张横和樊元江。

    “打死这家伙,给我打!”

    看到茹关强也挨了大耳光,楚京云脸皮抽搐了一下,那怨毒的眼眸里顿时露出了兴奋之色,在一边叫嚣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呀,这小子是谁啊!胆子还真够肥的,不但打了楚四少的人,而且连茹经理都打了,他难道是来踢场子的吗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旁边已围了不少人,一个个指指点点的,人人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云龙的门口有人掐架,自然是引起了里面客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只是,当他们看到一个年青人竟然对戴高德等一众人,以及茹关强大打出手,确实也是把这些人给震惊了。

    来这里的人自然都知道云龙的背景。貌似在整个上京,还真从来没有人敢在云龙闹事的主。

    云龙的背后,那可是吴家的大少吴植龙,那可是上京顶级世家,绝对是无人敢招惹的庞然大物。要是得罪了吴家,估计要想在上京混,那可就难了。

    那么,这年青人到底是谁,怎么敢有这么大的胆量,在云龙闹事?

    他这是无知呢?还是他背后有什么后台,根本不怕云龙?

    一时间,旁边的众人议论纷纷,却还真有些猜不透张横的来历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茹关强招呼保安要拿下张横的时候,此时此刻,在云龙后面最高的那幢小楼上,一个人望着这边的情形,脸色已变得无比的难看。

    “啊呀,怎么是张少?看来,茹关强这家伙是真的越来越不长眼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喃喃着,眼眸里闪过了一抹愤怒之色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吴植龙。

    当日在白马山村去庆贺张横的远山集团开业,本想与张横好好谈谈,把他那件为难之事,请张横解决了。

    只是,第二天,张横突然离开了钱塘,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去向,这让吴植龙很是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他只好与王红伟以及刘春禹等人,在钱塘和明珠玩了几天,这才在昨天回到上京。

    那知,此刻竟然看到张横在自己的云龙会所外,又看到茹关强率领一众保安,要群殴张横他们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吴植龙惊怒交加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